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兩種方法,林嶽都是非常不願意使用的,第一點,林嶽可不想讓兩個女孩,救了自己這一個大男人,怪不好意思的,臉面上掛不住;第二點,臨陣脫逃,林嶽也是做不到,要是被大陸上的人所知道,並且流傳,林嶽恐怕就會成爲大陸人茶餘飯後的笑柄。林嶽他是一個非常好面子的人,這種事情,他也自然是做不出來。

男人,自然好面子,而林嶽,則是一個非常好面子的男人,林嶽恐怕跟魔獸同歸於盡,他都不想要讓兩個女人出手將他救下,或者,臨陣脫逃的。

林嶽帶着江靈、小柔在前往沙漠中部的路程上,一堆不要命的傢伙衝上來,似乎想要將林嶽等人給直接殺死,但是,林嶽本來就不怕它們,它們只不過是一階的魔獸,要是換做以前的林嶽,也許,林嶽還會費一番心思纔將它們給殺死,不過,現在的林嶽,卻已經和以往不同了,林嶽經過昨晚的一夜苦修,雖然不能一步登天,但是,對於劍的使用,已經是上了一個臺階了,林嶽擊殺這些魔獸,以前,還需要費一段時間和力氣,但是,現在,卻是非常輕鬆的擊殺了。

林嶽知道,這是自己在劍法上,有了進步,不過,有了進步,林嶽只是微微高興而已,除了嘴角微揚之外,就沒有其它的表態了,他也不會驕傲,過分的謙虛,也有可能驕傲,但是,林嶽,卻沒有一點謙虛之意,既然劍法已經有所進步,那自然是要爲自己自豪的,至於自豪的方法,林嶽就放在了劍上。

林嶽行雲流水的舞動着自己那把大黑劍,沒有因爲大黑劍的長、寬、扁所阻礙自己的動作,反而,因爲黑劍的長寬扁,林嶽還有了一些優勢,他一劍,要是用刺的呢,就可以刺死十幾只這些煩人的魔獸,用橫掃的話,就可以殺死五十多隻魔獸,用拍的話,也是一次性拍死了二十多隻魔獸。

在林嶽等人進軍沙漠中部之間的路程,林嶽就遇到了大大小小多達七批的一階魔獸大軍,每一批魔獸大軍,至少有幾千只魔獸,最多的,林嶽便是看見了黑壓壓的一片,最少,有幾萬只,因爲林嶽之前已經說明白了,無論林嶽怎麼求江靈和小柔,她們都是不會出手相助的,小柔期間雖然有一次動搖了信心,但是,經過江靈的一番苦口婆心的勸道,在林嶽期望的注視中,對着林嶽遺憾的搖了搖頭。

林嶽頭一耷拉,就朝下垂着,林嶽雖然能夠輕而易舉地擊殺一階魔獸,但是,這麼多的魔獸,要是讓林嶽統統都殺乾淨,那是不可能的,一個,場面太血腥,另一個,耗費大量時間,和力量。

所以,林嶽直接在黑壓壓的魔獸大軍之中,硬生生地在其中開了一條路,林嶽趕緊帶着江靈和小柔突破,林嶽不知道,即便是這樣子,也不能夠輕鬆闖過去,因爲,前面已經過去的魔獸,還是會重新調轉身子,再次朝着林嶽奔來,顯然,它們就是來找林嶽報仇的。

世界上,高階的魔獸不算多,低階的魔獸,就像一階魔獸一樣,那就多如牛毛,要不是因爲一階魔獸太過多了,也並不能夠團結,不然,也許,這個天下,就是一階魔獸了,不過,這種想法,明顯是癡人說夢,先不說它們差勁,但是,要讓它們團結起來,便是不可能了,魔獸與魔獸之間,全部都是合不在一起的,它們族人與族人之間,也是會互相殘殺,起內訌,而跟其它的魔獸,更是合不來。

不過,這裏的這些魔獸,居然能夠組建成一個大軍隊,這也是林嶽沒有想到的,這就說明了,這裏的魔獸,有着一個它們都爲之敬佩的頭領,不然,它們根本不可能跟它們眼中的外族和好相處的。

