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這個老嫗和醉天下面相有幾分相似?氣質也有幾分雷同?

“不用疑惑了,醉天下是我的女兒,我叫北煙雨!”

當北煙雨說出如此言語之後,葉千鋒當場就傻了,睜大一雙更加疑惑的雙眼望着老嫗。

“如果在你第一次來到衆王之城中我就知道你是傲龍村葉家的兒郎的話,我想我們北家和你現在的關係也不會是如此這般!”

“好在我那女兒在一年之前告訴了我關於你的一些事情,可是那個時候你卻在經歷了五大神君,三大神王事件之後回到了紅顏宗,繼而足足消失了一年的時間!”

“按照我的意思,我原本是想親自去見你的,不過我擔心落人和寒香隨那兩個老不死的從中作梗,所以才讓紅顏和北不語兩個丫頭出面,不過就算是這樣,他們兩個老不死的還是不放心!”

說道這裏,北煙雨就望向了虛空,繼而朗朗說道。

“出來吧,早就知道你們兩個老傢伙來了!”

在北煙雨清晰,貌似低聲,卻又讓數百米高空之中的落人和寒香隨聽得十分真切的聲線之下,在葉千鋒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下,落人和寒香隨兩個老傢伙就帶着哈哈大笑的聲音從天而降。

“煙雨妹子,別怪我們兩個老哥哥!”

“落老頭說的極是,不管怎麼樣,你們北家之前都沒有出手幫助過葉小子,哪怕只是一次出手,今天我們也不會在這裏了!”

落在地上的落人和寒香隨相繼打着哈哈說道。

嬌妻找上門:韓少,請簽收 “你們兩個老不死的少在我面前鬼扯,就我北家如果真的想要爲難他的話,一年之前我就取了他小命。”冷冷說道這裏,北煙雨就換了一副憂傷的面孔繼續說道,“我想你們可能還記得我還有一個女兒吧,葉千鋒的妹妹,正是我女兒的徒弟,這下,你們應該放心了吧?”

“哈哈,妹子你怎麼不早說,要是知道有這樣一層關係的話,我們兩個老傢伙就懶得白跑這一趟了!”

落人有些不自在的說道。

“我們自然記得你那丫頭,只是這些年她到底去那裏了?莫不是被那個負心人給帶走了?”

寒香隨說着說着,居然臉上就出現了憤憤之色。

“哼,他去那裏了?你們覺得我會知道嗎?”

一提到所謂的負心人,北煙雨就顯得有些激動了。

“好了,好了,都是一些陳年舊事了,不提也罷,如今有妹子你出面,我們也大可放心了!”

寒香隨給落人使了一個眼色之後說道。

“哼,如果讓我知道他在那裏,我必定要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之上!”

北煙雨真的激動了,只是能夠讓年紀一大把的她發出狠話,葉千鋒也不難猜出那個所謂的負心人當年到底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壞事。

“葉小子,既然是煙雨妹子親自接待你,那你就沒有任何的顧慮可言,”停頓了一下的落人還是沒有忍住,依舊提到了北煙雨的傷心事,“既然煙雨妹子一輩子都不願意提起的人都被你知道了,足以看出她的誠意,雖然我很不想讓你拿出誠意,不過我還是不得不讓你拿出誠意來,並且是能夠讓北家的其他幾個老不死的徹底閉嘴站到你這一邊的誠意!”

雖然這個時候的葉千鋒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不過還是懂得落人到底在說什麼,沒有任何的猶豫,他就霸氣的說道,

“既然小妹是前輩女兒的徒弟,那我這個當晚輩的就不能不好好了的孝敬前輩一番了,我這裏有幾顆戰鬥力超強的傳說級和驚悚級的魂玉,不知道前輩可放在眼裏?”

等葉千鋒說完拿出魂玉之後,卻發現北煙雨已然睜大了雙眼傻傻的瞪着他。

“前輩?你怎麼了?”

眼見北煙雨沒有任何的表示,只是有着震驚的望着他的時候,葉千鋒就疑惑的問道。

“哎,現在我終於知道爲什麼六大家族一定要你死,他們兩家卻一定要保你了,更明白爲什麼我女兒一再的強調,就算是用我們北家的熱臉卻貼你的冷屁股,也必須和你結盟!”

發出感嘆的北煙雨臉上充滿了一種不可思議的神情,因爲就算醉天下告訴她葉千鋒乃是一個萬年不遇的天才,就算葉千鋒得到了天地至寶地錄,在她看來也不過只是葉千鋒的運氣好一些罷了,卻怎麼也沒有想到葉千鋒一出手就能解決了十大家族目前最大的難題,畢竟新晉的神侯,神王,基本上對還沒有適合的魂玉。

“難道前輩的家族也缺少魂玉?難道高級的魂玉如今就如此的難求不成?想那天外迴廊,神殞山和其他的幾個凶地之中必然還有爲數不少的驚悚級,傳說級,甚至是神話級的妖獸,莫非以你們目前的時候,就不能去抓幾十頭來?”

