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準備召喚更多的戰鬥力,贏得戰爭。

系統立刻給與回答:“提示宿主,潛艇編隊等級不一,核潛艇編隊的話,需要7次,而且只有三艘,但攻擊能力超乎想象,續航能力也幾乎可以環繞地球一圈,是你已知的最頂級核潛艇編隊。”

系統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韓立現在只有十五次,一下子用七次,換三艘核潛艇,感覺不值得啊,航空母艦編隊才五次。

一陣頭大。

他知道核潛艇厲害,是航母殺手,厲害無邊。

但直接用七次召喚三艘,太嚇人了,他現在1次召喚權限就可以召喚上千架坦克了,7次啊?

韓立猶豫不決,就想兌換其他潛艇,先湊合用在說,就道:“那稍微差一些的,比如不需要核動力的潛艇,普通潛艇就行。”

韓立是特種兵王,什麼都學過,唯一沒涉及到內容就是潛艇這個層面。

潛艇層面太過於冷門也太過於高端了。

他雖然知道國產核潛艇天下無雙,非常牛逼,但卻根本不瞭解,只知道簡單層面的一些普通知識,比如,什麼彈道潛艇,戰略潛艇。

其他的完全兩眼一抹黑。

系統給出了答案,“宿主現在你所擁有的力量如果召喚一羣普通潛艇,其實意義不大,日後也沒多大的作用,因爲你的未來或許並不需要,兵不在多,在精,如果你感覺現在7次實在太多,可以往後放放,比如先利用五次,在召喚一個航母編隊,也是不錯的,對於你現在的戰爭幫助也很大,召喚潛艇編隊的事,可以往後放。”

“這話有道理。”

兩界真武 韓立咋舌的看着此時的戰況。

其實想贏對方還是問題不大的。

此時日軍的航母已經擊沉,其他軍艦正在玩命,有幾艘看那架勢是想過來撞擊山東號航母。

但基本都被**攔截。

所以這件事並不是特別着急。

但,日軍的潛艇編隊依然在海底鬧騰,“轟!”“轟!”幾聲,山東號航母也受到了波及,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所幸說道:“那我就在召喚一個航母編隊吧,來個河北號,有嗎?”

“有,宿主可以這麼命名,但基本都是山東號的復刻版本,除非你使用更多的召喚權限,要不然,只能是這樣了。”

“復刻版本就行了,快。”

韓立答應了下來。

系統立刻詢問,“那麼請問宿主,投放在哪裏啊。”

“在日軍艦隊後方外圍,現在就召喚。”

“是。”

這一下。

系統立刻召喚成功。

日軍艦隊正在拼了命的和山東號航母死磕,拼命,那架勢就是自己全軍覆沒,也要弄死對方的架勢了。

作爲日軍第八艦隊的司令長官,三川軍一,已經英勇就義,他所在的天龍號航母也已經被擊沉。

可以說是羣龍無首。

但日本海軍作戰經驗豐富,就算司令長官死了,依然各自爲戰,開始拼命,就算航母沒了,戰鬥機依然在死磕,知道自己要喪命大海了,依然在投彈,撞擊。

此時。

作爲重巡航艦古鷹號,加古號,還有青葉號,均已經下了必死的命令,“務必撞沉對方的航母,快。”

“衝。”

三艘重巡航艦,“嗡!”“嗡!”的在最快速度下,不管**的攻擊還有對方驅逐艦的炮擊,向着航母就去了。

這一刻,顯示出的作戰血性和作戰能力讓人佩服。

所有海軍上下,也都意識到了,這一戰,必死無疑,卻是報了必死之心,迎風破浪,在呼喊天皇的名字,“爲了帝國,爲了勝利,爲了天皇,衝啊。”

“衝啊。”

結果就在這時。

日軍第八艦隊後面。

河北號航空母艦出現了,十二艘嶄新的驅逐艦、護衛艦出現了,如同一隻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黃雀一般撲向了他們。

直接形成了包圍。

“轟!”“轟!”的大炮攻擊。

殲-15戰鬥機開始起飛,**開始裝填,這一下,日本鬼子完全懵逼了,完全傻了,看着前後的航母編隊。

原本還有股子拼勁的架勢瞬間全沒了,知道,沒有辦法了。

剛纔只有一面之敵,還能利用掩護衝擊對方的航母戰鬥羣,形成玉碎的情況,此時卻是雙面夾擊,跑不掉了,“天亡帝國啊。”

“天皇,不怪我們啊。”

