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然,原來你一直都在使詐。你根本就沒有動這些機器……”安軒有些惱怒的說道。

“安軒,你一直強調着機器的重要性,我哪裏敢碰這些稀罕玩意。艾總剛纔已經說了,十天的時間,應該也夠了。十天之後,這裏將會是一片廢墟。希望你抓緊拆除機器,儘快的在新廠安裝,更好的造福於廣大病患者。”我冷冷的笑着。安軒這幾日避而不見,不就是想我上鉤嗎?

“周然,算你狠。我會記得的!”安軒露出了一副痛苦的表情。

“安總,我可是在爲你着想,你如果再重新購買機器,得耽擱多久。別糾結了,我們的酒還沒有喝完呢!”我冷冷的笑着,跟安軒交手這麼久,估計這是安軒敗得最慘的一次…… 葉落知道這個地方還是天馴子走的時候告訴自己的。

天馴子也沒有詳細的告訴葉落,只告訴葉落在馴獸峰背後有一個密地,如果受了什麼重傷可以前去休養。

葉落此次前來就是試一下能不能夠把自己身上的毒素給解了,雖然有辦法能夠解除,不過畢竟極品靈石太難找了,葉落想要找到也不知道得什麼時候,等到那時候毒素爆發了,葉落就悔之晚矣。

葉落脫下長袍,露出一身堅實的肌肉,在身上還有密布的傷口,都是葉落最近受傷所留下的隱患。

那些金魚看到了葉落倒是不怕,不過葉落走進才發現這些形如金魚的東西,在頭上還有二個凸起,如同二個金色的菱角一般。

這種奇異的東西葉落倒是不懂,因為這看起來倒是和妖獸相差甚遠。

可是葉落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這些就是妖獸,這種奇異的感覺,讓葉落很古怪。

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古怪的想法。

這些金魚看到葉落出現倒是不怕葉落,輕輕的聚攏在了葉落的身邊。

葉落輕輕的靠在池子裡面的一塊大石頭上,臉上愜意無比,一身的疲憊彷彿都要被溫泉給洗去,這個溫泉不僅溫暖舒適,而且葉落還感覺在溫泉裡面有股奇異的能量。

不知道是葉落身上有什麼吸引住了這些金魚,這些金魚都一個一個的靠近葉落的身邊,魚唇輕輕的觸碰著葉落的身體。

葉落感覺到了身上的傷口在發癢,再次看的時候,臉上赫然色變,他竟然發現他身上的傷口的印記在慢慢的消散,直至淡的看不出來。

而葉落也感覺在自己的身上出現了一種古怪的變化。

在試劍峰考核的時候。葉落就知道各峰都有他自己的隱秘,就像武修峰的傀儡之術,法修峰的法陣修行之術,而馴獸峰身為名義上的第一大峰,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

自然也有藏著的隱秘,這個密地溫泉之地。就是隱秘之地之一,天馴子告訴葉落這個地方不知道葉落為什麼會感覺有點不安。

因為這個地方只有歷代的馴獸峰峰主才有資格入內的,而天馴子對於葉落很是看重,已經板上釘釘的把馴獸峰峰主的位置給留給葉落了,所以才會提前准許葉落進去。

葉落受創無可奈何才會來到這裡,表面上看葉落沒什麼大礙,可是葉落自己知道胸口時不時的抽搐感,還是身上時不時凝滯的武力運行,就是那場戰鬥的後遺症。

那場戰鬥葉落雖然夠強。負擔自然也很大,鬼獸入體,帶來的不僅僅的戰欲,而且還有殘存的很多怨念,這些都是在戰場上無辜死去的戰士的冤魂,葉落對於那碧海聖地也有了一點恨,不管是什麼借口,可是拿凡俗作為霍亂之地。這都是殘酷而且殘忍的。

所以那麼多人,不管在凡俗裡面有什麼樣的地位。還是一樣夢想的拜入聖地,在聖地的面前,怎麼樣的實力都是不夠看的。

葉落靜靜的泡著溫泉,祛除這戰鬥的隱患,而葉落不知道的是在他身上的武力也被魚嘴給牽引出來了,葉落自身的武力才是修復自身創傷的源泉。

而這些金魚能夠把這些武力發揮出登峰造極的實力。恐怕也不想看起來那麼簡單。

葉落伸出手臂,朝著手裡面探去,那些金魚看到葉落的手臂伸來,倒是也不怕,還主動的靠近到葉落的身上。

葉落一撈就從溫泉裡面把一隻金魚抓了起來。

金魚「撲騰撲騰」在葉落的手上跳動著。

不過很快就靜止下來了。還眨著大大的金魚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葉落。

葉落一怔,他沒想到這些金魚倒是有點奇異,彷彿擁有智慧一般,在前世魚只有七秒鐘的記憶,可是這些金魚明顯不是一般的魚。

彷彿如妖一般。

金魚在葉落的手上,葉落才發現金魚竟然在吸收自己的武力,然後作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這才是修復自己的根基,葉落本來還以為是溫泉的效果,可是現在看來最重要的應該是這些長著龍角的金魚才對。

