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千循知道對方所言非虛,米尼亞人星球上生長的這些植物,都是靈力極其旺盛的仙物,僅是從它們那邊散發的強大靈氣,他就清楚這些東西不是一朝一夕便能長成的。

“既然兩位貴客對我們的星球景色有興趣,稍後我便帶着兩位遊覽一番如何?”諾拉米迪發出了邀請。

李帥嘆氣說道:“估計這件事情要暫時擱淺了,其實我們兩人主要身有要事所以久留。這次過來也是因爲聽說貴族長老的非常強大,我們兩人商量後特意過來和諸位長老交流一番。之後我們就要在附近的星域中收集一些材料,爭取再最快時間趕回去。”

諾拉米迪露出遺憾的表情,“真是可惜,難得遇見兩位這般厲害的人物,在下還想要和兩位多多交流呢。”他沉思片刻,隨即問道:“兩位需要一些什麼材料,說出來也許我們可以幫上一點小忙。儘管我們只有少數幾個族人具有如同兩位般的大神通,但是一個種族的力量總要要比閣下兩人過去尋找來的快速。”

李帥其實也是以退爲進,一切普通的材料如果能夠通過對方獲得自然也是好事,他們兩人也不會平白收取對方的物品,自然會有相當價值的東西交換。李帥乾脆的說道:“那就拜託長老幫忙了。”

諾拉米迪應道:“待會兩位把需要材料的一切屬性說出來,我們自會吩咐手下去將那些東西收集過來。”

諾拉米迪等人在前方帶路,兩人正式進入到了米尼亞人居住的空中城市。

懸浮在空中的城市,擁有一條獨立的反引力系統,這種運用方式李帥雖然沒能完全看的通透,結合了一些由仙盟處得到的科技知識後,他也看出了個七七八八。

這裏的科技水平很是先進,比起仙盟那裏還要更勝一籌。這些僅從城市建築形式就能夠比較出來,空中城市的建造材料也是具有很高科技含量。

空氣非常清新,一陣微風吹過,抖動着道路兩邊綠色植物。

米尼亞人很是好客,當然這些是對於友善的客人而言。李帥兩人受到熱情的款待,並被安排在了長老院中的客房裏。

能夠被米尼亞人長老們認可的客人,在他們的種族中都算是極其尊貴的。幾乎人人見到李帥兩人的時候,都會禮貌的問好。

李帥坐在靠牆的椅子上,他手裏擺弄着一個小巧的短劍,正是他原來所煉製的那個那柄。

馮千循在牀上打坐,身上繚繞着紅色的罡氣流光,周身戰甲隱約可見,虛罩着他的身體。

腳步聲傳來,李帥忙着起身朝向房門處走去,透過一層淡淡的光罩,他走出了一個能量結界。打開房門,外面來的正是諾拉米迪。

諾拉米迪向着裏面看了一眼,憑着他的眼裏,發現了那層護住整個房間的能量屏障。“好強的護罩啊。”

李帥說道:“馮老哥正在裏面調息,所以……”

諾拉米迪說道:“不會打擾他嗎?”

“沒有關係的,只要在護罩裏面,都是不會被外力所打擾的。”李帥解釋說道。

諾拉米迪點點頭,“李先生,你們所需要的材料我們都已經收集差不多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符合你們的要求,所以前來找你們過去鑑別下。”

“已經好了嗎?”李帥意外的說道,兩人也就剛來到這裏一天功夫,列出清單到現在只不過經歷了十個小時,米尼亞人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裏找齊材料,足以證明他們對兩人事情的關注。

“李先生,你現在有空嗎?”諾拉米迪指着房間裏面的馮千循問道。

李帥說道:“當然有時間,馮老哥的結界很是厲害,如果不是知道法訣,我想要攻破他的防禦都要頗費一番波折。”

諾拉米迪說道:“我還是安排兩個護衛看守一下,防止別人過來打擾他。”

米尼亞人的長老院規模很大,裏面也佈置有許多個攻防陣勢。比較起仙人的手段,這裏運用的法術頗爲特別,不過同仙人法術相比自有一番特色。

李帥手裏拿着一塊黝黑色的礦石,掂量了一下石頭的分量,他兩眼放光的問道:“諾拉米迪長老,這種石頭你是在哪裏收集的?”

