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友剛怒道:“玄哥絕不會死去,也不會算錯。即便是算錯了,這兩個女孩都是誓死不想入風塵的女孩,所以纔會被抓在暗室受苦,你強姦了她們,那跟馬強有什麼區別。”

“剛哥,你很偉大,你繼續你的偉大,我不想偉大下去了。我到現在還沒有上過女人,我不想臨死還是個處男。趁着我現在還能動,我要做一次。”這個兄弟說完就費力的爬到身邊的女孩身上。

丁友剛冷冷的說道:“你敢傷害她,別怪我無情。”

那個兄弟身子一震,回頭看了一下丁友剛說道:“你要爲了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傷了我們的兄弟之情?”

丁友剛搖了搖頭:“兄弟,忍耐一下,保存一些體力,說不定一會就會有人來救我們,如果你真的要那麼做,我們就不是兄弟。”

另一個兄弟突然插口道:“剛哥,我勸你還是什麼也不管的好,畢竟我們是兄弟,這個女孩不過是個外人。俗話說得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我們爲了救她們落到這個地步,都是快要死的人了,爲什麼不能臨死前快樂一番。”

丁友剛一下愣住了,如果這兩個兄弟都跟自己作對,他沒把握能制住他們,丁友剛道:“玄哥平常一直教育我們,大丈夫有所爲有所不爲,我們不能做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

李規章見他們兄弟內訌,焦急的看着他們說道:“大家再忍耐一下吧。”

一個女孩突然笑了起來,“別爭了,都說做那事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都是要死的人了,我也沒嘗過那滋味,來吧,就當是末日的瘋狂吧。”

丁友剛聽了這話頓時無語。回頭看了劉玄一眼,忽然發現劉玄正在看着他們,丁友剛驚喜道:“玄哥,你醒了。”

另外兩個兄弟聽了丁友剛的話急忙向這裏看來,藉着手機上的燈光,發現劉玄睜着眼睛正看着他們,一下都驚呆了。 一個兄弟喃喃的說道:“玄哥,我,已經過去兩天多了,我都快要死了,我,唉,對不起玄哥。”

劉玄心裏吃了一驚,自己打坐竟然坐了不到三天的時間,“快三天了?我坐了三天?”

懷裏躺着的李愛華突然笑了起來,“傻哥,你輸了。你先說話了。”

劉玄這纔想起來懷裏還躺着李愛華呢,難道這李愛華躺在自己的懷裏也是三天沒動?劉玄低頭看了一下李愛華,李愛華翻身坐了起來,用手指着劉玄虛弱的說道:“傻哥,你輸了。”

劉玄衝着李愛華一笑:“傻哥輸了,傻妹想怎麼懲罰傻哥?”說着劉玄聞到了一股惡臭,不由得提着鼻子嗅了兩下,發現惡臭是從李愛華身上傳來的。不由得看着李愛華道:“你拉褲子了?”

李愛華一陣扭捏,擡頭看着劉玄說道:“這麼長時間你也不動,我怕輸給你,也不敢亂動。傻哥,我很餓,很渴,有水嗎,有吃的嗎?”

劉玄突然一笑:“傻妹,我們的比賽還沒完呢,剛纔我先說話了,我輸了,現在我們接着比,看誰能不吃不喝,誰先說餓了誰就輸了。”

“傻哥,我真的很餓。”

劉玄內心苦笑了一下,“傻妹,不想跟傻哥比嗎,傻哥想跟你比賽。”

李愛華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既然傻哥想比,我們就比吧。”

劉玄暗暗嘆了口氣,他從來不肯騙人,尤其這麼騙一個女孩,一個腦子現在有問題的女孩。可是不騙她,又該拿她怎麼辦。劉玄點了點頭,對李愛華說道:“你去清理一下褲子裏的髒東西,我們開始比賽。”

李愛華晃晃悠悠的想站起來,可惜晃了幾下終於沒能站起來,已經兩天多沒吃沒喝,大家其實都快到了生理的極限,李規章道:“爬,用爬的。”