金魚對於武力的運用,讓葉落目瞪口呆,他沒想到武力竟然還能這樣用,不過葉落想要學著金魚的辦法使用武力的時候,手上就一陣的疼痛,看來這金魚的修復辦法,應該屬於金魚的天賦技能。

武力被金魚吸收,可是葉落感覺不到金魚身上有殘存的武力氣息,金魚如同在虛空中操控著葉落的武力一般,構成了一個武力的範圍,這種詭異的運行方式倒是讓葉落眼前一亮。

可是他根本就無法掌握的了。

葉落暗暗思索,自己都看不懂,倒想是靈師以上級別的武力運行方式。

就算是法修能夠操控的很好天地的元素,可是還是有一個引子的,那就是法修身上的那個法心。葉落知道雖然他的法修已經邁入了**師級別的地步,可是葉落都很少用,因為他感覺法修在**師以下都只是基礎而已。

而葉落也從未聽過在**師後面到底是什麼境界。

靈師只是武修境界的晉級方式,而身為可以和武修境界媲美的法修,怎麼可能就到了**師境界就沒有了。

這些應該是屬於法修峰的隱秘,葉落不懂,不過看著這些金魚,葉落彷彿想到了什麼,難道以後法修也能夠像這些金魚一般,自由的操控天地的元素,如同在自身的外面構成一個領域一般。

那麼到時候的法修恐怕會很強大。

葉落從未小視法修,他也時不時會修行一下法術,可是沒有師傅指導,葉落還是感覺自己有點迷茫的,關鍵是看不清前面的到底是怎麼樣的路。

自己以後將要面臨的是怎麼樣的。

可是這些金魚就讓名師一般,葉落輕觸這些金魚,彷彿自己感覺到了什麼。

達到了大武師圓滿以後,掌握了足夠的靈性就能夠突破到靈師的境界。

而靈性分為十層境,一層層對於靈性的感知都是天差地別的,一劍子算是一個天才,厚積薄發,可是感悟到了靈性四層境以後,一劍子的爆發也就停止下來了。

關鍵的就是靈性的感悟越高,就越加的艱難,甚至後面一層靈境的感悟,比起前面三層都強。

葉落自身的靈性現在也感知到了一層境左右的境界,別看葉落感悟的低,可是葉落才武師境界而已,已經足以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

為什麼要大武師圓滿后感悟在感悟靈性,這不是亂說的,只要得到了大武師圓滿的境界以後,才能夠觸摸到靈性的門檻。

像葉落這樣武師就感知靈性的雖然不是絕無僅有,可是也沒有幾個。

可葉落已經達到了**師境界的法修和武修比起來就差了很遠了。

葉落不知道**師以後到底該怎麼修行,武修有靈性的修行,那麼法修自然也有法修的修行進階方式。

葉落靜靜的感悟這些金魚的吐息,還有操控的方式,葉落漸漸的感知到了什麼。

天地元素開始聚集在了葉落的身邊,這是確確實實的聚集在外面,葉落點滴都沒有吸收在體內,因為他還要確定他自己的想法到底是不是正確的。

如果他的想法的正確的,他就找到了法修的進階之路,一直走下去,也不會比武修差多少。

葉落對於武修的依賴,倒是全部依仗教化系統什麼,戰技輕而易舉的掌握,功法的解讀,而其他的修鍊體系,就沒有那麼好了。

天馴子如果知道葉落在這個密地感悟起了法修的晉級之路,一定會驚訝無比。

他的想法只是想要葉落掌握這個地方而已,這個地方藏著天馴子的一個驚天念想。(未完待續。。) 法修者,化天地元素為己用,不過法修的天地元素無需要轉化,靠著法心的牽引,自然而然也能夠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武修者奪天地之力為己用,化為武力這個武修的核心力量,這是調戲天地元素的威嚴,所以武修才要感悟天地靈性,就是感悟天地元素的親和力量,讓自己得到天地元素的認可,得到的認可越多,天地元素才會貢獻出越多的力量給自己。

