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鎮天舉拳便打,但是當風鎮天的拳頭碰到遁貓的身體時,那身體漸漸的消失,隨即風鎮天便感覺在身旁有一道勁風。

風鎮天頓時停拳,揮手便向那道勁風處打去。

「喵」

一聲慘叫,在那勁風來處遁貓的身體便是向後飛出,當遁貓飛出將近十米處時,遁貓在半空中來個轉身,腳踏了地,便是消失在風鎮天的眼前

當遁貓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風鎮天身前四米之處,可見這遁貓的速度極快,風鎮天見狀也是準備運用瞬間移動。

而這遁貓卻在風鎮天身前四米之處竟然突然的停了下來,這讓風鎮天頓時一愣,不明白這遁貓在想什麼。

就當風鎮天一愣神時,那遁貓渾身上下都爆發出強烈的土黃色的光芒,而後,那遁貓便是在風鎮天的四周開始狂奔起來。

當遁貓剛跑過一圈后,在風鎮天周圍便是出現八隻遁貓,頓時,風鎮天提氣於拳,向其中一隻遁貓打去,當風鎮天打在那遁貓身上時。

頓時,那遁貓便是消失不見,隨後便是打向另一個,也是如此,連續打完這八隻遁貓,每隻都是如此。這讓風鎮天一愣。

而最讓風鎮天無奈的是,當他把第八隻遁貓的殘影打散后,竟然再次出現八隻遁貓。而且與之前那八隻遁貓分毫不差。

風鎮天頓時想到「這有可能是遁貓的速度過快才會產生殘影的。」

隨即風鎮天便是閉上雙眸,感受遁貓藏在何處,忽然,風鎮天感覺到一絲危機,但是卻不知道會在哪個方向襲來。

就在這時,風鎮天感覺腳下的土有些鬆動,風鎮天陡然的睜開雙眼條件反射似的向天空跳去,而當風鎮天剛剛跳起時,遁貓竟然在風鎮天的腳下也是陡然的出現。

發現風鎮天躲了過去,遁貓再次進入土中,但是詭異的是遁貓在進入土中時,地上竟然連一個洞都沒有,安正常來講,就算這遁貓可以進入土中,但也應該留下點痕迹才對。

但是卻絲毫的痕迹都沒有,這讓風鎮天也沒有痕迹來尋找它,只能等到遁貓出現后在進行擊殺。

隨即,風鎮天再次站立在那裡,閉上雙眸繼續等待遁貓的攻擊,這樣以守為攻是無奈之法,但也是沒有其他辦法,只能在那裡守著。

但是這次遁貓竟然沒有從風鎮天的腳下出現,過了三息的時間,遁貓還是沒有出現,突然,風鎮天感覺在那八道殘影中竟然有一絲勁風傳出。

風鎮天陡然的睜開雙眼,愕然的發現那八道殘影中竟然有一道殘影消失,而後遁貓身影便是出現,那散發著土黃色的前爪已經離風鎮天面門只有一寸遠。

風鎮天見那已經離自己面門只有一寸遠的前爪腦海中突然的想起瞬間移動武技,在想到那遁貓的殘影,忽然靈光一閃,口中竟然帶著淡淡的笑意

「瞬間移動」

只見遁貓的前爪竟然穿過風鎮天的面門,直接從風鎮天的身上穿了過去,而後漸漸的消失。

隨即,風鎮天的身影漸漸的從遁貓的身後出現,帶著那灰色靈氣的破天拳,直接擊打在遁貓的背部,遁貓直接飛了出去。

剛接觸到地面時,遁貓陡然的消失不見。

隨即,風鎮天便是帶著淡淡的笑容站在那裡,口中說道「遁貓,來吧。」

但是遁貓遲遲的沒有出現,當過去一盞茶的時候,遁貓一直沒有出現,隨後風鎮天便是帶著興奮的心情便要離開此地。

當風鎮天剛邁出一步時,遁貓忽然從地下竄了出來,但是這時的遁貓卻是大口喘著粗氣,見到這一幕風鎮天便笑了出來「哈哈哈,原來你只能在地下藏一盞茶啊?」

「現在你出來了,再來吧。」

風鎮天話落,身形一動,在本來戰力的地方出現一道殘影,隨後真身便是出現在遁貓的身前,遁貓一看頓時一驚,剛想逃跑,風鎮天的拳頭便已經打在遁貓的身上。

「喵」

遁貓再次倒飛出去,沒等遁貓站穩時,風鎮天已經出現在遁貓的身後,而遁貓此時滿臉恐懼之色,竟然閉上雙眼等待著風鎮天的拳。

而過了三息,遁貓竟然發現自己沒有被擊中,隨後張開雙眸,竟然看見風鎮天的拳頭離它面門只有一寸的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

