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頭髮精靈一行人的反應幾乎可以肯定一件事情,殺手即使不是她們請的,也一定知情,兩次殺手來過後她們都來的很快,反應很強烈,很可能就是為了來看看自己這個眼中釘有沒有消失。

沒有多的話,恆毅情緒低落,紅頭髮的女精靈一行的心情同樣糟糕。

沉默的檢查,沉默的丟下百分之十的稅。

沉默的分別。

……

「該死!該死!」紅頭髮的女精靈狠狠抓著頭髮,一聲接一聲罵咧,一次次的跺裂了乾燥的泥土。

她花了十八萬紫晶請了六十個殺手,加上第一次的三萬,一共用了二十一萬。

宗太派給了她三十萬。

要求是,找一個眾星之尊解決恆毅。

結果可以是失敗,但她必須請到過眾星之尊;結果如果是成功,即使她沒有請眾星之尊宗太派也不會要回剩下的錢。

每個人的臉色都很難看,本來以為能賺筆輕鬆愉快的錢,現在明擺著要賠本。

「你做的決定,貼錢的事情你自己承擔啊!我們只分擔第一次的三萬紫晶。」一個女精靈面無表情的表明態度,其它幾個人聽了面面相覷,然後都附和的說「應該這樣。」

「該死的災星!災星——」紅頭髮的女精靈根本沒想過會讓幾個同伴分擔,誰都不會答應,有好處他們願意分,倒貼錢當然誰都不幹,更何況第二次時他們本來就建議過不賺錢穩妥點算了,當時是紅頭髮的女精靈不甘心一力堅持,如今自己吞苦果,除了遷怒恆毅,還能說什麼?

厚甲的男人道「錢不夠我們借你。」

三十萬紫晶!

她的錢當然不夠!

他們一趟的純利潤才多少紫晶?貨物總價值又才多少紫晶?

上哪拿的出來三十萬紫晶?

「借?要借你借,我沒錢,把我們都賣了也不值三十萬紫晶!」剛才開口的黑髮女精靈神情冷漠,毫不在乎說話難聽。

她跟紅髮女精靈都是辛德文明出身,對這些事情看待的方式習以為常。

紅頭髮的女精靈根本不覺得難聽,她獨自懊惱的發泄一陣,突然把長袍拽掉,露出裡面暗金色的護腰,胸帶,種族優勢造就的傲人體形顯露無遺。

「你們等著,我去殺了他!成功一起交貨,失敗你們就對宗太派實話實說,責任我一個人背了!」紅頭髮的女精靈懊惱過後,把心一橫。二十多萬的紫晶他們賠不起,全賣了都不夠。

逃,也難,還不如索性賭命。

黑髮的女精靈微微聳肩攤手道「本來就該這樣,等你兩個時辰,不來就當死了。」

紅頭髮的女精靈獨自掉頭飛走,幾個頗覺不忍的同伴面面相覷,但誰也沒有勇氣跟著去送死。

六十個星尊三重的殺手都死完了,他們幾個,算個屁?

紅頭髮的女精靈或許還有成功的機會,他們去,就只能幫忙送死。

……

基地的監察陣光幕里,紅頭髮的女精靈笑容可掬。

恆毅走出基地,看著從沙塵中飛過來的麗影。

即使曾經看見過,但恆毅還是為女精靈族那天生傲人的身姿咂舌。

女精靈的頭髮,臉上,身上沾染了很多灰土。

她笑著飛落恆毅面前,眉目中流露的都是撩人的風情。「帥哥,能進裡面借口酒喝么?我們帶的酒喝完了。」

「邊防基地非人類文明同族不可入。」

「帥哥……至於這麼認真么?」紅頭髮的女精靈伸手過來,被恆毅一把擋住。

她發現恆毅面對自己的視線很沉穩,似乎根本沒有被她那種族造就的驕傲姿色所吸引,哪裡知道恆毅曾經經過白潔教導,早練成坦然面對女人的身姿而心不亂的本事,只當他是個此道老手。

