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銘刻陣紋的地宮門被打開,隨即一絲絲寒霧向上瀰漫。這裡就是洛星劍所說的寒冰地窖。

許陽背著洛白水,順著冰雕而成的階梯,一步步走入寒冰地窖之中。

地窖不大,長寬都只有兩丈左右,處處都是堅冰,千載不化。在地窖的正中,有一張晶瑩剔透的冰雕大床,所有的寒氣,都是從中散發而出。

「這是冰極寶物【冰晶玉】,屬性極寒,可以鎮壓這小子的傷勢。」洛星劍跟著走了下來,介紹道。

在冰晶玉床的上方,鑲嵌著一顆顆玄晶,呈環形排列,組成了一個陣法。(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感謝【悠然情天】、【流顏】分別打賞的100點妹幣!感謝【kaisai】投出的2張月票~!感謝【雄章】、【吃飯最大】分別投出的一張月票! 「這是……聚元陣法?」許陽是陣法大師,一眼就辨認出了冰晶玉床上的玄晶布置的陣法。

「不錯,聚元陣法,可以源源不斷地將溫和的玄能,傳輸入受傷者的體內,幫助他理清受創脈絡,配合冰晶玉床的極寒效果,是不可多得的療傷寶物。」洛星劍說道。

許陽微微點頭,將洛白水輕輕放在了冰晶玉床上,聚元陣法的中央區域。

直到這一刻,許陽才如放下了一顆大石頭,心頭一松。他突然想起一事,皺眉問道:「你們……如何得知,我和我師父歸來,以及我師父受傷的消息?」

「洛家接到了安定趙家的傳訊,在接到之後,我立刻去稟報了老祖,趕來迎接。」一旁的洛家家主洛紫河說道。

「那趙汝成……」許陽微微蹙眉,他明明告誡過,不準向外人透露許陽師徒的行蹤。

「呵呵,我知道你的意思,趙汝成也說了,洛家畢竟是白水這小子的宗族,又不是外人!」洛星劍說道,「你是白水的弟子,也算是半個洛家人。看你的臉色不太好,傷勢也不輕吧?我洛家還有一個小型的療傷密室,就給你療傷用。紫河,帶許陽去……」

「不必了,」許陽淡淡拒絕了,「我的傷我自己能治。」

如非必要,許陽絕不願意欠洛家的人情。洛白水是因為實在沒有辦法,才交予洛家治傷。

「等我傷愈之後,再來看師父。」許陽淡淡留下一句話。隨後走出了寒冰地窖。

很快,許陽返回雲都之中,一路向海雲院走去。悅軒居,算是他的家,他的親人,朋友,都在那裡。

剛剛踏入海雲院的大門,許陽微微一驚。

在海雲院高大的門樓下,許許多多的海雲院學員。甚至包括內院滄瀾府的學員,都擁擠在道路兩旁,中間閃過一條兩人寬的道路。

略略一掃,就連部分海雲院的管事,也在其中。

夕陽西下,落日的餘暉照在每個人臉上。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樣的激動、崇敬,閃爍著敬佩的光芒。

那些先走一步的海雲王侯,已經將許陽率領海雲諸王,協助三大皇者,擊敗敵酋的事迹說了出來。

「哥哥!」許妤站在人群之中。小臉上滿是自豪。

「許陽師兄真不愧是我海雲院的俊傑。」

「是啊,能夠和這樣的天才。在同一座學院中修行,真是我們的幸運。」

不少海雲院的學員,竊竊私語。

以二十一歲的年齡,玄君級的修為,就能率領諸王,插手巔峰之戰,改變戰局。這是多麼耀眼的天資。這是多麼驚艷的才情!

