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他處於一個亂石坑的地方,看樣子是剛纔的戰鬥造成的,竟然是寬數米,旁邊都是冰堅的石頭,看着和地獄一模一樣的絕壁,心中竟是沒有絲毫的觸動。

他在地上怔了一下,便欲起身,不料身子才動,左手在地下支撐一下,陡然間全身劇痛,失聲叫了出來:“啊!”身子顫了一下,再次跌倒在地。

“吼!”一聲低低的吼叫,忽然從這洞穴的深處裏傳了過來,龍璇甚是吃了一驚,轉頭看去,卻只見在另一個大坑之中一個龐大的身軀,黑暗中越發光亮,不是暗魂龍王又是何人呢?

兩人劫後餘生,凝神深深對望,一時間居然把身上疼痛也忘了。

黑焰再次低吼一聲,,張大了嘴,示意他向身後看去。

艱難的轉頭向身後看去,只見來路被巨大的石頭堵得嚴嚴實實,沒留一絲縫隙,不由的苦笑的說道:“黑焰,本來就不乞求有救兵的到來,更不用說離去。好吧,我們繼續前進吧,時間已經剩餘不多了。”

黑焰看着他半晌,才躊躇的點了點大頭,緩緩的靠近。

他們邊走邊說道:“黑焰,如果我就這樣死在這裏,你媽媽肯定會瘋了。”

黑焰一怔,臉色焦急,隨即搖了搖頭,口裏還不斷的發出鳴叫。似乎心裏也在擔憂一般。

轉過拐角,呈現在他們面前的是剛纔完全不同的長廊,不過寬敞了些,兩側石壁上發着光,沒有了尖銳冰冷的石刺,把這裏照得頗爲光亮。

走了一會這條長廊就到了盡頭,同時隱隱傳來了水聲,這時,黑焰忽然歡呼叫了一聲,奮然的衝了進去。

……………………………

人龍帝國,軍營中。

衆人臉上出現了痛心神色,朝涯緩緩的說道:“三日之期快過,看來王子殿下還是沒能趕回。”

影源神色慘痛,連聲音也微微有些顫抖,說道:“五萬將士的生命就這麼的,還連累了王子殿下啊………………….”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啊!”攤睡在牀上的星夜狂吼一聲,詭異的反射猛然睜開眼睛,那一雙完全赤紅,如血一般帶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盯着朝涯。

衆人無不失色,只見此刻星夜完全象變成了另一個人,渾身殺氣騰騰,面部肌肉扭曲,猙獰無比。

遠處,影源突然再度驚叫:“醒了,星夜,你終於醒來了。”而這一次,他是面對着朝涯。

只見朝涯右手的法杖赫然大放光芒,將枯槁的身軀完全籠罩其中,連面目也漸漸開始模糊了,失聲說道:“衆將士聽令,防禦。”

“哈哈哈哈哈哈哈……………….”

星夜仰天慘笑,聲音淒厲的說道:“防禦,,你認爲這對我來說有用嗎?我早就說過我會回來報仇的。”

這慘厲聲音,仰天長嘯,迴盪在天地之間,動人心魄。

正當大家疑惑不解之際,朝涯飛身而上,,急道:“快防禦啊,他不是星夜,而是魔神雪人王。”

衆人大驚,只見綠影一閃,朝涯赫然現身在星夜身前,面對着曾經的戰友,竟然是那麼的剛毅堅決,面對着猙獰的魔神,又是稟然不懼。

他眼眶之中微微泛紅顯然是爲了星夜而傷心,更不管其他人,昂首望天,數秒間,一道白光從上劈去,魔神猝不及防,半空中悶喝一聲,倒飛了回去。

片刻之後,諾大的校場之中,所有的人盡皆將那囂張的魔神圍在了中間。

魔神瞪着血紅雙目,身子微微顫抖,慘笑不停,外人只覺得其腦海之中翻來覆去都是慘烈血腥景象,卻又似乎根本是一片空白。

“魔神,我絕對不會讓你傷害到一個人的。”

“你這該死的傢伙,給我滾開。”

………………………………….

魔神怒道:“好,我就讓你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永遠成爲我的僕人,牽魂血祭。”

伴隨其後的是突然的異象,亂閃的異芒,尖銳的鬼厲,片間慘呼聲不絕於耳。

衆人大驚茫然,眼看形勢岌岌可危,卻不知如何是好,就在這時,猛的空中黑影亂竄,鋪天蓋地的激射向遠處的五萬將士。

朝涯一看大急,呼喊道:“不好,他要操縱所有人。”他拼起了最後的力氣,剎那間天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黑龍,轟然而想,震動天地,如遠古天神狂怒一般衝了下來,直向獰笑中的魔神打去。

