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魂的強大與否,代表了一個人的精神境界,在融魂境有著潛移默化的巨大作用,甚至到後來,能否順利晉陞闢地境,成就蓋世戰力,與戰魂亦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是以年輕一輩大多壓制修為,努力在淬骨境渡過天劫,戰魂的凝聚只有一次機會。渡過的劫數越多,最後魂念經歷洗禮。武道意志得到磨鍊,凝聚出來的戰魂品質和潛力也越高。

最為重要的是,在白髮中年最後離去的一刻,一段關於融魂境與闢地境的修行法門,傳遞進入了蕭易的腦海之中,在融魂境,人族強者可以分化出戰魂分身,普通戰魂分身,差不多擁有本體三成的修為,這是最為普通的淬骨境大圓滿直接跨入融魂境的戰魂分身。

根據白髮中年的修行法門講述,戰魂在融魂境共分為九品,一品戰魂最低,潛力最普通,九品戰魂最強,戰魂每提高三個品階,分化出來的戰魂分身就能夠提升一成的修為,也就是說,如果是九品戰魂,分化出來的戰魂分身可以擁有本體六成的修為,而一個融魂境強者可以分化出來多少戰魂分身,這也要看戰魂的強弱,蘊藏魂念的多少,一般來說,融魂一重天是九枚魂念,二重天是十八枚,到九重天就是九九八十一枚。

對於戰魂品質的提升,不隨著融魂境強者修為的提升而提升,唯有在融魂境之前渡過天劫,在最後魂念與武道意志融合的剎那確定下來戰魂品階,甚至在白髮中年的描述中,還存在著絕無僅有的絕品戰魂,魂念在融魂境前渡過傳說中的第十重天劫,屆時,一旦步入融魂境,就是融魂十重天的修為,戰魂絕品,可以分化出九十九道戰魂分身,每一道分身,都擁有與本體一般無二的修為。

雖說同樣的修為未必能有全部的戰力,但是加上本體,這一下幾乎相當於提升了接近一百倍的戰力,即便是初入闢地境的蓋世強者也難以攖鋒,不過這樣的境界還太過遙遠,蕭易尚未尋到龍象大力訣的融魂卷,雖說沒有這卷經義他依舊可以晉陞融魂境,不過相對於一些擁有兵法,底蘊深厚的同輩人,怕是要落後一步,兵法能夠被創衍出來,蘊藏道法精髓,對於修為與戰力的提升絕對不是那麼簡單。

現在,雪鷹背上,兩名血峰兵部的青年強者提出了質疑,這是一種挑釁,不僅僅是年輕強者之間的敵視,更是一種對於蕭易五人資格的懷疑。

「你懷疑我,那出手。」

木雪很乾脆,她微微踏前一步,神色平靜,但是背後的青鐵斷劍卻是嗡嗡顫鳴,有一種莫名的韻律。

「好,我就喜歡這樣乾脆,這裡是高空,我們也不是生死相搏,我出一招,你接下來,我就承認你們!」那火紅眉毛青年傲然道,旁邊那血色戰衣青年卻是依舊負手而立,似乎沒有出手的打算。

蕭易四人淡漠而視,對於這幾人的深淺他們看不出多少,但是對於自身,他們也擁有著同樣強大的自信,三十歲之下,他們自信不弱於人,這是一種武道信念,有我無敵,才能夠攀登巔峰。

「血峰大手印!」

沉喝一聲,那火紅眉毛青年也不客氣,他右手一翻,整個人迸發出奪目的赤芒,他右掌揚起,劃出一道沉重而玄奧的軌跡,周身迸發出來一股浩瀚巍峨的氣勢,他一掌朝著木雪拍落下來,右掌赤紅,天地之力匯聚而至,這一掌極為剛猛,雖然只是遙遙一掌,卻有一股熾熱難擋的熱氣撲面而來,真空扭曲,不是被力量壓破,而是被炙烤所致。

「火之道,四成五分!」碧空月眼中碧光閃過,「渡過了一重天火劫,可惜了。」

碧空月話未說盡,只見木雪身形不動,右手並指成劍,劍指凌空點出,這一指沒有絲毫劍法痕迹,只是單純的基礎劍式,但是這一刺卻在瞬息之間迸發出來了驚人的鋒芒之氣,這一指似乎穿越了空間,一下就洞穿了那扭曲的真空,下一刻,那火紅眉毛青年慘呼一聲,一下縮回了右掌,天地之力潰散,他的掌心鮮血淋淋,赫然出現了一個銅錢大的劍孔。

什麼!