林嶽也是微微驚訝,他倒非常想要知道,到底是誰,居然有這麼大的能耐,能夠將根本合不來的魔獸,融洽地合併在一起,林嶽非常想要見識見識這個頭領的廬山真面目。

經過了七批大大小小啊的魔獸軍隊的挑戰之後,林嶽通過他那堅毅的毅力和力氣,以及他那蹩腳的劍法,終於是來到了沙漠中部,來到這裏後,林嶽顯然覺得比外層安靜了許多,不過,依舊是風沙依舊。

林嶽沒有想到,他一來到沙漠中部,就會遇到那傳說中的沙塵暴,林嶽雖然聽過沙塵暴的事情,但是,他沒有真正見識過,自然是不相信了,正所謂,眼見爲實耳聽爲虛,林嶽此刻,便是知道了,這真的是真的!不過,林嶽卻後悔,自己居然沒有向跟他說沙塵暴的事情的說書人,請教在遇到沙塵暴之後怎樣躲避,不致使自己受傷。

林嶽腦中第一個念頭,就是跑,可是看着沙塵暴那鋪天蓋地的黃沙如同浪潮一般,朝自己三人而來,林嶽也是知道,自己三個,是躲不了了。

他趕緊緊緊地握住江靈和小柔的手,在黃沙覆蓋自己的時候,說了最後一句話:“抓緊我了,別放鬆,不然,在這黃沙之中,我們就會走散……”

林嶽到最後,不知道江靈兩人,到底有沒有聽到自己說的話,林嶽已經是被黃沙給掩埋了。手上的柔軟感,漸漸地脫離自己的手,林嶽趕緊想要握得緊一點,但是,手心之中,卻全部都是黃沙,而且,是那種非常地細的黃沙,非常鬆軟,林嶽握緊的兩個玉手,都紛紛從林嶽的手中,滑落……

林嶽頓時一驚,他想趕緊重新抓住她們的手,但是,林嶽這纔想起,自己才僅僅是一個人,而江靈和小柔,則是兩個人,林嶽他總不可能只顧一個,另一個,卻不顧死活吧。雖然林嶽知道,她們兩個可能死不了,但是,現在林嶽非常焦急,所謂關係則亂,林嶽將江靈兩人的修爲都給遺忘,現在,他愣愣的待在原地,黃沙還如同小溪一般,緩緩流動。

林嶽知道,自己再繼續待在黃沙之中,留給自己的,只有死亡,在這裏,沒有氧氣的提供,如果一呼吸,吸進去的,只有漫天的黃沙。

林嶽趕緊鑽了出去,從黃沙之中,鑽出一個頭來,他趕緊地將自己的身子,也給從黃沙當中,拔了起來。

看了看四周已經漸漸平靜的沙漠,除了他一個人之外,就沒有看見其他人,他不禁在沙漠之中,大聲呼喚着江靈和小柔的名字,只要江靈和小柔距離自己不遠,江靈和小柔肯定能夠聽到的,聽到之後,自然回來找他匯合。

“江靈!小柔!你們在哪?江靈!小……”

林嶽還沒有呼喊完,黃沙之中,便是伸出一條綠色的根,將他的左腳腳踝給捆綁了起來,然後,直接將林嶽給抓了下去。

“咦?林嶽呢?我明明聽到他在這裏喊我的。”小柔的身影在林嶽消失半分鐘左右,便是出現,而林嶽墜落的那個坑洞,卻已經是被黃沙所掩蓋,她並不知道,林嶽就在自己腳下。

“小柔姐,你也來了。林嶽這混蛋呢?”江靈一身黃沙地亮相了,小柔身上,已經沒有什麼黃沙了,但是,頭髮上,卻還是沾染着一些黃沙,這說明了,小柔出來之後,已經是好好地將自己身上的黃沙給整理了一番。

“不知道,我也是剛剛到,他怎麼就不見了?”

