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莫默走出來不久,試練之地的大門中又掠出一道身影,身影轉眼來到卓依面前,與卓依微微點頭,便站在了卓依的一邊。

嘩,隆!隆!

接著一聲巨響傳來,試練之地的大門轟然關閉。

從試練之地僥倖活命的影子們心中一沉,恍如隔世。

「彭長老,你自知殿的所得呢?」卓依公主緩緩問道。

忠恕殿在試練之地的所得已經給卓依過目了。而吐羅又沒有出來。所以待卓依看了自知殿的「收穫」,就可以公布試練大賽的冠軍了。

「自知殿沒有所得,僅有的一點,也在小夢身上。」莫默幾乎咬牙切齒的說道。

「小夢?那她人呢?」卓依一臉迷茫的看著莫默,明顯一副不知情的樣子。

莫默眯著眼睛與卓依對視了十秒有餘。

「難道公主不知道她現在在哪么?」

卓依一愣,轉頭看了看厲鬼,悄聲問道:「怎麼回事,小夢隕落了么?」

厲鬼其實也不知道張夢為何失蹤,於是搖了搖頭,說道:「具體情況,我也不知。」

「嘶,那她……」

「公主,你少裝蒜了。試練之地中那麼多使者,難道他們不是你安排的么?」莫默為了張夢,也不怕與卓依對峙。

卓依臉色一變,厲聲喝道:「放肆,試練之地中究竟如何,根本不是你能夠揣測的,小夢自己失足其中,怎麼能怪到我的身上!」

卓依與張家是有一點遠親關係的,哪怕卓依平時不會很照顧張夢,但是也不至於殘害於她,更何況,張夢對卓依來說,並沒有半點壞處和威脅。

莫默心中一緊,看卓依這強勢的態度,實在不像是知情者的樣子。而之前在與厲鬼的對話中也了解到,卓依並沒有要抓住張夢的計劃。

「那公主的意思是,小夢的失蹤跟試練之地裡面的人沒有關係了?」莫默接著問道。

「有關係又如何,沒關係又如何,彭仗,你最好注意自己的身份!」卓依對這件事一無所知,所以也覺得沒必要解釋。

莫默心中的怒火突然有點抑制不住的感覺,對他來說,現在什麼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要搞清楚張夢究竟在什麼地方,所以踏前一步,死死的盯著卓依,怒道:「如果小夢的失蹤與你有關係,我絕對不會饒了你!」

卓依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受到過這樣**裸的威脅。

這種語氣,這種眼神,這種恐怖猙獰的氣勢,都是卓依沒有感受過的。

所以她情不自禁的退怯了半步,是的,她被莫默嚇了一跳。

厲鬼大概了解一些其中的來龍去脈,於是一閃身擋在卓依和莫默中間,面無表情的說:「彭仗,你在幹什麼!」

莫默的眼神與厲鬼碰觸在一起,對視了半天,然後心中的衝動才消散了一些。

他明白,厲鬼站在這裡是暗示他不要衝動。不然以厲鬼的性格,他現在應該已經變成了吐羅當時的慘狀。 莫默輕嘆一聲,知道自己有些失態,於是慢慢的後退兩步。

「我只是擔心小夢的安危,請公主諒解!」

厲鬼能感覺出莫默對張夢的感情,所以沒有出手傷害莫默。

而卓依雖然鐵石心腸,但是也被莫默的舉動所震撼。就在剛剛那一刻,她好像忽然想念起自己的母親。因為小的時候不管做錯什麼,父皇訓斥她的時候,她的母親總是像莫默這般擋在她的身前,表情也是一臉的決然。

可是如今,她的母親已經死了。能夠保護她的人雖然不少,但是再也找不到像母親那般決然而然的那種感覺了。

現在能夠保護她的,沒有人是因為愛惜她,心疼她。大多都是忌憚她,奉承她,巴結她。每個人都處於各種原因,才會圍攏在她身邊,任她擺布,指揮,調遣。這些人中也沒有一個人敢與自己頂撞,因為跟自己頂撞的人,大多數都要死。

而唯一兩個忠心耿耿的金衣衛,其實也不屬於卓依的屬下。皇族八神只屬於帝國,他們只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即便是皇帝陳赫,也不一定可以隨意的指使他們八人行動。

這八人是封神帝國最後的守護者,他們守護的,並不是一個人,也不是整個皇室。而是封神帝國這片來之不易的疆域。

「彭仗,你的意思是,張夢在試練之地中失蹤了,對不對?」卓依沉思了半天,然後緩緩開口問道。

「不錯,在誅神橋的另一端失蹤的。」莫默直言不諱。

「也就是說,她已經過了誅神橋是不是?」卓依接著問道。

「是的,正是如此。」莫默也簡明回答。

「嗯,過了誅神橋,確實再沒有什麼其他危險,所以小夢的失蹤也是人為無疑。」卓依給出了一個合理的判斷。「厲鬼,吐長老呢?」

厲鬼面無表情,說道:「被我殺了。」

「被你殺了?怎麼回事?」卓依有點弄不清狀況,她明明派厲鬼前去保護吐羅三次不死,可為什麼厲鬼卻反其道而行呢?