血色戰衣青年眉毛一挑,兩頭雪鷹相隔十丈,兩人並未接觸,但是卻被對方鋒芒所傷,對方的劍道修為著實達到了一種驚人的地步,甚至他隱隱約約感受到了一股玄奧的味道,這可能嗎?劍道玄奧?還有對方那一指,看似只是基礎劍術,其實卻是入境的戰法境界,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兄弟的兵法破綻所在,這才能夠一劍破敵。

一念及此,血色戰衣青年神色凝重,沉重道:「我沒有想到居然也有走眼的時候,你是一個高手,我收回之前的話,血峰兵部血連山,這是我二弟血連峰,三妹血蓮花。」

木雪聞言也不在意,只是退後一步,點了點頭,就不再多言,蕭易四人面色稍緩,這血峰兵部的三人也不是真的刺頭,能夠修鍊到達這一步,精神意志絕對都是十分強大,這樣的人物駕馭心靈,掌握心火都是輕而易舉,不會輕易出現精神失控的現象。倒是蕭易心中有些詫異,這血峰兵部被挑選的三人居然是三兄妹,實在是有些罕見了,兄妹三人能夠從兵部諸多年輕強者中打出來,必然都擁有著驚人的天賦和戰力。

一場交鋒之後,雪鷹背上又再次恢復平靜,五頭雪鷹穿破雲霧,射入茫茫雪山深處,一路上,除了血峰兵部三人外,另外三人對於蕭易五人也是多加註意,不過沒有人再招惹蕭易五人,即便是看上去最為孱弱的木雪都擁有著如此可怕的戰力,蕭易四人勢必不會弱到哪裡去。

很快,飛越過一座座千丈大雪山,一座顯得有些另類的黑色石峰出現在了眾人眼中,說是一座石峰,卻透發出來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不是寒氣,但是蕭易偏偏感到渾身的鮮血都有一種被凍結的跡象。

黑色石峰高達數千丈,佔地怕不是足有百里方圓,巨大的山體猶如一頭蠻荒古獸坐卧在大地之上,迎面而來一股巨大的壓迫感,令得眾人呼吸都是微微一滯。

「這就是煉獄峰!」

一名北雪族年輕人眼中透露出來渴望之色,但是很快眼中又顯現出來恐懼之色,兩種神色交替,最終只能幽幽一嘆,五頭雪鷹降落下來,落到山腳下。

不知何時,一名北雪族長老已經候在這裡,這是一名老者,他一身黑袍,面目冷峻,沒有一點表情,只是淡然地掃了眾人一眼,那幾名北雪族年輕人渾身一顫,幾乎頭也不回地踏上雪鷹之背,雪鷹振翅,一下沖入高天,消失在雲霧深處。

加上蕭易五人,共十一人站立在這北雪族長老面前,這黑袍老者神色不變,他的腳下踩著漆黑的山石,身前數丈之外,就是皚皚白雪,蕭易等人踩在上面,剛剛沒過足裸。

「歡迎來到煉獄峰,本座煉獄峰九長老。」數息后,黑袍老者開口道,語氣生硬,有如金鐵交鳴,「在踏上煉獄峰之前,有一些東西本座要告訴你們,這第一點就是,煉獄峰上,強者生存,禁止殺人,不過若是待不過半日的,就要被驅逐下山,永遠不得入我北雪將部。」(未完待續。。) 柏舟不思今 (求幾張推薦票!)

