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千八百年,司徒隆不斷慫恿伏羲月,可伏羲月向來堅守原則,都沒能將她說動。這時,天帝已開始不滿,認為司徒隆愛上了伏羲月,想要將其捉回天界接受懲罰。司徒隆便開始著急了,偷偷返回天界借來一金剛縛繩,一顆散功丸,趁伏羲月疏忽,將散功丸投入花酒中,以金剛縛繩相困,最終將伏羲月活捉回了天界,露出真面目,逼迫伏羲月交出伏羲琴。」

「可是,整整九百年,伏羲月都堅持不肯交出伏羲琴,最後在天帝的威壓下,司徒隆只好殺雞取卵,將伏羲月殺了再取琴。」

「九百年的時間,散功丸的功力被伏羲月日日夜夜的堅持所衝散,於是在司徒隆打算殺了伏羲月那一天,她奮力將伏羲琴設下一個禁制,以全部修為,生命,生生世世輪迴的機會,福緣為代價,將伏羲琴封印。並偷偷泄露一絲伏羲琴的氣息,就是我,讓我去尋找下一代繼承人。而司徒隆等人,不管廢了多大力氣也不能將其打破,天帝本要責罰司徒隆,可誰知,這時司徒隆竟然找到了另外一件神器,天帝便免了他的責罰,遵守承諾,讓他當下一界天帝。」

「如今過了一萬年,只怕司徒隆現在還在努力學習怎麼當天帝,樹立威望,早忘了那個傻瓜了吧。」

「你現在看到的畫面,是伏羲月九百年來,受盡的輪迴折磨。這世伏羲月是個亡國公主,被人虜去當了奴隸,受盡侮辱。花樣年華,卻香消玉損。」

聽著耳邊廝殺的聲音,刀劍碰撞的聲音,以及受到極大痛苦時所發出的絕望吶喊,看著腳下被染紅的土地,不遠處一座硝煙四起,火勢漫天,早已破爛不堪的城門。逸檸沉默了。

明明現在,彷彿一伸手就能夠碰到這些人,可卻感覺那麼遙遠。

因為,現在的她是在過去啊。

「伏羲月受了幾世的輪迴?」逸檸突然問道。

「不多不少,正好十八輪迴。」木色蝴蝶淡淡的說,突然,揚起了一個微笑。

遠處,一個華服不整,首飾凌亂,容顏傾城傾國卻神色悲哀的女子看著這一片戰場無力的哭泣。 因為新書榜的限制,所以新書期間每天只能兩更,否則很快就會下榜了。《巨神界》這一次十二一定會拚命努力,不只是像《劍裝》一樣穩定更新,還會有更多的爆發。新書期間,每天夜裡的零點和中午的十二點各更新一章,雷打不動。

請求大家幫助十二衝下新書榜,新書榜的成績對十二很重要,先養著的兄弟姐妹請幫十二先收藏一下,有時間的話,每天給《巨神界》投下推薦票,謝謝大家了。

書評區還是由《劍裝》的副版小靜繼續管理,小靜雖然話不多,但是卻是一位盡職盡責的副版,給了十二很大的幫助,讓十二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專心碼字,如果十二是個女子,一定會對這般沉默寡言卻是穩重可靠的男人以身相許,可惜啊可惜,有姐妹還未有男友的千萬不要錯過機會。

在書評區看到了許多熟悉的名字,讓十二很激動,希望十二能寫出一直讓大家喜歡的書來,書中若有什麼問題,大家一定要立刻在書評區給十二指出來。書評區已經開設了龍套樓,想要在書中扮演角色的,請在龍套樓中留下資源,越詳細越好。

以後還會開設神植和鎧獸貼,大家心目中有什麼好的想法都可以留下來,盡量詳細一些。

新書新氣象,十二會努力拚搏,寫出讓大家喜歡的書,也讓這本書獲得更多的榮譽,《劍裝》時期基本上沒有拿到各種榜單任何的榮譽,希望這一次能夠有零的突破,為此十二會拼盡全力,也懇求各位兄弟姐妹助十二一臂之力,在此先謝過了。 炎炎烈日下,一個身體健壯的少年**著上身,拿著鋤頭,揮汗如雨的一下接一下的翻著地,只是鋤頭釘進泥土裡面,迸射出四濺的火花,仔細看那泥土,竟然呈現出有金屬光澤的黑色,如果仔細去看,還可以看看許多泥土裡都透著絲絲灼熱的氣息。

