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咆哮著的獸人都沉寂了下來,手持至強聖矛的獸人雙目凶焰在燃燒,他一步跨出,下一刻出現在無盡空間力量形成的爆發中心。無盡的劍氣像似有生命一般,發出震耳欲聾的劍嘯聲,空間陡然崩塌了,那炸開的空間碎片第一時間化為了一道道驚世劍氣,斬向了手持至強聖矛的獸人武士。

獸人武士手中的至強聖矛舞的密不透風,試圖阻擋那四面八方絞殺而來的劍氣。

「轟!」

劍氣實在是太恐怖了,劈斬間每一道劍氣都粉碎了虛空,恐怖的風暴瞬間就將這尊獸人武士吞噬,僅僅十多個呼吸的時間僅剩漆黑蛇矛破靠粉碎的虛空飛出,向著界河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

「嗤!」

劍氣破空,瞬間追上了逃竄的蛇矛,瞬息間就化為了一隻遮天巨手直接鎮壓了下去,至強的力量外加劍齋境那恐怖的劍意,一個照面間就將蛇矛壓制住了。劍氣所化的手中彷彿遮天魔掌,任由蛇矛掙扎都逃離不了掌中世界。

「吼!」

蛇矛在瘋狂震動,一道道恐怖的矛刃激射,想要洞穿這個掌中世界,然後只要矛刃飛出,一個閃念間就自主炸開,化為了天地間最為本源的空間力量,最終融入到了那遮天魔掌中。

「吼!」

一聲恐怖的獸吼炸響,整個界河在那一瞬間震動起來,就彷彿有一尊絕世恐怖的凶獸震怒了,一股恐怖的意志從界河中那彷彿被迷霧籠罩的區域橫掃而出,瞬間就覆蓋了方圓數萬里之遙,連聖城都被籠罩進去了。

「吼!」

獸吼聲接連炸響,失去了水的界河在震動,視線穿過上千里之遙,可見紫霧瀰漫,一個巨大的魔城若隱若現。恐怖的獸吼聲就是從那巨大的魔城中傳出,每一聲咆哮中可以感受到這位恐怖存在那滔天怒意,以及若有若無的鎖鏈哐當之聲,似乎這位恐怖存在被鎖鏈困鎖住了,根本無法從那恐怖的魔城中掙脫出來。

隨著這獸吼聲傳來,原本被遮天魔手快要鎮壓住的長矛像似一頭髮狂的凶獸一般,至強境的力量爆開了,一時間似乎就連劍齋境都壓制不住。

聖城震動了一下,虛空中一道道劍氣激射,瞬息間就出現在劍氣所化巨手旁,足足一萬多道劍氣,閃念間就組成了一座天地一體劍陣,直接就將遮天魔手同蛇矛一同給鎮壓了。

「吼!」

來自那紫霧籠罩的魔城內,那頭被困鎖住的恐怖存在愈發的憤怒了,一**恐怖的意志穿透了魔城,降臨到了整個界河的上空。

「轟隆!」

像似有某種東西被放出來了一般,大地突然間震動起來,那感覺就如同有一尊巨人從那蒙蒙紫霧中走了出來,一股滔天的凶煞之氣相隔千里傳遞而來。

將整個聖城圍困住的獸人大軍出現了騷動,似乎那一步步走來的恐怖存在讓他們感到了驚懼,竟然有種想要不顧一切逃跑的意思。

一尊恐怖的魔影逐漸顯形,高達千丈,恐怖的氣息遠遠超過了半步至強者的極限,在無限接近真正的至強境。

強大!

遠遠超過了獸人中最強的武者,一種天地間唯我獨尊的霸道氣息冠絕天下。

這尊高達千丈的魔影並未走出紫霧,他只是讓自己的形象變得更加清晰而已,最終他停在了紫霧籠罩的外圍區域,一雙如同地獄一般的雙眼穿透了紫霧的阻擾,看向了聖城跟億萬獸人對決的戰場。

太可怕了,在這尊獸人的面前就算是最為強的半步至強者都心頭顫慄,連大氣也不敢出一下。這尊高達千丈的巨大魔影死死盯著被劍氣封印住了的蛇矛,他的嘴中發出了驚天的咆哮聲,一股恐怖的至強境力量瞬息間浩蕩而出。