「吐羅意欲謀反,所以被我殺了。」厲鬼簡單的說道,隨即從懷中摸出一個乾坤袋,正是吐羅的乾坤袋不假。

卓依掃了一眼厲鬼手上的乾坤袋,說道:「既然你說他意欲謀反,那肯定不會有錯。不過小夢失蹤的事情,與吐羅沒有關係么?」

定製婚寵:少帥,請矜持! 「沒有。吐羅的死和小夢的失蹤沒有任何聯繫。」厲鬼乾脆的說道。「而且,彭長老的真實身份,也被我揭穿了。」

卓依心中一驚,急忙看了莫默一眼,然後見莫默沒什麼反應,便幽幽說道:「長老,你都交代了么?」

莫默自然明白卓依是在與自己說話。於是小聲說道:「算不上交代,只是講了一些事實。而且,你們也早就識破了我的真面目。」

「嗯,你這麼年輕竟然有這等修為和謀略,倒讓本公主一直不忍戳穿你的面目。」卓依說道。

「公主不想戳穿我的面目,無非是想看我的笑話。相比公主的年齡與謀略,在下自愧不如。」莫默說的這幾句也都是實話。

「本公主雖然年紀尚輕就可手握大權,是因為有聖上的福蔭庇護。而你這麼年輕就有如此本事,倒讓本公主刮目相看。」卓依恢復了上位者的氣勢,說起話來也井井有條。

「公主想要知道什麼,直接問我就好了,後面想怎麼處置我,我也一併接受。但是我在這裡與公主交談半天,最終希望的還是得到小夢的消息。如果公主可以幫我找到小夢,我替你做什麼都心甘情願。如果不行,那我也無意輔佐公主大業!」

自從張夢失蹤,莫默的心境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在離開試練之地的瞬間,總有一種要永遠失去張夢的感覺。

現在他的身份已經暴露。所以他必須要與卓依攤牌。即使魚死網破,也沒有別的選擇。

千年的時間雖長,但是他的生命也不一定能夠延續千年。影宮中固然安全,但是也不會保他一世榮華。何況他本就無意攪進這天下大勢之中,只希望能夠找到更好的修鍊之法,得到千年的壽元。同時進入瑤光之海,去解開那個未知之謎。

「怎麼,對你來說,影宮的長老也沒有小夢重要麼?」卓依不禁因莫默的話動容。

「是的。對我來說,別說影宮,就是整個封神宮,也抵不上一個小夢。」莫默說這話時,眼睛中似乎罩住了一層霧蒙蒙的東西。

「好!難得你是個有情有義的人,看在你幫了我數次的份上,我便替你打聽一下小夢的消息。」

莫默一驚,沒想到卓依真的會出手幫自己,於是抱拳說道:「多謝公主!」

「不必多禮,下面的影子們都看著呢,他們雖然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但是如此情形,實在不是試練大賽結束后該有的場景。所以你現在還是要鎮定一些。後面的事情晚點再說,你也繼續沿用你彭仗的身份。」卓依在這短暫的時間裡,已經想出了一套萬全的辦法。

「是。」莫默聽說卓依會幫自己找到張夢,忽然心中就明亮了很多,於是恭敬行禮,然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眾人一看公主和兩大長老都各就各位了,於是也都鴉雀無聲起來。

卓依緩步往前走了幾步,目光掃落整個赤子殿的影子。清了清喉嚨說道:「試練大賽已經結束。勝者鎩羽歸來,敗者命喪九泉。三個大殿,無一不損失慘重。

但是我們影宮,並不是一個修身養性之地,我們的存在,是為了維護帝國的秩序,為了捍衛帝國的法律,為了守護帝國的尊嚴。

你們每一個個體,都在默默的為帝國付出。每一個參加了試練大賽的影子,都為我們影宮的中堅力量添磚加瓦,讓那些更有前途的人,變的更加強大,讓那些弱者,早日離開這片苦海。

可能你們會說我無情,說我剝奪了你們的自由。但是我要告訴你們,如果我不剝奪你們的自由,那些平民百姓們,就不會有更多的自由。

帝國的疆域是用血和汗堆砌起來的,而我們唯一能夠守住疆域的方法,便是自強不息,努力修鍊。

大家也看到了,為我們影宮追思殿服務了幾十年的吐羅長老,隕落了。其他大殿的精英,也在試練之地中隕落了不少。

但是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會選擇更適合留下的人留下,讓那些不適合留下的人早早安息。

所以,在惋惜的同時,我要宣布,此次試練大賽的第一名,忠恕殿!第二名,自知殿!第三名,追思殿!

