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告訴你,從天一城離開之後,我遇到了一個超級強者,那人是七星武尊境界,遇到了這樣一個人,我會怎麼做想必你也清楚,我用盡手段,歷時一個星期,終於釣到了這條大魚,可是和他在一起的第一晚,我的目的就被他發現,」

「那是你自找的,」沈雲飛冷哼一聲,道:「區區一個武王,還想要算計七星武尊,你以為能夠達到七星境界的人,會是傻子么,」

「可我當時並不知道,」湯明月說道:「從此以後,我就成了他的玩物,他走到哪裡都把我帶到哪裡,他就是個禽獸,」

「你不也是一樣,」

「是的,我也一樣,我甚至還不如他,最起碼我的實力不如他,」湯明月不在乎沈雲飛的冷嘲熱諷,她現在只想找個人傾訴自己的遭遇,好讓心裡痛快一些,

而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在這個陌生的地方,要找一個人說話竟然是那麼難,心裏面的話,竟是只能對著這個仇人說,

「他帶著我離開南疆,來到了中原,」湯明月又是說道:「值得慶幸的是,在一片大森林裡面,遇到了野人湯獸,那個人被湯獸所殺,然後我就跟了湯獸,」

「這麼說來,湯獸還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可以這麼說,如果沒有遇到他的話,我現在一定生不如死,」湯明月說道,

「以前,他連七星武尊都能戰勝,而現在卻降到了四星武尊境界,便是對付五星武尊,都會很吃力,」沈雲飛道:「原來你就是這麼對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呵呵,」湯明月自嘲的笑了笑,「我也想把他當成恩人對待,可沒想到,他和那個人卻並沒有什麼區別,他一樣把我當成他的物品,當成他的玩物,」

「扯淡,」沈雲飛冷笑一聲,道:「如果我看的沒錯,湯獸一直都待在大森林裡面,從來也沒有和這個世界接觸過吧,」

「是的,」湯明月點頭,

「那他為什麼會來到萬城,為什麼會參加這裡的擂台賽,,」

「因為……」湯明月的話忽然停住,她的表情忽然怔住,

「因為是你讓他走出來的,」沈雲飛說道:「他如果把你當成玩物,他會聽你的話離開那片森林,離開他的家么,,你覺得,他是喜歡外面的花花世界,還是喜歡他的大森林,」

湯明月說不出話,湯明月當然比誰都清楚,湯獸喜歡的是那片無拘無束的大森林,

那裡是他的家,那裡是他的根,他離開森林來到人類的世界,對他來說便是漂泊在天涯,

沈雲飛見湯明月答不出來,又道:「你恩將仇報,你把救你的人當成敵人,你把愛你的人當成仇人,你還有臉說,你過的日子不好,一切不好,都是你自找的,」

頓了頓,沈雲飛又道:「你為什麼會一個人來到我這裡,湯獸呢,他怎麼會讓你一個人走,」

「我,」聽得沈雲飛的一席話,湯明月的臉色有些發白,再也沒有了最初的怒氣,「我把他殺了,」湯明月說道,

「蛇蠍女人,說的也就是你這樣的吧,」沈雲飛道:「不過你這樣的廢物,怎麼可能殺得了湯獸,你認為你說的話,能夠騙得了我么,」

「若是平常,當然不可能,」湯明月說道:「這還多虧了你,你傷了他,我自然得為他熬藥,於是我就把毒藥和療傷的葯放到了一起讓他喝,」

湯明月道:「他一直都是一個很謹慎的人,在飯菜中下毒,一定會被他發覺,只有把葯放在葯中,才能讓他無所察覺,沈雲飛,我承認你剛剛說的話有道理,但是我不會後悔殺了他,就算他心中真的有我,可我不喜歡他,我無法和一頭野獸在一起生活,而他不讓我離開,我就只能殺他,」