被劍陣鎮壓的蛇矛在瘋狂震動,那一瞬間彷彿力量完全蘇醒了,想要脫離鎮壓破空而去。蛇矛的震動愈演愈烈,很快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嘭!」的一聲炸響,鎮壓蛇矛的劍陣爆開了,恐怖的蛇矛瞬間就彷彿化作了一道光向著那紫霧籠罩的魔城中電射而去。

高大的魔影手持蛇矛,他的身形那一瞬間無限拔高,滔天魔威浩蕩,恐怖的氣息竟然有種想要跟真正的至強境強者比肩的趨勢。紫霧這個時候變得愈發的濃郁了,似乎想要將高大魔影完全鎮壓住,鎖鏈的哐當聲越來越響,人們彷彿應經聽到了那猶如實質的鎖鏈撞擊之聲。

高大魔影掙扎了很久,但是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勞,他根本無法掙脫鎮壓,那籠罩著他的紫霧誘發的濃郁了,似乎想要將他完全拽向紫霧中那座恐怖的魔城內。

「吼!」

高大魔影徹底的憤怒了,他的咆哮聲讓整個天地都在顫抖,似乎不堪重負一般。隨著這尊恐怖魔影的咆哮,圍困聖城的億萬獸人暴躁不安起來,咆哮聲此起彼伏,天上的雲彩都被震散了,就連大地都不堪重負,方圓萬里之地內竟然龜裂而開。

玩命的大戰瞬間爆發了,所有的恐怖獸人都在玩命,他們不顧一切的開始衝擊聖城,似乎想要用單純的以數量取勝。億萬獸人這個數量實在是太過驚人了,修為最低的都達到了九重天圓滿至尊境,他們的武道意志匯聚在一起,當真是撼天動地,摧枯拉朽。殺意跟武道意志匯聚,瞬間就撼動了聖城的防禦,龐大的劍陣瞬間被激活到了最大威力,幾乎是閃念間億萬道劍光爆開,每一道劍氣轟斬到一半,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每一道劍氣瞬息間就化為了一尊武者,人人以身為劍,閃念間打出了同樣一擊。

「轟!」

每一尊武者招式打出的剎那,完美到了極點,那劍光直接穿透了所有獸人武士的防禦,那一瞬間足足上億的獸人被擊飛了,數以千萬計的獸人當場被劍氣打穿了身體,一劍斃命的數量根本難以計數。

劍陣這一擊震撼到了極點,這是劍氣化物的境界,看到這一幕蕭戰熱血沸騰了,他根本不想繼續躲在聖城強橫的防禦下了,想要自身投入到這場轟轟烈烈的大戰中去。

蕭戰很清楚,聖城的防禦有多恐怖,由於誕生於時空本源中,聖城不像別的聖城失去了力量,它完全可以溝通時空本源,只要是在至尊禁域中就如同一尊真正的至強境存在,億萬獸人武士絕對恐怖,但是想要攻破聖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非那尊被鎮壓在紫霧魔城中的恐怖存在親自登場,不然億萬獸人站到最後結果都會一樣。

聖城一擊幾乎癱瘓了一半的獸人,哪怕是完全瘋狂的獸人都出現了一剎那間間的動作凝滯,不過很快在那紫霧籠罩中的恐怖存在一聲咆哮中,剩餘的獸人再度聚集起來,打算髮動再一次的玩命衝鋒。

「咚咚咚……」

戰鼓敲響了,聖城的城門敞開了,千萬獸人咆哮而出,緊接著出動的是千萬神女騎士團,她們每人都騎著一頭龍馬,最後就連秦樓女衛都登場了。論數量蕭戰這一番遠遠不及對面的兇手大軍,但是論實力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

城牆上出現了百萬計美女戰偶,她們人人手持魔弓,以一輪箭雨開啟了這場武者數量跟質量只能用恐怖來形容的超級大戰。

每一枚箭矢都帶走了一尊獸人武士的生命,沒有獸人能夠躲避,因為一枚箭矢都附帶了時間靜止的力量,每一個中箭者都眼珠子瞪圓著被射殺了。

充作先鋒的秦樓美女,這已不是蕭戰第一次看到她們出手,配合時間靜止的力量出手,她們對上了實力最強的身披甲胄的獸人。

百萬秦樓美女的實力竟然悄無聲息間達到了半步至強境,她們的出手當真是石破天驚,一出手就是時間靜止,瞬間定住了那支身披甲胄的恐怖獸人精銳,剎那間只見刀光閃過,百萬恐怖獸人的頭顱飛起。

