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銀鱗虎的前車之鑒,附近的那些凶獸也就消停了。

見銀鱗虎被殺,金龍鳥略微釋然,輕哼道:「野小子,這火凰花是炎國太子點名要的,希望你不要自誤呀。」

百里澤反手一劍斬下,只聽『噗呲』一聲,金龍鳥的左翅被斬斷了,鮮血飛射。

「你……你敢這麼對我?」

金龍鳥渾身散發著金芒,嘶喝道。

噗呲!

又是一道劍氣斬下,便見金龍鳥的右翅也被劈了下來。

沒有了翅膀,金龍鳥就像是折翼的小鳥,一頭扎進了地面。

不遠處的孤峰上,正垂落著一株赤紅色的花朵。

那花朵垂落著鸞尾,通體燃燒著,周遭還繚繞著鳳凰虛影,一閃一閃的。

「火凰花?」

百里澤抬頭瞥了一眼那株燃燒著的花朵,喃喃道。

!! 孤峰上似乎篆刻著陣圖,怪不得那些凶獸都沒有上前去搶。

透過冥瞳,百里澤見到,那些靈紋相互交織在一起,凝練出了一頭鳳凰輪廓。

雖說只是一個輪廓,但卻可以催發出鳳炎了。

「火凰花可不是那麼好得的。」

「就是,估計這小子會被鳳炎燒成渣渣的。」

「不錯,就連金鵬都是靠著護體靈器,這才摘得火凰花的。」

周圍修士紛紛議論了起來,很不看好百里澤。

凝望著孤峰上,那一株宛若焦陽般的火凰花,百里澤抬腳向前走去。

此時,所有修士都將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那株火凰花被百里澤所得。

但,有沒有誰敢上前阻止。

連銀鱗虎、金龍鳥這等純血凶獸都被百里澤給秒殺了,更何況是他們呢?

除非是雷煞、炎息侯,又或者是赤霓裳這等修士前來才行。

「這火凰花,歸我了。」

只聽『嘭』的一聲炸響,百里澤化為一道殘影,身上抓向了孤峰中的那株火凰花。

還未等百里澤靠近那座孤峰,便見整個孤峰燃燒了起來。

無盡鳳炎噴射了出來,就像天外隕石一樣,轟向了百里澤的天靈蓋。

百里澤瞧瞧催動起『涅盤印』,卻見那些鳳炎係數被他體內的涅盤印給煉化了。

「這小子怎麼可能煉化鳳炎呢?」

「難道這小子也覺醒了『炎魂』,是炎皇的一個私生子?」

「按理說,也只有擁有炎魂的修士,才能夠煉化那些鳳炎。」

周圍修士齊齊一驚,暗暗鎖定了百里澤。

此時,那些修士三五成群的,向前聚攏。

很顯然,這些修士並不想讓火凰花落入百里澤之手。

在百里澤摘下火凰花的那一刻,整個孤峰瞬間瓦解,化為了無盡飛灰。

「哈哈,勇者封號,非我百里澤莫屬!」

百里澤隨手將火凰花收進了洞天,這麼做,也是為了地方那些修士爭搶。

不等百里澤立定,就聽見身後傳來了『啪啪』的腳步聲。

「小子,交出火凰花,這是我炎國之物,豈能落入外人之手?」

夔龍神府一修士手執紫色戰刀,劈向了百里澤。

百里澤猛的一轉身,將手中的貪狼劍丟了出去。

只聽『噗呲』一聲,那修士的眉心被一道金光刺穿了。

而百里澤則飛身躍起,隔空一吸,再次將那柄貪狼劍吸到了掌心。

此時的貪狼劍早已跟百里澤融為了一體。

噌……噌噌!

貪狼劍通體如金,在百里澤掌心劇烈的旋轉著。

「誰敢上前,殺無赦!」

百里澤眼眸似電,暗中催動起『誅魂劍陣』。

所有修士齊齊一愣,只覺神魂一陣刺痛,像是遭到了神魂攻擊一樣。

「諸位,咱們這麼多人,就不信還殺不了一個百里澤。」

這時,有修士提議道:「不如咱們一起動手,將他斬殺掉。」

唰!

百里澤順著聲音望去,說話的竟然還是夔龍神府的修士。

看來,這夔龍神府擺明了是跟自己過不去呀。

百里澤一步邁出,速度極快,所以修士都只看到了一道殘風劃過。

「說實話,我很不喜歡你們夔龍神府的人。」

百里澤反手執劍,卻見一道金光從那修士的喉嚨劃過。

瞬時,那修士脖子一軟,倒在了地上。

吧嗒!

貪狼劍劍尖上落下了幾滴鮮血。

「放肆,誰敢殺我夔龍神府弟子。」

就在這時,一道血影急速向這邊射來。

「哈哈!」

那血影仰天狂笑道:「我雷煞閉關七七四十九天,終於神功大成,試問,還有誰,會是我雷煞的對手。」

此時,雷煞無比的激昂,就像是打了興奮劑一樣。

再次見到雷煞,百里澤也是心下一緊。

雷煞身上的氣息,又凝練了幾分。

修為也提升到了妖變境九重天。

透過冥瞳,百里澤發現,在雷煞的洞天深處,竟然孕養著一道古屍。

不錯,正是古屍。

那古屍,應該是黃泉教某位教主,又或者是某位護教長老的屍身。

「巫教?」

百里澤暗暗皺眉,心道,按理說,黃泉教應該不懂得如何孕養古屍才對呀。

莫非,這雷煞也被巫教給控制了?

雷煞風采依舊,身著一件血色長袍,腰間別著一柄血劍,大步流星的向百里澤沖了過去。

「是誰殺了我夔龍神府的弟子?」

由於附近到處都是凶獸,雷煞倒也沒有見到百里澤的身影。

不等雷煞話音落下,所有修士,包括其他凶獸,齊齊指向了百里澤。

「滾開!」

雷煞一劍西去,將一頭雪花豹從中劈了開來。

噗呲!

從雪花豹的天靈蓋噴出了三尺血芒,只聽『咔嚓』一聲,雪花豹的身體從中裂了開來。

「是……是你?」

在見到百里澤的剎那,雷煞只覺雙腿一軟,咽了口唾沫,顫道:「怎麼……怎麼會是你?你來炎國做什麼?」

後悔呀。

雷煞有點後悔了,早知道百里澤這個狠人在鳳凰山。

就算族中再怎麼乞求,他也絕對不會前來鳳凰山的。

「呵呵,雷煞,許久沒見,你囂張了不少呀?」

百里澤摸了摸鼻子,淡然一笑道:「來,讓我看看你長進了多少。」

「你……你不要逼我動粗。」

雷煞向後退了一步,擦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顫道。

「我不想動粗,只是想進炎國祖地轉轉。」

百里澤拎著貪狼劍,一步步向雷煞走去。

「你……你別過來。」

雷煞雙臂交叉,硬著頭皮說道:「再過來,我就跟你拼了。」

一時間,炎國修士都有點傻眼了。

更有甚者,雙拳拍著胸口,嚎嚎大哭了起來。

丟人吶!

堂堂炎國第一天才,竟然這般的不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