之前承諾的獎勵,今日我便兌現。而那些進入試練之地的影子們,我也每人追加一百個煞訓晶解藥的獎勵。

同時,在試練大賽結束前,我宣布,護衛堂的小米堂主,從今天開始便任命為自知殿的長老。而自知殿的長老彭仗,接替吐羅的位置,任命為追思殿的長老。

同樣從今天開始,各大長老抓緊時間安排各大殿的職位空缺,找到人選后,列出名單,送給我過目,然後再商議各大堂主人選的去留!」

卓依公主慷慨激昂的話音一落,場下頓時爆發出雷鳴一般的歡呼。

這次的試練大賽有這麼多獎勵發放,那普通的影子們也肯定會跟著撈到一些好處。所以大家的心情似乎也都不錯,並沒有因為幾個人的隕落而變的悵然若失。

唉,人死不能復生,何況生的時候也沒有給大家謀什麼好處,所以還能記住吐羅的人,以後肯定是越來越少了。

……

試練大賽的頒獎也持續了一個時辰的時間。物華紅光滿面的站在台上,相比莫默明顯的更加春風得意。

經過了這次試練大賽,他幾乎可以在影宮中一手遮天。小米成為了她的女人,莫默成為了他的兄弟。而且他在這次試練大賽中,還拿了個第一。這是何等的幸運,何等的榮耀。這麼多年,他連做夢都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痛快的一天。

同樣在試練大賽中受益的,還有小米。她也算是愛情事業雙豐收,從此告別了護衛堂堂主的職位,踏上了一代女中豪傑的仕途。

頒獎儀式結束后。卓依命眾影子速速離開赤子殿。最後只留下了三位長老,以商議後面這些事情。

這時卓依也不再精神抖擻,靠在椅子上揉了揉額頭。面對影宮的三大長老,似乎也平淡了很多,沒有那慷慨激昂的話語,也沒有振臂一呼的氣勢。她太累了。已經幾天沒有合眼了。

「公主,如果您太累的話,就休息一下再見我們吧?」物華現在心情很好,所以嘴巴也變的很甜。

「把你們三人叫來,並不是為了顯露疲態。有些事情不商議一下,很難進行。」卓依說道。

「公主有什麼就直說吧,老夫洗耳恭聽。」自從卓依答應了莫默的事之後,他言語上也謹慎了很多。

卓依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試練大賽完畢,還有幾件重要的事要做。因為你們三人的關係好像都不錯,所以我也不想分別布置任務。」

「那公主請明示吧。」小米在卓依身邊侍奉多年,對卓依還是非常恭敬的。 「在說事情之前,我先問一下,你們三位長老,對我的職位安排,還滿意么?」卓依說話間,故意的多看了莫默兩眼。

「能夠做自知殿的長老,是小米的榮幸。」小米首先表態。

「呵呵,還能繼續做忠恕殿的長老,也算對我委以重任,所以我沒有什麼看法。」物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莫默抬眼看了看卓依,說:「只要公主能幫我解決那件事,別說讓我接替吐羅的位置,就是讓我做個普通影子,我也樂意。」

「彭長老,你在自知殿已經經營多年了,我若說我對你一點不忌憚,那是不可能的。所以這次借著這個機會調動你一下,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心。」卓依有意對莫默說了這麼一番話,實際上也是在敲打物華和小米。

「嗯,老夫明白。」莫默不卑不亢的說。

「明白就好。既然你已經是追思殿的長老了,那自知殿的一切,就要交給小米了,包括你培植的人手。」卓依盯著莫默說道。

「公主的意思是,桑益壯、居自開等人也不能跟著我去追思殿?」莫默有點不太高興。

「他們幾個修為比較突出,將來也是影宮的棟樑之材,所以我不打算讓他們繼續跟著你做事。」卓依說道。

「那既然公主把話說的這麼明白,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同時拿走我身邊的左膀右臂,到了追思殿我也只能重新篩選良才。」莫默心中有點壓抑,同時也暗暗佩服卓依的手段。

「那是自然,此次試練大賽追思殿損失慘重,所以過幾天,我會讓小米陪你再去一趟地牢,讓你重新挑幾個你看重的人。」卓依不痛不癢的說著。

「哦?不知公主這麼做又是為何,既然打算讓我去地牢挑人,那為何不把桑益壯等人留在我的身邊?這樣,我也不用挑了吧?」莫默實在有些無語。

「呵呵,因為我發現你很會選人,無論桑益壯還是匡柔,居自開還是百里泰等,他們都在你這個伯樂的手底下,變成了千里馬。對了,還有一個王鈺。」

莫默一陣汗顏。卓依今天絕對是要逼死他的節奏啊。

以前卓依對他似乎還沒有那麼防備,雖然早已識破了莫默的面目,但是卻一直按兵不動,想要看看莫默究竟有什麼目的。

沒想到現在和卓依攤牌了之後,卓依反而兵不血刃,連連出招。先是用張夢的事安撫莫默的心情,然後順帶把莫默這個光桿長老調到了追思殿架空,然後接著把自己的心腹小米安排到自知殿任職長老,同時吞併莫默的手下據為己用,現在又讓莫默重新去地牢挑人栽培……

這一系列的舉措看起來簡簡單單,但是似乎瞬間就剝奪了莫默在影宮中的地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