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得到了一頓狠狠折磨!

一番折騰過後,伯爵臉色都快和死人一般黑了,依舊不肯開口。秦陽知道,這是問不出什麼來了。

緩緩吐氣,看着院子。

秦陽心裏一陣糾結,果然還是被破壞的不成樣子了,不過還好沒波及到房子。

隨即,拉着地上的伯爵前往地下室。

既然破壞了院子,那就等着讓背後的人拿錢來賠吧。

秦陽將伯爵關好,他要前往鎮子上的五金店,總歸是不放心伯爵。

隨後,買回來幾條大鐵鏈子,有胳膊那麼粗,將伯爵重新捆綁,都捆成一個大鐵球了,才停下來。

這下放心了。

接着,秦陽帶着伯爵的手機返回了屋子。

翻查一番,手機裏的聯繫人極少,只有繆繆幾個,不過卻沒有發現任何一個帶有許姓的人。

猜測一番,應該是伯爵的等級還不夠,根本接觸不到許天,只是許天一個命令,一層層傳遞,最後派來了伯爵?

這就是許天的勢力?居然這麼龐大?

就在這時,手中的手機震動起來。

秦陽低頭看,是聯繫人中的一個,叫雷魔,看名字猜測這是代號,而且應該是覺醒者。

按下接聽鍵,一個沉悶的男聲傳來,秦陽不說話。

“伯爵,你在做什麼?還不回來?”男聲道。

“我不是你說的伯爵。”秦陽很冷靜。

“你是誰!”電話那頭,沉悶的男聲帶上了質問的語氣。

秦陽不說話,他想聽聽對方怎麼說,說不定能套點情報。

“不管你是誰,得罪了我們總歸沒有好下場,伯爵和你動手了?若是他有損失,恐怕你也活不成!”聲音聽起來好像漫不經心,但卻十分囂張。

秦陽皺眉,對方敢在不瞭解情況的基礎上如此囂張,說明的底氣是真的很足,看起來很強大啊。

“你最好老實點,將伯爵放了,這樣我們可以從輕考慮,不然,你將必死無疑。”對方帶上了質問。

秦陽沉默,好囂張啊,不過聽着對方如此囂張又無可奈何的語氣,當真挺爽。

“不管你是誰??等着吧,你將會必死無疑!”電話那頭下了定論,語氣坑定。

秦陽笑了,道一句打擾了,便掛斷了電話。

他已經能想到對方暴跳如雷的場面,雖然對方說話一直很平靜,但是秦陽就是感覺的出來,這不是個好脾氣的人。

不過他也微微有些失望,居然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報,對方只是問伯爵的情況,絲毫沒提起及他們要做什麼。

而且,現在秦陽也不知道對方有多少人,萬一來太多,對付不過來怎麼辦?

過了半個小時,秦陽帶着笑意,主動打通對方的電話。

那一邊,傳來一個喘氣的聲音,還能聽到杯子砸碎的聲音,似乎極力壓制憤怒:“你是誰?你等着,我會將你腦袋擰下來!”

秦陽笑了,看來對方氣的不輕。

“你最好趕快開口說話,我懶得浪費時間。”電話那頭直接開口。

秦陽笑的更燦爛的,你有本事過來打我啊!

“你想多了,我這邊信號不好,所以斷斷續續而已。”秦陽說話卡頓不已,好像真的信號不好。

“那你趕緊告訴我,你手裏這個手機的主人,他在哪,怎麼樣了?”對方似乎壓不住暴躁的脾氣,大吼。

“你說什麼?好大的聲音,我耳朵被震壞了!”秦陽在電話這頭大吼,故作不知。

“呼!你該給我解釋一下,你拿着的手機是哪來的,這個手機的主人怎麼樣了?”對方極力剋制着怒火,一字一頓道。

“哦!你說這個啊!哦哦,懂了。”秦陽裝着聽懂的樣子,就是不回答。

對方被氣得直接炸了,一聲大吼傳來:“快說!”

“啊!耳朵,耳朵!”秦陽也大吼。

對法不說話了,應該是察覺到了不對勁,怒火應該冷靜下來了。

秦陽見情況不妙,再開口:“我這邊路上躺着一個人啊,不知道他咋了,渾身燒傷,我也是冒險過來,撿起手機來打電話。”

“你是他的家屬嗎?快來接走他,我可不管這事!”秦陽又道。

“燒傷!是誰做的?”對方直接問道,似乎不在意伯爵的生死了。

秦陽一思考,開口:“應該是我們小鎮的紅魔鬼大人,我看地上這人渾身發白,不是個好人,肯定是被紅魔鬼大人教訓了!”

“紅魔鬼,他是誰?”對方發問,帶着驚訝,明顯對方知道伯爵渾身發白,是變身過了。

“你說紅魔鬼大人啊,那可太厲害了,他能將刀子變成烙鐵一般的紅色,一揮舞,就是一條火龍迸發!”

秦陽看着院子外的紅毛,沒有絲毫愧疚的開口。

片刻,對方平靜的開口“你必須救助那個渾身發白的人,不能讓他有一絲閃失!”

“我不要!他一看就不是好人,萬一我救活了,他反過來對我動手怎麼辦?而且這是紅魔鬼大人懲罰過的人,我不敢!”

