“啪”鑰匙扔在了琪琪手上,“快點給我塗藥吧,疼死我了。”

“誰叫你自己不小心…….”琪琪還想說些啥,但突然想到下午他把自己護在懷裏的那一刻,又不好意思的沒有說下去。

“我這還不是……..”少峯還是沒有說下,他慢慢的躺了下去,後背對着琪琪。

琪琪從來都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她芊芊小手慢慢捋起背心,看着紅彤彤的一片,明顯的都腫起來了,琪琪想着,我這是在幹嘛?這有點超出了朋友關係的範圍了吧。我是要報復他的呀?

哎呀,算了,畢竟也是人家救了你才搞成這個樣子。

腦袋被兩種思想徹底的給佔滿了,直到少峯的問話才又把她給喚了回來。

還好嗎?少峯柔聲的問道。

嗯,還行,就是稍微有些腫了。她輕輕的在紅腫的上面塗了藥,然後又輕輕的揉了揉。

一陣微涼沁人心脾,少峯頓時感覺之前的後背辣辣的感覺瞬間消減了不少。

謝謝你。少峯說道。

不用謝。

哈哈,給你看個東西,他手裏拿了又一串鑰匙出來,鑰匙隨着之間的晃動而在畫圓圈,

當琪琪看到自己手中的鑰匙跟他此刻手裏的鑰匙是一模一樣的時候,她狠狠的戳了一下他那紅腫的地方。直到傳來了少峯的慘叫她才覺得滿意。

啊,疼。少峯求饒。

叫你騙我。

兩人在客廳打鬧了一陣。

糟了,少峯拍了一下腦門,差點忘了。

什麼事呀,正玩的不易樂乎的琪琪問道,

你快幫我上樓看看,現在點數是多少了?少峯說道

什麼東西呀?琪琪從來都沒曾聽說過這玩意。少峯催促她,哎呀,你上去把電腦打開就直到了。

琪琪穿着少峯的拖鞋跑上了樓,按下啓動鍵,界面就出現了紅紅綠綠的東西,如果說別人看不懂,那到還說的過去,但對於商學院的琪琪來說,一看就明白了,

黃金價格是多少呀?少峯在下面問道。

1190了。

少峯聽到這個數字,笑了,哈哈,可以喲。

琪琪在上面看着電腦右邊的餘額,各種好奇心強烈的驅使她想去看一下,雖然她本人對外匯交易這玩意一點都不敢興趣,但是餘額這東西太誘惑人了。

102,568.32她一開始以爲是人民幣,但當他看到了後面大大的一個$符號的時候,差點驚住了,10萬多美金吶,換成人民幣就是60多萬,看不出來這個學長還是個小土豪嘞。

琪琪,你幫我再賣空10手吧,

啊?琪琪在上面迴應着,一看就是沒有聽清楚

我說,你幫我在目前的價格再賣空10手黃金

哇塞,嘖嘖嘖,琪琪有點驚訝,又有點心動,當然又有種竊喜,哈哈,我讓你虧點錢,叫你害我。她不僅沒有賣空,反而在1180的位置還買入了10手。

當琪琪走下來的時候,少峯總覺得她有些不對勁,

學長,你原來是玩外匯的呀?

是呀,怎麼了?

嘻嘻,你可不可以教教我怎麼玩吶?

這個挺難的,不太好學。

沒事沒事,我就聽你操作就行。

哎,對了,少峯突然想到幾天前跟沐子說的話,自己可能要做股票了。他思忖了一會兒,這樣,你就當我的小助理,然後你幫我操盤,你看怎麼樣?

助理?琪琪蒙了

不用知道是啥,反正你聽我的就行。

那,那有工資沒有?

行嘞,那我先回去啦,你好好休息。琪琪向他告別。

你不問問多少嗎?

沒事沒事,你賺了錢,分我一杯羹就行,她急於出去,少峯應允了。

當她走出房門的一剎那,她露出了邪邪的微笑,別以爲我不知道,學長,別怪我啦,這是你自己自找的,誰叫你惹本姑娘生氣,起碼得讓你先虧個幾萬塊才能消解本姑娘的氣。

哎,少峯突然向她打招呼,嚇得琪琪差點摔了。

你這麼緊張幹什麼?