很多日本海軍一一跪倒,欲哭無淚,看向了日本的方向,想到了自己的家人,父母,孩子。

徹底失去信心。

“轟!”的一聲。

古鷹號被**穩穩命中,“咔!”的一聲,鋼鐵巨響,龍骨扭曲,瞬間開始傾斜,艦船上的海軍“啊!”“啊!”慘叫。

其他如加古號,青葉號等,也紛紛如此。

這一戰,日軍艦隊,再次被全殲。

震驚世界。 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就在李梓安於慕容瑩瑩破陣前進道最後一代陣關時,此動靜已經引起林飛的焦慮了。哪知道萬劍宗的弟子與南宮彥也接連破陣抵達最後陣關,從而導致林飛的焦慮加倍起來。

看此情形誰能最後破陣衝上巔峯的,還是一個未知數啊! 而器宗最後一道陣關乃是集結多個陣法重疊而來,至於陣法疊的威力那也不是壹加壹那麼簡單,那可是成幾何倍數的增加。

一般的巔峯大劍師與大魔導師如果沒有厲害的保命手段,入此疊加陣法者,那是九死一生。但是在器宗遺蹟傳送入口的妖獸漩渦處,凡聖級修爲以上的是進不了器宗遺蹟的。

比如神器塔的林飛,雖然爆發出的實力有聖級,但是其修爲等級還是實實在在的巔峯大魔導師,所以遺蹟中的寶貝那也是給有潛力的妖孽準備的。

“給我破,破,破!” 一聲大吼。林飛在後來者的緊逼之下,終於爆發,最終還是林飛先一步破掉最後一道陣法,在林飛怒吼中,終於破開。

而映入林飛眼前的一具丈許的暗金色巨大熔爐,爐鼎身上燃燒出沖天的火焰,像是焚燒一切滔天巨焰環繞着暗金色的巨爐,且散出一股蒼涼,古樸的氣息朝全身顫抖的林飛撲打過來。

“萬煉爐,真的是萬煉爐,哈哈哈………與那些老傢伙說的一模一樣。”只見林飛化作巨鷹一般,撲向巨大的爐鼎。而就在此時,空間一陣扭動,林飛暗叫不好.迅速朝暗金色的爐鼎拍出幾個大手印。接連從自身必出一滴精血跟隨着大手印飛向暗金色的爐鼎。

“ 休想!”一聲暴喝炸響,彷彿晴天霹靂般震耳欲聾。朝巨大爐鼎疾飛而去的林飛斜眼看去,只見一個揹負寶劍的白衣青年迅速抽手拔劍。劍出無影,彷彿萬道劍光遮天蔽日般朝林飛刺殺過來。

“天地萬劍” 林飛一驚,這可是萬劍宗招牌劍招,雖然殺傷力不強,如果放手不防禦,那肯定會成爲篩子。但是假如着手去防禦,就會耽誤收取萬煉爐,顯然剛出現的萬劍宗的白衣青年使出“天地萬劍”就是不想讓其收取萬煉爐。

林飛雖然很想立刻收取萬煉爐,寶物與性命相比,還是性命來的重要,如果性命沒有了,寶物也是別人的了。只能放棄收取萬煉爐了,抵禦白衣青年的天地萬劍了……..

“上官流水,沒有想到竟然是你,哈哈……..難道你憑你也想與我搶奪萬煉爐嗎?”林飛一臉傲然之色注視着萬劍宗的上官流水。只見後者露出一絲神祕的笑意。

“ 那還加上在下呢?不知林兄是否覺得夠資格呢?” 此時陣法振動,光幕一閃,出現一個風度翩翩的錦袍美少年,脣紅齒白,如此寒冷的天,手上竟然拿着一把扇子,撲閃撲閃的對着自己扇風。來人正是萬劍宗的另一天才,翩翩公子顧長風。

顧長風其實是與林飛是一條千陣路的,就在林飛破掉最後一道陣關是,顧長風與一些參賽人員就抵達最後一陣關。稍微花費點時間就照着林飛破陣的痕跡,快速破掉了最後一道陣關,剛出現就見到同爲萬劍宗的天才劍修弟子,上官流水,其後見到巨大的萬煉爐。

雖然在宗門內與上官流水摩擦不斷,但那畢竟是宗門內部鬥爭,此時見到神器塔的林飛,竟然要強行收取萬煉爐,此時的顧長風哪裏還會記得自己在宗門內與上流流水的不合。一切外敵再說。

