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是個靈體,對普通人來說,即看不見,更摸不到,哪怕她身材再火辣,想玩也玩不了。

然而陽頂天例外。

他的元神,是可以靈玩的,這是靈力場的交融。

感應到陽頂天靈力如電流般侵入,愛麗絲有一種靈魂撼動的感覺,忍不住驚叫一聲:“師父,你這是……”

陽頂天嘿嘿一笑,看着她眼晴:“別人玩不了你,但我可以,現在你還可以選擇,確定要做我的女人嗎?”

到這一刻,愛麗絲反而猶豫了一下。

她先前應得那麼痛快,就是覺得自己是靈體,是沒有身體的,別說男人玩她,就算是她自己,也摸不到自己。

可她無論如何想不到,陽頂天居然可以靈玩,以靈力的形式侵入她的靈體,這也太可怕了。

她是精明的女海盜,腦子靈活,精於算計,但這一刻,她就有些懵了,有一種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的感覺。

不過她只是懵了一下,馬上就醒悟過來,陽頂天如此厲害,她還有什麼反抗的餘地,即便她不答應,陽頂天色心一起,想玩她還不是一樣。

再一個,她在鐲中數百年不死不活,也實在膩味了,現在遇到陽頂天,可以再給她一個身體,再重活一次,這樣的好事,到哪裏去找,只爲這一點,就獻上自己的身體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想明白這中間的利害得失,愛麗絲盈然一笑,雙臂環上來,勾着了陽頂天脖子,主動獻吻。

她是靈體,本來是沒有任何觸感的,無論是手摸,還是脣吻,沒有任何感覺。

但陽頂天卻能給她感覺,她的手環到陽頂天脖子上,就如真實的觸感,脣吻上去也是一樣。

這種感覺,其實可以用磁鐵來說明。

手指伸到磁鐵前面,不會有任何感覺,但如果手上拿一塊磁鐵,兩塊磁鐵之間就會生產吸斥的感觸。

這就是磁場的作用。

陽頂天的元神和愛麗絲的靈體之間,就可以產生這種磁場的碰觸,所以,別人玩不了愛麗絲,陽頂天可以。

而且陽頂天很有經驗,因爲在愛麗絲之前,有過紫簫和白羊達姆。

愛麗絲沒有說假話,她確實是信教的,死之前是處女,沒有性這方面的經驗,但陽頂天靈力侵入,那種強烈的感覺,讓她幾乎難以承受,忍不住放聲尖叫。

如果是肉體,受不住可能會暈過去,而且第一次的話,會有創傷,但靈體不存在這些東西,所以陽頂天也沒有客氣,她叫得越厲害,陽頂天玩得就越爽快。

把這樣的一個女海盜折騰出各種花樣盡情亨用,說實話,別有一番滋味。

到盡興收手,沉船上的海沙已經清理乾淨了,整艘寶船都露了出來,船底炸了個大洞,其它地方卻還比較完好,船就是因爲進水太快沉沒的。

陽頂天圍着沉船看了一圈。

寶船長近百米,三層甲板,經典的中世紀佈局,看到這樣的沉船,會給人一種穿越時空的感覺。

“那些箱子都在底艙是吧?”陽頂天問。

“是。”

愛麗絲餘韻未盡,雖然是靈體,但陽頂天靈體的侵入比肉體更可怕,她有一種靈魂崩散的感覺,說一個字,卻彷彿用盡了她全身的力量。

看到她的樣子,陽頂天忍不住哈哈一笑,即得意,又有些不忍,便摟着她腰,靈力透入,給她補充靈力。

這種以靈助力的方式,補充極快,愛麗絲馬上就精神一振,忍不住吁了口氣:“陽,你簡直……太可怕了。”

陽頂天哈哈一笑:“所以,現在後悔了嗎?”