所以武修是一個霸道的職業,可以說不被天地元素給認可,不過武修者投機取巧,感悟靈性,然後把自己也變成天地元素的一部分,在天地元素的眼皮底下耍個心眼,得到晉級之路。

靈性是天地元素的靈性。萬物有靈,天地元素屬於天地中最強大的靈。

不過這個靈沒有智慧,只會本能的運轉,才給了武修的機會。

不然武修達到了大武師境界,後續的道路也會像葉落感知法修一樣,已經沒有前進的目標了。

金魚還在吸收出葉落身體裡面的武力,漸漸的葉落的身體裡面空虛一片,在葉落的身體外面天地元素濃郁的如同溫泉的霧水一般。

故作情深:我與總裁的周旋遊戲 朦朧一片,一眼看去如同一個仙境一般。

葉落沒有發揮雲天功法的吸收能力,連雲天功法的自行運轉都被他給停止了。

他自覺的感知到,如果他還想要在法修這條道路上走下去,最好的辦法就是現在不要吸收天地元素。

很快葉落的身體裡面空蕩蕩的一片,武力都被金魚給吸收一空,而葉落的身體漸漸的變的潔白如玉,渾身上下一個傷口的印記都沒有了,葉落運轉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武修經脈。

讓葉落震驚的事情發生了。這簡直不敢相信,葉落能夠知道恐怕自己的武修經脈以後運轉起來至少強了三成,而且還是無負擔的運轉。

原來自己身體裡面的隱患如此深,這才是讓葉落不想相信的原因,如此多的隱患自己竟然都還不知道。

其實最大的原因確實是葉落自身。

葉落修鍊的速度太快了,修鍊起來如同吃飯喝水一般。

迅如猛虎。滿打滿算葉落修鍊至今才半年的時光,半年裡面葉落髮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從一個手無寸鐵之力的廢物,到現在的首席弟子第一。

而且還能夠力壓老一輩的核心弟子。

在這天武聖地恐怕都是能夠排的上號的。

修鍊那麼快,葉落的根基就沒有辦法打的紮實,而這些金魚就是為了葉落而存在的一般,不僅修復了葉落修行的後遺症,而且還讓葉落如虎添翼一般,以後修鍊起來會更快。

葉落突然有點感激天馴子。

天馴子不會無緣無故的把這個地方告訴自己。單單自己看到的這些金魚恐怕都不是凡物。

放在外面恐怕就算天價都別想買到,屬於真正的無價之寶。

葉落把心緒收回心中,現在是一個關鍵的時候,能夠領悟了他就能夠找到法修的晉級之路,以後一路平川。

而那些金魚不知道是感覺到了葉落身上的沉重氣息,還是感覺到了葉落身上已經沒有武力了都緩緩的離開了葉落的身體而去。

葉落走到一個地勢較高的池子裡面,盤膝坐在地上,溫泉水剛剛浸過葉落的腰部。葉落盤膝體悟剛剛金魚操控自己的武力時候的感覺。

那和靠法心操控是不一樣的,因為他操控的是武力。就彷彿用了法修的方式操控起了武力一般,武力靠的是爆發,而那些金魚恰恰相反,反而用來修復起自身的隱患起來,這是葉落沒有想到的。

雖然他也有操控武力修復自身的經驗,不過根本和金魚的修復沒法比。一個就是不會醫術的普通人隨便用繃帶包紮了一下,一個就是精通醫術的醫學國手,用最好的葯,最好的醫術來醫治。二者一天一地,根本無法比擬。

漸漸的感悟還有體會。葉落慢慢的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感覺。

天地元素不是沒有智慧,而是大智若愚,每一個修鍊者都彷彿是天地元素的孩子去包容一般,武修就好像一個調皮的孩子,隨便的改變造型,雖然讓天地元素這個父母頭疼,不會也一樣疼愛。

畢竟萬變不離其宗,就算天地元素怎麼改變,變為了武力,變為了鬼力,變為了魂力,可他的實質還是天地元素的。

葉落感悟越加的深厚。法修一道葉落也只是剛剛入門而已,雖然有教化系統幫忙感悟,葉落的法心也是靠取巧得來的,現在這個機會就是讓葉落徹底的掌握到法修一道來。

以後葉落的攻擊能力,不會在局限於妖獸和武力,還會有一個強大的法修誕生。

感悟越深,慢慢的葉落的臉上浮現出一股瞭然之色。

武修有感悟的靈性,而法修也有其要感悟的法之領域。

法修者感悟到了法之領域,然後突破那層的法之屏障,就能夠突破到另外一個境界。

法之領域以法修的法力為基礎,構造而成。

一但構造而成,法修將徹底的邁入另外一個行列。

法修和武修不一樣,沒有所謂的靈性十層境。

法修是靠法修領悟的領域大小和強度衡量一個法修的境界。

在法修領域裡面,法修將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領域裡面的法修不在畏懼武修的近身攻擊,弱小的**也將不在是問題。

那時候的法修才會是一個恐怖的炮塔。

葉落不知道自己將要感悟到的是什麼,他感覺自己從新回到了第一次感悟到天地元素的時候樣子,那時候他感覺到了火的熾烈,水的溫軟,大地的厚重,天空的威壓,種種的一切葉落都感覺到了。

那時候他感覺自己不再是自己,而是徹底的成為了天地元素的一份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