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夠了!

張凡笑了,花月影這提議他喜歡,吃飯!

廚房那邊的徐子君,這會也端着一盤蛋炒飯,從廚房裏走了出來,原來這第三份的蛋炒粉,是爲他自己準備的,今晚上這個餐廳,也就張凡和花月影二個客人!

“我,我能坐在這裏嗎?”

徐子君這會站在張凡和花月影的旁邊,有點不好意思的問了一句,卻見張凡衝他笑笑。

“你是老闆,這店裏,你那裏都可以坐的,請坐……”

一張桌子除掉空出來的一方,另外一人佔據了一方的位置,都在靜靜的享受着美食,那徐子君有時候會偷看一下花月影。

帶着欣賞的目光,也會看看張凡,對他也很好奇。

因爲這個花月影,是他目前看來,唯一一個比自己長得漂亮的女生,至於張凡,是第一個對他外貌不是很在意的男人。

至少沒有像很有些人,看到他的時候,幾乎都邁不動腳步。

“我叫徐子君,我家小館的老闆,其實你們買下的那棟房子,也是我家的,那棵三色梅還是我媽媽種下的,不過我不喜歡,因爲有蜜蜂經常飛來飛去的,小時候我被蟄過很多次……”

這徐子君這話一說,張凡愣了一下,一棟房子可是一千萬,這個徐子君果然是隱形的富豪。

“你家房子很多嗎?這一棟也是你的吧……”

“不對,這邊也就二三棟,另外還有二十多套在別的地方,我家拆遷的……”

徐子君這話一說,張凡心底就有種淡淡憂傷,我擦,這麼有錢? 二十幾套房子,這邊還有三棟?

這筆財富可不小,要是張凡不是天地當鋪的主人,估計這會都要妒忌的發狂了。

有人一輩子也就掙一套房子。

人家這樣一棟棟的房子,三棟,外帶其它地方二十套房子,這也太不公平了。

就像是有人一輩子想去羅馬,但是有人一出生就在羅馬一樣。

“有這麼多房子,你還開小餐館?”

“喜歡呀,我從小到大也沒別的愛好,就是喜歡做菜,做美食,長大後也沒什麼野心,也不想當什麼富翁,就是喜歡做菜,所以就用自己家的房子,開了這家小館,歡迎你們以後來吃飯……”

徐子君說到這裏的時候,那表情很真誠,可是越是真誠,張凡越是覺得好酸!

自己雖然是天地當鋪的主人,其實手裏也就十多個億,而且這個錢還是用來購買天地當鋪一些物品,然後用這些物品來盤活天地當鋪的生意。

實際上,他自己真沒錢,好窮!

得想辦法賺點錢呀,要不按照那個晚報上的電話打過去,提供信息或者地址,少說也能賺上千萬,這是目前張凡知道的,賺錢最快的法子。

別的,他真的不知道!

當然,也可以從天地當鋪裏想辦法,爭取更多更多的錢,那個錢實在是多了,是不是就可以拿出來花?

張凡在心底默默的想。

“嗯,我們在那邊,這是我下屬,也歡迎你有空去小坐,當然要是你願意去露一手,我們就更歡迎了……”

徐子君的廚藝好,這樣的人自然是可以交個朋友。

就這樣,徐子君成了張凡他們搬過來的第一個朋友。

而且開始他家還收錢,後面張大嬸就沒有收錢了,徐子君也沒說,張凡和花月影也沒提,只是會請他去家裏吃飯,要是徐子君有喜歡的東西。

也會很大方的送給他,雖然那屋子裏東西,原本都是徐子君的!

晚上張凡在翻看小說,耳邊突然響起了風鈴的聲音,哦,有生意來了!