百萬秦樓美女雖為美女,但是她們冷酷到了極點,面對數以億計的獸人大軍,她們美麗的臉盤沒有半分波動,一個照面擊殺了獸人大軍最精銳的武力,她們的腳步絲毫不停,瞬間沖向了億萬獸人大軍。

蕭戰豪情萬丈,他瞬間跳下了聖城,一瞬間百萬到劍意爆出,瞬息間就出現了一百多萬他,每一個的實力絲毫不遜色於他,一同殺向了億萬獸人大軍。

蕭戰的舉動立時就讓一旁趕來的天宓諸女躍躍欲試了,她們差點就跟著一同跳下了城牆,幸好有八鳳阻攔,不然修為不到九重天境的她們絕對是找死的行為。

本來八鳳也想投入大戰中,但是看著天宓幾個小丫頭那不安分的眼神后,她們只得放棄這個想法,在一旁緊盯著這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頭。

修為被限制了,大戰就是肉搏,除了天賦技能外,比的就是誰的武技強橫,在這個方面秦樓美女跟千萬神女騎士團的人佔有絕對的優勢,她們的人數雖然遠遠不及獸人,但是那恐怖的戰力簡直就只能逆天來形容。獸人武士高手的確是多,可是這些傢伙基本上就是個體戰力強橫罷了,對於戰爭這類東西根本是一竅不通,碰上了精通戰陣以及時間靜止的神女騎士團以及秦樓美女,根本就沒有一合之敵,兩房大軍絞殺在一起,倒下的基本上就是獸人。

這一戰殺到天地變色,數以千萬計的九重天圓滿至尊喋血,那恐怖的血腥殺氣籠罩了方圓數萬里,鮮血將大地都染成了紅色,那無盡的血液匯聚成河向著界河所在的方位流淌而去。

這一幕完全落在了八鳳的眼中,她們關注的目光瞬間從戰場挪開,看向了上百裡外的界河,血液匯聚成海,恐怖的血腥殺戮之氣都想著界河所在的方向聚攏。

這絕不是正常現象! 八鳳眸光一凝,血液與殺戮之氣將原本的界河染成了血河,她們看到了大陣運轉的痕迹。

這是獻祭!

八鳳瞬間做出了判斷,那被鎮壓在魔城內的傢伙似乎想要藉此沖開鎮壓!

幾乎是瞬間八鳳做出了決定,蕭玫被她們召喚了過來,最強的至強戰甲,最強的至強蛇矛,以及蕭戰的兩大境界增幅,三者合一,就算是真正的至強者都能一戰。

蕭玫的骨子裡充滿了好戰的基因,穿上戰甲,手持蛇矛,一個縱身就跨過了百里,她的實力強的不可思議,通體都籠罩著至強的氣息,那感覺就像似一尊真正的至強者一般。這個時候的她是一點兒也不遜色於尚未得到境界增幅的武靈神樹了。

蕭玫的眼中儘是熊熊戰意,她的目光直接忽略了界河中那詭異的大陣運轉,直接鎖定了紫霧籠罩中的那尊恐怖的魔影。

一聲輕嘯,蕭玫踏著血海而行,那恐怖的戰意越拔越高,此時的她就如同一尊女戰神,完全將那紫霧籠罩中的恐怖魔影吸引住了。

兩者接近了,紫霧籠罩中的恐怖魔影愈發的清晰了,這是一尊頭上生角,屁股後面有尾的傢伙,他不是人族。

兩人目光對撞虛空,恐怖的戰意讓至尊禁域都在震動,此時蕭玫進入了界河方位內,腳下血海翻騰,衝天殺氣硬撼心神,她感到了一股恐怖的獻祭力量,正將億萬隕落的獸人血液跟殺意向著引向那紫霧籠罩中的傢伙。

這不是在助長力量,這是想要摧毀對這尊恐怖存在的鎮壓。

蕭玫的視線穿透了紫霧,牢牢將恐怖的魔影鎖定,她體內的血液在沸騰,熊熊戰意燃燒了,蛇矛抖動,矛尖纏繞的氣勁彷彿要撕裂虛空。幾乎是一步跨出,蕭玫就出現在濃濃紫霧中那能夠鎮壓這尊恐怖魔影的紫霧對她沒有一點影響,一矛扎出,隱約間還有著助長其氣焰的功效。