許陽搖頭苦笑,這些人。如果聽說了百慕域大舉進犯的消息,不知還會不會這麼激動?反正他現在,是提不起來精神。

緩緩走過夾道,沒有預想中的英姿勃發,也沒有預想中的傾情演說。那個彷彿眾星捧月的青年,臉色蒼白,就這麼一步步地,緩緩低頭走過。彷彿一切的榮耀,都和他無關。

「許陽師兄好低調啊。」

「是啊,這就是高手風範……」

許陽的身形,很快消失在了眾人視線中。

悅軒居內,許妤、御玄雨和補衣等人,紛紛從熙攘的人群中,走了回來。

「許陽,你現在感覺如何?是不是受傷了?」御玄雨握住了許陽的手掌,感覺微微發涼,關切地問道。

補衣握住了許陽的右掌,一股溫潤的水極玄力探入。剎那間,補衣的臉色有些變了。

「怎麼會傷得這麼重?」補衣驚呼道。她是水極玄宗,修行慈航普度聖典,是不折不扣的名醫,一探之下,就知道了許陽的傷勢。

「還好……」許陽苦笑,將六皇大戰之後發生的事情,講述給了眾人。

「百慕域大肆進犯,海雲上國二十八區域,都不安全了。值得慶幸的是,我統轄的東北第四域,大多是不毛之地,加上苦寒,應該暫時不會引起百慕域的注意。現在我要閉關一段時間,治療傷勢。」

眾人好不容易,才從驚愕之中回過神來。

「唉,本以為剿滅出雲叛軍之後,就國泰民安,天下太平了,哪知道百慕域的混蛋又出來攪局,」御玄雨哼道,「當初在百族古戰場,見到那個百滄昊,就知道他不是好人。」

黎玉容則有些好奇地說道:「傳言說,那些秘境都是上古大能開闢的洞天福地,比起天玄大陸九洲,不管是玄力濃郁度,還是天材地寶,都要充裕得多。為什麼百慕域的人,花費這麼大的代價,入侵海雲上國?真是讓人很難理解。」

「接下來,肯定有不少海雲上國的城池淪陷。我方三大皇者,都重傷難愈,短時間內無法出關。沒有了巔峰戰力的壓制,恐怕不少懷有野心的人,將會蠢蠢欲動了。接下來,海雲上國將迎來真正的亂世!」許陽目光灼灼,他將四大統領,從畫軸之中放出,「我們勇者工會,要抓住這個機會,發展壯大。有四大統領坐鎮,我們勇者工會,也算得上一個一流勢力了。」

「發展方面沒問題,」黎玉容微微蹙眉,「可我唯一擔心的,就是百慕域的那位玄皇高手。」

「沒關係,他被鎮國寶印的威能打傷,短時間內也無法復原。」許陽說道。親眼目睹過,他很清楚鎮國寶印,被三大玄皇催動的神威,絕非等閑。

「另外……我推測,百慕域在攻下海雲上國的部分城池之後,一定會開始拉攏當地閑散玄者,壯大實力維持統治。如果有條件的話,派一些人進去,查明百慕域入侵海雲上國的原因。」許陽想了想,再次吩咐道。

「放心吧公子,我已經有了計劃。」黎玉容笑道。

「就是,許陽你安心去療傷,自身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勇者工會的事情,我們可以幫你籌劃。」御玄雨勸說道。

許陽點點頭,他有些疲憊,站起身來。隨手摸了摸許妤的小腦袋,和眾人道別一聲,他就走向了後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密室之中。