秦陽說的沒有絲毫愧疚。

“你……”對方一時語凝,怒火正在蹭蹭的漲。

“我現在告訴你,不能讓他有絲毫損傷,不然我會將你碎屍!”對方很乾脆,直接威脅。

“我不管,我不幹,憑什麼我要聽你的!他應該快要死了,堅持不了太久。”秦陽說話時,想了想地下室的伯爵,覺得情況很準確。

“這樣,我會把這部手機裏轉賬十萬,這筆錢隨便你花,你只要保證地上的人不死,自然會有人接走他!”對方冷聲道。

隨後,對方似乎不想和秦陽多說話,快速掛斷了電話。

秦陽樂了,這算是敲詐嗎?肯定不算啊,這是對方主動給的,和他有什麼關係?

不久,十萬塊錢轉到了這部手機上,秦陽翻查一番手機,最後將錢轉走。

有錢不拿王八蛋。

本着節儉的風格,這錢必須收起來。而且自己若是不收,對方擔心自己不好好照顧伯爵怎麼辦?

一晚上過的很快,十分寧靜。

第二天,秦陽迎着紫霞修煉完,便拿着鏟子到院裏埋坑。

昨天的打鬥導致院子坑坑窪窪,這注定不行,萬一對方來接伯爵的時候,發現問題就不好玩了。

經過半個上午的勞作,終於是將院子填好了。至於紅毛,秦陽快速跑動,將他扔到了大山裏。

隨後,秦陽等待起來,昨天電話裏那人說過,很快就會有人來接走伯爵。

到了下午,一輛黑色的轎車來到了小鎮。

一個穿着深藍色衣服的男人下來,四處打聽鎮子上一個叫紅魔鬼的傢伙。

居民將他當做了和紅魔鬼一樣的混混,有人告訴他,最後見到紅魔鬼的時候,是前往秦陽家那邊了。

黑轎車停在了秦陽大門口。

秦陽眯着眼,仔細打量。

車上下來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穿着一身深藍色的衣服,肌肉有些結紮,鋼頭短髮,看起來脾氣就不好。

女的則是比較妖嬈,極短的包臀裙,配合大v領,只不過臉上的妝容很大,紅脣白臉,秦陽視力極好,看出來這臉上少說有十萬的化妝品。

“你就是紅魔鬼!”藍衣男人暴躁開口,問向坐在臺階上的秦陽。

“啊?不不,我不是的,我是個善良的小村民。”秦陽一臉無辜。

“是你!”藍衣男子音量瞬間提高了幾十個高度,大吼!

昨天他被秦陽氣的夠嗆,現在見到了,昨晚的對話忍不住回想起來。

藍衣男人身形欲動,被身邊的女人攔住,她瞅向秦陽,款步而來,竟然是直接坐在了秦陽身邊。

秦陽往邊上挪了一個位置,這女人身上一股香水味,可惜他不喜歡。

“小帥哥,現在姐姐問你,你知道紅魔鬼去哪裏了嗎?還有,昨天晚上那個全身發白的人,是姐姐的好朋友,告訴姐姐,你把他安置在哪裏了?”

女人說話帶着一種媚態,眉宇間似乎在吸引秦陽。

秦陽精神一震,他感受到,從這女人身上散發一種干擾,能侵蝕人的精神,讓人順着她的意思說話。

不過他的精神異常強大,女人的干擾也不是很強,只能對付一個普通人。

他裝作被幹擾的樣子,恍恍惚惚,開口:“紅魔鬼大人去了山裏,要和山中野獸大戰,昨晚的那個白色男人,被紅魔鬼大人帶走了!”

“什麼!”藍衣男人憤怒道:“我不是讓你照顧好伯爵嗎!”

身邊的女人面色也冰冷下來,一臉不善的盯着秦陽,隨後開口:“既然不在這裏,解決掉他,走了!”

藍衣男人得到示意,拳上帶起藍色的電光,向着秦陽走來。

看他拳上的威勢,電光濃烈,帶着撕裂的氣息,恐怕一拳下去,若是個普通人,就要四分五裂了。

秦陽裝着很無辜的樣子,往後倒退幾步。

“小子,怪你自己吧,誰讓你捲入了我們的事情,雖然伯爵昨天不知道爲什麼專門出來,但是既然和你有了聯繫,你就不能活着。”藍衣男子道。

“我可以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裝作電線漏電,烤成焦炭!”他冰冷的開口,秦陽的生命在他看來,只是無所謂的一個普通人罷了。

“不要多墨跡,解決了他,還要去山裏尋找紅魔鬼,敢得罪我們開路者,決不能放過。”

秦陽抓住了關鍵詞,開路者。

可惜,沒有多思考的時間,藍衣男子就已經飛奔而來,他也不想墨跡了,要直接解決秦陽。

砰!

下一個瞬間,他以更加快速的速度向後倒飛出去。

秦陽冷笑的看着院中二人,這兩個人實力好像還沒有伯爵強呢。

那倒飛的男人空中就開始吐血,胸前肋骨盡皆粉碎,最後以強大的衝擊力落在院子中,地上飛起一片塵土。

他還有意識,只是重傷,並未死亡。他滿臉驚駭,知道自己看走眼了,這人實力如此強大,怎麼會是普通人。

一思索,男人全部明白了,哪來的什麼紅魔鬼?伯爵一定是和麪前的人交手了,最後手機纔會落在他手上,他還故意用手機氣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