小柔疑惑地看着四周,四周空蕩蕩的,除了幾棵沙漠中特有的植物,就再無其他物品了。 話說,林嶽被一條樹根給纏住左腳腳踝,然後,被拖到了黃沙之中,突然,一條蔓藤卻是將他整個人纏繞起來,從腳下,緩緩衍生到了林嶽的嘴邊,林嶽的嘴巴,便是被這條藤蔓給堵住了,說不了話了,他整個人,也是被這條藤蔓給捆起來了。只留下了林嶽從鼻子以上的沒有被遮掩。

鼻子,可以不遮,因爲,林嶽也不可能在這裏呼吸,眼睛,也可以不遮,這種暗無天日,而且非常有危險感的事情,會讓林嶽從心底產生恐懼感,漸漸開始害怕,這種沒有一點安全感的事情,顯然,是暗處敵人的一種手段。

林嶽被綁到了黃沙之下,耳朵並沒有被堵住,江靈和小柔在自己頭頂上喊他,他自然是聽得一清二楚,即使周圍都是漆黑一片,即使自己嘴巴說不了話,林嶽也沒有驚慌,也沒有激動,而是平靜地聽着江靈她們焦急的聲音。

不過,他自然不可能像表面一樣這麼淡定,心裏,已經是急開了鍋。

“嘿嘿,小子,現在你倒想到我了?”金林嶽看着一臉焦急地看着他的林嶽,笑道。

“你和我都是同一個人,別這麼小氣嘛,你看我現在,這麼危險,我怕,我是稱不了幾分鐘,就要窒息了……”林嶽焦急地來回踱步,他只是一個精神體,不能夠幫助本體的林嶽做任何事情,他只能在這裏乾着急。

而同樣作爲精神體的金林嶽,卻是顯得非常淡定,覺得,即將死去的人,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要不是林嶽一直看着他,他都想不理了的。

“你忘記了和我生活的另一個精神體了嗎?火林嶽,你就教教這小子吧。”金林嶽對着那邊無盡的黑暗,說了一句,然後,拿起一罈不知道從哪裏拿來的酒,一邊走,一邊喝。

黑暗之中,一雙火紅色的眼睛驟然張開,然後,一團火焰蹭地一下,朝林岳飛了過去,林嶽一驚,那團火焰在他面前瞬間消散了,而火林嶽,也是閉上了雙眼,隱沒在這黑暗之中。

林嶽頓時愣了一下,因爲自己的本體已經快沒氧氣了,林嶽趕緊回去,林嶽一睜開閉着的眼,看着周圍全部都是黑暗,也沒有着急,他還能夠聽到江靈在自己頭上的大聲嘶喊,江靈似乎越來越絕望,至於小柔的聲音,林嶽根本聽不到,林嶽頓時着急了,他回憶起火林嶽從開始,到結束做過的動作,林嶽就想到了一個字:火!

沒錯,就是火,林嶽他這個時候,真想拍一下自己的腦袋瓜子,居然這麼簡單的辦法,自己都沒有想出來,真是笨吶。林嶽身上,最不缺的,就是火焰,林嶽現在修煉的可是火屬性天元啊,怎麼可能沒有火焰呢,林嶽兩個手掌,都放在了背後,掌心向外,朝着藤蔓,林嶽將一股火天元從丹田之中分化出來,順着手臂的經脈,蔓延到掌心之中,火光驟然一亮,整個藤蔓便被燒斷了。

林嶽看見藤蔓已經被燒斷,他自然也是能夠脫離險境了,這藤蔓,已經被自己給殺死了,林嶽用力一掙,便是將那些纏繞在自己身上的藤蔓給掙開了。

林嶽肺裏的氧氣,也因爲這一用力,已經全部消耗完畢了,林嶽頓時感到肺部一陣空虛,空落落的感覺,讓林嶽非常不舒服,他趕緊朝上面像游泳一樣遊了上去,但是,林嶽沒有想到的是,那條藤蔓,居然沒有像自己想象之中那樣,被自己的火給燒死,林嶽剛剛將一隻手伸了出去,那條藤蔓,也是恰巧將林嶽的腳踝再次綁住,然後,一使勁,就將林嶽給拉了下去。