“不。”愛麗絲卻斷然搖頭:“我不後悔,而且。”

說到這裏,她臉紅了一下:“我其實喜歡,只是下次,求你稍稍溫柔點兒,好幾次,我真的以爲我的靈魂要崩散掉了,好可怕。”

陽頂天哈哈大笑。

愛麗絲俏臉嬌紅,眸子裏卻是帶着瞭如水的媚意,雖然陽頂天的笑讓她羞澀,她身子卻反而緊緊的依在了陽頂天懷中。

男女之間有了關係,自然就會生出依戀,雖然她是女海盜,也是一樣。

她仍然希望有一個強大的男人可以依靠。 “這要怪你身材太好太迷人了。”

陽頂天呵呵笑,其實還有一個原因他沒說,愛麗絲是女海盜,把強悍的女海盜換着花樣任意蹂躪,聽着她尖叫求饒,別有情趣啊。

陽頂天得意的笑換來愛麗絲更羞更媚,她轉頭看向寶船,道:“我們進去吧,財寶在底艙。”

她指點着陽頂天從甲板進去,到底艙,看到幾百個箱子,有一些箱子裂開了,露出了裏面的金銀。

所有的金銀都鑄造成大小長短相等的磚形,陽頂天拿了一塊掂了一下,一塊大約二十公斤的樣子,他數了一下,一箱大約就是一噸,總共近五百個箱子,金銀加起來,五百噸左右。

即便陽頂天的錢多到花不完,看到這麼多的金銀,也有些目馳神眩,道:“西班牙這是把人家的國庫搬空了啊。”

“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淚星劃過的星痕 愛麗絲搖頭:“印加帝國又叫黃金帝國,黃金白銀特別多,當時他們也發展到了幾千萬人口的大帝國,你想想他們有多少黃金。”

“都給搬空了?”陽頂天訝叫。

“差不多吧。”

“他們不反抗嗎?”

陽頂天曆史是渣,忍不住問。

“當然反抗。”愛麗絲嘴角一撇:“怎麼不反抗,只不過都死絕了。”

“殺了幾千萬人?”

陽頂天雖然不把人命當一回事,可也嚇了一跳。

“真正殺的人不多,可能有幾十萬吧。”愛麗絲道:“主要是西班牙人身上帶去的病毒,造成大規模的瘟疫,讓印加帝國徹底滅絕了。”

“生物戰啊。”陽頂天訝叫:“西班牙牛逼。”

“這算是一個意外,西班牙葡萄牙人自己也想不到吧。”愛麗絲道:“但確實是他們的登陸讓中南美印弟安人大規模滅絕,這是事實,再加上後來的英國人美國人,都有功勞吧。”

她佔在白人的角度,屠殺印弟安人當然是功勞,陽頂天可不這麼看,不過陽頂天從來不什麼憤青,自然不會對這個說什麼,只是嘖嘖嘆息了幾聲。

“這麼多金銀,要怎麼搬?”愛麗絲問陽頂天:“是不是儘快找一艘打撈船來,不過要注意保密,要是澳大利亞**知道了,肯定不允許打撈的。”

“要什麼打撈船羅。”

陽頂天呵呵一笑,靈力一運,愛麗絲鐲子上射出一道白光,在愛麗絲眼裏,那白光就如手電筒的光芒一般。

白光掃到之處,裝金銀的箱子就一個個凌空飛起,給吸進鐲子裏。

“哇,太神奇了。”愛麗絲驚呼出聲:“這就是仙術嗎?”

“其實跟吸塵器的原理差不多拉。”陽頂天哈哈笑。

“吸塵器,確實有些象。”愛麗絲點頭。

她雖然是幾百年前的人,但每逢月圓都可以出來的,會聽到古堡裏的人說話,所以跟紫簫白羊達姆一樣,消息並不閉塞,而且古堡裏也有吸塵器,她當然是知道的。

“不過吸塵器不可能把大東西變小。”

裝金銀的箱子都有合抱大小,但飛到鐲子前面,就自動變小,飛進了鐲子裏,到裏面,堆放在宮室前面的廣場上,看上去又和原先一樣大小。

這種變大變小,實在太神奇了。

“這是靈力的作用,佛家所說的,納須彌於芥子是也。”

陽頂天說着對愛麗絲眨一下眼晴:“其實我也可以變大變小,你先前不是試過了嗎?”

