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舒想想後,還是看向林立文,“你說,這件事情到底怎麼回事?”

“是……”林立文支支吾吾的,想說是於歡老婆勾引他。

可看到徐廣麟和鍾百萬都站在於歡這邊,他哪裏還敢啊。

嚇得差點都要尿了。

江景玉何等人物,已經有所察覺,微咪起一雙老眼,衝着林立文喝問:“說,你有沒有揹着雲舒在外面亂搞?”

“我……”林立文張着嘴,根本不敢說。

“你不講實話,我弄死你!”江景玉氣勢展露,跟着補充一句,“這件事情我想調查出來,輕而易舉,你自己掂量着辦。”

林立文哪裏敢懷疑江景玉的能力。

他掙扎了一會兒,便跪下來,把一切都招了。

江雲舒聽得哇哇大哭,擡手對着林立文的臉上狠抽幾下,嘴裏大罵:“你混蛋!居然敢揹着我搞別的女人,這麼多年我真是看錯你了。”

林立文滿臉恐慌。

他爲人樣樣不行,就靠這一張嘴,才娶到江雲舒,婚後也是用這張嘴穩住江雲舒,在外面亂搞。

現在東窗事發,他的嘴再厲害也沒用了。

江景玉沉着一張老臉,氣得直打哆嗦。

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他今天丟人丟大了。

“馬上把他給我帶回去。”江景玉命令道。

一刻也不想多留了。

臨走時候,江景玉深深看了於歡一眼,嘴上雖沒有多說些什麼,心裏卻狠狠記了於歡一筆。

事情解決,徐廣麟一臉熱情的看向於歡,微笑說道:“於少,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聊一聊。”

於歡點了下頭。

旁邊的鐘百萬立即上前,對於歡拱手道:“於少,那我就先回去了,咱們回頭再聯繫。”

“好。”

目送鍾百萬和鍾超越離開後。

徐廣麟直接說道:“於少,坦白講我這次過來找你,是想爲雲市進行投資。”

啥?

投資?

於歡一聽這兩個字就頭疼,感覺要花很多錢的樣子。

“徐先生,我沒錢啊。”於歡直接表明。

徐廣麟愣住了下,旋即笑道:“於少可真能開玩笑,你怎麼可能沒錢呢。”

眼前這位是於曦親弟弟啊,隱世家族未來繼承人,會沒錢?

別逗了。

“沒開玩笑,我是真沒錢。”

於歡想說,自己卡里就只有五百萬,還是姐姐給的,這能投個屁資啊。

雲市一把手要的投資,怎麼着不也得幾十億。

估計都擋不住。

看於歡這副表情,徐廣麟猜測於歡不會不知道自己姐姐什麼身份吧?

還好他剛剛沒有說漏嘴啊,不然壞菜了。

徐廣麟咳嗽了聲,接着道:“於少可以把投資雲市這件事情,和你姐姐說一說,做個引薦就好,我會努力勸說她答應的。”

“畢竟於少,你也是雲市的一份子,應該很希望我們雲市的經濟能夠得到飛速發展吧。”

徐廣麟後面這話倒不假。

雲市是於歡的家。

這裏山清水秀,人傑地靈,可惜經濟發展一直上不去,就連鍾百萬這種首富,都想着要跳出去,到帝京發展了。

但於歡真沒錢啊。

愛莫能助。

轉頭看了眼安琪,她立即說道:“可以告訴一下曦姐,讓她來定奪。”

“那行吧。”於歡管不了這個,交給姐姐最合適。

“徐先生,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於歡着急回家找老婆呢,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被嚇到沒有?

徐廣麟點點頭道:“好,好,我們下次聊。”

“我送你們。”

“不用那麼麻煩。”

於歡罷罷手,趕緊出門打了輛出租車,直奔醫院。

老婆張佳音果然在醫院呢,和小年糕有說有笑的。

不過她在看到於歡後,臉上的笑容又很快收回。

拉着於歡來到醫院走廊,質問道:“於歡,你去吉祥大酒店吃什麼飯?有錢沒地方花了是不是?”

於歡想說,卡里突然多出的五百萬,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花呢。

“是一個老頭兒請客吃飯,不是我花的錢。”於歡解釋道。

“老頭兒?你哪認識的老頭兒?我怎麼都不知道。”張佳音不相信。

“就剛認識的,他過馬路,我扶了他一下。”於歡臉也不紅的解釋。

“就扶了一下,人家就請你去吉祥大酒店吃飯?別逗了,你以爲你扶的是個首富啊?”張佳音撇過頭,滿臉不相信。

於歡不自然的笑了笑,“他還真是個首富,雲市的首富。”

“呵呵…行了,你快別說了。”

張佳音擡手打斷於歡,越看越覺得厭惡,怎麼現在謊話說來就來,也太不着調了。

自己當初咋就瞎了眼,找個這樣的男人。

這時,潘偉傑的電話打來,張佳音剛接,那邊就響起潘偉傑着急的聲音,“佳音,不好了,出事了。”

“潘總,什麼事啊?”張佳音也害怕了。

“看來你沒有受到牽連啊,那我就放心了。”

潘偉傑自言自語一句,跟着說道:“我剛剛接到消息,林立文被人廢了,好像是和他岳父江景玉有關,招惹到了神祕的大人物。”

“啊?林立文他……”

張佳音都懵了,想着幾個小時前,林立文還對她圖謀不軌呢,咋這麼快就出事了?

“他的確被廢了,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原本我還以爲是在你談業務時候出的事呢,還好還好……你沒有受到牽連。”

“林立文的公司業務,先別管了,估計要倒閉。你明天早點過來上班,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安排你去做。”

“好好。”

和潘偉傑一番交談後,張佳音掛斷電話,擡起頭盯着天花板,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怎麼了?”於歡問了一句。

“欺負我的人被收拾了。”張佳音說着,蹬了眼於歡,“男人根本靠不住,還是老天爺好,這件事情一定是老天爺顯靈。”

看着張佳音美滋滋回病房的樣子,於歡臉上扯出一抹尬笑。

呵呵。

還老天爺?

“老婆啊,你可太天真了。” 歡喜傳媒公司。

辦公室內。

於歡手裏捧着一份資料,正是關於王強的。

當看到王強最近兩年到處用類似的手段騙錢,於歡很失望的嘆了口氣。

“虧我還把他當成好兄弟,看來是我太愚蠢了。”

這幾天於歡都在給王強打電話,可再也沒打通過,於歡覺得情況不太妥,就讓安琪去調查。

果然,於歡發現自己被騙了。

帝少的隱婚情人 “小少爺是善良。”安琪走進來,貼心的遞去一杯熱咖啡。

於歡喝了口,很苦澀,正如他現在的心情。

“王強人都已經到了米國,還能找到嗎?”於歡看向安琪問道。

安琪自信的點點頭,“小少爺想找一個人,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能找到,只是需要多耗費些時間。”

“那就辛苦你了。”

“不辛苦,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安琪抿嘴一笑,接着問道:“如果找到王強,小少爺打算怎麼做?”

“不清楚,先找到再說吧。”

於歡一臉複雜的來到窗戶邊,看着外面的美好景色,不禁想起來小時候一幕幕……

王強,那是他一起光腚長大的好兄弟啊。

於歡從未想過,有一天會被他欺騙。

現實給於歡好好的上了一課。

“誒?”

於歡瞳孔忽然緊緊一縮,竟然在公司樓下看見潘偉傑的車,他咋過來了?

等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