「淺雪,算了,他們明擺就是要困我們一輩子,我們再怎麼做也沒有希望。」在田地邊,一群壯漢聚在樹蔭下乘涼,其中有一個二十多歲的漢子對那少年喊道。

「沒關係,我只當是鍛煉身體了。」少年回頭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只是因為烈日的暴晒,皮膚變的黝黑粗糙,使他的外貌看起來比實際年紀要大上許多,原本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年,看起來卻有二十齣頭的模樣。

這座名為紅炎的小島,是海皇宗轄下的一座小島。

蘇淺雪等人原本都是黑甲宗的弟子,只因黑甲宗被海皇宗所敗,黑甲宗所有產業、地盤,還有大量的弟子也都被海皇宗接收。

在宗門林立的七玄海域,宗門戰敗被吞併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幾乎每個月都有新的宗門誕生,也有舊的宗門被吞併。

只是黑甲宗在七玄海域,也算是武道傳承的古老宗門之一,曾經也算顯赫一時,算得上是中流的宗門。

黑甲宗被海皇宗吞併之前,宗內出現了嚴重的分歧,一派是主張與海皇宗戰鬥到底的主戰派,而另外一派則認為黑甲宗必敗無疑,不如主動投降,加入海皇宗后還能夠獲取最大的利益。

雖然最終還是主戰派佔據了上風,決定與海皇宗誓死戰鬥,可是兩宗開戰到了緊要關頭的時候,投降派卻紛紛倒戈,最後使得黑甲宗大敗,蘇淺雪等人的師父趙正川因為是堅定的主戰派,所以蘇淺雪等人和趙正川都被發配到了紅炎島上種小火焰椒。

小火焰椒並不是普通可以食用的辣椒,雖然外形長的的確和普通辣椒沒什麼兩樣,但是小火焰椒卻是鎧武者的一種武器。

因為這個世界的元素極其充沛而活躍,人類通過吸收各種不同的元素,可以凝聚出不同的鎧甲,而植物因為吸收了各種不同的元素之後,也衍生出了與普通植物完全不同的神植。

小火焰椒就是一種一級的神植,因為吸收了大量的金屬元素和火元素,成熟的小火焰椒與普通小辣椒寸尺差不多大,只有三四厘米長,小手指粗。

但是小火焰椒的整個外殼卻已經完全金屬化,裡面包裹著大量的濃縮火焰,一但被鎧武者引爆,就會形成覆蓋直徑一兩米的高溫火焰區域,持續時間一般可以達到兩到三秒。

因為小火焰椒必須要種植在金屬元素和火元素極為活躍的區域,所以能夠種植小火焰椒的田地,泥土會出現嚴重的金屬化形態,種植起來極為麻煩,只是使土地鬆散,就需要花費極大的力氣。

再加上高溫日照和地底充沛的火元素,一般的一級鎧武者,也很難在這樣的土地上長時間勞作。

一個一級鎧武者,在沒有外力的幫助下,一年能夠種植出的小火焰椒,也不過就是一百來個而已。

而海皇宗要求趙正川的這些弟子,每人每年要交納五千個小火焰椒,連續交納五年,才能夠離開紅炎島,回歸海皇宗駐地,成為海皇宗的正式弟子,享受正式弟子的福利,而這根本是眾人一輩子也無法完成的目標。

原本海皇宗對於戰敗宗門並沒有這麼苛刻的要求,但是因為原本在黑甲宗內與趙正川勢如水火的一個師兄,早早就投靠了海皇宗,在海皇宗內頗為得勢。黑甲宗戰敗之後,那師兄就使了一些手段,把趙正川和他的弟子都弄到了紅炎島上種植小火焰椒,又弄出了那麼苛刻的條件,想把他們一輩子困死在紅炎島,沒過多久,原本就身受重傷的趙正川在紅炎島上鬱鬱而終。

蘇淺雪是趙正川最小的弟子,到紅炎島上的時候才只有十一歲,從小跟著眾師兄一起種植小火焰椒,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只是辛苦勞作種出的小火焰椒,連從海皇宗換取充足的食物都不夠,更不要說換取自由了。

現在已經十六歲的蘇淺雪,卻從來沒有放棄過種植物小火焰椒,每天依然努力的耕地種植。

皇上,本宮要改嫁 只因趙正川在臨死前,握著蘇淺雪的手,說了幾句讓蘇淺雪怎麼也無法忘記的話。

「我不怕死,但是有兩件事我卻是死也不能瞑目,一件事是沒有照顧好你們這些弟子,讓你們跟著我一起受了大罪,一輩子都毀在了這裡;別外一件事就是沒有能夠讓逆刃術名震天下。」趙正川死的時候當真是死不瞑目,蘇淺雪等一眾弟子,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讓趙正川的眼睛閉上。