「碰!」

兩桿蛇矛對撞在了一起,虛空在那一瞬間猛烈的抖動,彼此千丈的身軀都退了十多部。這一擊竟然拼了一個旗鼓相當,兩人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忌憚之色,將其視為了現階段的大敵。

紫霧在這一擊中被震開了,恐怖魔影身軀被數不盡的巨大鎖鏈困住了,他沒一動一次身軀都要受到限制,紫霧是他活動的最大範圍,他根本無法離開這片被封印的區域。界河中血海在沸騰,無盡的力量被引入到紫霧中,侵蝕著困鎖恐怖魔影的鎖鏈。

這些鎖鏈並不是普通的鎖鏈,這是天地間至強的封印法則所化的符文鎖鏈,它遠比那些實物要來得強橫與霸道,面對大陣加持的血氣侵蝕,竟然有著近乎免疫的抗力。近乎?也就是說還是有效的,只要這片血海中隕落的強者血液越聚越多,等級越來越好,這尊恐怖魔影就有脫困而出的一天。

「吼!」

恐怖魔影似乎被激怒了,狂暴的氣息陡然一漲,矛影翻飛,剎那間彷彿有無數條巨龍猙獰咆哮而來。

「嗤!」

突然間蕭玫身後的虛空悄然間被撕裂而開,一桿漆黑如墨的蛇矛鑽將而出。

這一幕發生了,但是肉眼竟然看不到蛇矛的蹤影,哪怕那被撕裂的虛空從外面看也好無疑一絲痕迹。巨龍嘶吼,矛影重重,將這一幕完全掩蓋了下來。

「嘭!」

兩桿蛇矛撞在了一起,恐怖魔影這偷襲一擊根本無法瞞過蕭玫,劍心之境可不是說笑的,在具有了蕭戰的劍齋意境后,魔影看似精妙的偷襲,在她的眼中完全是無所遁形。兩人戰作一團,打得天崩地裂,劍齋境的武道意志恐怖無邊,全力運轉時,蕭玫就如同一尊真正的至強境存在,那意志逐漸將鎖鏈纏住的魔影壓制住了。

不甘!憤怒!

種種負面情緒爆發,密布整個界河的詭異陣圖瘋狂運轉,無盡強者的血液化為了侵蝕的力量,想要將困鎖魔影的鎖鏈腐蝕掉。恐怖魔影的舉動很快驚動了那纏繞著他的鎖鏈,一股恐怖的吞噬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只將他的渾身精氣直接給抽走了。

封印鎖鏈這一突然爆發,立時就讓恐怖魔影氣焰一滯,那覆蓋了整個界河的詭異陣圖光芒也隨之一暗。

蕭玫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突然間她的玉臉上綻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很快劍齋的意志爆發,最強的化劍之力籠罩整個血海。

蕭玫用的是矛,化劍威力自然也成了化矛,數個呼吸的時間,整個血海沸騰了,腥紅的血液跟那衝天血氣第一時間化為了一道道矛刃。血色的矛刃遮掩了整個界河的上空,蕭玫瞬間就被包裹住了,每一道矛刃都化為了她力量的一部分,讓她的威勢瞬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境界。

恐怖魔影震怒異常,蕭玫的舉動無疑就是在破壞他掙脫封印,讓他恨欲狂。

殺!

恐怖魔影的身影暴起,哐當之音爆鳴,震蕩方圓數萬里之地,那一瞬間他就彷彿一頭人形暴龍,一股恐怖的龍威夾雜著滔天怒氣向著蕭玫席捲而至。

蛇矛承載了恐怖魔影最強盛的怒意,數千里虛空在一擊之間崩塌,原本消失了的河水轟鳴倒卷而回,似欲將這片廣袤的區域淹沒。

這一矛附帶了至強者的力量,當真恐怖到了極點。

蕭玫在笑,她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面對恐怖魔影這強悍一擊,她沒有選擇閃避,而是一招龍怒殺出。這是戰神錄上的槍法,恐怖到了極點,在劍齋境的加持下,一招竟然打出了絲毫不比恐怖魔影的攻擊。

「轟!」

兩桿蛇矛彷彿化為了一條怒龍,兇狠的撞在了一起,這是最強力量的比拼,拼得就是誰的力量更強。兩人一擊都附帶了強橫到極點的空間力量,怒龍相撞的剎那萬里虛空都崩塌了,將整個界河都給吞噬掉了。

