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如果不是這個商行的呢?那就不能夠買么?」

「倒也不是這麼說,這些卡都是出自東勝神州同一個地方,所有的卡都是由他們發行的,只是每個商行都有自己定製的卡,如若葉宗主想要在別的商行買東西的話,那隻要去兌換即可。」

這個葉川很好理解,只是他不懂這個規矩而已,現在懂了他倒是比較的激動。

「那……那隻要有這個卡就能夠買么?不需要任何的身份證明什麼的?」

葉川現在擔心的就是那雲武宗的少宗主的卡雖然很多,要是用不了的話,那豈不是扯淡?

「這個並不需要任何的證明,卡就是唯一的證明。一般擁有這些卡的人誰沒有個儲物的空間?平時即便是想要丟都不可能。」

臧天朔倒是給葉川進行疑惑解答。

「那我就有數了,多謝臧宗主慷慨相贈!」

「哪裡哪裡,葉宗主你實在是太過客氣了一些,整個天星宗都是葉宗主你的!」

臧天朔雖然表面這麼說,不過想要讓他現在就交出整個天星宗的財產恐怕比殺了他還難受。

葉川其實也知道,如果實力沒有達到能夠真正掌控天星宗的時候,其他的一切都是浮雲,現在的他最需要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

三年之後,如若葉川回歸的話,他相信到時候自己即便是不能夠戰勝臧天朔,至少也有一戰之力。

五個參加百宗盛宴之人,與劉瑩一道前往天武城,不過劉瑩是回去看看。

現在和葉川確立了關係之後,劉瑩倒是有些想家了,畢竟她的父母都在劉家。

六人一行出了天星宗的山門,葉川和劉瑩頓足看著其他四個人。

「各位,在下與瑩兒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這樣吧,咱們到時候在天武城會和如何?」

葉川其實也想借著這個機會自己獨自遊歷一番整個天武宗境內,人多不如人少一些。

陸紫萱有些鬱悶,她其實也想著個葉川一起走,但是自尊心讓她沒有辦法開口。

一直盯著葉川看,陸紫萱希望葉川能夠將自己也帶上,不過葉川可不想惹是生非。

一個女人已經是吃不消了,要是再多一個女人的話,那恐怕自己這日子就沒有辦法過了。

「葉川,那我們就天武城見吧……」秦風率先開口道。

「紫萱師姐就勞煩秦兄你幫忙照顧一番了。」葉川對著對秦風說道。

秦風還未開口,一旁的陸紫萱冷哼一聲道:「我不要你們管……」

說完,陸紫萱氣鼓鼓的就直徑飛速朝著山下走去,葉川有些無奈的看著秦風,秦風莞爾一笑道:「交給我好了……」

瞬間,秦風隨著陸紫萱離去的軌跡,很快的便跟了上去。

王獸和臧青梭兩個人也是準備結伴而行,畢竟這一路上還不知道要發生多少的事情,多個幫手總是好的。

劉瑩看著眾人先後離去,有些埋怨道:「葉川,你也真是的,陸師姐跟我們一路多好?到時候我留在家中的時候,她還能跟你有些照應……」

葉川有些怪異的看了看劉瑩,她沒有想到劉瑩竟然主動的撮合自己與陸紫萱。

心中非常高興,不過表面上他還是一副很正人君子的模樣道:「瑩兒,咱們走吧,此地距離你們劉家還有多遠?」

劉瑩被岔開話題之後,聽到了劉家,她也很快的進入了角色道:「距離我們劉家還有不小的一段距離,可能要彎一些路,小路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必須要經過雲月城!」

「雲月城?這是什麼地方?」

「雲月城實際上就是獨立於宗門之外的一個城市,說起來應該也算得上是自由貿易的一個城市。當然了,現在我知道了它真正的所有者應該是天武宗。」

「天武宗的?你的意思是天武宗宗門挑出一些地方設立城市,進行一些貨品什麼的交易?」

劉瑩點點頭道:「應該是這樣的,其實天武宗境內一共有二十左右的城市,每一個城市都有掌控者,這些人應該都是來自天武宗,否則在天武宗境內怎麼可能有人會開設如此多的城市呢?」