蘇淺雪努力的翻著地,鋤頭每次落下去,都如同釘在石頭上一般火花四濺,每次都只能翻起淺淺的一層,這樣的效率實在太低了,蘇淺雪沒日沒夜的苦幹,一年到頭,最多也只能種出不到一百個左右的小火焰椒,這已經是一級鎧武者所能做到的極限了。

趙正川本身是四級的鎧武者,可是所有的弟子卻都是一級鎧武者,這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趙正川一直醉心於研究逆刃術,以前並沒有收過弟子,只是後來逆刃術有了一些成果之後,才收了這麼一群年輕的弟子。

逆刃術是武裝術的一種,與現在流行的鎧甲術完全不同,鎧甲術是凝聚各種元素強化身體,在身體外凝聚出鎧甲,這個鎧甲是和身體連為一體不可分割的。

而武裝術卻是將身體內的元素提取出來,凝聚為可以與身體分離的武器,與鎧甲術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極端。

武裝術的概念並不是趙正川首先想出來的,以前也有許多人想要這麼做,可是卻最終都沒有能夠形成一個可以和鎧甲術要提並論的流派,主要是因為這個世界的神植本身就是天然而強大的武器,實在沒有必要多此一舉再去凝聚什麼武器。

武裝術還有一個重大的缺陷,因為把吸收的元素都用於凝鍊武器,身體的強度自然就沒有修鍊鎧甲術那麼強大,而且缺少了鎧甲的保護,防禦力也比普通的鎧武者差太多,這也是武裝術沒有能夠流行起來的重大原因。

蘇淺雪抹了抹身上的汗水,抬頭看看天,發現太陽已經快要完全落下去,夜幕就快要降臨,其他的師兄早就已經回營地去了。

本來夜間比白天涼爽,紅炎島這麼酷熱,應該晚上勞作,可是很不湊巧,紅炎島附近海域,有一種名叫血目龜的鎧獸,在天黑以後就會從海里爬出來在岸上休息,人類很難和只遵從於獸性的鎧獸和平共處,血目龜是一級鎧獸中的黃金鎧獸,而蘇淺雪等人卻只是一級鎧武者中的青銅體,根本不是血目龜的對手,所以在夜間的時候,他們只能躲在山洞裡面。

「翻完這一趟要趕快回去了。」蘇淺雪加快了揮舞鋤頭的節奏,榨乾身體內僅剩餘的體力,快速的翻著凝結成塊,像金屬礦石一般堅硬的泥土。

因為神植會吸收土地中的元素,所以種植過神植的土地,需要休養數年重新積累元素才能夠再次種植,蘇淺雪在翻的這塊地,是還未種過神植的,只有這樣的土地,才能夠生長出大量的神植。

當!

蘇淺雪只感覺鋤頭尖傳來巨大的反震力,令他雙手發麻,把握不住鋤頭,連退了兩步才站穩。

「這麼倒霉,下面不會有岩石?」蘇淺雪微微皺眉,這裡的泥土雖然堅硬,畢竟還有隙可尋,比岩石要鬆散的多,要是下面有岩石的話,就沒有辦法種神植了。

撿起鋤頭,向剛才那個地方小心的鋤弄了幾下,把上面的泥土刨開,露出一塊黑色的金屬板來。

「這是什麼?」蘇淺雪微微有些驚奇,用手抹了抹金屬板上面的散落的泥土,上面卻是雕刻著一種蘇淺雪並沒有見過的植物圖案。

轟!

蘇淺雪還在打量那金屬板,金屬板上那無名的植物圖案卻突然間活了過來,從金屬板上面伸出一條條黑色的藤蔓,糾纏住了他的身體,瘋狂的向著虛空中生長。 蘇淺雪只感覺身體被拉扯著翻滾不止,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停了下來,頭暈眼花胸中翻騰如江河,跪在地上就大吐特吐,差點連膽汁都吐了出來。

等胸中翻騰的不那麼厲害時,蘇淺雪才強忍著噁心站起身來,可是抬起頭看到周圍的景色卻一下子呆在哪裡。

「那是什麼東西?」蘇淺雪周圍長滿了綠色的藤蔓,而那些藤蔓上長滿了一個個類似於西瓜的果實,看起來只是普通的西瓜,並不是神植。

可是,這些西瓜卻大的驚人,一個西瓜就有一間房子那麼大,蘇淺雪站在那西瓜的旁邊就成了豆丁般的小不點。

蘇淺雪看著那些巨大無比的藤蔓和西瓜,楞了許久才回過神來,手腳並用的攀上近處的一根巨大藤蔓,向著遠處看去。

銀色的月光下,目之所及儘是一片碧綠,巨大的藤蔓一直延伸出去不知道到底有多遠,一個個巨大的西瓜遍佈於其間。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蘇淺雪現在可以肯定,這裡絕對不是紅炎島,甚至不是七玄海域,他從未聽說過七玄海域有這種地方,還有這麼巨大的西瓜。