諾拉米迪疑惑的看了一下李帥,“這種礦石很珍貴嗎?在我們這裏它只是硬度比較合適,我們通常都是用它製造武器。”

“是大規模製作還是小範圍的?”李帥看着地下堆放的大塊礦石,急切的問道。

諾拉米迪說道:“當然是大範圍的了,這些東西煉製以後,都是分發給普通士兵使用的。”

李帥雙眼大睜,好像見到鬼了一般。“都是分發給士兵使用的?”

“那是當然,我們這裏這種礦石很是平常,隨便一些地方都能夠找到的。”諾拉米迪對李帥的提問很是好奇,他疑惑的問道:“怎麼,這種礦石很珍貴嗎?”

“在我們那裏,這種礦石是專門用作製造星空傳送陣的,而且也只有這種礦石能夠用作陣法的建造。這種礦石還有一種特殊的名字,叫做冷墨石。”

李帥繼續說道:“伴隨着這種礦石還有之中共生的晶石不知道你有沒有見到過?”

諾拉米迪想了一下,他也沒有回答,只是吩咐一邊的手下幾句話,“我讓人取來,你看看是不是那種東西?”

李帥點了點頭,他說道:“那種晶石也有一個名字,叫做冷墨晶。是一種非常罕有的礦石,如果拿來煉製武器,具有劃開空間的能力。”他說的非常慎重,因爲曉得那種傳說中武器的強悍力量。

冷墨晶是一種只在傳說中才有的材料,它都是作爲神器材料出現的,基本上只要添加有這種礦石的武器法寶,都具有破開空間的屬性。擁有那些強悍法寶的人,甚至連神陣都不能輕易困住他們,劃破空間的能力並不是一般人就可以具有,就算是帝君級別的仙人也未必就有那個能力。

很快的,數塊拳頭大的黑色晶體出現在李帥眼前,李帥連忙將其中一塊石頭握在手中,輸入一些神源力後,就見他的拿着晶石的手掌,消失在了空氣中。

諾拉米迪看着李帥手掌的消失頓時說不出話來,周圍甚至不見能量任何變化,可是一隻手掌就那般憑空消失了。

“這個東西居然這麼神奇!”諾拉米迪驚訝的嘆道。“我們使用了多種方法都沒有能夠找到它的使用方法,原來它竟然有這般奇妙的功效。”

李帥抽回了手掌中輸出的力量,消失的手臂緩緩的恢復了原狀,他將手裏的石頭遞還給了諾拉米迪,並朝着對方說道:“你也試下吧,將身體裏面的能量輸入進石頭當中,在礦石裏面形成一個循環。想要恢復的時候,只要把力量抽回便可以了。”

諾拉米迪結果晶石後說道:“我也來試試。”說着他便輸出自身的能量,然而同樣的情形卻並沒有在他的身上發生。

李帥好奇的從對方手裏再次取過一塊晶石,仔細大量後並未有發現任何特殊,再次輸入能量後仍舊像是剛纔那般身體消失。他的力量輸出大了一些,就連大半邊身子都隱去了。

幾番試驗後,諾拉米迪發現自己始終不能夠向李帥一般使用那種晶石,不過他並不覺得沮喪,因爲知道冷墨晶使用方法後,他們也就有了研究的方向。只要有了目標,合力利用這種晶石的方法終究能夠研製出來。

李帥卻是不準備放棄,看到諾拉米迪無法使用這種礦石後,他取出了一塊極品的仙石,在手掌中捏碎,使用仙石的碎塊製成了一個小巧陣法。

冷墨晶放在陣法的中心,李帥招呼了一下諾拉米迪,讓對方輸入一分能量啓動半空中的法陣。

“只要很少一點能量就可以了。”李帥一邊作出手勢,一般示意說道:“朝着這塊晶石輸入能量,直到它的顏色發生變化。”

飛懸在空中的十幾個仙石碎塊,在李帥的佈置下形成一個小的陣法,諾拉米迪手指間射出一條淡藍色的能量,當他的力量觸碰到陣法的時候,就聽見滋滋的聲音,法陣結出一個銀白色透明光球。

李帥試着用手敲打在那個半透明的光罩上,雖然傳出咚咚的聲音,護罩卻是不見有任何動靜。

接着李帥加強了手指間的力度,不僅聲音不見,而且護罩也是顯得更加堅固起來。陣法防禦遇強則強,李帥攻擊的力量全部都被吸收進去了。

諾拉米迪站在一邊,李帥手中速度愈快,他手上也顯出了金色的光點。終於聽見一聲破裂之聲,光幕被李帥的連續攻擊打碎。

“好強的防禦,”諾拉米迪讚歎着說道。

李帥接住了從空中落下的冷墨晶,“這還只是小的陣法,加入了冷墨晶,法陣的強度增加了足有千倍。”

諾拉米迪猶豫了一下問道:“李先生可以將這種陣法的佈置方式傳授給我們米尼亞人嗎?”