不過令林飛臉色更加蒼白的是,此時李梓安於慕容瑩瑩以及南宮彥同時出現在峯頂之內,甚至還沒有完,連跟隨上官流水破陣稍落後一步的大批人馬也剛好出現在峯頂萬煉爐的前面。

接招一聲長嘯,“哇哈哈,老子終於出來了,還的多虧老頭子給的寶物,不然還真沒這麼快速的到達峯頂” 此時出現你的卻是北冥家族的北冥蛟。

“咦,竟然有這麼多人到達了,北冥蛟首先環顧四周,在見到李梓安之時,顯然神色一愣,像是對於李梓安能夠在器宗遺蹟內,真的是有點驚恐,當然在其見到懸掛於空中巨大的萬煉爐時,眼神之內露出狂喜的神色。

在異寶面前,早就忘記當初敗於李梓安手中的陰影了,環顧一下,見到這萬陣山山頂,到處都是人影,其中不僅有李梓安這個煞星,還有神器塔的林飛、南宮彥、萬劍宗兩大絕世天才,上官流水與顧長風………

年輕一代的高手雲集萬陣山峯頂,詭異的是沒有任何人搶先去拿下萬煉爐,而是時刻注意在場的另外的對手,深怕一時疏忽,造成預報無緣的結局。

如果算上慕容瑩瑩,場上已知的年輕一代的天驕,就有七人了,當然還不算暗中。有誰能夠保證有沒有高手隱藏在人羣中。想要來個坐山觀虎鬥,坐收漁翁之利的高手呢。

就這種情況,最好以不變應付萬變最好,免得稍有微動,引來殺身之禍。顯然一場巔峯對決立刻就要開始,就看誰能先沉不住氣,打破僵局了。 韓立看着從後面包抄過來的河北號,看着日軍的軍艦一艘一艘的被擊潰,看着日軍潛艇被擊打的浮出水面,心情大好,“哈哈,這回啊,日本鬼子恐怕短時間內不敢在談海戰了,連續三個艦隊,一個潛艇編隊,都被收拾,日本鬼子就算把的聯合站隊都派來,也不好使啊。”

興奮不已。

海戰的勝利算是完全奠定了這次上海收復之戰的勝利,已經盡在囊中。

日軍不可能在掀起什麼浪花,不可能在反叛了。

他在看此時此刻,風浪已經逐漸降低,“轟!”“轟!”的轟炸聲已經逐漸減少,日軍的艦船隻剩下不到五六艘,如大海中的浮萍一般,仍有河北號和山東號的合擊着。

山東號航母艦長敬禮,還問呢,“韓長官,是否全殲,還是儘量抓活的。”

“哼哼,我對抓活的可沒有什麼性質,給我全殲,一艘別剩,讓這裏成爲日本人的永遠墳墓。”

韓立大手一揮,決定了這些人的命運。

艦長立刻應道:“是,韓長官放心,我知道怎麼做了。”

命令艦隊程勝追擊,不給對方一點機會。

韓立樂呵呵的也感受了海戰的過癮,看着幾十架,不,接近上百架殲-15戰鬥機在空中盤旋,繼續轟炸。

樂呵呵的就道:“你們收拾殘局吧,嗯,我去上海看看,這一戰,日軍的威風,必然一掃而光了,下面就該我登場了。”

“是。”

“將軍一路順風。”

艦艇上的大大小小,全都敬禮相送。

韓立馬不停蹄,大步而走,重新坐上直升機,離開了航母,向着城市而去。準備進行最後的收尾工作。

但另外一個層面。

寺內壽一日子就不好過了,不,不是不好過,而是已經被各種情報弄的焦頭爛額,完全崩潰了。

昨晚已經有三百餘架零式戰鬥機到達上海,還有七百架在路上。

第八艦隊和第6潛艇艦隊已經全速過來,一定能趕得上戰鬥,可以說是準備妥當,可以和韓立打次空戰,打次海戰,好好的較量一番了,展示一下帝國的威風,在上海這個國際大都市,國際觀瞻下,把韓立打回原形。

痛殲對方。

結果空戰不到三個小時,前後一千架零式戰鬥機,全部被擊落,一架沒剩,這是什麼概念啊,就是最後想跑都跑不掉了。

想和對方同歸於盡都沒機會。

損失慘重。

千架飛機的損失沒什麼,是飛行員,這讓陸軍航空部已經暴跳如雷,簡直快瘋了,因爲這一下,幾乎消滅了整個日本三分之一的精銳力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