正在蘇淺雪出神的時候,突然感覺附近的大地震動了起來,藤蔓都隨之搖晃,蘇淺雪抓緊了藤蔓,以免自己被摔下去,正在驚駭之間,突然看到不遠處的地上被鑽出了一個洞,一巨大的生物從洞裡面鑽了出來,灰色的身體上長滿了一根根巨大的尖刺,尖銳的牙齒,長而細的尾巴。

蘇淺雪騎在藤蔓上面,強忍著心中的驚恐,往葉子後面躲了躲,透過葉子邊緣的縫隙,看著那怪物的一舉一動。

怪物從土地裡面鑽出來之後,在它那身體比例下顯得異常細小的眼睛,四下轉動了幾圈,確定沒有什麼動靜之後,飛快的撲向附近的一個巨大西瓜,尖銳的牙齒立刻撕裂了瓜皮,露出裡面鮮紅的瓜瓤。

那怪物的吃相十分難看,把一個西瓜啃的破破爛爛,東一塊西一塊散落了一大片,然後也不理會,就又撲向了另外一個西瓜,連啃了四五個大西瓜,這才鼓著圓溜溜的肚子鑽回了地洞中。

蘇淺雪神色古怪的從藤蔓上面爬了下來,站在一塊被那怪物咬爛的西瓜碎片前,碎片上面還殘留著不少紅色的瓜瓤,裡面還有兩顆黑黝黝的瓜子。

猶豫了一下,但是經不住那香甜味道的**,蘇淺雪在那西瓜碎片上取下了一小塊瓜瓤放在嘴裡,一股清甜的甘流頓時充滿了口腔,那種幸福感簡直無法形容。

紅炎島上金元素和火元素濃郁非常,只能種出像是小火焰椒這種神植,普通的植物是種不出來的,島上的吃喝都要靠船從外面運過來,而這些吃喝都不是免費的,需要他們拿種出的小火焰椒去換,實際上自從到了紅炎島之後,蘇淺雪就很少吃飽過,更不要說吃這種香甜的果實了。

狼吞虎咽吃了許多的瓜瓤,直到再也吃不下哪怕一點東西,蘇淺雪才滿足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太爽了,好久沒有像現在這麼飽過了。」蘇淺雪用手摸著圓鼓鼓的肚子,突然發現自己的手背上似乎有點不對勁,黑乎乎的一片,像是沾染上了什麼污漬。

舉起手仔細去看,卻發現那並不是什麼污漬,而是如同紋身一般印在手背上的藤蔓圖案,模樣與他當時在那塊黑色金屬板上發現的一模一樣。

蘇淺雪連忙捲起了袖子,發現那藤蔓圖案沿著他的右手臂一直纏繞上去,最後的位置卻是在他的心臟位置,似是紮根了進去一般。

「這藤蔓到底是什麼東西?」蘇淺雪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多,正在他打量著那藤蔓圖案的時候,卻看那藤蔓圖案突然像是活過來了一般,快速的生長出一條條藤蔓卷向他的全身。

蘇淺雪心中一驚,伸手想要抓住什麼,可是旁邊只有一顆滾落在一旁的瓜子,那瓜子比蘇淺雪的頭還大,蘇淺雪抱住了那瓜子,想要借力掙脫藤蔓,可是那藤蔓卻連同瓜子一起卷了進去。

再次經歷了那種可怕的拉扯翻滾的感覺,等蘇淺雪再次恢復感觀正常的時候,發現自己又回到了紅炎島上,位置還是在那個發現黑色金屬板的地方。

只是那黑色的金屬板已經不見了,而蘇淺雪看著四周的一切,感覺有些不對勁。

「血目龜?」直到蘇淺雪看到一隻通體赤紅,隱隱泛著金色的光澤,雙目更像是染了血一樣的烏龜之時,才意識到現在已經是夜裡。

讓蘇淺雪驚詫的是,血目龜的身體應該大如磨盤才對,可是他看到的那個血目龜,卻只是小小的一隻,看起來和他的巴掌差不多大。

「難道是我變大了!」蘇淺雪這才反應過來,剛才那異樣的不對勁感覺是從何而來,四周的一切對他來說似乎都變小了。

那隻血目龜也發現了蘇淺雪,呲牙咧嘴的沖了過來,除去身上的甲殼之外,頭頂還生有尖刺。

無論是鎧獸還是鎧武者,一級之中都是以青銅體、白銀體和黃金體三個等級劃分,等級越高,肉身也就越強,無論是力量、速度和**的堅韌程度,都比前一級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原本青銅體的蘇淺雪,根本傷不到黃金體的血目龜分離。

只是那黃金體的血目龜,如今在蘇淺雪眼中卻像是小蟲子一般,那麼小的體型,完全沒有高級鎧獸原本應該有的壓迫感。

咔嚓!