李愛華聽了父親的話,爬着進了一個暗室,李規章跟着爬了過去。

劉玄掏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驚奇的發現,手機的屏幕上寫着一行大字:只限緊急呼叫。

劉玄心內一陣狂喜,他曾聽說過,當手機出現只限緊急呼叫時,並不是沒有一點信號,只是普通的電話打不通,但是緊急呼救的電話是可以打通的。只有當手機顯示找不到網絡的時候,纔是真正沒有信號,什麼電話也打不通的時候。

劉玄急忙撥打了112,果然,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語音提示:“您好,匪警請撥110,火警請撥119,急救電話請撥120”接着是英語,英語說完後又把漢語重複了一遍,又說了一遍英語,然後手機掛機了。

劉玄這才明白,原來緊急呼救電話包括110,119這些求救電話。劉玄拿着手機想了一下:不能撥打110電話,那樣只怕會驚動王局長,也不能撥打火警電話,消防隊員來了沒用,會被近水樓臺的人打發掉,說是報假警。這樣也會驚動王局長。

最好的辦法是打給吳欣,讓吳欣想辦法救人。120急救電話是醫院的,跟警察毫無關聯,是最不容易驚動王局長的,但他們更不可能來救自己。

劉玄想了一下,撥了120急救電話,電話真的通了,電話那頭一個女子的聲音說道:“12號爲您服務,請問需要什麼幫助嗎?”

“我們被綁架了,我需要……”

不等劉玄說完,電話那頭的女子說道:“綁架請撥110”說完啪的一聲的掛了電話。

劉玄重新撥打了120電話,這次卻是一個男子的聲音:“10號爲您服務,請問需要什麼幫助嗎?”

“你聽我說,我真的需要幫助,你能不能幫我打個電話……”

劉玄的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說道:“先生,撥打騷擾電話是犯法的。”說完電話那頭又掛了電話。

丁友剛等人見劉玄居然能撥通電話,然後一個個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打電話,可是打不通,一個個驚奇的看着劉玄。

劉玄對他們說道:“你們的手機上顯示的是什麼?”

“找不到網絡。”兩個兄弟回答,只有丁友剛說“只限緊急呼叫。”

劉玄對丁友剛說道:“你的電話能撥通120,你給120撥打電話,最好讓他們能給吳欣打個電話,不要讓他們報警,報警的話就會驚動王局長。”

丁友剛點了點頭,撥打了120電話,劉玄也不閒着,也撥打了120電話,電話那頭說道:“07號爲您服務,請問需要什麼幫助嗎?”

“拜託你千萬不要掛電話,聽我把話說完,我們現在被困在一個暗室裏,只能撥打緊急電話……”

“先生,這種情況請你撥打110電話,你再騷擾我們,我們會報警的。”

聽到對方掛了電話,劉玄再次撥通了電話,等到對方說完,劉玄怒道:“你是02號是吧,這次你敢再掛我的電話,我就投訴你。”

對方遲疑了一下說道:“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的?”

“我不能報警,因爲我被困住的地方就是警察開的,報警的話我怕不但沒人來幫我們,反而會引來殺身之禍。我們被困的有八個人。現在只能打通急救電話……”

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一個興奮的女孩的聲音:“警察把你們關起來了?有黑幕?哇塞,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就碰到這件事!這太刺激了,你說,我怎麼幫你們?”

“你手邊有沒有另外的電話,我給你一個電話號碼,你給我一個朋友打通電話,這個電話不要掛,我跟她說。我的朋友叫吳欣。”劉玄見對方肯幫自己,不由得一陣激動。

“有,你說吧,我用手機打過去。”電話那頭的女孩說到。

“謝謝你,你是天下最漂亮的女孩,等我被救了,我會去找你報答你的。”

女孩聽了哈哈大笑,聽着劉玄告訴了自己一個電話號碼,用手機打了過去,電話那頭是個女孩的聲音:“喂,誰啊?”