黑袍老者的話有點空洞,蕭易等人有些聽不懂,不過物競天擇,強者生存卻是可以理解,只是這煉獄峰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麼來到北雪將部之後會將他們安排到此地。從之前那幾名北雪族年輕人的變化,蕭易可以知道,這煉獄峰絕對不簡單。

「關於冤魂海百獸島九百九十九個名額的爭奪,你們暫時就不用想太多,整個北荒大地,只要是百歲之下都有機會,你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令自己變得更強,才能夠在兩年之後脫穎而出。」黑袍老者道,「你們算是第三輪了,自行上山。」

黑袍老者說完,就轉身踏步,朝著這煉獄峰上行去,身後,那血連山面色一變,沉喝一聲:「九長老留步,這煉獄峰……」

「煉獄峰上,自己的路,自己走。」黑袍老者的聲音遠遠傳來,僅僅數息間就不見了身影。

「我的魂念被壓制了!」血連山身邊,二弟血連峰驟然神色一變,「最多只能夠籠罩周身十丈之地。」

「好手段,這煉獄峰絕對不一般,自己的路自己走,我要看看,這煉獄峰到底是什麼龍潭虎穴,待不滿半日就要被逐出北雪將部!」血連山冷冷道,他一步邁出,就踏上了那條漆黑的蜿蜒山路。

嘶!

這剎那間,他就倒吸一口涼氣,整個人打起了擺子,整整十息之後才略微平靜下來,而後他倒吸一口涼氣。身上浮盈起一層火紅的戰氣。滾滾熱浪散發開來。但是僅在離體三寸之地就潰滅消散。

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這一踏上山路就是這樣的變化,剛剛那黑袍老者分明風淡雲輕,看不出有絲毫的異樣。

「小心,這煉獄峰的石頭奇寒無比,必須時時刻刻以戰氣化解,否則要凍徹骨髓,化為冰雕。」血連山又深吸兩口氣。開口道。

什麼!

眾人神色變得不好看,就算是蕭易,也是神色微凜,果然不是那麼簡單,這血連山的修為絕對在他之上,至少也渡過了一重天劫,但是踏上這煉獄峰之後也是這樣,看來此前那煉獄峰九長老所說待滿半日並非是危言聳聽,恐怕真的沒那麼簡單。

「走!」

那血連峰兄妹相視一眼,隨後也踏上了那蜿蜒山路。兩人顫抖數下,戰氣涌動。抵禦住腳底的寒氣,偏偏蕭易等人只感到寒意,卻察覺不到絲毫的寒氣。

碧空月輕笑一聲,隨即踏上了山路,他眼中有兩團碧火浮盈而出,隨即一步一步朝著山路之上行去,對於蕭易五人而言,大都習慣了孤身修行,哪怕是這神秘的煉獄峰,也不能夠令他們有絲毫的怯意。

而後,蕭易等人不再遲疑,盡皆踏上了黝黑的山路,在雙腳踏上那漆黑山路的剎那,蕭易就感到一股深重的寒氣自腳底滲透進體內,這股寒氣極為濃烈,彷彿沉澱了數千年,一進入肉身當中,就開始破壞。

昂!

但是蕭易是什麼人,周天氣海之中,黃金戰氣沸騰,戰氣澎湃,晶瑩剔透,彷彿有黃金火焰在上面燃燒,他的鮮血,也散發出來淡淡的金黃色,好像玉珀一般,那寒氣剛一滲入到蕭易體內,就被石鏡吞噬,最後化為一股純凈的冰寒精氣,這股精氣也是天地精氣的一種,不過混合了一股寒氣,這些寒氣對於普通人族武者而言如跗骨之蛆,難以剔除,需要用戰氣徐徐煉化,排除體外,但是對於蕭易而言卻沒有什麼問題,他肉身堅固,荒龍血脈本來至剛至陽,隨著戰骨的不斷淬鍊,他的血脈中煉化的荒龍精血越來越多,連同他的龍象戰氣也逐漸生出了一些變化,甚至衍生出來了至剛的太陽真火,這些寒氣在太陽真火面前,根本沒有多大的反抗之力,反而促進了蕭易的戰氣不斷滲入戰骨之中。

如果說煉化荒龍精血是以剛陽之火淬鍊戰骨,如烈火煉精鋼,那麼此刻在這煉獄峰上,就是以純凈寒氣淬火,進行最後的融合。

在蕭易的周天氣海中,此刻一枚雷靈葉紫光盈盈,時而如真龍,時而如神凰,時而又變化成參人模樣,大量的靈氣釋放出來,冰寒精氣、荒龍精血、靈氣聯合沖刷,蕭易的修為頓時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提升著。

三百一十塊,三百二十塊,三百三十塊!