沒事沒事。 民國之國術宗師 琪琪擺手微笑道。

你鞋子沒換呢。

琪琪低頭向下看了,果然還穿着少峯大好幾碼的拖鞋,她悻悻的回來換好鞋,然後又悻悻的回去了。

真是的,少峯躺在沙發上,挺有意思的。他自言自語,然後又笑了。 第二十六章 兩個女生

到了吃晚飯的時間,少峯仍然躺在沙發上,想想自己接下來要怎麼去做,很清楚的是,他現在還需要錢,而市場交易則是最佳的方式。肚子有點餓了,冰箱裏還有些菜,換作是平時,少峯說不定還有閒暇自己去弄兩菜什麼的,不過今天掛彩了,沒有辦法,也只好去叫外賣了額,雖然外賣在少峯四年的大學生活裏的印象就是不健康,但是沒有辦法,他點了一份肯德基,而外賣也來的比較晚,索性繼續躺着,在沙發上看電視,這種生活讓他感覺到十分愜意,要是這房子是我的就好了,他這麼想到,同時幻想着自己真有這麼一套房子,然後身邊再有哥妹子,就完美了,他這麼幻想着,雖然他不知道女主會是誰,但所謂的成家立業那個男人不會有呢。少峯啊,少峯,好好賺錢,一切都會有的。

外賣等了蠻久纔來,少峯也不生氣,今天賺錢了,他心情好,雖然掛了彩,他躺在沙發上,直到外賣送來了,他慢慢的穿着拖鞋,下了沙發,送外賣的是一個小哥,高高瘦瘦的,可能長期在外面送外賣的緣故,他的臉黝黑黝黑的,少峯謝過他,他並沒有點經常和雞腿堡一起的加冰可樂,聽說可樂會導致骨質疏鬆啥的,所以他去冰箱裏面另外拿了一瓶牛奶,又慵懶的在沙發上坐下,一個人吃了起來,電視上放着各種七七八八的廣告,少峯看了看,就把他關閉了,換成了電影頻道,居然播放的是動畫片,着實讓人失望,他吃完這頓晚飯,上樓去看看行情。

打開交易軟件看了看,餘額60多萬,簡直是跟做夢一樣,就在兩個星期前,這個數字還只是20多萬,現在才過了兩個星期,他就已經能夠去買自己心儀的奧迪A6L了。少峯的腦袋上立刻浮現了自己開着奧迪出去兜風的場景。

然後他又看到了10手的多單,怎麼回事?我明明叫她放的空呀?難道是我自己說錯了,不可能啊,考慮到琪琪可能睡着了,少峯恨不得馬上就打電話問清楚,不過贏錢的勝利使得他忘掉了其實是琪琪刻意所爲的。按照這個過程,任何一個品種,在經歷的一段巨大的單邊行情之後,隨着而來的是範圍不定的反彈行情,所以少峯分析了一下,既然下了多單,怎麼樣也能賺到幾個點吧,他這樣想着,自己並不貪多,在1190處設了止盈,然後又在1170處設了止損,晚上11點左右,上升的K線打掉了他的止盈線,他滿意的沒有說話,心裏很高興,提交取現的申請。準備第二天去汽車城看看自己心儀已久的奧迪A6L,

沐子沒有車,娜娜有她自己的保時捷,娜娜應該對車的瞭解會多一些,少峯第二天打電話問娜娜週六週日有沒有空,娜娜驚訝於少峯怎麼好久都不聯繫了,怎麼還記得打電話。

“我這不是有事找你嗎?”少峯在電話裏問道。

“嗯,說吧,你有什麼事呀?”娜娜語氣較爲和善,

“我想讓你幫我去看看車。”少峯以比較委婉的口氣說道。

“噢”娜娜疑惑道,她躺在牀上,翻過身來,笑道,“陳總賺錢了?”

