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想要成神嗎,」

荒鼎的器靈認真的說道,

姜凡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個小老頭的身影,

「那還用說嘛,」

姜凡無語了,誰不想成神,億萬生靈走上修鍊之路,不就是想要成神,然後不死不滅,壽與天齊嗎,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冒一次險,或許真的可以得到逆天的造化也說不定,」

小老頭點頭說道,

「你有辦法進入前方那個地方,」

姜凡聞言不禁又驚又喜,這個傢伙可是一個超級老古董啊,或許真的可以進入前方的神光之中也說不定,

「神光籠罩,殺陣天成,進去容易,活著出來很難,」

姜凡的腦海里,那個小老頭沉吟著說道,上古諸神的手段,太過駭人,就連荒鼎的鼎靈這種超級古老的存在也不得不小心謹慎,

在姜凡與腦海之中的那個小老頭交談的時候,玄龜與太陰神女卻是見到姜凡眼直直的看著前方神光籠罩住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個時候,有人忍不住了,幾個人結伴,然後小心的進入前方神光籠罩的地方,

「吼,」

剛剛進入神光,那幾個人當中便有人仰天長嘯,渾身靈光浩蕩,那人的修為竟然一下子便突破到了聚神境界,強大的氣息浩蕩了開來,令人心悸,

神光外面的人見到這一幕都不禁目瞪口呆,那神光竟是仙光不成,可以提升修士的修為, 那些衝進神光之中的修士的身上竟然發生著驚人的變化,不斷有人突破目前的修為成為聚神境界的強者,