很快,張凡就進入了天地當鋪,戴上了那個臉譜,花月影也悄無聲息的站起他的身邊,而一個滿臉皺紋,面色蒼老五十多歲的婦女,出現在這天地當鋪。

“這是哪裏?我,我不是要去廟裏上香,求菩薩救救我女兒嗎?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那婦女打扮很樸素,顯得很蒼老。

一進門也像很多人那樣,整個人有點懵,想不出來自己怎麼會出現在天地當鋪,一切都像是在做夢一般,而當她看到上座張凡的時候,一下子用手捂住了嘴巴。

她是想去求菩薩保佑自己的女兒,而眼前上座的那個臉譜人,就是菩薩嗎?

她噗通一聲的跪在了地上,對着張凡祈禱。

“大慈大悲的菩薩呀,曾經我的命是你給的,那年我向你祈禱,得到了一個餅,又靠着乞討和吃百家飯總是算是長大了,這麼多年來,我從來就沒有忘記過別人對我的恩情……”

“我創辦了一個孤兒院,這麼多年來,把家裏的錢都投進去了,養活了幾千個孩子,我是他們的媽媽,他們是我的孩子,可是,我的小玲她不能死呀,她真的不能死……”

“丈夫不在了,連他的撫卹金,我都拿出來養那些孩子,可是小玲是我們唯一孩子,我是不是該天打五雷轟,我也有私心呀,求你救救我唯一的孩子吧,我願意用我的命來換小玲的一條命……”

這個面容憔悴的女人,閉着雙眼不住的對着張凡祈禱。

說出來的話語,雖然有點前言不搭後語,而且還有些矛盾,但是張凡卻是聽懂了,這個女人應該曾經也是一個孤兒。

乞討長大後,自己也有一顆感恩的心,然後創辦了一個孤兒院,最後丈夫不在了,撫卹金也被她拿出來,撫養那些無家可歸的孩子。

可是現在他的孩子小玲,怕是遇到什麼問題,他急切的需要什麼物品,來救她的孩子小玲,並且願意用生命爲代價。

“小玲出了什麼事情?你想要什麼?”

上座的張凡此時在這個女人心目中,就是一個菩薩,高高在上的菩薩,不管他說什麼,她都會無比虔誠的回答。

“小玲得了白血病,醫生說她活不過三個月,我只想她活,我願意用我的命換她的命呀……”

白血病?

這天地當鋪可以用的物品有二個,一個是給予小玲壽命,哪怕她原本只能活三個月,有了壽命之後,她可以活三五年。

還有一個就是腎臟,上一次葉空的新鮮的腎臟還在。

給小玲直接換上腎臟,估計她還可以活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

張凡在心底盤算着,這個女人願意付出自己的壽命,可是天地錢莊的壽命也不算少了,要想吸引更多的客人來,就得讓這些人當掉一些稀罕的少見的東西。

比喻身體,靈魂,愛情,甚至一些別人沒有的感情,這樣的話,天地當鋪物品種類多起來,生意纔會越來越好。

生意好了,交易多了,花月影的能力纔會增加。

上次交易三次,能讓花月影進入人間生活,那要是有三十次,三百次,是不是就可以帶着自己再次遨遊天地之間?

順便把廣寒宮嫦娥拖欠的絕世容顏給要回來了?

“主人,主人……”

花月影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一直在哭,而主人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而發呆。

“嗯,你這些年一共撫養了多少孤兒?能告訴我嗎?”

“我這三十年來,一共撫養了六百七十二個孩子,花了差不多五千四百多萬,有些是錢我們夫妻掙的,有的是社會各界人士捐贈的,有些是孩子們掙錢後,反饋給孤兒院的,現在這邊有錢,可以養更多孩子,我也可以歇閉眼了……”

那個女人眼神悽苦。

一直以來都是撫養別的孩子,忘記自己還有一個親閨女小玲,現在孤兒院走上正軌還有結餘,也不用擔心以後的發展。

她覺得唯一的遺憾就是這個小玲。

他只想救下這個已經沒有父親的孩子,哪怕要自己的命! “你還能活一段時間,而且你的命還有用,所有我取你身上其它的東西,可以嗎?”