「那在門口洗個澡總可以吧……」紅頭髮的女精靈邊說邊解開胸帶,輕輕的把解開的胸帶隨手丟在地上,隨即又解開護腰,一甩,護腰從恆毅耳旁飛過。

綻放的一團藍光中,紅頭髮的女精靈頭頂上出現一陣紛紛墜落的雨水。

雨水,迅速洗刷去她從頭到腳沾染的灰塵,讓她整個人在片刻之間,從灰黃的妖艷變成了白的發亮的靚麗。

她步走中,扭動的水蛇般的腰肢有節奏的扭動。

恆毅一把抓住她伸過來的手。「動手,你就是通緝犯,我很難不拿下你。我看得出來是美人計,本來這計策施展的時機和前提都不好。殺手是你請的,錢是宗太派給的。真被逼到這步了嗎?我認為逃走才是你的活路。」

紅髮的女精靈聽著恆毅戳穿陰謀,臉上的神情卻紋絲不動,含情的目光始終充滿挑逗的凝視著恆毅。

「好緊……」她望了眼被恆毅抓著的手腕,身體不退反進的朝前貼近。「你知不知道女精靈族有多緊?那種天生的緊密,吸力,節奏迅快美妙的**是人類女人比不了的,不想試試嗎?」(未完待續。。) 恆毅發力一甩,將紅頭髮的女精靈丟出幾丈外,這些話,他聽得懂,巔峰派執法堂的時候,很多男同門都會討論這些。「你再怎麼嘗試我也不會上當,你已經沒有什麼勝算了。」

紅頭髮的女精靈眉目微沉,暗暗咬牙切齒的盯著恆毅。

她本沒有什麼勝算,辛德文明出身的女精靈本不擅長走殺傷路線,長期以往的傳統都讓她們大多更願意發揮天賦能力,一身的法器也是往適合天賦能力的方向配備。

她最大的機會就是能以身體為資本,讓恆毅心甘情願的脫下一身法器,尤其那件法袍。

然後,在恆毅最脆弱的時候突然襲擊!

即使恆毅已經看穿,她仍然沒有立即放棄,因為人性有自大和貪婪的弱點,她希望恆毅的自信和貪婪會促使明知道是詭計,仍然選擇占她這個送上門的便宜,那時恆毅當然會防備,但她仍然有機會在男人最**的時刻找尋時機。

現在,她知道不可能了。

恆毅的目光中一絲猶豫的貪婪之色都沒有。

她繫上了胸帶,腰護,微微分開的大腿胖,右手多了一把尺長的彩光法劍。

一團白光,亮放在她面前。

「不錯,殺手是我請的,第一批花費三萬紫晶,第二批十八萬紫晶。我可沒那麼多錢,經過東太星系的走私生意都是跟宗太派的副掌門人交易,貨全是他收。他給了我三十萬紫晶要求找個眾星之尊的殺手幹掉你!我想從中賺點錢,也不認為你一個星尊三重的人值得請眾星之尊。結果現在被逼的沒辦法只能自己用美人計拼一把,現在被你看穿,我也沒機會殺你了。只剩下放棄過去的生意逃到別處的路可走,宗太派一定會請人追殺我。如果這些證據真能讓宗太派死透,那我反而沒事了。」

紅頭髮的女精靈說罷,法劍揮動中,面前那團光變成一團信息記錄符,緩緩飛到恆毅手裡。

她又乾脆利落的從耳環的儲物空間翻找出張儲物道符,丟給恆毅。「裡面是多次跟宗太派交貨的記錄,還有宗太派副掌門委託請殺手的情景記錄。該死的災星如果真能讓宗太派死透,那我會謝謝你。」

紅頭髮女精靈手裡的法劍揮動,一面時空傳送門緩緩打開,她一頭飛了進去。時空之門,迅速關閉。

恆毅默然無語……

這,就是辛德文明出身的女精靈族?

恆毅初次有了認識。

看起來跟花園精靈族的女精靈一樣,但實際上區別很大。

花園精靈族的女精靈跟人類的情感很相似,但辛德文明的女精靈族則不然。

曾經舊科技時代的辛德文明根本沒有感情。一個個都是理性的生物,直到被夢幻真神擊敗后。辛德文明才開啟一定程度的感性能力。試圖摸索如何擁有夢幻真神那種力量的道路,學習建立了人類的渾沌紀元虛擬世界作為提升種族整體力量的方式。

