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聲,秦凡暗忖道:「糟糕,沒想到躲這麼遠都還是被發現了。」

然而,武者的修為越高,對於周圍事物的感知亦是會變得更加的敏銳。

顯然,這正在一旁指點自己徒兒的老者早已注意到了秦凡的存在,只是一直都沒有點破而已。

不過既然被點破,秦凡倒也並不矯情。

秦凡招呼魅影貂過來后,便從樹上跳了下來,騎在魅影貂背上,兩眼也是直視著對面的老者。

儘管這老者擁有三重煉尊之境的武道修為。

但是秦凡相信,擁有老師帝老的幫助,憑藉自己的掠影身法在付出一番代價后,必定可以逃脫其追殺。

除非,這眼前老者用有特殊底牌。

否則,秦凡絕不會有身隕的可能。

嗷,隨著秦凡顯現身形過後,那被稱為林曜的少年在舞了一個巧妙的劍招過後。

其魔獸便是嘴角抽搐,一聲凄厲的慘嚎之後便應聲倒地斃絕。

緊接著,那兩男一女便也齊齊把目光望向了騎在魅影貂背上的秦凡。

「前輩,晚輩只是無意從此處經過,並無它意。如若有得罪之處,還望前輩見諒!」

秦凡從小便是熟讀詩書禮義,這點規矩還是懂的。

但是秦凡的語氣卻也仍然是不卑不亢,無絲毫卑躬屈膝的意思。

老者聽到秦凡說完,便是面帶笑容地說道:「嘖嘖,小友不必擔憂介懷!」

「我們來自滅雲谷,不知道小友是否聽聞過?這次只是陪同座下的幾位徒弟出來戰鬥歷練,長長見識罷了!」

「小友,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林曜,手持長矛的是柳浩,而這女娃娃是徐靜』,老夫姓漆,單名『恆』字。」

老者朝著秦凡細細介紹著。

秦凡聽完那老者的介紹,便是趕忙開口說道:「哦,原來是滅雲谷,久仰大名!」

「晚輩這次亦然出來歷練磨礪一番自己的實戰技巧,卻沒有想到能夠有幸結識各位。晚輩林楓,請多指教!」

因為出門在外使用假名字辦事會容易得多,所以秦凡便是隨意的給自己取名叫林楓。

隨後,秦凡便是朝著那老者鞠了一躬。

這也算是對武道強者的尊重。

漆恆老者口中的滅雲谷,至少在秦凡的心中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大宗派,谷內的武道強者無數。

而且,更是有傳聞那滅雲谷的谷主擎衍擁有七重煉聖境界的武者修為。

嶙石城秦氏家族的天才秦宇,從小便是因出類拔萃,被家族花大代價送入了那滅雲谷進行培養。

而且,這同樣成為了嶙石城秦氏家族一族的驕傲。

「嘖嘖,指教的倒是談不上,不過想不到林楓小友才如此境界倒是有膽氣敢來這魔獸森林內圍來闖蕩!」

說完,那叫做漆恆老者便是把目光望向了這密林的四周。

嗯?開玩笑,要說這『林楓』身旁沒有一個強者護衛,而獨自一人闖蕩在這魔獸森林深處歷練?

此時,就算是殺了這漆恆的老者也是不會相信的。

更何況?漆恆觀這『林楓』的一身血肉氣息頗為不凡。

雖然才鍊師一重巔峰境界,但是必定是大家族的核心子弟啊!

旋即,秦凡微笑道:「呵呵,晚輩只是在師父他老人家暗中保護之下才能夠深入到此地進行生死歷練。」

「否則,晚輩就算有數百條命,怕是也早已交代在了這裡了!」

說完,秦凡也順著那叫漆恆老者的目光,有意無意的看向了密林的深處。

對於,扯虎皮拉大旗,在必要的時候,秦凡做起來亦然頗為得心應手。

這時候,那位略帶嬌嗔的少女徐靜俏皮說道:「咯咯,那不知林楓兄可否願意同我們一起歷練?反正我現在也是閑得慌!」

「靜兒,胡鬧!」

悠地,那名叫漆恆的老者當即便是打斷了這徐靜的話,而後便是覺得不妥才加了一句話道:「林楓小友,你看你家師看你獨自出來這麼久,必定是急壞了,你看……」

顯然,這名叫漆恆的老者已經在下逐客令了。

聞言,秦凡倒也樂得自在,求之不得呢!

秦凡隨之開口說道:「呃,也是。對了,未免家師擔憂,晚輩現在便是告辭了。前輩,有緣再見,後會有期!」

說完,秦凡便是抱了抱拳,而後騎著魅影貂轉眼間消失在叢林深處。

然而,秦凡同樣不想同這滅雲谷的人同行為。

畢竟,秦凡的秘密不少,要是到時候露出什麼蛛絲馬跡,說不定這群人說翻臉就翻臉了!