冷墨晶米尼亞人擁有許多,而使用方法卻是要和李帥他們的那種陣法關係密切。諾拉米迪實力在他們種族當中算是最頂點的,卻是必須要通過李帥佈置的陣法才能夠將冷墨晶的威力啓動,一旦得到這種方法後,他們種族的能力可以整體提高數個檔次,爲了族人,他還是忍不住提出的請求。

看到李帥露出猶豫之色,諾拉米迪忙着說道:“李先生,我只要學的這種防禦陣法的使用就可以了。”

李帥說道:“我試試吧,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構佈置出來這種陣法,因爲在使用陣法的時候,必須要使用到身體裏面的力量。”

諾拉米迪沉吟着說道:“李先生,那就拜託你了,即使不能夠使用,我們米尼亞人也會記得你的這份情意。”

wWW тt kān c○

轟隆一聲巨響,腳下踩着的地面發出強烈的震動,諾拉米迪從房間內飛奔出去,瞬間便衝到了長老院住宅外面。

天空中一艘巨大的星際戰艦正在空中解體,絢麗的火花四濺飛散。諾拉米迪身上氣勢突發,強大的風壓朝着傍邊散開。

李帥緊隨其後,跟着就飛上天空。諾拉米迪朝着天上一隻龐大的異獸迎了過去,李帥則是奔向事故現場試圖搭救一些僥倖生還的米尼亞人。

抽空望向天空,李帥眼中一動,天空那個異獸正是李帥在神殿中見到的一種神獸,雖然沒有和他打過交道,李帥也是知道對方實力驚人。那個傢伙體長數千米,渾身上下發出攝人的戾氣,不停由口中噴射出來大團能量球。

那個傢伙目標明顯就是天空中的那些巨型飛艦,雖然不知道他的意圖,可是李帥知道如果不能快速的阻攔住他的攻擊,米尼亞人將會損失慘重。

數百個仙石由李帥儲物空間中飛了出來,當中還有一些神域收集的神石,一個大型防禦陣瞬間便佈置出來一個模型,李帥身上散出金色光芒,就見到巨型陣法四周開始閃出晶瑩亮光,接着防禦陣法便被李帥完全啓動。

李帥手中噴出仙劍,一道銀光直帶着李帥身體飛向天空。這個時候天上米尼亞人的戰艦已經開始攻擊,巨大光柱不停砸到神獸鱗甲上,而那個神獸也是禮尚往來,噴出能量球回擊着天上的那些戰艦。

神獸的防禦極強,米尼亞人的戰艦無法攻破他的鱗甲,只見到神獸身上不停冒着煙霧,散開後只能在他凌駕上見到幾塊黑色的斑塊。

諾拉米迪衝前較快,這個時候已經和神獸站成一團,不過他明顯不是神獸對手,雖然吸引住了神獸的一些攻擊,可是它仍舊不時噴發出來一個個的光球,擊毀空中懸浮着的大型戰艦。

正和諾拉米迪戰的火熱的神獸突然露出了一個空蕩,李帥把握機會揮劍一掃,巨大劍影劈中了神獸的頸部。

神獸殘嚎一聲向後疾退,頸部突然抖動,碎裂的鱗甲朝着李帥疾射過來,同時阻攔住了李帥的第二波劍勢。

李帥運劍擋開凌亂襲來的神獸鱗甲,他的身子超前猛竄,一把抓住諾拉米迪的背後衣領。

將諾拉米迪身體朝後帶了一些,就見到原本那些飛散的神獸鱗片飛至了諾拉米迪原本所停留的地方,爆炸聲音傳來,數十個鱗片同時炸開。

一圈氣浪碰撞在了李帥的護體真氣上,使得李帥身體盪開許多。

放開了手裏的衣領,李帥朝着諾拉米迪說道:“小心那個傢伙的鱗片,鱗甲會飛的。”