葉千鋒說着飽漢不知道餓漢飢的言語,卻直接讓三個老傢伙翻了白眼。

“哎,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啊,莫非你以爲那些驚悚級,傳說級的妖獸是那樣好惹的?”

落人非常鬱悶的說道。

“很多年之前,衆王之城中曾經有一個神君境界的修者自持修爲高強,進入天外迴廊深處捕捉傳說級的妖獸,卻不想被神祕的強者抽離了三魂七魄,直接從天外迴廊深處丟回了衆王之城,從那之後,再也沒有任何修者敢去打那傳說級妖獸的主意了!”

北煙雨一席話,直接讓葉千鋒感受到了那些強大妖獸的恐怖,更明白了爲什麼對於強如十大家族這樣的勢力而言,高等級的魂玉都是那樣的可遇而不可求。

“我們十大家族手中高等級的魂玉,要麼是先祖們留下來的,要麼就是通過特殊的手段搞到的,很少是這些年通過斬殺妖獸抽取獸魂得到的!”

寒香隨鬱悶的說道。

“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居然如此大方的給我如此巨大的一份見面禮,有了這一份見面禮,我想我們北家那些老傢伙的戰鬥畢竟會提升一個檔次!”

說道這裏,北不語就帶着激動的心情和異樣的目光從葉千鋒的手中接過了那五顆傳說級魂玉,十顆驚悚級的魂玉。

“妹子,既然你也知道這是一份大禮,那你就應該知道大禮是不好收的,根據我們兩個老傢伙最近的調查,發現六大家族暗地裏已經準備了不少對付葉小子的手段,我擔心在不久之後,我們十大家族就會正是的決裂,並且會發生大規模和持久性的戰鬥,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寒香帶着沉重的語氣說道。

“放心,反正是要站隊的,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既然我們北家決定拉攏葉小子就一定義無反顧的站到他一邊,別的不說,光是憑藉他和我女兒那一層關係,我也必定會出手相助於他!”

收下魂玉之後,北煙雨非常嚴肅的說道。

“哎,說起來,就算我們三大家族加上白甲神君那一方,恐怕也不能和六大家族硬碰,你們說,我們是不是應該再接受南家的加入?”

落人憂心忡忡的問道,他如此的模樣,葉千鋒倒是第一次見到,也就猜出如今衆王之城中的形勢又多麼的嚴峻了。

“我手中還能拿出一份大禮來,如果南家是真的想要和我結盟,我決定接受,只是不知道他們南家到底會不會真心的幫我?”

既然想到形勢非常之嚴峻,葉千鋒也不得不如此說道。

“我想南家之中的絕大部分人應該是真心想要拉攏你的,再加上我們幾個老人家出面的話,這事應該很快就能定下來!”

北煙雨若有所思的說道。

“好,此事就交給言語妹子去辦吧,只是我希望妹子你一定不要再忽悠大哥我了,因爲我們真的輸不起!”

寒香隨看了葉千鋒一眼之後深沉的說道。

“我說你這個老不死的找死是嗎?你就算不放心其他人,莫非還不放心我嗎?”

聽到寒香隨那樣說,北不語當場就毛了,一張風韻猶存的臉色刷刷就變成了漆黑。

“呵呵,我這還不是真的擔心家族和葉小子的安危嗎!”

眼見一把年紀的老女人毛了,寒香隨就訕訕的說道。

“哼,別以爲當年老孃沒答應你的追求,結果最後被人給欺騙了,你就能在我面前擺譜,真把我惹毛了,我就將你那點破事說出去!”

北煙雨看來是真的毛了,只是那話聽得葉千鋒的賊眉和鼠眼都開花了。

“呀,想不到寒老頭你當年還挺風流的嗎,就是不知道靈雨妹子知道不知道?”

葉千鋒帶着揶揄的口氣笑道,能夠用如此口氣和神君級別的修者說話的年輕人,可能整個九州之上也只有他一個異類了……..

“咳咳,你少廢話,我可是聽說聽說六大家族已經從八上宗引進了一些厲害的年輕人,並且他們暗中培養的那些傢伙也準備出世了,你還是做好準備對付他們吧,千萬別給老子掛了,至於其他的老傢伙,就讓我們幾個去應付!”

一巴掌拍在葉千鋒的腦袋只上後,寒香隨就透露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

“哼,厲害?能有多厲害?只要不是神侯級別的,來多少,老子殺多少!”

葉千鋒不以爲然的冷哼道,只是他剛剛說完,就感覺到了三股凌厲至極的殺氣。

“你給誰當老子?”

“反了天了!”