「他是野獸,」

「是的,他是野獸,」湯明月道:「他生下來就在大森林中,他整日與野獸為伍,他會發出野獸一樣的嚎叫,會和野獸一樣去獵捕食物,會用牙齒撕開獵物的毛髮,他吃生肉喝獸血,你完全無法想象,和一頭野獸生活,會是一種怎樣的折磨,」

「如果他是野獸,那麼你連野獸都不如,」沈雲飛說道:「我看見的湯獸,只用三天時間,就熟悉了人類的語言,這是他的聰明,這是擁有大智慧的人,才能夠做到的事情,我看見的湯獸,只因為我曾經讓你不高興,他就想要為你殺了我,這是他的真性情,這樣的人,你卻說他是野獸,那你說,你是不是連野獸都不如,」

湯明月沉默,沈雲飛則繼續說道:「湯明月,你走吧,別在我面前找不自在,莫忘了,我們之間有的只是仇,我本應該殺了你的,但我今天可以放過你一次,」

湯明月臉色一變,她剛剛竟然都沒有考慮過,自己來到這裡會有什麼後果,

現在的她雖然很強,但絕對不是沈雲飛的對手,而沈雲飛也沒有放過她的理由,沈雲飛曾經不止一次想要殺她,

她卻自己把自己給送過來了,

但更讓湯明月感到意外的是,沈雲飛竟然沒有動手,反而讓她走,

這讓湯明月更加驚訝,

「你為什麼要讓我離開,」湯明月忍不住問道,

「那不是你應該知道的事情,」沈雲飛道:「不想死就快點走,也許很快,我就會改變主意,」

「這次讓我走,以後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湯明月道,

「聰明的人,是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放狠話的,」沈雲飛的眼中忽然現出一絲寒光,「湯明月,你是真的想死么,,」

湯明月緊緊攥了攥拳,卻沒有再說話,而是轉身就走了出去,

「如果你能放下仇恨,不在用自己的身體去侮辱愛你的人,也許你會有一個好的未來,」就在湯明月走出屋門的那一刻,沈雲飛忽然說道,

「我沒有未來,」湯明月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從第一個男人進入我身體的那一刻起,湯明月的未來就只有毀滅,毀滅你,毀滅沈家,也毀滅我自己,」

湯明月的聲音漸漸遠去,最終和她的人一起消失在長街盡頭,

沈雲飛透過窗,看著外面的長街,心中若有所思,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你無法說出誰對誰錯,