風鎮天則是帶著淡淡的笑意隨後說道「不好意思,遁貓,打擾你休息了,我這就走了。後會有期。」

說完,風鎮天便是轉身離去,而那遁貓則是站在那裡靜靜的站著一動不動看著風鎮天離去的地方。

再說風鎮天,現在可謂是心情大好,一邊走一邊想「沒想到這次與遁貓的戰鬥中,竟然會讓我再次領悟到瞬間移動的真諦。」

風鎮天想著便是用瞬間移動來行走,而風鎮天自己回頭一看,發現在自己的身後竟然出現了十六道殘影,頓時一驚「沒想到,竟然要不遁貓還快,難道我會知道遁貓在哪裡出現。」

突然,風鎮天感覺好像有什麼在跟蹤他,隨即風鎮天便是用了瞬間移動,隨即一道殘影便是出現,而風鎮天則是向那感覺到跟蹤之處極速奔去,想要看看是什麼。 本來在明處的風鎮天瞬間改在暗處躲藏,隨即便看見一道黑影出現,這道風鎮天一見這道黑影,頓時一驚,竟然是羅飛。

隨後風鎮天心念一動,瞬間移動出現在羅飛的身前,嚇了羅飛一跳「誰」

當羅飛看清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身影,隨即驚慌的面容變成驚喜「終於追上你了。」

風鎮天一聽隨即笑著說道「羅大哥,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急事?」

羅飛聽完頓時臉色一沉說道「風老弟,你家族好像出了些危機,具體情況我也是不太清楚,我父親本想趕去飛葉鎮看看情況,而我羅家鎮現在卻遭受雲家之人的進攻,所以無法分身前去幫忙。」

「後來我父親派人把消息傳到軒轅宗,我這不就來找風老弟了嗎?」

風鎮天一聽,頓時面露具怒對著羅飛說「走,羅大哥。」

說完,風鎮天拉著羅飛運用瞬間移動,向魔獸山脈外極速狂奔而出,這讓羅飛一愣隨即問道「風老弟,你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風鎮天面無表情的說道「這是瞬間移動,羅大哥你回頭看看,現在在身後還有很多殘影那。」

羅飛聽完回頭一見頓時驚愕萬分顫抖著聲音說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風鎮天依舊面無表情的回答「我只是剛剛練成第一式,這只是第一式中殘影移動而已。」

羅飛點了點頭,但是卻發現此時已經來到了魔獸山脈的出口,而風鎮天在魔獸山脈口站了一下,隨後在繼續向飛葉鎮方向狂奔。

羅飛突然想到什麼,對風鎮天說「風老弟,你知道飛葉鎮在哪個方向嗎?」

風鎮天一聽頓時停下腳步尷尬的笑了一下「羅大哥,飛葉鎮在哪個方向你知道嗎?」

羅飛一聽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真是有什麼樣的師傅就有什麼樣的徒弟啊。」

這風鎮天其實是真不知道飛葉鎮在哪裡,因為他來的時候就是軒轅破天給帶來的,而且速度還是極快,所以風鎮天根本就不認識路,這也跟他師傅一樣都是不知道路在哪裡就開始瞎跑。

羅飛笑了一會隨即想到「我還真知道飛葉鎮在哪裡,自從上次你幫我羅家鎮解圍以後,我父親就派人尋找過飛葉鎮。」說完把手伸進胸口拿出一張地圖笑嘻嘻的說道「你看。」

風鎮天從羅飛手中拿過這張地圖,然後笑著說道「呵呵,有了它就能找到了。」

說完,風鎮天伸手拉住羅飛身影移動,以極快的速度直奔飛葉鎮。其實軒轅宗離飛葉鎮不太遠,也就一天的路程而已。

但是現在風鎮天的心早就已經飛到飛葉鎮了,他最擔心的就是他的父親與母親,每每想到自己小時候受傷回家,他父親的那道嘆息聲,與母親那悲傷的哭泣,風鎮天心中都是十分難過。

隨即風鎮天緊緊的握起了拳頭心裡怒道「誰敢動我父母,我滅你全家。」

…………

飛葉鎮,風家,此時已經亂作一團,在風家大堂之上坐著一位青年人,右手一拍桌子「哼,欺人太甚,竟然聯合他人來躲我風家。」

「家主,這種族人不要也罷。」

「是啊,家主,雖然家族的中流砥柱跟隨老大離開三分之二,但是剩下的這三分之一都是中流砥柱中的頂尖力量,就算我們戰到最後一人也不會讓他們輕易得逞的。」

「對,戰到最後一人,戰到最後一人。」

大堂中迴響起這道道的喊聲。隨後風家家主風雲虎站起身抱拳鞠躬說道「各位族人我風雲虎在這裡謝謝大家,我風雲虎保證,如果他們想要殘殺眾人,就必須在我風雲的屍體上走過去。」

