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召集你們前來,就是見證這位守護者喚醒龍神,破解詛咒。」

「咯噔!」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帝天心裡一突,他沒想到龍神居然玩這一招。現在好了,這麼多龍看著自己,要是自己敢耍什麼花樣的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看了看帝天的表情,龍王這才滿意的繼續說道:「現在我們就拿出換血池,助他一臂之力。」

帝天拉住龍王,輕聲問道:「這換血池是個什麼東西?」

「這換血池是我們龍族的至寶,本來稀少的很,不過現在龍族人員越來越少,而這幻雪城就省下來了。其作用就是幫助我們龍族的人徹底的脫胎換骨。」

「然而,對你的話,就可以提升實力,也可以鍛煉筋骨的。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你的體內會流著我們龍族的血液。換來的效果就是攻擊增加,防禦變強。」

帝天眉毛一挑,他都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處,「果真如此么?」

這時,數十條龍背著換血池飛了過來。

龍王運起玄氣,就將換血池拿了下來,可見這實力不一般啊。

「放心吧。好了,現在換血池也已經拿了上來。你跳進去就可以了。」說著龍王就將換血池放在了宮殿的頂部。

很奇怪的是,這房子居然沒有坍塌。。貌似是個白痴的話題。。

帝天縱身一躍,就跳到了換血池裡。雖然心裡有一萬個不相信,但有那麼多龍看著自己,他可不想死在這裡的。

「咕嘟,咕嘟!!」

來到了換血池裡,這裡的血液就像是沸騰了一樣,不斷的冒著泡。

更有血液從帝天的皮膚里滲入了進去。

這下可苦了帝天了,一個是外來的血液,一個是自己的血液。這一見面就就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幹了起來。

要知道帝天那變態的血脈雖然被封印了起來,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人家的餘威還在那裡。這換血池裡的血是什麼血?沒錯,是龍血。豈是一般的血液可以相比的?

這下好了,兩邊都是大佬,兩邊的實力都不弱。可帝天本人就哭了,他們在經脈里折騰,痛的可是自己啊。

兩邊的血液不斷的撞擊著,一個想要衝進來,一個想要轟出去。

時間就這麼緩緩的流逝著,帝天早就被沉痛的撞擊昏睡了過去。

至於龍王則是一臉的笑意。他們龍族的人都是經過換血池才一步步走過來的,在換血池裡時間越久,那好處自然就越多了。

現在帝天已經進去有數個時辰了,到現在還沒有起來的意思。

這小子到底什麼體質?要是平常的龍半個時辰就受不了,天份好點的也不過一個時辰,就連上一任龍神也不過是三個時辰,現在已經五個時辰了。到底怎麼回事?

龍王心裡一陣的不安,之前的笑意全無了。一臉的擔憂之色,要是帝天出了什麼意外。龍神這番又沒醒來,那他們的龍族要不了多久就要嗚呼哀哉了。

ps:爆發持續中,求花花,求支持了~! 在帝天昏睡過去的時候,他的體內的可真是發生了世界大戰。

兩者久久的僵持不下,這下像是開始了商議一般。

帝天體內的血液與龍血進行著融合,兩者混雜在了一起。

原本紅色的血液,現在發出了淡淡的黃色光芒,到了後面直接成了金色的血液。

「吭!!」

一道驚天的炸響,帝天的身上散發出無與倫比的氣勢,整個人就朝著空中飛了起來。盤坐在空中,周身金色的光芒環繞著。那無上的威嚴,任何人都不準直視。

龍王臉上一顫,感受著這股氣息,那是多麼的熟悉。

像是想起了什麼,瞳孔一縮,大吼道:「眾龍化人形。」

這些龍自然要聽龍王的話了,全部都化成了人形,空中的全部站在了地上。一橫一豎,整整齊齊的。

之前體積大,自然是裝不下這麼多了,現在就不一樣了,人就那麼點大,所以現在就算再來上千人也不是問題。

龍王抬起頭,眼中光芒飛快的閃過。

「撲通!」

重重的跪在了地上。隨著龍王跪下,這些龍也是跪在了地上,全部都在跪帝天。

「龍神的傳說是真的嗎?」龍王嘴裡嘀咕了起來。

「嘭!」

又是一陣炸響,帝天的身上發出了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光芒,這七種光芒才空中交相輝映,天上的太陽光芒都被掩蓋住了。

