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磨鐵點了點頭說道:「要是再加上一些隱世強者的話,估計六級以上的強者不會少於三十位,所以這一仗,無論如何我們都是贏定了。」

「不過秦羽觴此子不容小覷,所以,磨鐵你要時刻提防此人,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立刻來告訴我。」麻衣老者目光深邃的說道,一看就知道是老油條。

「放心吧,我會注意的,顧南成已經加入到了蒼盟之中,顧南成受了重傷,正在修復之中。」姬磨鐵說道。

「顧南成此人心機很深,別看他一副迂腐的樣子,一旦動起心思來,一般人可不是他的對手,所以,也要嚴防此人。」麻衣老者叮囑道,很顯然,麻衣老者並不相信顧南成。

「我會小心的,顧南成這等貨色早就知道他不是什麼好鳥,要是他不聽話的話,我會處理好的。」姬磨鐵狠厲的說道。

「嗯,這樣最好不過,蒼盟那邊我要最新的消息,魔魂族的那人如果能直接取得聯繫最好,和魔魂族一定要搞好關係,一旦我們姬家和魔魂族把關係搞好了,我們姬家未來的發展潛力可是無窮的。」

麻衣老者說道魔魂族的時候非常的慎重,很顯然,他對魔魂族看的非常的重要。

姬磨鐵重重的點了點頭,他自然是知道魔魂族的重要性的,要是能夠攀上這麼一大巨頭的話,對於幾家來說,好處可是無窮盡的。

姬家已經做好了打算,他們的打算要是讓秦羽觴知道的話,秦羽觴肯定會非常的鄙夷,秦羽觴肯定會說:不就是魔魂族嗎?老子分分鐘滅之!!!

北州,當三位老人聽到南州所有勢力全部都被秦羽觴滅門了之後,神色有點複雜。

「大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南州基本上已經被秦羽觴滅了,這對我們北州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一位身材魁梧的老者說道,這名老者的身材足足有兩米多。

「別擔心,還有一個蒼盟在對付秦羽觴呢,這倒是為我們省去了不少的力氣,不過,秦羽觴此子很難纏,隨意我們也要做好準備。」另一位老者說道。

「沒事,就算是秦羽觴再怎麼厲害,他也不會是整個古穹的對手,就算是他又釋教和儒教的支持,也不能抵抗得住蒼盟的攻擊。」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老者說道,似乎並不在乎秦羽觴。

「魔魂族的強者已經到了蒼盟,有魔魂族強者助陣,一個小小的秦羽觴能掀起什麼浪來?」黑衣老者繼續補充道。

「秦羽觴此子是個變數,所以還是小心些微妙,當天太上忘情教也是有魔魂族強者助陣的,但是太上忘情教還不是照樣被滅?所以,小心駛得萬年船,還是要小心些為好。」兩米的高的老者說道,別看他個頭大,但是他的心思卻是三個人當中最為縝密的。

「嗯,天魂說的不錯,帝伽,對於秦羽觴這件事不能馬虎,你和天魂一起去蒼盟,試探一下他們的打算,要是有必要的話我們就和他們聯盟。」老者說道。

老者的眼睛裡面透出兩道睿智的神色,似乎對秦羽觴很感興趣。

「沒想到小東西竟然引起我的主意了,九陽聖地都能被你滅掉,看來你還真是不簡單呀,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身後到底有什麼大人物在撐腰,敢滅了太上忘情教。」

老者雙手交叉,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老者以為秦羽觴的身後肯定有著大人物撐腰,不然光靠一個秦羽觴,怎麼肯能滅掉整個太上忘情教?

要知道,太上忘情教可是萬年的傳承了,一個秦羽觴是無論如何都無法顛覆太上忘情教的。

但是他似乎是想騙了,並不是秦羽觴有多麼厲害能夠滅掉太上忘情教,而是儒教和釋教幫了秦羽觴的大忙。

就連秦羽觴自己都沒有想到太上忘情教怎麼會那麼容易被他滅掉,甚至他都有點懷疑,是不是什麼人早已經做好了一切,自己只是走了一個過場而已。

當然,秦羽觴想不到,在他滅太上忘情教之前,就已經有人謀划好了一切,所有人更是想不到,太上忘情教之所以能那麼快覆滅,是某些人的手段而已。

當然,關於這些秦羽觴自然是不知道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這些都是題外話。

此刻在星域當中,一艘百丈大船正在急速前行,大船上面全都是全副武裝的士兵,陣容整齊,每個人的臉上全部都是剛毅之色。

平淡的眼眸當中透露出几絲殺機,眼睛平視前方,兩隻腳像是紮根再船上一般,一動不動,如同雕塑。

大船平靜的朝著某個方向前行,整個船身似乎被人故意塗成了黑色,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