林嶽頓時感到,自己肺裏的空氣,漸漸渾濁,如果自己在不吐出來,換一口新鮮空氣進去,自己肯定會命喪此處。

林嶽不敢亂掙扎,因爲,林嶽現在,也沒有力氣掙扎,每掙扎一下,林嶽便是死得更早一下,每一個動作,都是需要氧氣的幫助,而林嶽,現在體內才剩下一點點,而且還是渾濁的氧氣,對於這些氧氣,林嶽也只能是勉勉強強地使用了,這裏全部都是封閉的地方,全部都是沙,哪來的氧氣?

在林嶽就要以爲自己快要死、已經閉上眼等死的時候,林嶽突然感覺身邊多了一個人,不過,他已經沒有一點力氣前去查看,到底是誰,眼皮已經如同灌了鉛一樣,一般笨重。

當林嶽睜開眼醒來的時候,林嶽看到的,已經不再是一片黑暗,而是一片蔚藍天空。

“這裏就是幽冥界嗎?怎麼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恐怖?本來以爲,這裏是一個黑暗世界的,沒想到,居然還有藍天,看來,我死了,也是找到了一個好去處啊……”

“死你個大頭鬼啊!”

江靈羞紅着臉,沒好氣地打了林嶽一拳,說道。

“哎喲!我怎麼死了都這麼倒黴?活着,被江靈給欺負,現在好不容易死了,以爲已經不會被江靈那小丫頭欺負了,沒想到,我堂堂林家二少爺,小爺我居然還要在這裏被一個女鬼給欺負,這不會是因爲,我長得太帥了,賊老天也看不慣了,要我無論生死,都要被女人所欺負吧?”林嶽哭喪着臉說道。

“哼!好小子,混蛋,你終於說出了你的心裏話了?哼,早知道你這麼想死,本姑娘早就不救你了,還搭上了我的初……”江靈似乎發現自己說過頭了,趕緊閉上了自己的嘴,還不忘打林嶽頭一巴掌。

林嶽被江靈這麼一打腦袋,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他本來想馬上跟江靈道歉的,但是,卻是聽到了江靈說的最後一個字。

“初什麼啊……”林嶽不懷好意地坐了起來,看着小柔,笑道。

“沒、沒什麼……”江靈趕緊背過林嶽,一邊捂着臉,一邊自己的臉還在不停地變紅。

“說啊,既然沒什麼,就別害羞嘛……”

林嶽湊過來,將江靈捂在臉上的手拿開,江靈愣了一下,趕緊將頭扭到一邊。

“哼!這是我的事情,用得着你知道嗎?”

江靈說道,心裏卻是說:這種事情我好意思跟你說嗎?

“必須用得着!”林嶽點了點頭。

“用不着,哼,你別想知道,我死也不會說的!”江靈將頭扭過另一邊,因爲,林嶽他剛剛也把頭扭過了她這邊。

“你不想說,我也能知道……”

林嶽嘿嘿一笑,江靈剛剛想要開口,便是被林嶽堵住了嘴巴……

江靈愣了愣地眨了幾下眼睛,她現在,腦子一片空白,什麼也不想,也想不出來什麼,看着林嶽閉上去的眼眸,她也緩緩閉上眼睛。

而就在她剛剛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林嶽便是遠離了江靈能夠攻擊到他的位置。

“你……”江靈看見自己脣上那種微微乾裂的感覺不見了,她立馬睜開雙眸,明亮的大眸子便看見,林嶽居然已經跑到十米開外了。

“嘿嘿,我就說了,你不想說,我自然也會知道,你看,我知道了吧!”林嶽在十米之外,說話的聲音也是說得清清楚楚。

“混蛋!混蛋!混蛋……嗚嗚……”江靈狠狠地罵了林嶽幾句,跺了幾下腳下的泥沙,然後,坐在地上,頭埋在膝蓋和身體形成的一個空間哭了起來。

聲音那麼大聲,林嶽自然是聽見了。

他不禁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了一點?