「家主我等願誓死相隨。」

「好,不愧為我風家的好兒郎。」

「報」

在大堂外跑進一位風家之人「家主,門外王家與張家已經帶著他們家族之人前來叫陣。」

「好,眾家人,走,與我共同迎戰。」風雲虎站起身來走出大堂,隨後那些大堂中的眾人都是隨風雲虎一同走出大堂。

剛到門口就聽見門外叫罵「風雲虎,你這個縮頭烏龜,敢不敢出來與我一戰,不要老縮在家中,否則待我等破開你們風家的大門,必把你們風家上下殺個片甲不留。」

話剛落,風家的大門頓時敞開「好大的口氣,我來看看倒底是誰要滅我風家。」

頓時,風雲虎身上散發出金黃色的光芒,豎立在門前,頓時讓那張家與王家都是驚呼「風雲虎,你竟然突破到了武靈九階。」

其實飛葉鎮四大家族的族長修為都在不相伯仲之間,起初他們兩家以為風雲虎是在武靈八階,但是當看見風雲虎的修為竟讓突破到了武靈九階,這讓他們如何不震驚。

以兩家的想法只要兩家聯手在加上風家叛出之人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滅掉風家,以免節外生枝。

但是當他們發現風雲虎已經突破到武靈九階這讓他們計劃必須有所改變。

「誰要與我一戰。」 未來之戀愛合約GL 風雲虎怒視著眾人說道。

此時張家家主則是在低聲念叨「這風雲龍竟然沒有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給我們,這回咱們兩人只有一同迎戰了。」

說完,王家家主則是點了點頭,隨即兩人都是把自身的靈氣爆發出來,一個是幽藍之色,一位則是火紅之色。

「哼!哼」風雲虎冷哼兩聲隨即說道「來吧。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話落,風雲虎身上金光爆射而出,攜帶著強大的氣勢沖向張王兩家家主,而張王兩家的家主隨即也是沖向風雲虎。

「轟」

四拳相對,爆發出強大的能量,震得四周之人都是向後退去,而風雲虎則是站在原地沒動,張王兩家家主一人退了一步。

隨即張王兩家家主則是撤拳向後跳去,「水龍彈」「火龍珠」

張家家主那火龍珠與王家家主的水龍彈一同奔向風雲虎,而風雲虎則是淡淡一笑「金龍拳」

只見風雲虎雙拳金色光芒大盛,在遠方觀看,那風雲虎的雙拳變成金色的拳頭,雙拳直逼水火彈珠。 風雲虎的金色雙拳形成一條金色神龍與那水火彈珠碰撞在一起,「轟」

巨大的聲響,震的那些修為頗低的子弟耳朵流出了血痕,而那張龍的父親,張鵬與王浩都是向後退了一步,而風雲虎則是一步未退。

這讓這兩家家主都是驚愕不已,隨即兩人對視一眼,同時沖向風雲虎而風雲虎見狀微微一笑,頓時身上的金色光芒大盛。隨即也是沖向張王二家的家主。

「咚」「咚」「咚」

雙方連續碰撞,你一拳我一腳,雖然風雲虎的修為要比張王二家的家主修為要高一階,但是這一階對於他們這些已經練到爐火純青之人可是相當的高。

很快便看見風雲虎暴發出來恐怖的氣勢,隨即雙手扣隆,手中便是散發出光芒四射的金色光芒,而,張王二家的家主一看瞬間便把自身的氣勢提升起來。

手中快速變幻然後便出現兩條龍,一條火龍,一條水龍。

「水火雙龍。」

頓時,便發現這火龍與水龍漸漸的合在一起,一半火龍,一半水龍。頓時合併成一條。而且那氣勢竟然比一隻龍要強大數倍。

風雲虎一驚,心中想到「沒想到,這兩條龍合併在一起竟然如此強悍。」

想罷,風雲虎也是絲毫的怠慢,手中也是快速的變換頓時在那變幻的手中隱約聽見一條虎嘯聲,頓時,一直金色猛虎出現在風雲虎身前。

這條猛虎栩栩如生,那大大的黑色王字顯得格外霸氣,頓時那水火龍,看見這金虎王,頓時仰天長嘯一聲。

「嗖」

猛虎大戰水火龍,而此時風雲虎則是沖向那張王兩家家主,當張鵬與王浩見狀,也是提取靈氣沖向風雲虎。

「轟」

三人徑直的碰撞在一起,霎那間,張鵬與王浩的竟然雙手抓住風雲虎的雙手,而風雲虎則是提取靈氣想要把自身的靈氣通過雙拳打進張鵬與王浩的身體里。

但是這張鵬與王浩也是想將自己的靈氣打進風雲虎的身體里,之前每個人都消耗了自身強大的靈氣,但是風雲虎消耗的靈氣要比張鵬與王浩要多。

所以他們三人就這樣僵持著,忽然,王浩眼神露出一股詭異之色,喊道「風雲龍,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