面對這樣一個操勞的女人,張凡沒有辦法硬下心腸,硬是要人家一命抵一命,關鍵是這個女人身上還有其它的品質。

那東西說不定比生命更值得天地當鋪出手。

“我們這裏是天地當鋪,什麼都可以典當,當然可以用你典當的東西做利息,來借取我們這裏的物品,童叟無欺,都可以簽下合同,當然要是逾期的話,後果很嚴重……”

花月影看着跪下地上的婦女一副懵逼的模樣,這邊忙向她解釋,天地當鋪的一些業務。

其實來天地當鋪典當的東西的人,會越來越多,天地當鋪就會以收取利息爲主,而現在天地當鋪的情況不好,所以業務有點雜!

“啊,我不懂,我只想求菩薩救活我的孩子,你們想怎麼樣都可以,哪怕現在就要了我的命,我毫無怨言,甚至,甚至我自私一點,我手裏還有一千多萬,也可以拿出來……”

那女人說到這裏嗚嗚的哭泣起來,那些錢本來是想留給那些孩子的,可此時她作爲一個母親,她只想救活自己的孩子。

這個孩子對於她來說,他願意拿出所有的一切一切,來救活這個孩子!

不惜一切的代價,只要她能拿的出來的,因爲她是一個母親。

“明白,籤合同,我要你身上的一種品質,感恩的心,因爲你是吃百家飯長大的,願意撫養那麼多的孤兒,你有一顆感恩的心,很珍貴,這東西很適合天地當鋪……”

其實張凡也研究過天地當鋪的倉庫,也發現這種東西被人借過了,是仙界的一個神仙,現在他們也收不回。

而那些神仙最喜歡要的東西,其實就是人身上一些奇奇怪怪的品質,感情,比喻愛情,感恩的心,至於壽命之類的東西。

十年二十年的壽命,那些神仙都是看不上的。

那些人動輒和天地同壽,所以壽命對於他們來說,相對廉價,他們甚至願意用數萬年的壽命去換取一些很奇怪的東西。

“好,我願意,謝謝菩薩恩典,謝謝菩薩……”

那婦女此時一臉的驚喜,她不懂什麼感恩的心,她只是感覺到這菩薩是在故意幫助她。

只要是小玲能得救,一切都好說。

很快花月影寫好了合同,而那個叫張華的女人已經咬破了中指,然後在一個合同上按下了血手印後,就看到那個菩薩手中出現了一個印章。

上面寫着天地當鋪。

只見那個印章蓋下去後,那羊皮卷就自己飛了起來,嚇的張華又跪在了地上,不住的衝着張凡和花月影磕頭,嘴裏還唸唸有詞的喊着。

“謝謝菩薩恩典,謝謝菩薩……”

一束金色的光芒從那張華的身上飛了出來,然後被花月影用手捏住,在放進一個小玻璃瓶子裏。

“你先回去吧,很快我會派出使者去救活你的閨女,那個使者叫張凡,他會幫助你的……”

張凡衝着張華點點頭,因爲那顆腎臟需要花月影或者他做手術,換掉小玲身上已經壞掉的腎臟,所以這會還需要他假扮成使者走一趟!

畢竟,人家這會口口聲聲的喊他菩薩。

在天地當鋪之中,已經把他當成了神仙了。

張華驚喜的點頭,然後頭一歪整個人就消失了。

“小玲,小玲……”

在充滿消毒水的病房裏,張華爬在一個渾身都插滿管子的女孩子身邊,像是在做了一個夢,焦急的喊着自己的閨女。

可惜小玲像是睡着了一樣,根本就聽不到。

張華苦笑,自己怎麼會做那麼奇怪的夢?

不過想起小時候自己餓得慌的時候,就會夢到菩薩點撥,後來有飯吃了,有事業了,有家庭了,她就很少做夢夢到菩薩了。

再後來他就開始撫養那些無家可歸的孤兒,雖然最開始無比的艱難,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命,都是靠着別人施捨的食物活下來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