一塊塊戰骨成形,蕭易感受著體內暴漲的戰氣,金黃如玉珀瓊漿一般的龍象戰氣,呈現出來漿汞一般的粘稠狀,若是碧空月等人看到,絕對會震驚得無以復加,因為一般的淬骨境強者,即便是戰氣再雄渾,也不過只是成霧狀,但是如蕭易這般粘稠如漿汞一般,就是聞所未聞了,這樣的戰氣到底是雄渾到了何種地步,實在是難以想象,恐怕是同境強者的十倍都不止。

龐大的戰氣,帶來的是暴漲的戰力,隨著修為的提升,蕭易身上的氣息愈發圓融,有了一種圓滿的跡象,這是即將淬骨大圓滿的徵兆,漆黑蜿蜒的山路上,眾人的速度都不快,各自都能夠感應到對方的存在,蕭易這一下散發出來的氣機,令得不少人狐疑,這分明是即將淬骨大圓滿的氣息。

難道此人也沒有達到淬骨大圓滿之境?血連山目光在蕭易身上掃過,不過並未出手試探,煉獄峰上尚不能摸清底細,而今不是交手爭鋒的時候。

唯有空四人神色微變,劍驚天看蕭易一眼,他是對於蕭易十分了解的,不過蕭易的修為提升之快,戰力暴漲的速度也是令得他嘆為觀止,他自襯雖然擁有完整的神秘經文,但是真正與蕭易交手,卻也難料勝負。

三百四十塊!三百五十塊!三百六十塊!

走了十多里山路,蕭易第三百六十五塊骨頭終於也徹底淬鍊完,化成了戰骨,這剎那間,蕭易內視之下,渾身骨頭金光燦燦,如同黃金澆鑄一般,透發出來一股大圓滿的氣息,同時伴隨著的,是山崩海嘯一般的力量,只是這力量被他束縛著,並未顯露出來,不過修為的暴漲還是讓他眼中金光璀璨,如兩團刺目的火球,即便是血連山等人也不敢直視。

血連山駭然,對於蕭易頓時變得無比警惕,這樣的目光,僅僅是一眼就讓他有種心驚膽戰的感覺,彷彿眼前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來自遠古蠻荒時期的古老蠻獸,每一寸肌體都透發出來的滄桑的氣機,還有一股深入骨髓的巍峨力量。

淬骨大圓滿!

無聲無息的,蕭易的修為終於提升到達了淬骨大圓滿,三百六十五塊戰骨徹底淬鍊完成,他整個脊椎骨都似乎生出了一些變化,上面衍生出來了龍鱗一般的鱗片,他的脊椎骨,居然化成了龍脊,一股蒼涼的龍氣散發出來,周天氣海中,那原本金黃如玉珀的龍象戰氣也沾染了一股蒼涼之氣,少了幾分輕浮,更多出了幾分厚重與巍峨。

至此,所有的荒龍精血都已經被煉化,蕭易感到自己身上也多出了幾分荒龍的特徵,他目光深入脊椎骨中,那鮮紅的髓海,綻放出金黃的色澤,透發出來一股滄桑、巍峨、古老、尊貴的氣息,這是屬於荒龍的氣息,亦是屬於蕭易的氣息,荒龍血脈,已經徹底被他的血脈吸納,煉化融合。

嗡!