「偉大的龍神啊,你選擇的人終於來了,他就是解救我們龍族危難中的龍主嗎?」

龍王的聲音洪亮的響了起來,傳進了所有龍的耳朵里。

「眾龍,齊拜,龍主!!」

說著自己就朝著天上的帝天拜了起來,所有的龍也是跟著拜了起來。

帝天體內的血液此時已經由金色的變成了七彩的。可以用肉眼看到,他內的細胞正在以億計算的速度飛快的分解著,經脈也在不斷的擴大著。

玄氣源轉動的速度已經到達了一個頂峰,如果非要說有多快的話,那就是光的速度又快,他轉的速度就多快。

整片龍谷的玄氣都朝著帝天涌了過去,遇到那七彩光芒的時候,都被化成了最為精純的玄氣。《帝經》內的功法,此時似乎是和這七彩的光芒達到了共鳴一般,開始配合了起來。

時間緩緩的流逝著,帝天就這麼一直在昏睡著。發生的這一切,他一無所知。如果他醒著的話,絕對要被嚇個半死。

就在日落之際,那玄氣吸收的速度這才緩緩的慢了下來。

「砰!」

帝天體內一聲輕響,那玄氣源毫不客氣的變大了一圈。帝天順利的打到了玄王境後期巔峰的境界,這還沒完。

剛剛放慢的速度,再一次快了起來。

那七彩的光芒就算是太陽已經下山了,還是照的大地如白晝一般的明亮。

龍王看到這一幕,連忙吼道:「你們玄氣全部給龍主,任何人不得有所保留。」說著就運轉起了玄氣,朝著空中打了過去。

這些龍自然不回去反抗這個提議了,用修為去換性命。他們也不算笨,起碼有了性命你的修為還能回來。要是性命都沒了,你就是到了獸侯境又能如呢?

數千到白色的玄氣齊齊的朝著帝天打了過去,幸好這是送玄氣,要是用來殺帝天的話,他現在已經不見了。。。

《帝經》內的功法,感受到又有源源不斷的玄氣朝著自己沖了過來,直接加大了力度,瘋狂的吸收了起來。

七彩的光芒本就是凈化玄氣而存在的,當然這是目前的作用,至於還有別的什麼作用就靠帝天去發掘了。感受到這些玄氣都是非常的精純,不過進入到帝天的體內那就有些駁雜了。

繼續開始凈化了起來,使這些玄氣就算進入到帝天的體內,也能為他所用。

一夜的時間,就這麼不知不覺得過去了。太陽在一次偷偷的跳了出來。

下面的這些龍臉色都有些蒼白了,一夜的時間一直在消耗玄氣,換誰都受不了。不過沒有一個人收手,畢竟多一個人多一份力嘛。再說了,他們龍王都沒有下命令,他們怎敢收手。

我們再看帝天的體內,跟之前一模一樣。玄氣源飛速的旋轉著,細胞拼了命的分解著,經脈不斷的擴大著,按理來說現在的帝天早就到了玄皇境初期了,可是為什麼遲遲沒有突破呢?