“嗯,賺了點小錢”少峯並不隱瞞。

“可以嘛!”娜娜讚歎道,“這樣吧,下週六我有空,到時候我跟你去”

“好嘞,那就太謝謝娜娜姐了”少峯感激道。

“別姐啊姐的,我有那麼老嗎?”娜娜在電話裏假裝生氣,少峯連忙改口,一點都不老哈。

馬屁精,娜娜說了這句話,就把電話掛了。

週二,週三正常上課,琪琪百無聊耐的翻着書本,老師在講什麼社會學概論,不知道爲什麼有時候她在想,父母辛辛苦苦的供自己上高中,考大學,難道就是爲了在大學的校園裏面安靜的找個地方睡覺?儘管偶爾還能聽一聽老師所謂的譐譐教誨,想來還是極少的,最多是在期末考試之前的那樣,瘋狂的補救一下,就爲了學習不掛科就好。

“學校儘教一些我們一輩子都用不着的東西”就像是琪琪肚子裏的蛔蟲似得,旁邊的珊珊的嘟囔了一句。

“嗯~”王琪琪回答道,她翻了一翻厚厚的社會學概論,又透過眼鏡看了看前方老師模糊的臉,真是一片的迷。

“不如我們翹課吧。?”琪琪打趣道,

珊珊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她停頓了一會兒,“還是不要吧,萬一老師點名咋辦?”

“切”琪琪表示了藐視,但也始終沒有挪出椅子一步。

有時候無聊的時候就會玩手機,而玩手機很大一部分人就是刷微博,刷微信,琪琪無意之中看到了少峯的頭像,睹物思人,她突然想到自己在少峯家裏所做的手腳,不知道他現在發現了沒有。

這個時候,她再也沒有心思去聽老師的講課,她拿起手機在百度上搜索了黃金現在的價格,一看嚇了一跳。

1140,

她馬上拿了張紙筆,珊珊在旁邊看着疑惑,問她幹嘛,她也沒有回答,當她計算出自己的這一步操作可能讓少峯虧損巨大時,她自己給自己呆住了。

珊珊看着紙條上寫着26萬多的時候,她問琪琪到底怎麼了

完了,有人要殺了我了,這個時候琪琪就想到少峯拿着砍刀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她不敢想象。

你怎麼了?給我說說呀,我幫你想想辦法。珊珊在一旁催促道

你認識陳少峯嗎?琪琪問道

少峯?你說的是那個已經畢業的法律學院的學長嗎?



無意之中又聽到這個名字,珊珊心裏一陣詫異,這是怎麼回事。好久沒有他的消息了,以爲自己忘了,沒想到又在自己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再次聽到這個名字。

琪琪看着珊珊陷入回憶的樣子,問她怎麼了,珊珊反應了過來,嘴角抿了笑,說道,沒啥。他突然想到琪琪的事情。

“你跟他怎麼了?”

琪琪一五一十的說了,當然操場上的那一段被她略去了,換成了少峯自己被足球砸了,當她說到自己可能給他造成了20多萬的損失的時候,她差不多要哭了

你都說是可能,又不是一定,不怕他。珊珊這麼安慰他道。

琪琪還是很是有點擔心~ 第二十七章 買車

週六的日子到了,少峯在校園的門口一個人靜靜的等待着娜娜的到來,今天約好了一起去汽車城提車的。

而在距離他大概幾百米的位置上,珊珊恰好路過,她看到少峯一個人在那等着誰,他穿着白色的帆布鞋,牛仔褲,上半身穿着藍色的格子襯衫,珊珊以爲少峯在等琪琪,本想上去跟他打聲招呼,順便替琪琪求個情,可是當她準備向前去的時候,遠遠的她看到了一輛保時捷跑車等在了他的旁邊,車上下來了一位跟她差不多大但更顯成熟的女子。

少峯微笑的跟她打招呼,“9:00,你可真是準時,一分不差呀?”

娜娜笑道,“沒有久等吧,帥哥,上車走”

珊珊看着他們在那裏說着什麼,然後少峯就上車走了。

珊珊匆匆的趕回寢室,拉醒睡在上鋪的琪琪,

琪琪,琪琪,你快起來啦。

什麼事啊?琪琪顯然還沒有睡醒

“你的陳學長有女朋友了!”

“關我什麼事!”琪琪又矇頭準備睡覺。

珊珊像是看透了什麼是的,只是笑笑不說話。

琪琪躺在上鋪,看着殘白的天花板,心情不是特別好。她想問珊珊,少峯的女朋友是誰,可是一句關我什麼事已經堵住了所有的提問。

她心情變得糟糕起來,用被子想矇住頭再睡,可是就像紙包不住火似的,腦袋裏被那個消息填滿了,感覺都裝不下,要爆炸了。

人家女朋友還開了一輛保時捷跑車來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