恩,對,如果江靈知道林嶽自己的疑問,肯定會舉雙手雙腳地贊同。

“對不起……”林嶽趕緊跑了回去,想要安慰一下江靈,可是,江靈毫不領情,將林嶽搭在她肩上的手也是給甩掉了。

林嶽還想說什麼,不過,他突然看到一棵非常巨大的藤蔓,突然從泥沙中現出原形,林嶽非常記得這些藤蔓,正是這巨大藤蔓上的小藤蔓,將他困住。

巨大藤蔓伸出幾根小藤蔓,朝着不遠處躺着的小柔襲去。

林嶽這時候才記起來,剛剛,顯然沒有聽到小柔的聲音,原來,小柔是已經昏迷了啊。

等等!昏迷?

林嶽心道,糟了,朝前飛奔幾步,在在他的眼中已經不小的小藤蔓之前,將小柔抱了起來,趕緊被林嶽放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

林嶽趕緊跑回去,江靈還在哭,根本不知道現在已經出現危險了,巨大藤蔓看見沒有人下手,不由得一怒,不過,它又看到了正在哭泣的江靈,於是,那小藤蔓如同一雙邪.惡的大手一般,朝着江靈抓過來。

“靈兒,快跑!噗!”

林嶽看見江靈就要被那小藤蔓變成的手給抓住,趕緊喊道,江靈趕緊擡頭一看,便是看見了與自己已經沒有多少距離的大手,她現在也知道,想要躲避,已經是來不及了,不過,那大手卻沒有如他所願一般,抓到這個哭泣的小美人,而是抓到了一個三番兩次壞它好事的小子,不禁怒由心生,巨大藤蔓操控着小藤蔓變成的大手掌,直接將林嶽給抓住,用力地抓住,似乎,想要將林嶽給撕碎…… 林嶽被抓得,自我感覺胸骨就要斷裂,痛苦地嘶喊了一聲,嘴裏吐出一口鮮血。

江靈此刻,也是反應過來了,看着林嶽那吐血的表情,不禁擔心了起來,她剛剛想要上去幫助林嶽,但是,林嶽用他那顯然非常難受地聲音說道:“別管我,我沒有事,你記住你答應過我什麼!絕對,絕對不能出手!讓我來!”

江靈也許是爲了尊重林嶽的這種做法,她便狠下心來,不再去看林嶽,而是跑去看昏迷的小柔。

小柔之所以昏迷,就是因爲,她又以爲,林嶽拋棄她了,不要她了,胸口頓時一悶,便倒下去了。林嶽也無奈,他並非不是想要現身出來,可當時的情況,根本不可能給他現身的機會,林嶽對於小柔這般無中生有的猜測,表示無奈。

江靈輕輕地搖了幾下小柔,然後,喂小柔喝了一點水,小柔便醒了,雖然搖搖晃晃的,神智也不是非常清醒,但是,小柔卻是切切實實地看見林嶽在受苦,就想要衝上去,幫助林嶽

江靈趕緊攔下了小柔:“小柔姐,你別擔心了,這混蛋,命硬着呢,剛剛,也沒見他被憋死,現在,他肯定沒事的,他肯定是在扮豬吃老虎呢,我們別擔心他了,而且,我們不是已經說好了嗎,遇到危險,我們兩個不能立刻動手。”

小柔想了一想,才點了點頭,不過,依舊擔心地看着林嶽。

而江靈,和小柔的緊張不同,臉上卻表現得非常地淡定,這和她常年來的培養有關,她可是專門訓練過一種處事不驚的神情,現在,哪怕是她也非常擔心林嶽,卻是要裝作很淡定一樣,這樣,也能避免小柔衝上去,幫助林嶽;而小柔,看見林嶽齜牙咧嘴的樣子,臉上擔心的神色暴露無遺,小柔可不同江靈一般,江靈有着特殊的教育,所以,江靈能夠處事不驚,而小柔,自小無拘無束,不懂得隱藏自己的性格,要不是身邊還跟着一個林嶽,不然,在前往帝都的過程中,小柔早就被別人給賣去煙花之地了。

江靈心裏,不停地算計着,怎樣才能救下林嶽呢,看林嶽現在這個樣子,顯然就是在強撐嘛,林嶽的那大男子主義,不禁讓江靈在自己心中罵了林嶽一句,她也不禁奇怪,自己這個號稱不會罵人的天下第一,怎麼可能會罵人了?