這樣的模式持續了很久,在宇宙種族大戰時期,越來越多的人類和辛德人投入戰鬥。

他們發現感情的存在不利的影響很大,於是,整個種族的感情開啟度根據情況和個體意願進行不同程度的調整。很多辛德人選擇回歸純理性狀態,其它的則選擇開啟程度不等的感性。

背叛辛德文明,選擇當自由體生存的,無一例外全都是開啟過感性能力的人。

但是。這其中絕大多數的感性能力開啟度都很低,能有人類感性程度一半的都很少。

所以,辛德文明出來的女精靈族都以理性作為行事準則,做事情一時衝動很少,為感情不顧利益,不顧現實情況的很少。

美人計沒有成功的機會,刺殺的可能性極低時,紅頭髮的女精靈當機立斷的選擇另一條出路——逃亡,並且在此之前把曾經保留的信息記錄全複製了送給恆毅。

將來追殺她的人必定是宗太派,宗太派如果滅亡,她就沒事了,那可能性儘管看起來不存在,她仍然會這麼做,總比一味提心弔膽的被動逃避追殺而沒有翻身機會來的要好。

這就是辛德文明出身的女精靈族。

恆毅本來是想從她口中得到切實的信息,判斷她也沒道理會不配合。

但絕沒想到能得到這麼多,甚至根本不必他開口,他想要的,紅髮女精靈都給了,他沒想到會有的切實證據,她也給了!

辛德文明種族整體的思維模式程度,平均大概不會比這紅髮女精靈低,背叛辛德文明的辛德人只為自己而活,而作為辛德人理性高的只為辛德文明整體的利益而活。

恆毅不由體會到辛德文明如此強盛的理由和優勢所在,對種族的奉獻精神大約只在暗影族之下,但卻擁有整體更高的智慧。

『人類文明的感性不可能是絆腳石,我們人類感性的優勢到底應該怎麼挖掘?』

恆毅不由自主的思索起這些……

這些事情對於恆毅而言其實還很遠,如今的他不過只是被放逐在東太星系的『罪人』。

不過恆毅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時常想想,因為關心。

紅頭髮的女精靈逃亡了,留下的證據被恆毅通過私人物品方式自傳送陣交給師父大元。

一段日子,東太星系基地里平靜無波。

恆毅除了練功,看書,就是查看基地里關於宇宙眾多種族的信息。

對宇宙的情況比過去有了更多的了解。

神秘花園的情況最讓恆毅關注,因為他必將要面對的不知道多少次的兇險戰鬥力,都會是來自神秘花園的自由體。

神秘花園聞名宇宙,建立的主要力量是神魂族中一支主張主動進攻的激進派。

實際上神秘花園是由宇宙中許多種族力量共同維繫的邊緣星系,是成功對抗辛德文明至今的明確實證。

從神魂族掙脫辛德文明的奴役至今一千多年,辛德文明同時交戰的區域過多,始終沒有辦法調集主要戰鬥力針對神魂族一處,正因為如此,神魂族才能夠聚集越來越多宇宙種族的支持,最後辛德文明放棄了對針對神魂族的戰爭,神秘花園星系就成為雙方交界的唯一星系。

至今為止,反辛德文明和人類文明的大聯盟是頭號敵人,但辛德文明更重視的敵人是暗影族,昔日鋼鐵文明滅亡后,辛德文明就視暗影族為最大的威脅。

這種形勢促成神秘花園維持至今八百多年的相對和平,發展成為宇宙中貿易最發達,來往停留的種族最多,最複雜的地方。

無數大大小小種族的強者都常出入活動於神秘花園,各種族為各種戰爭需要藉助外力,都是從神秘花園聘請雇傭兵。

神秘花園聚集了無數種族的強者,宇宙中許多各類奇特的法術都是從神秘花園流傳出來。

譬如時空之門傳送法術的最終完善,洗浴法術的完善,避雨術的大眾化等等。

跟戰鬥相關的很多,跟戰鬥無關的更多。

最初的時空傳送法術耗費真氣比現在多十倍,只能夠傳送別人,星尊修為開啟的時空之門傳送的數量還不能多;後來從神秘花園誕生如今的版本。

對宇宙而言意義最大的時空之門傳送術如此,許多別的生活類法術也是如此。

而這些,既是宇宙種族高手做出的貢獻,更重要的還是神魂族的實現。

基地外,黃蒙蒙的沙塵風呼嘯吹拂。

恆毅隻身一人在風中如往常一樣修鍊……

這樣的時光還會持續多久,他早已經不去思考,只當如同在死亡禁地時的獨修。

……

宗太派,副掌門人,宗武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