接線員說道:“你是吳欣嗎?”

“對,你是?”

“我是120的接線員,剛剛接到一個電話,他說他是你的朋友,被警察困住了,讓我給你打這個電話。”

“他在哪裏?!”隔着電話,接線員甚至都能感覺到吳欣的驚喜。接線員把手機的免提打開,放到電話的話筒跟前大聲說道:“電話打通了,你們可以連線說話了。”

“欣欣,我是劉玄。”

“玄哥,玄哥,真的是你!”電話裏傳來一陣嗚嗚的哭聲。

“欣欣,別哭,聽我說,我們現在有七八個人被困在近水樓臺的廁所裏,這個廁所在一樓,表面上是他們經理的個人專用廁所,其實裏面有個暗室,暗室的入口就在廁所第一個暗格的後牆上。”

“好,玄哥,你等着,我馬上去救你。”

“千萬不要報警,近水樓臺的幕後老闆是公安局的王局長,他一定會阻撓你救我們的,你想其他的辦法來救我們,要快,這裏面什麼也沒有,大家都支持不住了,來的晚了,就有人要脫水而死了。”

“玄哥,你堅持住,我馬上想辦法救你們。”

劉玄聽着電話那頭嘟的一聲掛了電話,終於鬆了口氣,吳欣一定能想出辦法救出大家的。突然電話裏傳來一聲怒吼:“王敏,你在幹什麼? 名媛天后 培訓的時候怎麼教你的,你第一天上班就敢偷懶。把電話放到桌子上,這樣別人就打不進來電話了是吧,這樣你就可以歇着了是吧。”

原來,吳欣掛了電話,但是接線員卻沒有掛電話,電話還在桌子上擺着,卻正好被過來巡視的檢查人員看到。

劉玄聽到電話裏嘟的一聲,這次電話掛了,沒有聽到她們後面說的是什麼。劉玄心中暗暗說道:王敏,謝謝你,等我出去了,我會去找你的。

丁友剛望着劉玄,臉上露出一絲喜悅,說道:“玄哥,給欣姐聯繫上了?”

劉玄點了點頭,對大家說道:“大家再堅持一下,我想,過不了多久我們就會被救出去了。”

衆人齊聲發出一聲驚呼,各個臉上洋溢着笑容,大家都聽到了劉玄打電話,知道不久一定會有人來救自己出去。在這個暗室呆了這麼久,不吃不喝,大家早已經快要崩潰了,此時聽到有人要救自己,焉能不高興。

李規章和李愛華二人晃晃悠悠的從一個暗室出來,李愛華來到劉玄身邊坐下:“傻哥,真的好想喝水。”

劉玄把手機遞給李愛華道:“傻妹,你看着時間,一個小時後我們比賽結束,那時傻哥請你喝水,請你吃飯。”

李愛華點了點頭道:“傻哥不許騙人。一個小時後傻哥請我喝水,請我吃飯。”

一個兄弟看着劉玄說道:“玄哥,剛纔我真的怕死了之後什麼也沒有得到,所以纔會想着”說到這裏那個兄弟住嘴不言。

劉玄知道他說的是剛纔他想和女人做苟且之事,當即笑了笑說道:“在這個環境下,在生死未卜的情況下,腦子裏產生一些想法是正常的,我怎麼會怪你們,你們陪着玄哥落到了這樣的地步毫無怨言,你們永遠都是玄哥的好兄弟。”

那兩個兄弟用力的點了點頭。劉玄說道:“吳欣一定會想出辦法救我們出去,大家還是不要亂動,保存體力。”衆人點了點頭,一個個安靜的坐着,等着吳欣來救。 吳欣掛了劉玄的電話,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半夜一點鐘了,她穿好衣服,來到母親的臥室門前,咚咚的敲響了母親的房門“媽,快醒醒。”

過了一會周總睡眼朦朧的打開了房門,見吳欣穿戴整齊的站在門前,問道:“什麼事?”