許陽將心神沉入星海,默察自身的狀態。一念之下,知微境界,知己層次全力展開,身軀的每一寸,都完美展現在了許陽面前。

現在許陽才知道了自己的傷勢有多重,四條主要玄脈,都皸裂開來,其他不少玄脈都出現了堵塞。連玄力運轉,都變得極為困難。

至於肌體撕裂等等外傷,倒是不值一提了。

好在,許陽已經達到了知微的境界,能夠搬運自身氣血,治療傷勢。他心念一動,那四條主玄脈上,皸裂的創口,開始緩慢合攏。

許陽的體內,就像是有著無數微小如顆粒的小人,在忙碌地縫縫補補,將他受損的玄脈給修復起來。另外還有無數微粒小人,在許陽鬱結的部分玄脈處,開始忙碌地施工,清理道路。

這就是知微境界,掌控自身的妙用。

「掌控自身,可以見神。」許陽突然想起這麼一句修鍊諺語,說的無疑就是玄君境界。那一顆顆微粒小人,無疑就是人體之中的神靈。

在這種奇妙的狀態下,許陽內視自身的敏銳度,得到了極大的提高。

一根根骨骼上,居然有著輕微的裂紋。這是他出道以來,連番大戰,遺留下來的一些後遺症。其餘的還有肌肉折損、皮膚擦傷等等,每一處細微的傷勢,都是正常狀態下無法察覺出來的。

這些都是極其微小的毛病,不注意的話。根本感覺不出來有什麼問題。

許陽心念控制下,無數細微的顆粒小人,將骨骼之上的裂紋補全,將肌體磨損撫平……這同樣是極其繁瑣細緻的工作。

「以我掌控自身的境界,自主療傷,需要十天時間,」許陽暗暗想道,「但如果有修復肉身的靈丹妙藥,我就只需要一兩天的工夫。可是通過藥力修復。難免留下隱患,就如這些骨骼的細微裂縫,如果不是這次受傷,哪裡會發現?」

許陽還是決定,不藉助外物,憑藉他玄君的境界。自己治療傷勢。

在默察自身的期間,許陽進一步發現,那些他出道以來,吞服的丹藥,竟然有不少藥力,沉積在體內。

比如上次受傷。吞服的【逆陰轉陽丹】和【九轉回魂丹】,就有大量的藥力沉積在體內。

「藥力沉積。容易造成境界不穩。」許陽一念想到,立刻動手,無數細微的顆粒小人紛紛忙碌起來,如採礦一般,將許陽體內沉積的藥力搬運出來,運送到他體內需要這些「營養」的地方。

這不僅僅是一次療傷,更是一次自檢。

十天時間。很快過去了。

許陽盤坐在靜室之中,一呼一吸。氣息悠長平和。他的臉色,已經恢復如初,整個人樸實無華,如同璞玉。

陡然間,許陽睜開了雙目,兩道精芒一閃而沒。就像是寶劍出鞘,他整個人的氣息,變得強盛無比,如同龍虎一般精神奕奕。

「好,好!這一次受傷自療,反而讓我獲益極大。不僅僅是傷勢恢復,而且解決了身體之中的隱患!」

許陽握了握拳,一股嗶嗶啵啵的爆響傳出,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

如果現在內視,就能看到許陽每一根骨骼都在瑩瑩發光,血肉凝實,沒有一絲一毫的磨損。玄君境界,每時每刻,都在掌控自身,將自身狀態保持在最完美的地步。

許陽對於玄君境界,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他原本借著八極真身的修鍊,踏入玄君初期,後來更是躍升到了玄君中期,進度快得嚇人。但比起其他玄君,在掌控自身的境界上,難免有一絲不足,這屬於沉澱不夠,無法強求。

而通過這次自療,許陽對於玄君初期、掌控自身的境界,有了長足的進步,能夠每時每刻,都將自身狀態保持完美。

隱隱約約地,許陽感覺自己似乎觸摸到了玄君後期的門檻。

「許陽,你出關了?」御玄雨等人看到了精神奕奕的許陽,都是又驚又喜,迎了上來。

「嗯,不錯,」許陽點頭說道,「怎樣?在我閉關的十日內,海雲上國,又有什麼大事發生?」

黎玉容稟報道:「公子料事如神,百慕域大肆擴張,已經完全佔領了西南諸域,一百餘城,比起出雲國的地盤,還要大一倍!他們收攏一些願意投靠的玄者,維持治安、警戒等等職務,我也派出了一些人,混入其中。只不過,他們現在地位尚低,無法打探到有價值的消息。」