「怎麼回事,」

姜凡震驚無比,這實在是有些嚇人,被神光籠罩,就能提升修為境界,難道那光是傳說之中的仙光不成,

「這裡處處透著詭異啊,」

太陰神女說道,她來自一個超級傳承,自然是知道不少古神葬地的隱秘,要知道,大荒靈界並不是只開啟了一次,而是開啟了無數次,

在大荒靈界開啟的每一次,大荒各大教都會派出教中或是族中最傑出的修士進入大荒靈界,去爭奪逆天大造化,

然而,大荒靈界很遼闊,就算是大荒五大地域之中的大教與大族也只是探明了大荒靈界很小的一部分,

古神葬地,古往今來便是各大強族與大教的傑出弟子爭奪的地方,

「那些進去的人似乎沒事啊,」

玄龜吃驚的說道,

「這還不能看出什麼,」

姜凡神色凝重的說道,

要知道,他們到來的時候,便有人隕落在了裡面,要說裡面沒有兇險,怎麼可能,

「那怎麼辦,」

玄龜問道,

這個時候,劍無極,荒德等人都有所動作了,這些傢伙來自超級勢力,自然對古神葬地有一定的了解,

而且,這些人的身上或許帶有禁區或是古寶,或許可以闖進神光之中,爭奪那逆天的大造化,

「準備一下,我們也進去,」

姜凡對玄龜與太陰神女說道,

「真的,」

玄龜與太陰神女聞言都又驚又喜,但是他們又同時有些不安,要知道,神光之中絕對有大兇險,難道姜凡有辦法避免這種兇險,

姜凡說完,便盤坐了下來,閉上雙目,仔細的與腦海之中的小老頭交流,絕世殺陣並非不解,但是,這畢竟是古神布下的殺陣,就算是荒鼎的鼎靈也要仔細推演才行,

他這一坐便是三個時辰,

無數陣圖與符文在他的腦海之中交織與重組,那神光之中,烙印有一座絕世大陣,只有與逆天的造化有緣之人,才能闖過殺陣,得到造化,

但是無盡歲月過去了,沒有一個人可以得到古神留下的逆天造化,所有闖進神光殺陣之中的生靈都死了,

古往今來,沒有任何生靈可以例外,

神光深處,有巨大的身影在浮沉,那不是人族的屍體,卻是異族強者的屍體,甚至有真龍的屍體在神光之中浮沉,

「你真的想好了,真的要這樣做,要知道,一不小心,你可能就形神俱滅了,」

姜凡的腦海之中,小老頭一改以往那玩世不恭的神態,臉色變得凝重無比,要得逆天道果,有大兇險,

就算以小老頭之能,也不可能算無遺策,敢說一定成功,

這個時候,姜凡的腦海里,一個繁複到了極點的陣圖已經成型,無盡的符文在交織,化成了一幅曠世陣圖,

荒鼎的來歷神秘莫測,在遠古便已經存在,荒鼎的鼎靈絕對是超級老古董,恐怕比那些古神還要古老得多,

不過這個傢伙很不靠譜,經常處於沉眠狀態,但是,即便如此,荒鼎的鼎靈出手,也絕對是不同凡響,

曠世陣圖乃是出自鼎靈之手,雖然只是在姜凡的腦海之中演化而出,但是,已經令姜凡震驚到了極點了,

「好了,開始吧,」

姜凡忽然從地上站了起來,卻是嚇了玄龜與太陰神女一跳,

「你怎麼了,」

玄龜連忙問道,

姜凡沒有說什麼,這時,他的眉心衝出了璀璨的神光,神光之中,無數符文在交織,直接烙印在了虛空之中,

「轟隆隆……」

一股強大到了令人眾生都為之心悸的氣息從姜凡的身上擴散了開來,符文不斷烙印在虛空之中,一座絕世大陣逐漸露出了雛形,

「這……」

玄龜與太陰神女都驚呆了,姜凡的眉心飛出來的符文實在太多了,似乎無情無盡,符文烙印虛空,他在虛空布陣,

這時,在神光附近地域的所有生靈都被驚動了,前來查看,但是誰都不敢靠近,因為姜凡布下的是一座殺陣,殺伐之氣驚天動地,甚至有混沌氣化成殺光在大陣之中隱現,

沒有人敢闖進陣中,除非是那些想要自殺的傢伙,

天地震動,數個時辰后,當殺陣將要完成的時候,姜凡脖子上忽然飛出了一尊小石鼎,小石鼎快速變大,然後轟然鎮壓在了殺陣中心的陣眼之中,

「嗡,」

無數烙印進虛空之中的符文全部浮現而出,殺陣成型,三道金光大道從大鼎上沖了出來,將姜凡與玄龜,還有太陰神女接引了過去,

「這是……」

玄龜被金光大道接引而來,他站在大鼎上,雙腳一陣哆嗦,差點癱倒下去,他可是曾經領教過石鼎的厲害的,

但是太陰神女卻是不知道荒鼎的來歷,

「你腿軟,不是吧,」

太陰神女見到玄龜囧樣,不禁好笑,

「尼瑪,老子竟然被一個小姑娘取笑了,」

玄龜臉上一紅,卻是沒有說什麼,

「走吧,」

姜凡說道,而後,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中,整座殺陣騰空而起,向著前方那有無數屍體浮沉的神光衝殺而去,

「他想要以殺陣開路嗎,」

有人猜到了姜凡的用意,然後有不少人也跟著騰空而起,向著殺陣消失的方向追去,要知道,這座殺陣就等若是在前方開路,

不少人想到了這一點,都很心動,

但是也有人並不看好姜凡,並沒有追上去,

這時,姜凡掌控殺陣,摧枯拉朽,直接向前殺去,神光之中的無數屍體不斷崩碎,不時有符文被殺陣之力磨滅,

令那玄龜與太陰神女震驚的是,這座殺陣竟然還在吞噬神光的力量,無盡神光被吞噬,殺陣的每一道符文都透發出了璀璨的神光,

不得不說,荒鼎之力真的強大且逆天到了極點,

驚天殺陣不斷快速向前推進,很快,前方的景色突然一變,他們已經來到了神光柱的中心地域,哪裡有一具石棺在混沌氣當中浮沉,透發出了一股至強至聖的強大氣息來,

「這是……」

古飛等人激動無比,這具石棺難道就是葬有古神的石棺嗎, 混沌氣浩蕩,一具石棺在虛空之中浮沉,透發出了至強至聖的氣息,而且,那股氣息雖然強大,卻並沒有那種壓制一切的強大氣勢,

「逆天大造化,」

姜凡等人動容了,他們激動無比,但是,他們卻是更加小心起來,要知道,沒有人知道這具石棺的虛實,

透發出驚天殺氣的殺陣停了下來,不再前行,姜凡站立在荒鼎之上,仔細的打量著前方那具石棺,

他發現,石棺上篆刻有古老的符文,不斷有神聖光滑從石棺上的那些符文流淌而過,這座石棺之中真的葬有古神,有絕世神源留下,

在沒有打開石棺之前,似乎一切都有可能發生,

這個時候,那些跟在姜凡他們身後闖進來的生靈卻是要倒霉了,烙印在虛空之中的符文是可以自主修復的,

被姜凡掌控的殺陣磨滅了的符文會重新凝聚而出,絕世殺陣無損,如此一樣,闖進神光之中的那些生靈便被困在了神光之中,進退兩難,

不少人已經觸動了神光之中隱藏的殺陣,被殺陣斬殺,變成了一具沒有任何生命氣息的冰冷屍體了,

上古荒神布下的這座殺陣很是不凡,死在陣中的生靈,一身精氣都會被殺陣吞噬的一乾二淨,連靈魂都無法逃脫,

還活著的生靈現在卻是連腸子都悔青了,沒有人想到這座古殺陣竟然有自主修復的能力,

古往今來,進入這個地方的所有生靈都無一例外的隕落在了裡面,無人可以活著從裡面走出來,

「轟隆隆……」

姜凡掌控殺陣,生生在神光之中撐開了一方虛空,無盡符文在交織,一座古鼎鎮在殺陣之中,綻放古樸與久遠的氣息,

「那種東西難道真的可以保留下來,」

小老頭的身影在姜凡的腦海之中浮現,

「什麼東西,」

姜凡連忙問道,

「你蠢啊,自然是那個神秘逆天大造化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