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由於龔箭和陳善明有事情,沒有能夠參加婚禮,林凌和何晨光,王豔兵以及龍龍和飛行員還有唐心怡都是參加了李二牛的婚禮,不過這中間還有一個很是重要的客人,那就是林曉曉。

車是唐心怡找的一輛七座商用車,他們七個人剛好,在早晨三點鐘的時候,他們就出發了,早晨八點鐘左右,就到了李二牛家所在的村子。

李二牛已經去娶親了,所以林凌他們幾個人到來了以後,就被安排在了一張桌子上,村長和主任專門過來陪着他們。

林凌很想要問問上一次的事情是怎麼樣解決的,可是最終沒有問出來,這是人家的家事,沒有必要詢問的那樣清楚。

當李二牛穿着一身嶄新的制服和翠芬走進了他們家院子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拍着巴掌。

“二牛,今天你可是準備好,我們可是帶來了很多的戰友們的問候。”王豔兵說話的時候,坐在他身邊的兄弟們都是笑了起來,那笑容看上去就容易讓人產生把他們狂揍一頓的感覺。

“各位,到時候手下留情。”李二牛憨笑着對着幾個人說道,樣子讓人看了就有一種不忍心的感覺。

“唐教員,你看看你教的這個學生的心理學是不是考試過關了,他可憐兮兮的樣子純粹就是爲了蒙哄過關,今天不過遇到了我們,他就好好的等着吧。”王豔兵看着坐在自己身邊的唐心怡說道。

王豔兵的話不是很大,卻是足夠讓李二牛聽到了,他身體微微的顫抖了一下,這些傢伙們要是真的鬧洞房的話,那麼他真的是不知道躲到那裏去,就算是躲到老鼠洞裏面,他們也能夠把自己找出來。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卻是讓林凌他們幾個人都沒有想到,參謀長打來了電話,讓他們趕快回去,因爲那邊有緊急任務等着他們。

“這樣吧,唐教員和林曉曉兩個人繼續參加二牛的婚禮,我們先撤退。”林凌看着正在和翠芬挨個敬酒的李二牛,對着兄弟們說道。

其實他們每一個人都知道, 要不是有緊急任務,在這樣的時候,長這麼根本是不會給他們打電話的。

唐心怡張開了嘴巴想要說什麼,可是林曉曉直接的說道:“不行,你們有緊急任務,我們也回去。”

”問題是我們都回去了,二牛不傷心嗎?“王豔兵看着幾個人說道,說實話,在場的人們,就他和何晨光以及二牛的關係最好,這樣走了,很是對不起自己的這個戰友呀。

”那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林凌看着王豔兵問道。

”算了,我們還是回去吧。“王豔兵也是一個知道輕重的人,說完話,站了起來,大步插着李二牛走了過去。

估計李二牛根本是想不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一時間他愣住了,過了一會兒才走了過來,看着自己的戰友們說道:”你們真的要走嗎?

“我們真的有緊急任務,沒有辦法,”何晨光看了一眼李二牛,很是歉意地說道。

“這樣吧,我要給指導員打個電話,你們先等等我。”李二牛說完話,拿出了手機,給龔箭打了個電話。

龔箭接通了電話,也不知道和李二牛說了一些什麼,這傢伙垂頭喪氣的掛了電話。

“二牛,你就安心的度你的蜜月吧,我們先走了。”林凌也很是歉意的看着李二牛說道。

幾個人都是拍了拍李二牛的身體,然後走了出去,村長和村主任滿臉蒙逼的看着這幾個年輕人,不知道說什麼。

就在幾個人上了車準備要離開的時候,李二牛突然提着一個大袋子從院子裏面衝了出來,把袋子遞給了王豔兵,說道:“兄弟們,這些東西你們拿着,你們一定要好好的。”

“好的,二牛,這裏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你去忙,我們就先走了。”幾個人紛紛的對着李二牛說着話,啓動了車子,向着訓練基地疾馳而去。