許陽點頭說道:「不錯,種子已經種下,自然有開花結果的時刻。海雲上國,有什麼反應?」

「面對百慕域的攻勢,海雲上國全線收縮,許多海雲王侯,都聚集在了海雲皇都,以此據守。那百慕域玄皇百鏡真,傷勢並非太重,在前日,似乎還分出一具化身,出現在了海雲皇都外圍,耀武揚威了一番。這也是海雲上國全線收縮的原因。」黎玉容說道。

「他的傷沒可能這麼快就好,除非有十品聖葯,」許陽斷然說道,「不過故作聲勢罷了,而海雲諸王,人多心亂,個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選擇收縮,等待三皇出關,也是題中應有之義。」

「還有,不少海雲上國的僕從國,紛紛宣布獨立,從此不再向海雲上國納貢,」黎玉容說道,「東萊國也是其中之一。」

「牆倒眾人推啊……」許陽若有所思,「不過,這些僕從國都不是傻子,他們肯站出來宣稱獨立,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支持,無懼日後海雲玄皇出關的清算。」

「還有還有,各地的節度使,似乎也耐不住寂寞,紛紛宣稱『自治』。」御玄雨說道。

「一群傀儡罷了!」許陽淡淡笑道,「節度使才什麼修為?玄君境界!在天下太平的時候,管轄一域,還力有不逮,現在正值亂世,他們敢鬧自治?絕對是有人在幕後操縱。」

「幕後的操縱者,到底是誰?難道是百慕域?」許妤問道。

「不,百慕域現在,還鋪不開這麼大的攤子。」許陽說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不知為何,許陽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腦海中浮現出了海東青那陰鷙的面孔。

「公子,不止是我們海雲上國遭遇了秘境入侵,」黎玉容翻看資料說道,「據傳聞,烈山上國和天登上國,也遭到了秘境入侵。侵入烈山上國的,是旋流域,而侵入天登上國的,是朱雀域。至於瀛洲其他上國,有沒有遭遇入侵,就不清楚了。」

「嗯。」許陽一時之間,也想不通為什麼,只能寄希望於勇者工會打入百慕域中的暗子,來探知秘境入侵的原因。

「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御玄雨問道,頓時眾人的眼神,都齊刷刷地看向了許陽。

「我先去看望師父,你們準備一下,收拾行裝,」許陽斷然說道,「如果師父沒有大礙的話,我們就返回東北第四域。」

「離開雲都?」黎玉容訝異說道,「可是,現在天下都處在亂局之中,海雲皇都及其六座衛城,似乎是最安全的區域吧?」

「不,」許陽目光奕奕,「海雲皇都一代,即將成為風暴的中心。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避開這是非之地,去東北第四域的荒涼苦寒地帶,好生經營。畢竟我是東北第四域的節度使,總要保一方安寧。」

許陽的意志,很快得到了貫徹。黎玉容之前的疑問,也只是出於提醒而已。

洛城,洛家,寒冰地窖。

那冰晶玉床之上,洛白水盤膝而坐。他眼眸緊閉,臉色蒼白,雙唇沒有一絲血色。

「師父一直沒有好轉?」許陽問道。

「是……玄者修鍊到高深境界,輕易不會受傷,但是一旦真正受傷,就需要長年累月的時間來治療。」洛星劍老祖在一旁,看著洛白水,神色也有一絲憂愁。

「如果憑師父自己療傷,需要多久能康復?」許陽問道。

「這個說不準。如果他能頓悟法則之道。就能以法則之力,壓制體內的祖龍之力,不出一年就能復原。但要是他遲遲無法突破,傷勢遷延日久,拖個十年八年,都有可能啊。」洛星劍說道。

「這怎麼可以!」許陽皺眉說道。「這種傷勢拖延下去,別說十年八年,三年五載就會演化成痼疾,一輩子都很難治癒,而且會影響日後的進境。」

「我也知道,可我用盡一切手段。都幫不上忙。皇者境界,實在超出了我的能力範圍。」洛星劍嘆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