他語意雙關,愛麗絲自然聽得懂,吃吃的笑,她藍色的眼眸裏,水光熠熠,就如一泓碧海,在這一刻特別迷人,陽頂天忍不住摟着她又親了一下。

以靈力收箱子,真就如同用吸塵器搞清理一般,倏倏倏的吸過去,前後十來分鐘,就把幾百個箱子全吸進了鐲子裏,在宮室前面的空地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好了,回去了。”

陽頂天出海,再飛回古堡,遠海的天際已有了濛濛的一線天光,快要天亮了。

回到臥室,看到牀上的陽頂天和一左一右的溫霞兩女,愛麗絲道:“她們是你的妻子嗎?”

“不是。”陽頂天搖頭,對愛麗絲一笑:“她們跟你一樣,都算是我的女人。”

“她們好漂亮哦。”

即便愛麗絲是女人,看到溫霞小葉袖子的美色,也不由得發出讚歎,對陽頂天道:“陽,你女人很多嗎?”

“是不少。”

陽頂天不想談這個話題,無論什麼樣的女人,都會吃醋的,他轉換話題,道:“看到我身體手指上那個戒指沒有,那也是一個靈器,跟你的鐲子一樣的,不過裏面的靈境要比你的鐲子大,你先到裏面住一段時間,等我幫你找到了合適的身體,就讓你復活,可不可以。”

“可以。”愛麗絲一臉喜色,主動抱着陽頂天親了一下:“謝謝你,陽。”

陽頂天呵呵一笑,帶着愛麗絲進了戒指,高威和兩隻猴廚迎上來。

高威給兩隻猴廚**了幾天,也學會了一些話語,這時他站在中間,對着陽頂天躬身:“迎接主人。”

“弄點兒東西來吃。”

陽頂天大剌剌坐下,對愛麗絲道:“這人叫高威,不過他現在只是一個舍,他的靈體給我打散了,現在他體內的靈體或者說靈魂是一隻老猴,反而他旁邊兩隻猴,靈魂卻是人,他們本來是廚師,我把他們的靈魂抽出來,換上猴體,專門給我做菜的。”

“太神奇了。”

愛麗絲不絕驚歎。

人體猴腦,猴身人魂,這樣的仙術,簡直不可思議。

“還有,那籠裏的那隻鳥,體內其實有一個人的靈魂。”

陽頂天向樓上掛着的鳥籠裏的鸚鵡一指:“他叫張平凡,是個中國人,他的舍讓我換給另外一個人了,把他的靈魂放進了鸚鵡體內。”

“人的靈魂可以放進鳥的體內嗎?”愛麗絲越發驚奇。

“這又什麼不可以的。”

陽頂天不以爲意:“只要是活體,無論是豬狗牛羊,還是鸚鵡麻雀,全都可以容納人的靈體,動物和人一樣的,它們腦部的構造都可以形成一個靈場或者說磁場的,嗯,就如黑白電視機和彩電一樣,都可以接收信號。” 他這個例子不類不倫,但愛麗絲聽懂了,眼珠子一轉:“那我也可以借一個鳥身嗎?”

“可以啊。”陽頂天道:“那有什麼難的。”

說着靈力一運,把不遠處的一隻鸚鵡招過來,對愛麗絲道:“這隻鸚鵡怎麼樣,你要是願意,我可以把它的靈魂抽出來,把你的靈魂打進去,那你就變成這隻鸚鵡了,要不要試一下。”

“真的可以嗎?”愛麗絲喜叫出聲,就如小時候,盼望着聖誕禮物,即期待,又心中忐忑。

“當然可以。”

陽頂天讓鸚鵡落到桌子上,把鸚鵡的靈體抽出來,再張開手掌對準愛麗絲,把愛麗絲的靈體吸起來,打進鸚鵡體內。

鸚鵡本來很老實的站在桌子上,愛麗絲的靈體一進入,頓時就亂動起來,嘴裏嘎嘎叫了兩聲。

陽頂天看了好笑,道:“你調一下嗓子,鸚鵡的嗓子,是可以學人話的。”

愛麗絲試着調了一下嗓子,果然就說出了人話,不過聲音略有些怪,不象她自己說話那般甜美嬌脆。

“親愛的,我真的變成鳥了。”

愛麗絲飛了起來,最初有些不順,飛了幾圈,也就適應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