蘇淺雪一腳踏過去,黃金體的血目龜,竟然硬生生被他踩扁,龜甲雖然沒有破裂,可是裡面的血肉卻承受不住那巨大力量的擠壓,直接被碾碎了。

蘇淺雪不可思議的看著被他一腳踩死的黃金體鎧獸血目龜,幾乎以為自己還在夢中,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第一時間就向海邊衝去,因為那裡還有可能找到血目龜。

黃金體鎧獸血目龜,外甲對於青銅體的鎧武者相來說,可是相當值錢的,更重要的是,血目龜裡面的血肉是可以食用的,血肉裡面蘊含著大量可以直接被人體吸收的金屬元素。

趙正川的一眾弟子那麼多年一直都還停留在一級鎧武者的程度,就是因為人類沒有辦法直接吸收空間中的各種元素,必須通過進食來吸收各種元素,而海皇宗每次送來的食物,都是那種蘊含元素極少的普通食物,所以蘇淺雪等人的修為才遲遲不能有所突破。

可是才剛剛跑到海邊,還沒有找到其它的血目龜,蘇淺雪突然感覺心中一悸,感覺心臟就像是活塞一樣瘋狂的起伏,蘇淺雪頓時痛的無法自持,捂著心臟摔進了海里,龐大的身軀激起了巨大的波浪。。

等蘇淺雪從海水裡爬出來的時候,已經恢復到了原本的正常人類大小,身上那無窮無盡的力量也都消失無蹤。

海風吹過來,蘇淺雪打了個寒顫,這才發現自己身上完全是**的,右手臂上一直纏繞到心臟位置的藤蔓圖案還在,證明著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還是趕快回去山洞!」蘇淺雪也不去理會那隻血目龜的屍體,現在他沒有巨人時的力量,萬一再遇到血目龜,那就真的麻煩了。

一路狂奔回到所謂的營地,實際上只是一些天然的山洞罷了,蘇淺雪回到自己住的那個山洞,找了一件衣服穿上,那衣服有些破舊,還有些過大,是趙正川以前的衣服,現在都歸了蘇淺雪,而蘇淺雪居住的山洞,也是以前趙正川住的,所以是單獨的一個山洞,並沒有人發現蘇淺雪這麼夜才回來。

第二天一早,整個紅炎島都轟動了,當蘇淺雪的師兄們,看到那隻血目龜屍體時,一個個都看傻了眼。

「這隻血目龜到底是誰殺掉的?」開始的時候,蘇淺雪的師兄們還不敢動那隻血目龜屍體,生怕那是某位高級鎧獸的戰利品,惹怒了那隻高級鎧獸,承受不起它的怒火,可是尋遍了整個紅炎島,卻沒有發現有其它的鎧獸存在,只是發現了一些巨大的腳印。

「一定是某種高級的巨大鎧獸經過這裡的時候殺了這些血目龜,人類是不可能有這麼巨大的腳印。」大師兄劉春風驚喜的說道,如果是鎧獸所殺,既然那些鎧獸沒有把血目龜吃掉,那麼這隻血目龜的屍體,也就等於是被它們拋棄了。

其他弟子也都和劉春風一樣這般認為,畢竟那麼巨大的腳印,絕對不可能是人類的。

劉春風等人歡天喜地的把血目龜的屍體運回山洞,一個個臉上都滿是興奮,有了這隻血目龜的屍體,他們就能夠飽餐一頓,更重要的是,血目龜的血肉之中蘊含著豐富的元素,能夠令他們的修為大進,甚至有可能從青銅體晉陞到白銀體。

山洞中,黃金體鎧獸的血目龜放在山洞的地上,那綻開的血肉泛著奇怪的金色光澤。蘇淺雪等一眾師兄弟都圍坐在屍體前,許多人都是雙眼放光的盯著血目龜,差點口水都流了出來。

在紅炎島的這些年,大家連一頓飽飯都吃不上,更不要說是鎧獸的血肉了。

「我們都不懂的煉藥和烹調之術,若是煮熟了吃,只會讓血目龜血肉中的元素大量流失,還是就這樣生吃,能夠更好的吸收。」大師兄劉春風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