兩人繼續前衝,準備合力將神獸驅趕出這個星球。那個大傢伙雙眼赤紅,身上殺意四射,剛纔的攻擊已經惹出它的怒氣,現在正醞釀着下一波進攻。

米尼亞人的長老隨後趕來,他們雖然晚到一些,可是也趕得上這第二波的戰鬥。細長的權杖發出閃亮的光芒,七個長老揮舞着手中的法杖射出尖細的能量光柱。

李帥感覺到背後強大的能量波動,他朝着背後看了一眼,見到了那些米尼亞人長老的武器。

七道閃光同時擊穿了神獸的身體,可惜沒有傷到神獸元神,那個傢伙僅是痛苦的哀嚎了一番,隨後猛烈的反擊回來。

神獸身上鱗甲豎起,千萬道光片飛了出來。

幾名長老趕到了李帥兩人身邊,其中一個將背後一根權杖遞給了諾拉米迪,其他六人則是飛快的佈置着防禦陣法。

六人合力的光幕終是起到了作用,不少鱗甲都被彈開,然而散射的鱗片數量太多,空中仍有許多戰艦受到了攻擊。

不時便有戰艦炸開,不少米尼亞人揮動着翅膀從他們的飛船中逃了出來。

一個長老從幾人中飛離出去,他忙着指揮其他戰艦結成防禦陣形,幫助着自己的族人逃離險境。

沒有多久,又有一批實力強大的米尼亞人從四處集合過來。他們手裏都是拿着這種樣式的武器,在各自長官的帶領下結成了攻擊陣勢。

李帥緊緊盯着天空中那個受創的神獸,那個傢伙雖然受創,可是身邊有萬千鱗片護身,這個時候比起開始,則是更加難以對付。

受傷的野獸,纔是他最爲兇狠的時候,這句話用在天空中那個神獸身上,也是非常適用。

過了片刻,整隊妥當後的米尼亞人發出了一波攻擊,千百個能量球同時拋出,襲向空中密佈的神獸鱗片。

爆炸的波浪散開,衆人都是有所準備,所以沒有一個人在這次爆炸中受到波及。

然而爆炸的光亮散去後,李帥卻是發現那隻巨大的神獸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沒有一個人會認爲那個傢伙在衆人所消滅,憑着剛纔它所展露出來的實力,衆人心中都是清楚,這種程度的攻擊僅是起到消除障礙的作用。

“好厲害的傢伙,居然可以隱藏氣息,”李帥心裏想到。他小心的戒備着,防範那個傢伙的突然出現。

一道十數米粗細的光柱從衆人背後出現,李帥第一個發現到能量波動,水晶頭骨出現在他手中,朝着那個巨大光柱迎了上去。

加上諾拉米迪在內的八個米尼亞人長老同時出手,他們在李帥擋住那個光柱勢頭後,合力側向攻擊光柱。

在幾人的努力下,光柱偏離了原來軌道斜射出去,身後那個懸空城市也順利的保住了。

狡猾的神獸這時卻是放棄了朝向衆人的攻擊,那個傢伙飛奔向了米尼亞人的空中城市,準備在那個地方發泄心頭的怒火與殺意。

看到神獸這個情況,空中的八個米尼亞人長老確是相視一笑,諾拉米迪朗聲說道:“我們這就開始吧。”說着他將手中的權杖平伸了出來。

接着其他七個長老都是作出同樣舉動,幾人權杖合一,一個十釐米大小的光球在權杖交接處出現。

諾拉米迪將自己的權杖擡了起來,光球聚集在他的權杖之中。他口中默唸着咒語,揮動肩膀將手裏權杖揮出。

光球憑空消失,下一刻便出現在了長老院的上空,一個藍色光柱從長老院的建築中衝了出來,圈住了那個光球。

古怪的字符在空中出現,那些字符集結到了一起,並最終組成一個巨大的人物形體。

空中一聲巨吼,字符組成的人形顯露出來,正是一個身體極其巨大米尼亞人的,不過他的身體如同鐵鑄,臉上也是僵硬沒有表情。 鐵鑄一般的米尼亞人身材高大無比,比起空中直衝而下的神獸也是不逞多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