而在旁邊的影源,緊緊的握住兵器,面物血色,連帶着手中的兵器也微微顫抖。

黑道總裁霸道愛 那驚天巨龍,當頭擊下,未到地面,咯咯巨響已經發出,魔神附近一丈方圓地面禁數迸裂,狂風呼嘯,將他籠罩其中,但他瞪紅雙眼,似乎對身體的束縛掙脫不得,眼睜睜的看着天空那恐怖兇殘的巨龍帶着無邊殺意思迅速落下,張口狂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聲音震動四野,天地變色,但那黑龍依舊毫不容情的向他擊來,眼看着星夜身體就要粉身碎骨。

忽地,天地間突然安靜下來,甚至連巨龍的驚天動地之勢也瞬間屏息,魔神面前出現了無數的血色霧氣,快速的凝做晶瑩的血牆。

血牆瞬間沸騰,如熾熱燃燒不止,帶着所有的感情絕望焚燒,爆發出無與倫比的燦爛光輝,逆天而上。

與那無匹的巨龍,轟然相撞,燦爛的光輝如此耀眼,沒有人可以睜開眼睛,爆發出的巨響,震動了整個天際蒼穹,彷彿末日到臨。

隱約中,一個熟悉的身影宛然後躍,從半空中緩緩落下,正好落在一個由五萬將士所組成的六芒星陣法之中央。

天地間,忽然全部安靜下來,只有一個聲音,撕心裂肺的狂吼着:“哈哈,想了結我,沒那麼容易,這五萬人所發出的黑暗血祭壇真的很可怕。哈哈,我要毀掉這個世界………..”

無盡的黑暗,籠罩着整個世界,他們在黑暗中發抖,不敢動彈,不敢面對,不敢下手!

朝涯啞然,半晌才說道:“影源,戰鬥吧,即使你不能下手,但你要想想我們身後的無辜百姓啊,我們的家人,我們的朋友。”

朝涯還想說什麼,忽然身子一震,象是發現了什麼,轉頭看去,只見那個虛弱而蒼白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走到校場。

影源似乎並沒有發覺,低頭默然,黑暗中,彷彿也有個人跟他一同傳來了低沉的嘆息聲。

寂靜中,他無聲的留淚,終於還是發號了命令,“衆將士聽令,準備攻擊。”

大家都隱隱有悲慼之聲,哽咽的應諾。

黑色的烏雲盤旋在夜空,天幕陰暗的彷彿壓向地面,從蒼穹上飄落的雨絲,在稟洌呼嘯的風聲中,捲過蒼茫的大地。

而這個大地上有十萬個惜日戰友正在對峙,夜空黑雲裏,有低沉雷聲響過,天地間的雨勢,也漸漸大了起來。

“劈啪。”

不知是哪處的樹苗被狂風暴雨折斷,就象是開始的鐘鼎聲,雙方几乎勢均力敵,幾乎同一時間同一動作,不同的是一方淚流滿面。

眼下,在這風雨之夜,有人眉頭微微粥起,輕輕嘆了口氣,也許是內心的悲哀吧!

……………………………… 熟悉的黑暗裏,冰冷的氣息四處遊蕩,遠遠的地方,還穿行着那些詭異武器呼嘯的聲音,但近處四周,卻是一片異樣的平靜。

突然,平靜的地面開始劇烈顫抖起來,連帶着周圍的樹木也開始震動,在空中無數的炸響之後,開始慢慢凋落無數的樹葉慘枝,和沙石塵土,一片迷濛景象。

轟隆聲中,亂象四起,黑暗越發濃郁,便在此時,那些落下的石塊突然在半空之中硬生生停了下來,有那麼一刻,幾乎似時光停頓,萬物靜止。片刻之後,尖嘯驟然而起,所有的石塊沙塵匯聚成一條徽墨巨大的洪流,隆隆向黑暗某處衝去。

那洪流聲勢驚人,一路之上氣勢如排山倒海,更無一物能阻擋,眼看便衝到了黑暗盡頭,忽地,那黑暗之中,竟伸出了一隻滿布血痕的手掌。

那手掌輕輕相扣,赫然是一個威力無比的法印,有說不出的誘惑妖媚之象,其中蘊涵着無窮森森力量。

無形之氣,從那手結之印上瞬間凝結,剎那間,似乎那個手掌竟是放大無數倍,如一隻巨掌,硬生生的籠罩住空中爆炸的鋼針,十萬條尖銳森寒的兇器,竟被擋在空中,發出了震天巨響,無數兇器失去了動力,轟然墜落,瞬間沙土飛揚。

龍璇的身影,突然從沙石飛揚的塵土中閃現而出。身上光濤尚未穩定,呼吸一窒,身體晃動的衝了出去。

幾乎是同時,遠處的魔神一聲慘叫,原本身上的紫光被壓制下去,口噴出鮮血。面色非常難看,但還沒有喘息的機會,身後竟是結成了一面巨大的藍色光牆,如一面熾烈的火焰,從背後以怒濤一般的速度向他的身影更快的衝來。

光淘尚未及身,魔神一驚,慌忙在半空中飛掠而起的身體亦爲之晃動,可見那光牆威力之強,當真是有粉身碎骨的可能。

只是魔神面色蒼白,落地的瞬間狂囂不止,說道:“出來,藏頭露尾的算什麼好漢啊。”

影源在遠處,忍不住輕呼出聲。

在黑暗中,那隻白皙的手,似也微微顫抖了一下,於無聲處竟有驚雷,於黑暗中大放光芒,光輝中漸漸的走出一個年輕男子的身影。

“王子殿下!”