林嶽齜牙咧嘴的表情,讓那棵巨大藤蔓一陣舒服,林嶽這小子,三番兩次地破壞自己的好事,剛剛自己早知道,就直接勒死他了。

林嶽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勁的氣勢,一團火焰,從他身體爆發出來,整個人,都被這團火焰包圍在裏面了。

這個時候,巨大藤蔓上,突然出現一張臉。一張非常痛苦的臉,它趕緊將抓着林嶽的那條藤蔓化爲的手掌鬆開,然後,使勁地在沙地裏面拍幾下,本來以爲火已經滅了,但是,巨大藤蔓,卻是看見,從林嶽身上移到自己身上的火,順着那條小藤蔓,快速地爬了上去,所到之處,藤蔓盡數化爲飛灰。

它恐懼了,它只不過是一隻特殊一點的三階魔獸而已,它還有大好的生命沒有享受,它還要活下來,還要進階成爲四階魔獸,但是,林嶽此刻,卻是不給他一點機會了。

在巨大藤蔓痛苦地吼叫了一聲、臉上的表情異常恐懼之後,那順藤而上的火勢,卻是越來越大,如果說剛開始的時候,只是小火苗的話,那麼,現在的火勢,便是滔天巨火!

“哼,居然逼我用出了這些火焰,也算便宜你了,唉,真倒黴,遇到一個稀有的木系魔獸,獲得了一顆同樣稀有的木系魔核,卻沒有一點用處……可憐了我好不容易攢下來的玄冥陰火啊!”林嶽接住了那顆碧綠色的晶核,哀怨道,沒想到,此行,第一次遇到的強敵,居然不是自己此行的目標,林嶽看着這一刻碧綠色的木系魔核,一陣心疼,在他的眼裏,那什麼玄冥陰火,可是比這木系魔核顯然有用得多了。

“不要就給我!”江靈跑過來,一伸手,想要從林嶽手中奪過這枚木系魔核,這麼稀有的魔核,就連是江靈,也是爲之心動。

“不行,這是我的第一個戰利品,我要用來做收藏!”林嶽哼哼地說道,一邊還躲避過了江靈的探穴手。

“你!”江靈看見林嶽,直接將木系魔覈收進了追雲戒中,不禁一陣憤怒,更加讓她憤怒的是在後面。

林嶽從她身邊走過,走到已經放下了一顆擔憂的心的小柔面前,直接搭上她的肩,說道:“我的小柔妹子,剛纔,你怎麼暈了?你可不知道,你剛纔,差點被那東西給抓住,要不是你林嶽哥我英雄蓋世,武功高強,恐怕,你就已經落入賊人之手!怎麼樣,要不要獎勵哥哥點什麼?”

“不要!”小柔羞澀地推開了林嶽那搭在她肩膀的手,然後,一路小跑的來到了江靈身邊,和江靈手拉着手。

“你們……你們是要搞拉拉嗎?”林嶽目瞪口呆地看着手牽着手的江靈和小柔,他頓時想到了某種畫面。

兩個擁有着天仙下凡般靚麗面貌的美女,在牀上……

林嶽都不敢往下想了,他害怕,他想的,很快就會實現,這樣,他可就慘咯。

“搞拉拉?我們爲什麼要欺負拉拉啊?拉拉是誰?我們認識嗎?”小柔不知道拉拉的意思,疑惑地說道。

林嶽頓時對這個單純過頭的妹子感到無語,拉拉居然是個人!林嶽倒!小柔嘴巴看起來口無遮攔,其實,最害羞的,也是她。

“算了,不說了。”林嶽擺了擺手,既然小柔還是一張白得很的純潔白紙,他就不會讓在這片白紙上出現污漬的事情發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