同時,在蕭易修為晉陞之後,胸口處,那沉寂已久的石鏡發出淡淡的嗡鳴聲,其中一條裂紋終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短短的半炷香工夫,這條裂縫終於徹底癒合,但是這剎那之間,蕭易忽然心中一緊,因為這瞬息之間,他居然再也感應不到大圓滿未來身的氣息,他嘗試勾動石鏡,卻察覺不到未來的氣息,他心神震動,但是表面卻是波瀾不驚。

大圓滿未來身一直以來都是蕭易的最大倚仗,而今感應不到大圓滿未來身的氣息,蕭易在惋惜的同時亦是心神堅定,從前未來身在側,他往往胸有成竹,但此後便要一人獨行,需要不斷強盛己身。

此時,蕭易感到自己的精神意志也有了一定的突破,距離凝成魂念也在一念之間,以前他心有猛虎,自然無所畏懼,但是此刻心中這頭虎離去了,就需要他自己降服己心,他堅定心念,就是堅定精神,亦是堅定武道意志,自然生出了一種蛻變。

現在,只要蕭易願意,隨時都可以去渡那一重天火劫,從而凝成魂念,駕馭天地之力,不過眼下他剛剛突破,又身在這神秘的煉獄峰上,虛實不知,尚不是渡劫的時候,一旦生出變數,將難以預料。

……

眾人再行了十數里上路,差不多到了四五百丈的地方,終於見到了一片石院,大大小小的漆黑的石院聚集在一起,不時地有一些人出入其中,不過看上去人並不多,只有百十人,但是每一個都透露出來強橫的氣息,即便是一些收斂氣息的,以蕭易敏銳的感應,亦察覺到十分危險的氣息。

居然有這麼多的年輕強者,血連山倒吸一口涼氣,眼神先是凝重,既而就有戰意噴薄而出,這一下變化,氣機涌動,就吸引了遠處的目光。

「哈哈,又有新人來了,這段時間不寂寞!」(未完待續。。) (還有一章,求幾張推薦票。)

這一下,從那大大小小的漆黑石院中,就走出來了三名青年,這三個人一個光頭無發,身材魁梧,一個面白無須,白袍加身,背負長劍,還有一個則是普普通通,但是一身金色戰衣,站立在那裡,身不動,卻給人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任何人看他一眼,都會產生一種錯覺,彷彿置身於另一片天地當中。

「好強的魂念,至少都渡過了三重天劫,若是能凝成戰魂,至少也是四品戰魂。」那血連峰震驚道。

魂念強,若沒有強大的戰魂承載,也不能持久,若魂念是人,那戰魂就是渡船,船兒破敗,人自然落水,船兒堅固,而人無力,一樣無法到達彼岸,是以真正的強者,戰魂與魂念同樣強大,而據血連峰所知,魂念強大,戰魂品階未必高,但是戰魂品階高,魂念一定強大,而那金色戰衣青年不但魂念強大,能夠影響人的視覺,而且能夠撼動人的意識,這就是武道意志強橫的表現,人經歷過磨鍊,經歷豐富,養成的一種無形的精神修為,依附於魂念,卻超脫於魂念之上,無影無形。血連峰可以預見,若是這金衣青年一旦壓制不住修為,晉陞融魂境,戰魂品階絕對不低,至少都是中位三品戰魂。

九品戰魂,分下位三品,中位三品和上位三品之分,至於九品之上的絕品,就屬於傳說了。

「你們是什麼人!」血連山沉聲道,對於眼前三人。一看就知道都是強者。

「我們是什麼人。我們是第二輪進來的前輩。真是一點眼力見識都沒有!」光頭青年笑道,眼中現出一種桀驁的味道,隨即道,「這樣,對於你們這些新人,我們也沒有什麼要求,身上的精石全部交出來,也就不為難你們了。」

「不錯。精石全部交出來,不要想隱藏,我們會查看你們的周天氣海,若是留下一塊,這煉獄峰你們也別想待下去了!」白袍負劍青年冷笑道。

什麼!