只是,黑暗中,那猙獰的魔神猛然睜開眼睛,雙眼如血,冷冷的說道:“嘿嘿,原來是你啊,這次我要把你撕成碎片。”

無聲無息。

那一個空間卻突然凝固了,整個的黑暗如凝成堅硬岩石,堅不可摧,不知怎麼,空氣中的重量瞬間的沉重萬分,幾乎要將這個空間壓成一線。

終於,有人微怒地輕喝了一聲,那個黑暗結界瞬間散去,沉聲說道:“魔神,爲了救回五萬將士的靈魂,我不得不把你也從末日審判中也拉出來,現在你連留在世界上的機會都沒有了,我要把你徹底的消散。”

一聲咆哮,突然如驚雷咂響,在校場之中沸騰起來。周圍的黑暗瞬間退卻,那片幽芒深處,轉眼間閃爍出刺目光芒,如惡魔無數的觸手,向着魔神,呼喊狂嘯。

就連周圍無形的壓力,也開始土崩瓦解,此刻空氣也開始不停翻涌,紛紛躁動不安。

呼嘯淒厲的陰風,此刻聽來,就象是渴望的喘息。

“王子殿下,你還記得我與你曾經共患難嗎?難道你就忍心將我毀滅嗎?”星夜看着就在自己身前那片張牙舞爪的刺目光芒,突然這麼靜靜說了一句。

強光之中,閃爍的光芒似突然凝固了一下。

星夜一身戰袍,在強烈的陰風中獵獵作響。

就連龍璇的聲音,聽起來也這般飄忽不定:“星夜叔叔,是你嗎……………..”

那片光芒前方,卻沒有任何的聲音,只有伸縮不定的光線,將星夜的身影照的忽明忽暗。

星夜沒有再說什麼,緩緩飄了上去,飄進了光芒深處。

光芒流轉,藍色的光線時長時短,彷彿冥冥之中,有雙眼眸正注視着他,微微顫抖的問道:“星夜叔叔,是你嗎?”

下一刻,一聲巨響,巨大的力量將堅硬的地面硬生生咂開了一個大坑,龍璇的身子倒飛出去,險險躲過了星夜正面突然的進攻,但還是受起強大氣勁所波及,面色忍不住煞白。

他喘息未定之時,忽地身後風聲凌烈,那個星夜,不對,應該是兇惡的魔神已然如跗骨之錐般跟了上來,大腦這才清醒過來。

莆一落地,由手輕翻,藍光頓起,星龍劍橫擱於胸前,對着這個兇悍之物,無論如何不敢掉以輕心。

魔神瞪着幽黑狠目,冷冷的說道:“王子殿下,我是你的星夜叔叔啊,快過來給叔叔親熱親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朝涯頓時一怔,雙眼精光大盛,說道:“王子殿下,他已經不是原本的星夜了,不能再忍卻了。”

龍璇有些愕然,說道:“那該如何是好!”

魔神仰天長嘯,笑道:“嘿嘿,怎麼,我的王子殿下,下手啊,就連你的星夜叔叔一同消滅掉吧,哦,我差點忘記了,你身後,還有我的五萬傀儡呢?”

衆人瞬間面如死灰。

龍璇的嘴張大了,彷彿要說什麼,又象要使盡全身力氣吶喊,可是,卻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陰風再起,聲更淒厲。

一道閃電,刺穿黑雲。

一道驚雷,炸響天際。

雷電轟鳴,轉眼間撕裂天空。無數的黑色鋼槍如沸騰起來,從諾大的天空洶涌涌來,聚集在龍璇的上方。轟然而下,夾雜着巨大的氣勁,將地面上打的坑坑窪窪。

他嚇了一跳,左閃右避,在銳嘯狂呼中飄蕩。那魔神卻是霍然擡頭,望着天空,一切一切都象是一場娛樂,充滿了刺激。

“哈哈哈哈……………….”

魔神再次獰笑不已。

就在這張狂的呼嘯聲中,那飄忽的男子突然笑了,帶有一絲桀驁不遜。

下一刻,龍璇的身影消失了。

一抹藍光在黑暗中突然閃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