每個人都為了自己而活,在活著的過程中與別人產生了交集,便有了朋友,與別人活的方式產生了衝突,便有了仇人,

有的人為了生活放棄了仇恨,有的人為了仇恨放棄了生活,

湯明月屬於后一種,

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報得了仇,但她卻已毀了自己,

毀了一時,便毀了一生,

有的路可以回頭重走,有的路走了便無法回頭,

沈雲飛的眼中,竟是忽然現出一絲百歲老人,都未必擁有的滄桑,

沈雲飛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忽然說道:「既然來了,就聊聊吧,」

「你知道我在,」隨著沈雲飛話落,一個聲音忽然從屋頂傳出,

那聲音落,這間屋子的屋頂,忽然就破了一個洞,然後便有一個人,從洞中跳了下來,

那人徑直跳到沈雲飛面前,仔細的打量了沈雲飛好一會兒,才說道:「你知道我在,所以才沒有殺她,」

「是的,」沈雲飛靜靜說道:「對上你,我一點把握都沒有,現在的我,既殺不了你,自然也殺不了她,」

「你怎麼知道我在的,我對自己的隱匿之術極有信心,你不可能發現得了的,」

「不需要發現,」沈雲飛說道:「你隱匿的再好也沒用,因為她在,只要她在,你就會在,我只要清楚這一點就足夠了,」

那人沉默了片刻,才又說道:「你是我見到過的,最聰明的人,」

「那是因為你見過的人太少,」沈雲飛道,

「也許吧,」那人說道:「但我還是有一點想不清楚,你又怎麼知道我還活著,難道你覺得她在撒謊,」

「她沒有撒謊,但是你也一定活著,」沈雲飛道:「有的人,不是那麼容易就會死的,」 從屋頂跳下來的人是湯獸,

是湯明月說已經殺了的湯獸,

見到湯獸,沈雲飛卻是一點也不驚訝,甚至他早就知道湯獸在這裡,

「其實湯明月說你是野獸,也不是完全錯誤,你天天與野獸為伍,自然與野獸一樣,對危險有一種天生的直覺,便是毒藥放在葯里,也不可能瞞住你,甚至,你的實力從七星被吸到四星,我相信你也是自願的,而不是被人欺騙毫無知覺,對力量極為敏感的野獸,不可能察覺不到自己的變化,」

湯獸沉默,沉默良久后,才道:「是的,在她第一次吸收我力量的時候,我就知道,」

「但你還是讓她吸,」

「讓她變強,讓她有自保的能力,這有什麼不好,」

「然後再讓她殺了,」

湯獸苦笑,道:「其實我也有錯,我用野獸的方式去愛一個人,這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你才出來這麼幾天,就認識到自己錯了,」

「嗯,」湯獸點頭,「人不是野獸,我想要真正得到她,就得讓自己變成一個人,」

「可你有沒有想過,即便你變成了人,你也未必能夠得到她,」

「想過,」湯獸說道:「但不管結果如何,我也得去嘗試,」

「嘗試什麼,」

「嘗試著,讓她心中有我,」湯獸說道:「這些天,我給了她太多拘束,讓她很不舒服,我忽然發現我錯了,於是我就讓她『殺死』,我不再限制她的行動,不再限制她的自由,我要讓她無拘無束的生活,等到什麼時候她需要我了,我再出現,」

「如果是這樣,那麼接下來她做的事情,會讓你受不了,」

「沒有什麼是受不了的,我知道她會做什麼,那都沒關係,只要最後,她能夠回到我身邊,就夠了,」

沈雲飛沒再說話,既然湯獸什麼都能看透,他還有什麼可說的,

「我還欠你一條命,」湯獸則繼續說道:「我以後會還,但是我不會把她讓給你,絕對不會,」

「讓給我,」沈雲飛大笑,道:「你知不知道我和她是什麼關係,你知不知道如果今天你不在,我根本就不會放過她,」

「不管你和她是什麼關係,都阻擋不了她心裡有你,」湯獸說道:「你不用說不可能,這是野獸的直覺,也許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心裡早已有你,但是我能看得出來,」

頓了頓,湯獸又道:「你也能,只是你不說而已,」

聽得湯獸的話,沈雲飛忽然嘆息一聲,道:「我和她之間沒有可能,不管我在她心裡佔有什麼樣的位置,但我的心中,卻沒有她,」

「你有愛的人了嗎,」

「我有妻子,」

「妻子和愛人不同,」

「既是妻子,也是愛人,」

「愛人也可以有很多,」

「我心很小,只能容下一個,」

聽得沈雲飛的話,湯獸笑了,「看來你不是我的競爭對手,看來我的希望還很大,」

「唉,」沈雲飛卻是發出一聲嘆息,「我有一種感覺,你的一生,很可能是一個悲劇,」

「是悲是喜,只有當事人自己心中才清楚,也許別人眼中的悲劇,恰恰是他自己的喜劇,」

「你真的是一直在大森林裡面生活么,」沈雲飛疑惑的看向湯獸,

「大森林裡面也經常有人歷練的,我即便是野獸,也不是一頭從沒見過人的野獸,」

「你是不是以前就會說人類的語言,」沈雲飛忽然問道,

「是不是很重要麼,」湯獸笑了,「好了,不多說了,我該去守著她了,」

話落,湯獸轉身就走,走的極為洒脫,

這個時候,他並不知道,他以後的路,真的是一條充滿悲劇的路,只是不知道那條路上,對他自己來說,到底是悲還是喜了,

他若不說,便無人知道,

湯獸走的很快,只是眨眼間,便走的蹤跡不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