即便是蕭易也是慍怒,這三人真是如強盜一般,還要探查周天氣海,一名武者的周天氣海就是修行的根本所在,豈能讓他人隨意探查,這就相當於將命脈交到了他人的手上。

「你們好大的口氣。這裡是北雪將部,我們被挑選過來。是要受到重點培養的,你們真是好膽,居然這樣勒索,難道不怕北雪將部的懲戒嗎!」血連峰冷叱。

光頭青年三人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都是嗤笑起來,白袍負劍青年冷笑道:「什麼被挑選過來,你們不過是第三輪的新人,我們也是被挑選過來的培養的,北雪將部會懲戒我們,真是笑話,在這煉獄峰上,你們很快就會知道,只要不死人,遵守每日的修行規則,你想要做什麼都沒有人管你,勒索,就是勒索你們,你們又能如何,好了,不和你們這些新人廢話了,一句話,交出來,免了受苦,不交,就滾下山去。」

「混賬,我血峰兵部血連峰來會會你!」血連峰大怒,直接一隻手探了出去。

「血峰大手印!」

天地之力匯聚,血連峰一隻手掌變成赤紅色,這一掌氣勢迫人,如一座巍峨的火山壓落下來,狂暴的力量直接將真空打穿了。

「就這點本事,也出來丟人!」

白袍負劍青年看也不看,直接並指成劍凌空一劃,這一劃好像分割天地,一股凌厲的青色劍氣呼嘯而出。

「清風御劍**!」

噗!

沒有絲毫抵抗之力,青色劍氣穿破真空,點在了血連峰的右掌之上,直接洞穿過去,血連峰慘呼一聲,整個人橫飛出去數十丈,鮮血狂吐。

「戰法入境,還要更強,不是一般的入境,已經走出了一段路!」碧空月神色微凜,「那劍法也不一般,是一門兵法,能夠輕易破去這一掌,甚至沒有動用天地之力。」

白袍負劍青年的戰力之強,遠遠超出了諸人的想象,血連峰連一劍都沒有能夠接住就慘敗。

「二弟!」

血連山驚呼一聲,這一劍遠比之前木雪的那一指重了無數倍,那劍氣撕裂肉身,對於血連峰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可以說是重傷了,沒有幾日悉心調養,很難恢復過來,而眼下這煉獄峰虛實不知,一片迷霧,哪裡有時間來養傷,這根本就是存心要斷路,趕人下山。

「你傷了我二弟,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就算是老人,也不能夠欺人太甚!」

「血峰大手印,血峰如海!」

血連山暴喝一聲,下一刻,他整個人一下竄出,空氣爆炸,他速度達到極致,一下破開音障,甚至達到了數倍音速,這樣的速度爆發,需要的不僅僅是強橫的修為,更需要足夠堅固的肉身,僅僅這一點,對於此人,蕭易就在心中點頭,就是不知道此人到底渡過了幾重天劫,對於道法的領悟又達到了哪一步。

血連山一出手,就勢若雷霆,他一掌按落下來,有一種驚濤駭浪的氣韻,方圓百丈的真空一下粉碎,磅礴的天地之力降臨,朝著白袍負劍青年鎮壓而去。

熱浪滾滾,血連山這一掌顯露出來了極為精深的道法領悟,蕭易眼中精芒閃爍,兩重天劫,這血連山已經渡過了二重雷火劫,而且火之道亦達到了五成的驚人的程度,且戰法入境,一招一式,都渾然天成,即便是兵法,在他手中也難以看出什麼破綻。

「有點看頭,不過還不夠看,既然你們冥頑不靈,就讓你們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淬骨極限強者!」

白袍負劍青年長嘯一聲,一股驚人的氣勢從他的身上升騰而起,這股氣勢之強,遠遠超出了尋常淬骨境的界限,龐大的戰氣如海一般涌動,驚人的修為波動沖刷而出,血連山悶哼一聲,他竭力一掌竟是被這股氣息生生遏止,下一刻,他整個人被震飛出去,緊接著,一股駭人的磅礴劍意壓迫下來,這股劍意之強,甚至不能夠稱之為劍意,因為這股劍意從無形化為有形,一口虛幻的青色巨劍斬落下來,直接從血連山身上洞穿而過。

噗!

一口鮮血噴出,血連山雙目都流出血來,他面色蒼白,整個人精神氣一下驟降,似乎受到了巨大的創傷,表面看不出絲毫的傷痕,但是魂念重創,比肉身的傷害更加嚴重。

「劍意居然化成有形,怎麼會,這還是魂念嗎?」血峰兵部最後沒有出手的女子一臉駭然,面對這樣的劍意,她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