回到了訓練基地,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當他們剛見到龔箭的時候,他直接的說道:“大家領取自己的武器,準備執行任務。”

“指導員,這一次的任務是什麼?”林凌看着龔箭問了一句,其餘的人都是看着他,都想知道接下來的任務是什麼。

“時間緊急,我們做到直升機上再說。”龔箭說着話,也去準備自己的武器設備了。

過了大概兩小時的時間,一行人坐着直升機來到了M省,這是夏國北部的省區。 M省。

在一處祕密地方,林凌等人此時坐在會議室之中,而外面也是有着很多特警,顯然這是一場大規模的行動,凝聚着一種無比嚴肅的氣息。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跟隨龔箭的身邊出來一個人。

“這一位是M省公安廳廳長薛飛,這一次他負責給你們介紹這次行動的主要內容和情況。”

薛飛對着龔箭一笑,“你們這些人都是厲害人啊,一看就不是一羣凡人。”

林凌等人沒有想到,這個薛飛竟然現實客套一下。

“還行,全部都是一羣毛頭小子,還有需要很多需要成長的。”

龔箭的話十分中肯,確實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還有提升的空間,而真正要是提升起來的話,他們纔是會成爲夏國真正可怕的力量,會讓無數國家的特種兵敬佩的存在,令無數犯罪組織也不敢沾染夏國這片土地,他們將成爲夏國最強大的力量。

薛飛開始介紹關於M省的一切,同時關於這次行動的主要情況。

這次行動的主要對象是M省的暴力組織,這個組織一直都是從事暴力相關的事情,所經營的東西都是違法的。

名叫三龍會,主要領導人物爲唐三龍。

而最近這段時間三龍會的影響變得越來越嚴重,他們開始變得肆無忌憚,各種暴力行爲層出不窮。

很多正常商人的經營活動受到他們破壞,甚至有一些財產強行被霸佔,他們還經營一下娛樂場所,而那裏的女孩呢,很多都是被強迫的,最近就是因爲發生一起十分惡劣的事情,纔是引起省城的注意。

一位女大學生,找工作竟然被騙,然後被害死了。

初步偵查問題就出現在三龍會身上,當然人被抓了,可爲了徹底杜絕這樣傷害人民財產和安全的事情繼續出現,經過M省開會研討,對三龍會徹底行動。

“這次行動有難度,因爲三龍會的人員衆多,結構複雜,最關鍵的人員就有十三個人之多,而明天就是唐三龍兒子滿月的日子,也是最好的行動機會,三龍會的很多人都是會參加,到時候將他們一網打盡。”

薛飛一臉怒色。

顯然這個三龍會已經是做到天怒人怨的地步了,不然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顯然這個三龍會到頭了。

不過,對於這樣的暴力組織行動,可不是要將這些人衝散就可以了,而是要徹底將他們剿滅,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以跑的!

“這次你們的任務是潛伏到酒店之中,然後確保不讓主要任務逃跑。”

薛飛一臉爲難說道。

林凌等人也是淡淡一笑,

交給他們這樣的任務顯然是危險的,畢竟是最先和三龍會接觸,而且開始行動的話,三龍會必然會反擊,而他們直接要面對反擊。

“我知道這樣的任務十分危險,而且你們還要直接面對一切,這次任務有難度。”

“放心。”

龔箭一臉堅定道:“對付這樣的組織,我的人絕對不會有事的。”

他重新一臉嚴肅的看着林凌等人,咬牙道:“你們明白這次任務的重要性了嗎?”

“明白!”