偌大的星域當中只有這一隻大船在行駛,沒有發出意思的聲音,就像一艘幽冥穿船一樣,悄無聲息的前行。

大船上面的軍隊能有五十多萬,但是五十多萬人沒有一個人發出聲音,沒有人交談,看得出來,這支隊伍的紀律性非常高。

在大船的船頭上,站著兩名老人,兩名老者只是駕駛著大船,不斷的調整大船的方向。

在大船的上方,飄著一面大旗,上面寫著兩個大字——羽盟。

沒錯,這是羽盟的運兵船,每一次能夠運送五六十萬人,性能極高。

駕駛運兵船的那兩名老人正是智中子和貪狼,火雲子留在大本營管理各項事務。

智中子接到秦羽觴的命令,總共帶了兩百萬大軍前往古穹,他們走的是胡家的一條星空密道,不但距離很近,而且安全性也非常高。

另外的一百多萬軍隊將會陸續前往古穹,畢竟這是一件大事,不能馬虎。

大船寂靜的前行著,沒有任何的響聲,要說有的話那也只有大船顛簸的聲音,但是那種因也是細若蚊蠅,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計。

整個過程都極為保密,幾乎沒有人知道。

再說秦羽觴等人已經回到了胡家,黃振得知秦方明死去的消息的時候,直接紅了眼,殺氣騰騰的,想要去給秦方明報仇,當他知道仇人已經死於秦羽觴劍下的時候,就想去斬殺蒼盟的人,屠滅蒼盟。

好在秦羽觴阻止了黃振,不然的話,黃振還真的有可能殺上蒼盟。

韓世忠一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整張桌子直接化成了粉末。

「方明最大的願望就是看到少主崛起,就是看到我們整個秦族崛起,我們要向讓他瞑目的話,我們就努力實現他的願望。」

韓世忠咬著牙說道,他已經悲憤到了極點,秦方明、黃振、韓世忠可是多年的老友,情同手足,就這樣死去,任誰也不甘心。

「蒼盟既然想要阻擋我們的腳步,那我們就屠滅蒼盟,少主的崛起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秦族的崛起更不可能被人阻擋。」

黃振咬著牙堅定地說道,他的拳頭緊緊地攥著,殺氣森然。

「你們放心,我不會讓明老就這樣死去的,蒼盟想要阻擋我們的腳步,還遠遠沒有那個資格,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別想阻擋我們。」

重生男神寵妻忙 秦羽觴淡淡的說道,但是誰都能聽得出來,秦羽觴的這句話當中包含著什麼,那是一種信念。

「羽觴,蒼軍已經到達,由智中子和貪狼兩人親自帶領。」胡濤這時候說道。

胡濤和秦方明也是多年的好友,秦方明死去,他也非常的悲憤,但是他知道,秦方明是為了什麼而死。

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所以胡濤一隻關注著蒼軍。

聽到蒼軍到達,秦羽觴點了點頭說道:「把他們好好安排,務必要做到隱秘,蒼軍使我們的一支騎兵,我要讓它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放心,左右的一切我都已經安排好了,總共兩百萬人,分別從不同的四個方向而來,沒有人知道,現在全部都已經安全抵達,他們所處的地方几位隱秘,沒有人知道。」胡濤說道。

「這樣最好,接下來我去一趟聖城,在我沒有回來之前你們不要有動作,一切等我回來之後再作打算,還有,要時刻注意蒼盟,出了蒼盟之外,其餘的任何勢力都要注意一下,尤其是那幾大世家。」秦羽觴叮囑道。

秦羽觴知道,現在他已經成了眾矢之的,身後雖然有著儒教和釋教,但是這並不代表著自己可以橫行古穹,他非常的清楚,在古穹當中,肯定還存在著一些強悍的存在,只是這些人暫時還沒有行動。

可是秦羽觴不敢保證這些人不會對自己出手,為了以防萬一,秦羽觴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 阮坤不知道秦羽觴這次來的目的是什麼,上一次秦羽觴來到聖城交代了一些事情,阮坤一直在暗中準備著力量,到現在也算是積蓄了一些力量。

秦羽觴聽完阮坤所說的,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有勞你了,我們之間的關係暫時先不要公開,這樣對你們聖城沒有好處,再說了,隱藏在暗中更有利於我們的計劃。」

阮坤聽完秦羽觴所說的,和他想的基本上一樣,他也知道現在的聖城不是蒼盟的對手,再說,現在蒼盟的實力到底如何,秦羽觴心中還沒有底,但是秦羽觴隱隱猜到,蒼盟的力量絕對不容小覷。

「坤老,你能否讓我見見你們聖城的那幾位老祖?」秦羽觴徵求阮坤的意見,其實秦羽觴完全可以不管阮坤的,他可以直接去找那幾位聖城的老祖,但是這樣的話會在阮坤的心中買下芥蒂,雖然只是一句話而已。