葉川覺得也有道理,不過他倒是認為這些城市並非一定是天武宗開設的,畢竟宗門有宗門的想法和打算,很少有宗門專門為這些事情*心。

一個兩個的城市倒是有可能,一直不斷的建立城市應該不是宗門的手段,這倒像是商家的一種手段了。

「雲月城距離我們這邊大概有多遠啊?」葉川對於這些地方還真的是沒有什麼概念。

劉瑩笑著從自己的芥子袋中掏出一副地圖道:「我特地從宗門內部找了一份地圖,整個天武宗全境幾乎都在這個上面了。喏,這就是我們現在的位置,雲月城就在這邊……」

「竟然還有地圖?」葉川有些好奇這個世界的地圖到底是什麼樣的。

不過很快他就看懂了,這地圖和後世的地圖雖然有些像,不過沒有這麼的精緻,而是大致粗略的一幅類似於草圖的樣子。

「這倒是與我身上的那個藏寶圖有些相像,只不過這個藏寶圖只是一個殘本,否則的話也可以藉此機會去探一探寶貝。」

葉川心中嘀咕,眼神卻一直盯著地圖看,他想要看看這裡距離天武城到底有多遠?

「雲月城在這邊,距離倒不是非常的遠,只要再過四個宗門就到了。你們劉家的位置就在這邊?」

葉川指了指雲月城旁邊的一個宗門道。

「嗯,飛月宗管轄之下的劉家。」葉川其實也就是瞎指一下,沒有想到竟然還指對了。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爭取早點到那邊……」

對於城市,葉川還真的是有些嚮往,他想要看看這個世界的城市到底是如何?

不過想來除了沒有之前的地球那麼的先進,但是氣勢絕對要遠超地球上的那些城市吧?

一路上葉川等人的方向並沒有太多的變化,不過他們幾乎走的都是小路。

雲月山,乃是天武宗境內比較出名的一座山,雲月城也因此而得名。

「葉川,這邊的路我已經熟悉了,只要在翻過這一座山,前面應該就能夠進入雲月城了。」

「哦?只要在翻過這座山就可以了?」

此刻的葉川眼中閃過一絲的興奮,終於要到達目標了,他想要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張佑海,你終於出來了!”

看着大長老身後的中年男子,張天鋒利的話語直入張佑海的心田。

張佑海從古墓回來後,一直以來都是處理張家的大小事宜,對於守護張家老祖的事情不敢有絲毫差錯。好不容易等到老祖宗突破鞏固修爲去了,他也準備享用古墓得來的好處前去閉關。

沒想到這才半個小時不到,就有人來張家鬧事,而且來人指名道姓是來找他的。作爲張家的族長,若是敵人打上門來他卻不敢露面,這對於張家和他威名來說都是莫大的損害。

因此沒有繼續閉關,直接朝着戰鬥現場奔來,一來就遇到了之前大長老被打傷的情況。張佑海的眼角不禁顫動了一下,大長老在張家可是除了張家老祖修爲最高之人了。眼前這個年輕人也不知道什麼來頭?和他又有什麼恩怨?

“這位小兄弟不知找在下何事?”

張佑海竭力擠出一絲笑容,對着張天虛僞的問道。

對於張佑海此時醜惡的嘴臉,張天心中鄙夷不已,目光滿含殺意,森冷的氣息瞬間讓張佑海汗毛豎起。

“哼,我要問的是張家張佑風的消息,聽說你知道他的蹤跡。”

張佑海臉色微變,看着張天眼中不斷躲閃,神色也變得詭異起來。

“小兄弟莫不是搞錯了,我四哥張佑風六年前就失蹤了,我怎麼會知道?”