震耳欲聾的聲音。

當天晚上,林凌等人在龔箭的帶領下,就來到了酒店。

爲了可以成功潛伏在酒店之中,已經率先做好了一些準備,在薛飛的帶領下,走進酒店,此時酒店已經是沒有任何外人,而且員工小部分都換成了警察。

爲了任務的順利完成,餐廳當天只要是面對人的人員,儘可能換成他們的人,畢竟其他一些普通的服務員,根本無法面對這樣的事情,知道接下來有一場恐怖的戰鬥。

“這是酒店的佈局,你們瞭解一下。”

薛飛給每個人發了一張關於酒店的信息圖,然後開始介紹道:“爲了可以讓你們第一時間獲得武器,武器藏的位置就在酒水區下面,還有一些菜品區下面。”

林凌等人點了點頭。

薛飛將一切交代之後,走了。

畢竟這一切現在都是十分隱蔽的進行,即使現在酒店之中都是有着三龍會的人,如果要是讓他們察覺到不對,必然是失去一次抓捕這些人的機會。

林凌看着龔箭竟然也換上服務員的衣服,疑惑道:“你也參與嗎?”

龔箭冷哼一聲,“我怎麼不參與,我作爲你的指揮,當然是要參與的,而且這一次還是要第一時間指揮到你們。”

別看每個人的臉上輕鬆,但是任何人都知道這次任務的嚴重性。

“你們看看王豔兵,人家學習的多塊。”

陳善明的一句話,立馬是讓他們都看了過去。

確實,王豔兵已經是開始學習關於酒店的酒水問題去了,同時也看看菜品,還跟一位美女學習一些情況。

“爲了讓你們第一時間如何做一個服務員,所以今天晚上你們就開始負責酒店的工作,去吧!”

龔箭一笑。

何晨光一陣無語,有點抱怨。

他們這些人的身材和體格都放在那裏呢,怎麼看都是稍微有點不想是服務員的樣子,不過他們也是沒有辦法了,只能趕鴨子上架。

酒店一層十分大,足有三百多平米,桌子也是有五十多張,然後就是一個舞臺。

酒店的環境是不錯的,裝修也十分奢華。

現在酒店也是有一些人,林凌他們開始給顧客上菜,當然他們唯一可以做的也就是這一點了。

“先生你好,你的菜。”

何晨光小心翼翼將菜放在桌子上。

這一桌做的是一男一女,兩人都是看了何晨光一眼。

林凌看着何晨光回來了,笑道:“不錯不錯,看來你挺適合做服務員啊!”

“滾滾。”

何晨光笑道:“你纔是適合做服務員,一表人才的,起碼讓人看着賞心悅目,我真是不行,我感覺這些人看到我都會害怕的,哪怕我上錯菜都不敢說話,怕他打他!”

兩人哈哈大笑。

“你怎麼回事。”

憤怒的聲音。

其他人都是看了過去,看到一個站起來用紙擦着身上的污漬,同時一邊罵着:“你他嗎眼睛瞎嗎?” 龔箭看着憤怒男子,連忙點頭不斷道歉道:“對不起先生,實在是抱歉,你的衣服我賠償,我在給你重新上一份菜。”

男子眉毛豎起,一把抓住龔箭衣服,猙獰道:“賠我,你很有錢嗎?你知不知道我的衣服多少錢。”

“砰!”

一拳直接打在龔箭的臉上,被打的倒在地上。

林凌等人一臉不悅。

這些人是不是有點太霸道了。

陳善明淡淡道:“這些人就是三龍會的,他們在這裏可以說是活閻王,沒有人敢得罪他們,他們做任何事情也不需要顧忌,只要是有任何不開心的話,那就會大打出手。”

“M省所發生的一百件鬥毆事件,有九十是和三龍會有關係的。”

“這不是成他們的地盤了嗎?”

飛行員滿臉不敢置信,“難道他們就可以這麼肆無忌憚嗎?沒有任何一點顧忌。”

陳善明一笑,“其實你們要知道,一般出現這樣的情況,很大一部分原因那就是他們和一些人有勾結,而這樣的勾結纔是讓他們安全,當然,同時也有一些人畏懼他們,不得不妥協,甚至都不敢抓這些人。”

在他們對話的時候,龔箭已經是站了起來。

而酒店之中不少人也是看着,對於這樣的事情似乎見怪不怪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