殺人奪寶,在武煉大陸絕對不是什麼稀罕事情,很常見的。

此時,等看到秦凡走遠不見蹤影過後。

漆恆才對著旁邊的徒兒徐靜開口說道:「靜兒,你要清楚,這次我們冒險來到這魔獸森林深處。是要來辦大事的,如果把那小子背後的人,給引了出來攪合,那對於我們計劃的實施可是大為不利!」

聞言,徐靜急忙認錯道:「啊,對不起。師父,靜兒知道錯了。」

「請師父原諒!」

這時候,漆恆的另外兩個徒弟也是趕忙替徐靜求情道:「是啊,是啊,師父。小師妹也不小心才邀請那臭小子加入我們的,絕對不是有意的。師父,您就原諒小師妹吧!」

漆恆在這三個徒弟的眼裡,作為他們的師傅。

雖然漆恆時刻面帶笑容看似溫和,但要是發起狠來絕對是六親不認。

漆恆冷哼:「好吧,如若有下次,哼!」

說完這句話后,那滅雲谷宗派的師徒便是都沉默不語。

時間荏冉,半個月後。

一處漆黑的山洞,偶爾有幾滴水滴的滴答掉落聲打破這一片沉寂。

此時的秦凡,其內心卻是古井無波平靜若水。

裸露上身盤坐在地的秦凡,渾身的肌肉在不停的涌動著,其體表的肌膚更是由於體內不斷攢動的精血而顯得赤紅無比。

而且,秦凡此時的眉頭則是皺得緊緊的。

「呼!」在感悟到天地源力開始瘋狂的律動,蜂擁般衝進自己體內之時。那一直緊皺著眉頭的秦凡臉上終於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

秦凡憑藉著融星樹以及那些魔獸精血淬體的功效,硬是生生的在半個月內把自己從一重鍊師巔峰之境的修為推到了三重鍊師巔峰之境的修為。

儘管在這突破的過程中且感覺到異常的痛苦,但是對於現在的秦凡來說絕對算得上是痛並快樂著!

「呸呸,不錯!」

秦凡又是重新感受了一番自己肌肉之中所涌動得強悍的身體力量,連秦凡都是忍不住開始漬漬讚歎著。

此時的秦凡雖然才三重鍊師巔峰之境的修為,但是其渾身血肉中蘊含的力量怕是完全可以同一些三重煉王巔峰之境修為的武者肉體相比肩。

然而,唯一不同的是這兩者之間所能夠引動的天地靈力相差過大而已。

帝老化作靈魂虛影飄出了秦凡的體外開口說道:「嗯,凡兒。你現在的突破速度確實較快,而且連帶肉身之中所包含的力量也是越來越強捍了!」

「不過,要更好的在這魔獸森林之中生存下去,光憑這些還遠遠不夠。現在的你攻擊方面擁有天級巔峰武技乾坤掌,可以算是頗為強大,但是就這一種還是太少,畢竟技多不壓身!」

聞言,秦凡嘿然笑道:「嘿嘿,那老師,你看這……」

秦凡聽著帝老口氣中流露而出的感慨,只能夠無奈的攤了攤手。

帝老看著秦凡的一副無賴樣的光棍兒行為,頓時梗塞無語道:「臭小子,為師就知道你這副得性!」

秦凡此時憨笑著:「嘿嘿……」 緊接著,帝老出聲說道:「為師這裡有一套天級巔峰武技『太虛神空拳』練至大成境界,就算是九重煉尊巔峰之境的武者你都可以一拳打爆他。」

「天級巔峰武技『太虛神空拳』修鍊方法:以氣凝空,以空化拳,五惟時空,翻江倒海,一拳山崩裂,二拳泣鬼神,三拳天地震,四拳星辰隕,五拳誅仙神,拳全歸一,逆轉乾坤……」

帝老說完,那套拳法的相關信息隨之進入秦凡的識海中,嚇得秦凡差點蹦了起來。

「這是什麼拳法?竟然如此厲害,雖然僅五招,但是卻是好生強悍、好生霸道!居然,敢揚言誅仙神,我……」

此時的秦凡無語了,被震懾住了。

秦凡讚美道:「老師,這套拳法好生霸道啊!」

聞言,帝老嘿然笑道:「嘿嘿,凡兒啊,想修至大成境界的太虛神空拳可不是那麼容易!」

「老師,那….這……」

「凡兒,不過么?」

「老師,不過什麼?」

此時的秦凡很顯然已經被帝老給吊足了胃口。

「不過,這套太虛神空拳對修鍊者的身體素質要求十分的苛刻。並且,要修鍊成功這太虛神空拳武技,還必須要以的魔獸精血做引。」帝老看著秦凡流露而出的那副急迫樣解釋著。

緊接著,帝老出聲說道:「凡兒,憑藉你現在的強悍肉身,應該已經滿足了修鍊這太虛神空拳武技的要求。」

「但是,凡兒。你的骨骼現在還不達到要求,而且要是有魔獸冥空神牛的精血,無論這冥空神牛魔獸等級的高低勢必會影響你修鍊這武技的功擊力!」

帝老說完,卻是語帶凝重道:「不過,凡兒憑藉現在你的實力,要得到三級一重之境修為的魔獸冥空神牛的精血,絕對是難如登天!」

聞言,秦凡一陣疑惑的問道:「老師,為何如此說?」

帝老嘆息道:「唉,凡兒啊。據說那魔獸冥空神牛擁有一種技能『虛空隱身』的天賦技能!」

秦凡驚訝無語的喃語道:「呃,它擁有虛空隱身的天賦技能?」

至此看來,對於這套太虛神空拳武技的修鍊,卻是少不了秦凡的一番折騰了。

然而,一個武者要從一級跨入另一級,必須靠足夠多的源氣積累才能得以突破。

雖然在半個月前秦凡的修為便是突破到了三重鍊師巔峰之境的修為。

但是秦凡至今都沒有絲毫要跨入鍊師四重之境的跡象。

因此勤加苦修,吸收天地靈力便是成為了秦凡每日的必修課程。

呼!

吐出了一口濁氣,盤膝修鍊差不多有兩個時辰的秦凡終於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凡兒,調整的差不多了吧?現在你就修鍊太虛神空拳第一拳,應該去試試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