我們看看幕後黑手是誰。沒錯,就是十八子。帝天昏睡過去了,可不代表他也昏睡過去了。不過他也沒有閑著,他在幫助帝天壓縮著玄氣,只有這樣帝天的底子才會越來越穩。

那有人就問了,這麼做的作用呢?很簡單,其作用就是玄王後期遊走獸皇境初期無壓力的變態存在。

「真他娘的,老子我怎麼就那麼背。你丫的睡得挺爽,老子我在這裡拚命幫你壓縮。下面那群人還在瘋狂的給你運送玄氣。要是沒老子,那些人直接幫你突破到了玄皇境後期去了。」

十八子一邊幫帝天壓縮著玄氣,一邊罵著。像是在罵自己,又像是在罵帝天一樣。。。

時間在流逝,下面的龍就受不了這種不斷的運輸玄氣了。自從第一條龍倒在地上以後,慢慢的更多的龍都倒在了地上,直至後來,就是下上百條龍在苦苦支撐了。

「得了,現在終於壓縮好了。來吧,老子我助你一臂之力。能突破到什麼地步,就看你的造化了。」

十八子終於幫帝天壓縮完了。一道神識就朝著那玄氣源打了過去。

「砰!」

又是一聲輕響,在帝天的體內響了起來。這就代表,帝天徹底進入到了玄皇境了。

周遭的玄氣全部朝著帝天飛快的湧來,數百條龍體內的玄氣瞬間就被吸幹了,龍王自然包括在內了,全部都倒在了地上,暈了過去。

可我們的當事人帝天,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一樣,依然閉著眼睛。

「砰!」

又是一道輕響,玄氣源在一次的炸了開。

ps:哇嘎嘎,就這麼到了玄皇,有木有出乎意料的趕腳。。~! 這一又一次的炸開,帝天成功的進入到了玄皇境初期巔峰的境界。可惜帝天依然閉著眼睛,沒有絲毫想要睜開眼睛的樣子。

……..(我是萬惡的分割線。)

蠻老看著鬼龍谷所在方向,皺著眉頭說道:「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氣勢如此的龐大,都過去一天了,沒有絲毫的減弱吖」

「還不都是你,小天沒有進去的時候哪裡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他們肯定是對小天做什麼了。」

鷹老一聽到蠻老說話就來氣,說抬杠就抬起了杠。

撇了撇嘴,蠻老也不準備去跟他吵了。反正他怎麼說都有理,那自己何必自討沒趣呢?

「好像是龍族的龍神一個傳說,似乎被驗證了。」龍老看著遠處的光芒,解釋了起來。

「傳說?什麼傳說,我怎麼沒聽過啊?」

蠻老直接轉過頭,把鷹老跳躍過去,看向了龍老。

龍老想了一會兒,往前走了一步,聲音低沉的說道:「上一任龍神那已經是幾萬年前的事情了,他曾經預言,有個人類修士會到他們的龍族,是來拯救他們的龍族的。」

「人類修士?那不成是。。。」說到這裡,蠻老就不敢往下說了。拯救龍族,這是什麼概念?僅憑一己之力,拯救整個偌大的龍族,說出去都沒有人會信的。

「看樣子應該是這樣的,帝天就是拯救龍族的那個人了。」龍老眼睛微微眯起,看向前方,「他應該是龍主了。」

「嘶。。龍主,那是個什麼?」

蠻老倒吸了口涼氣。這詞他聽都沒聽過。

扭過頭,看著蠻老,微微一笑,「龍主,那是凌駕於龍神之上的。從古至今,沒有出現過一個龍主,所以你們沒聽過是很正常的,這基本上都被世人遺忘了。」

「龍神,是凌駕於龍王之上的。而龍主就龍神的主人,是唯一一個可以讓龍神成為其寵物的一個人。」

「嘶。。。。」

鷹老和蠻老兩人齊齊的倒吸了口涼氣。要知道上一任龍神可是叱吒整個大陸數千年的時日啊,現在又出現了一個龍神,兩者能差多少呢?

這還不算,現在還有一個龍主,完全可以讓龍神聽命於自己。那豈不是說,帝天以後要。。。

念及至此,鷹老身子重重的朝著後面退了幾步,「沒想到當初的小屁孩,現在已經有了這等實力,實在是令我羞愧啊。」

「沒錯,他以後的成就絕對不下於你我三人,就算去天洲,跟他比起來相差甚遠啊。」

龍老頗為贊同的說了起來。

蠻老走到了鷹老的滿前,伸出一手說道:「現在小天應該沒有危險了,想必這就是天意吧。命中注定會這樣的,我們兩人言和怎麼樣?」

看到蠻老已經主動道歉了,現在帝天又沒有什麼危險了。鷹老這才點了下頭,伸出了手。

兩人一握,這就代表了,鷹老和蠻老徹底的和好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