“M的,弄死你娃子!” 或許是感到了生命的威脅,家族存亡的威脅,在葉千鋒見到北不語的幾天之後,南家就有太上長老找上了落家,並且在接受了葉千鋒的大禮之後,做出了和落人等同樣的承諾。

也就是說,目前爲止的衆王之城已經分成了兩個陣營,一方面是以保護葉千鋒爲目的的落家,寒家,北家和南家,雖然北家和南家曾經讓葉千鋒非常的不滿,不過他也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不計前嫌的傢伙,故而如今的四大家太上長老級別的老傢伙們都緊緊的團結在了葉千鋒的身邊,並且除了落人和寒香隨長期和葉千鋒住在落人的小院之中外,還有北家的神侯北煙雨,南家神侯南龍也住 了進來;

另一方面就是以木家,雁家,江家,風家,渡家,上家這發誓要將葉千鋒挫骨揚灰的六大家族,並且那六大家時不時的就派幾個地武境一下的修者明目張膽的找葉千鋒挑戰,只是葉千鋒非常不明白,在他再次接連斬殺了十幾人之後,爲什麼六大家還會不斷的派人年輕人找他的麻煩。

“葉大哥,其實道理很簡單,六大家派出來的年輕修者,他們的修爲一次比一次高,上一次更是派出了九品地武境的修者,如果你不是和三元融合的話,還真的不是他們的對手,好在目前你和三元的融合已經能夠保持幾個時辰,並且元力是同境界修者的數倍,要不然,你還真的麻煩了。”

說道這裏,寒靈雨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不容樂觀的說道,“我想,他們是在探視你能夠應付的上限,或許等他們再次派出幾個挑戰者之後,他們就真的打算對你,對我們動手了!”

“哼,他們敢在衆王之城中發動大規模的廝殺?別忘了,白甲神君也是站在壞蛋這一邊的!”

落天驕對寒靈雨的最後幾句話抱着一絲懷疑,故而不屑的說道。

“戰狂,你的腦子怎麼越來越不好使了,你才別忘了,白甲神君那老混蛋也不過只是一個修爲比那些新晉的神王強一些的神王罷了,人家單打獨鬥打不過他,莫非就不能像上一次那樣派出三大神王嗎?”

葉千鋒狠狠的鄙視了落天驕一眼之後說道。

“葉大哥說的沒錯,十大家族以木家的實力最爲強大,而我們九大家族卻都差不多,如今他們完全可以憑藉人數的優勢狠狠的打擊我們,所以葉大哥纔不得不答應了北家和南家的拉攏!”

寒靈雨繼續分析道。

“那你們的意思是說一旦開打,我們就只有等死的份?”

落天驕傻不拉幾的張大了嘴巴說道。

“放心,他們想要對付我,首先就要過你們四大家和白甲那傢伙那一關,其次,你們別忘了三元的父親可是一個修爲通天的老傢伙!”

撫摸着三元的“秀毛”,葉千鋒陰險的笑道。

“主人,你能不能別稱呼我父親爲老傢伙,我怎麼覺得聽着不舒服啊?”

一旁的三元弱弱的抗議着,這傢伙因爲最近生吃了大量的妖獸血肉,實力已經比低品級的天武境修者要強上一些,不過那性格卻沒有大腿骨的囂張,也沒有黑痞的陰險,反而是有些懦弱,當然,當它面對敵人的時候,那可是見一個殺一個。

“M的,豁出去了,你們去告訴那四個老傢伙,讓他們來見我,就說我還有大禮送給他們!”

葉千鋒心一橫,霸氣側漏的吼道。

“壞蛋你幹什麼?可別將留給我們的神話級的獸魂給送出去啊!”

一把拉住葉千鋒,落天驕就可憐兮兮的說道。

“呀,你不說我倒是忘記了,我想你們四大家之中絕對有新晉的神王,而那四個老傢伙也絕對不是真正的家族掌權者,”當葉千鋒說道這裏的時候,落天驕一張臉在瞬間就變了數變,“還愣着幹什麼,快去讓他們過來啊,莫非還要我親自給他們送去啊?”

“好吧,你狠,我淚遁了!”

落天驕淚奔而去,不過寒靈雨卻偷笑了起來。

“葉大哥,你手中到底有多少驚悚級,傳說級,神話級的魂玉?快給我透露一下嗎!”

寒靈雨拉着葉千鋒就使出殺手鐗——撒嬌。

“其實現在也沒有多少了,只有六十顆驚悚級的,十顆傳說級的,等會送出去四顆神話級的魂玉之後,神話級的就只剩下兩顆了,哎要是早知道情勢如此的不容樂觀,我就該等到搞滿一納戒的魂玉再出來了!”

等葉千鋒鬱悶的說完之後,寒靈雨直接就跌倒在了地上。

“感情你手中的魂玉,比我們十大家族任何一個家族質量還要高啊!”

寒靈雨發出了不可置信的感嘆之聲。

“呵呵,必須的,要不然怎麼能夠讓你們四大家族爲我賣命啊?”

葉千鋒不可置否的嘚瑟道。

“我怎麼聽着你的話覺得有些刺耳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