界河中的大戰並未影響到岸上億萬大軍的廝殺,這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戰,數以億計的大軍爆發出來的驚天殺伐席捲了方圓數萬里。最開始獸人損失慘重,他們雖然人數佔優絕對的優勢,但是個人戰力,團隊戰力都落在了絕對下風,但是隨著持續一個月的殺戮,這些只知道瘋狂殺戮的獸人學會了配合,雖然沒什麼威力強大的戰陣,但是勉強已經能夠形成抵抗了。

上億的獸人傷殘,不管是敵人,還是自己人傷亡的數量都恐怖到了極點。蕭戰這一方上萬最大的無疑就是獸人大軍,千萬獸人損失了將近九成,好在蕭媚負責的煉製一直都在繼續,上億九重天圓滿至尊的屍體被煉製,一支百萬人數的半步至強境獸人軍團出現,一舉就扭轉了戰爭態勢。

除了獸人外,千萬神女騎士團傷亡也很大,不過好在她們非常的特殊,重傷后都能夠選擇在神樹空間重生,真正死亡的數量並不是很大。持續一個月的殺戮,千萬神女騎士團還能夠戰鬥的人只剩下不到一半。

唯一一直保持著完好無損的就是秦樓美女,她們的實力堪稱逆天,殺戮的人數僅次於神女騎士團。

這場人獸大戰持續了數個月的時間,範圍波及方圓數十萬里,原先很多大型凶獸聚集的地方都選擇了退避,哪怕是有至強境的恐怖凶獸也只是遠遠眺望,竟然沒有參與這場恐怖的殺伐。

聖乙一行人急速趕路,終於接近了界河是十萬里之地,他們感受到了天地間那恐怖的殺戮之氣,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驚疑不定的遠眺著界河所在的方向。

「怎麼回事兒?」

聖乙看了好一會兒,才扭頭詢問老猿猴。

老猿猴的臉上露出了吃驚的神色,有些遲疑的道:「血祭開始了,每隔一段時間界河中的凶獸出現變化,他們直立行走,出現在岸上,開始瘋狂的獵殺凶獸,這個時候就算是最為強大的至強境凶獸也不遠干預,都會選擇遠遠避開。」

「那現在是怎麼回事兒?」

聖乙雖然看不到大戰的場面,但是他仍能做出清晰的判斷,這絕對是兩支恐怖大軍在交戰,只是這麼恐怖的氣息讓他這個半步至強境的超級存在都感到一陣心悸,顯然大戰雙方投入的力量絕對超乎他的想象。

老猿猴想到了當初在界河邊上遇到的那個少年,雖然當初對方表現出來的修為遠不如他,但是他仍然在對方的身上感到了一陣心悸。能夠讓他有如此強烈的威脅感,老猿猴立時就做出了清晰的判斷,他並未將界河的事情告知,只是想有多遠躲多遠。

老猿猴心中暗自驚異,難道這小子帶著人在跟界河中的恐怖存在戰鬥,這未免也太不真實了。腦中念頭閃過,老猿猴並未將這次猜測講出來,而是有些不缺的道:「往年那些強大的凶獸都會選擇避開,他們似乎非常忌憚界河中的未知力量,至於到底發生了什麼,咱們只要過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聖乙皺了皺眉,雖然感覺這老猿猴有些東西沒有講出來,但是他並未糾纏這個問題,在他心中有一個大膽的猜測,那個界河中的恐怖力量也許就是那個妖獸帝國留下的,如果真是如此,他就有辦法聯繫上當年潛伏在至尊禁域的先輩,只要確信他們還活著,第四次兩界大戰絕對是他們天荒世界徹底一同天元為結局。

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進入了戰場,很快他們就看到了一座龐大的聖城屹立於天地間,在聖城四周方圓萬里之地都被夷為了平地,在哪裡有上億的獸人大軍在大戰。

聖乙一行人都是見多識廣的人了,上億級別的大戰他們見過不少次了,本來這樣的場面應當不會讓他們感到吃驚才是,可是當他們的視線投入戰場時,仍是有種驚駭欲絕的感覺。

怎麼可能?

每一個戰士最低修為都是九重天圓滿至尊境,上億軍隊大戰在一起,這是何其恐怖而誇張的事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