阮坤明顯很高興,他也知道秦羽觴可以直接去找那幾位老祖,秦羽觴這樣做,無疑是在給自己面子而已。

甚至阮坤還能才想到,那幾位老祖甚至非常樂意見秦羽觴,因為曾經就在阮坤的面前提過,秦羽觴此子前途不可估量。

「只要秦公子願意,隨時都可以去見老祖,相信老祖非常樂意見公子。」阮坤說道,阮坤的話讓人聽來非常舒服,拍馬屁也不聲不響。

「那我們現在就去吧,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

秦羽觴也不墨跡,直接就說現在就去,因為他真的是沒時間,這一點倒是真的。

那三人看到秦羽觴的時候,沒有一點的震驚,反倒是非常的自然。

這時候秦羽觴才感受到,這三名老祖全部都是聖境八級的高手,看來當日和阮坤交好當真是明智的選擇。

其實秦羽觴不知道的是,三名老祖心中同樣在想,當日沒有應季家的請求對這小子出手,不然後悔不堪設想啊。

也難怪這三人游這樣的想法,當初看到秦羽觴的時候還只是靈海境而已,沒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秦羽觴就已經突破到了半聖境界,而且氣息已經遠遠地超過了半聖。

要不是秦羽觴的境界擺在那裡的話,這三人絕對都認為秦羽觴是聖經三四級的高手了。

「秦羽觴見過三位前輩。」

秦羽觴恭敬的說道,對於這些前輩,秦羽觴在心裏面還是很恭敬的,至於熟悉了之後扯皮什麼的那都是后話,咱在這裡暫時不提,不然秦大公子會不高興的。

「嗯,我們都是老熟人了,你也沒必要這麼拘束,你的來意我們已經很清楚。」一名老者說道。

秦羽觴微微一笑說道:「這樣最好不過,我們現在時間緊迫,所以所有的事都必須抓緊。」

「只不過我們三人也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小兄弟能否答應?」一名老者渾濁的眼睛裡面透出一縷精光,投點老奸巨猾的意思在裡面。

秦羽觴心中一笑,你們沒有請求才怪呢。

心中雖然這麼想著,但是秦羽觴口上還是問道:「哦?不知道是什麼請求?」

第三名老者說道:「我們你做我們聖城的客卿,若是將來我們聖城有什麼危險,還請小兄弟幫一幫就是了,當然,要是他日聖城和小兄弟作對的話那就兩說了,那時候小兄弟完全不用顧及我等就是了。」

就算你們不這樣說,一旦聖城阻礙到我了我也會除掉,不過你們到還有點自知之明,這樣也好,免得大家雙方都尷尬。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秦羽觴就答應了,只要是聖城不違背道義,我自可保聖城無虞。」

秦羽觴說的也是真心話。

「那就有勞小兄弟了,既然這樣,小兄弟的事就是我們的事,所有的一切我們都會做好的。」

秦羽觴嗯了一聲,隨即說道:「既然這樣的話我就告辭了,來日方長,我們再續。」

三人都是點了點頭,他們把秦羽觴完全放在同自己平等的地位,因為他們知道秦羽觴的脾氣,要是他們只要稍微有一點傲氣的話,秦羽觴絕對會拂袖而去。

不要說,秦羽觴還真是能做出這樣的事來。

「滄溟,你看此子如何?」一名老者淡淡的說道。

「清風,你已經有了答案何必問我,倒是李鵬你怎麼看?」滄溟笑著說道。

李鵬微微搖了搖頭說道:「此子的心性沉穩,未來成就不可估量,絕非池中之物。」

「不錯,此子只能較好而不能與其為敵。」清風淡淡的說道。

三名老頭子在這裡不斷的討論這秦羽觴,而秦羽觴此時已經離開了聖城,前往胡家。

……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趁現在他們還沒有弄清楚我們的意圖之前,我們先殺他們個措手不及。」

面對戒靈等人,秦羽觴淡淡的說道。

「不錯,現在出擊,所有人都想不到,能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韓世忠點了點頭說道,顯然極為贊成秦羽觴的話。

「不過我倒是覺得我們現在因個事各個擊破才最好。」智中子說道,智中子是羽盟的軍師,他的看法遠遠地超過常人,眼光獨到,很有戰略眼光。

「那依軍師只見我們要怎樣做?」秦羽觴問道。

秦羽觴心中也有一些想法,但就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智中子看了眾人一眼說道:「根據我們得到的情報,蒼盟的高手要遠遠的超過我們,粗略估計,蒼盟聖境六級以上的強者最少在十位以上,這還是保守估計,而我們這邊遠遠地比不上對方,所以我們只能智取,不能硬拼。」

秦羽觴極為讚歎的說道:「軍事雖說的正是我心中的想法,我們勢單力薄,雖然在人數上占點優勢,但是在高手方面卻是大大的不如對方,所以我們最好的辦法就是逐個擊破,在這一點上,我和軍師的看法是一致的。」

在座的中熱都是聰明人,都知道蒼盟高手實在是多,這還是在那次高手莫名其妙的被人殺掉之後,要是那些高手當日沒有死,那麼蒼盟的勢力要遠遠的超過現在。

知道內情的秦羽觴在心中自然是對自己的老祖狠狠的感激了一番,委實替自己出去了很多心腹大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