“哼,看來不到黃河你心不死。實話告訴你,我與他有仇。若是今天你不能說出他的下落,我就讓你張家今天付出代價。”

張天眼中兇光一閃,鋒利的目光如同兩把寶劍直接刺入張佑海的雙眼。

面對如此狀況,眼前這個少年如此年輕,實力卻如此強大,不知背後到底是誰,張佑海心思百轉。

“實話告訴你吧,其實我四哥六年前就死了。”

“死了,怎麼死的?屍體呢?”

聽到張佑海的話後,張天情緒大變,森然的問道。

“這”

張佑海有些遲疑,張天眼睛一斜,手中寶劍不禁揚起。劍氣一閃,不遠處的張家之人幾聲慘叫。

“怎麼,還不能說?”

“你”

張佑海看到張天在他眼前就殺了幾個忠於他的張家子弟,臉色通紅,憤怒不已。 掛逼巨星 當看到張天的右手再次將要揚起,張佑海神色大變。

“慢着,我說。”

“張佑風因爲違反族規被廢修爲,他不堪忍受六年前就自殺了。”

面對張佑海緩緩的話語,張天卻是如同心叉數刀。

“死了,父親真的死了!”

雖然之前那四長老說他父親早就被張佑海殺死了,但是張天心中還是存有那麼一絲希望。張佑風怎麼說也是張佑海的四哥,說不定會流他父親一命。不過此時他誘騙張佑海說出的話,無疑是擊碎他最後一絲幻想。

“死”

張天無比憤怒,身形暴射如雷,手中寶劍直取張佑海的咽喉。若是被張天刺中,張家當代的族長就這樣被一個無名小子一擊必殺了。

張佑海本來就與張天距離不遠,此時張天突然發難,張佑海一時有些措手不及。他怎麼也沒想到眼前這個和張佑風有仇的少年,聽到張佑風死後居然直接襲殺他。

看到那鋒利的劍尖在瞳孔中不斷放大,張佑海臉色一片恐懼,身形急速朝後退去。不過張天的速度實在是快到了極點,張佑海根本就躲不過去,一瞬間張佑海臉色大駭、有些不知所措。

“放肆!”

一聲大喝,一個矮瘦枯槁的老者伸出一雙皺吧的如同老樹皮的手,帶着爆炸性的力量只取張天的後腦,這一掌足以將一塊巨大的岩石打成粉碎。

張天若是繼續一劍想要殺了張佑海,那麼他必然也會在老者的一掌下腦袋被拍成稀巴爛。星士後期的修爲可不是那麼好玩的,張天的腦袋瓜子絕對沒有岩石硬。

感受到身後刺骨的勁風,張天臉色一變,放棄了一劍擊殺張佑海的機會,身形快速迷轉下躲過了老者的一掌,閃到了一邊。

張佑海從鬼門關剛走了一遭,此時仍然臉上冷汗直流、後怕不已,連忙閃到了衆人的身邊。若是沒有剛纔大長老的及時救助,他恐怕直接折在了這個小子手裏。

大長老對於張天的厲害深有體會,所以一直都是緊密關注着張天德一舉一動,沒有敢絲毫放鬆。雖然張天暴起一擊,不過謹慎的大長老還是第一時間就出手了,不然張佑海就糊里糊塗的就死在了張天的手中。

張家族長在一個不知名的小子手裏居然沒有走過一招,這個消息絕對是引爆全城。

“你,爲什麼?”

張佑海平復一下心境後,眼中充滿了殺意,一臉陰森的朝張天問道。

“哈哈哈,你能殺別人,我就不能殺你嗎?”

張天看着陰沉的張佑海,一臉瘋狂的大笑道。

“你張佑海爲了族長之位,設計殺了自己的四哥,你不該死嗎?”

張天一臉悲憤,雙眼通紅,就像一頭餓狼盯着張佑海。

шωш¸ttκá n¸c o

“什麼,張家四爺居然是這樣死的。”

“族長居然是這樣的人。”

“族長怎麼會這麼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