“媽,劉玄有消息了。”吳欣眼圈一紅說道。

聽到劉玄有了消息,周總的睡意一下全沒了,把吳欣讓到屋裏,吳欣把接到劉玄的電話說了一遍,問道:“媽,沒想到近水樓臺的幕後老闆是公安局的王局長,怪不得這兩天我們找不到劉玄的一點線索,我看我們必須把李書記請來了。”

周總一邊穿着衣服一邊說道:“李書記到省裏開會去了,把他請來是不可能的了,這事必須得有市裏的領導出面才行,不過我擔心的是,王局長既然是近水樓臺的幕後老闆,說不定還會牽扯到誰,如果請錯了神可就麻煩了。讓王局長事先得到了消息,只怕王局長他們一定會殺人滅口的。這件事急不得。”

吳欣聽了這話嚇了一跳,急道:“媽,劉玄說了,他們那裏什麼也沒有,他們已經快堅持不下去了,去的晚了,就會有人要脫水而死了。不能不急啊,必須馬上去救,拖延不得啊。”

周總穿好了衣服,沉思了一下說道:“可惜劉玄的兄弟都被抓了起來,不然的話可以讓他們到近水樓臺去鬧,事情鬧大了,即便是我們請來的領導跟這件事有瓜葛,事先通知了王局長,王局長派人去殺人滅口,也不會那麼容易了。”

“媽,你的意思是一邊讓人去近水樓臺強行解救玄哥,而你卻去找領導來管這件事,即便是請到了跟這件事有關聯的領導,即便是領導給王局長透露了消息,已經有人去救玄哥,王局長未必能殺得了,而且,有你在場,領導也不敢包庇王局長。”

“不錯。現在我們到哪裏去找一些人救劉玄呢?”

吳欣掏出了手機說道:“媽,不用找,有一批現成的人能用。上次那個騙子風水大師,也就是養了很多有病的孤兒的那個劉勇強這幾天一直跟我有聯繫,聽他說,刑州龔建超派了一些人正在暗中調查劉玄的事情,我們可以讓他們幫忙。我這就跟劉勇強打電話。”

周總點了點頭,“好,你跟他們聯繫一下,我去找政法委書記,讓他出面到近水樓臺的現場。”

十分鐘後,劉勇強和兩個男子到了吳欣的家裏,這兩個男子一高一矮,這個高的男子身高在一米九以上,身材矮小的男子不到一米七。這兩個人一個是曾經跟着劉玄去長沙的郭志,刑州市公安局刑偵科的郭科長,一個卻是嶽志勇,在逃犯。

這兩個人走到一起,也是因爲劉玄。原來,劉玄被困在暗室之後,王局長對外宣佈劉玄逃走,把劉玄的兄弟都抓了起來,同時通緝劉玄。郭志看到了劉玄的通緝令後十分奇怪,他跟劉玄一塊去過長沙,劉玄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很清楚,知道劉玄絕不會是什麼黑社會。

所以郭志找到了龔建超打聽劉玄到底是怎麼回事,龔建超並不知道這件事。郭志很奇怪,覺得這裏面一定有內情,郭志是個不弄清來龍去脈不肯罷休的人,便悄悄的來到石門市調查此事。

龔建超把這事跟嶽志勇說了,嶽志勇聽說之後十分着急,便來石門市找劉玄。自從劉玄被困,兄弟們被抓後,劉勇強把家裏的事情交待後也到了石門市,本來想感謝劉玄,沒想到劉玄出了事。

郭志,嶽志勇,劉勇強不約而同的到劉玄的飯店找劉玄,因此才見了面,見了面之後才知道大家都是劉玄的朋友。嶽志勇知道郭志是個警察,因此也不多說話,郭志卻並不知道嶽志勇是個通緝犯。三個人便聯手調查劉玄的事情。

吳欣也在調查劉玄的事情,她跟劉勇強認識,便經常互相通個消息。因此有來往。

吳欣並不認識郭志和嶽志勇,與他們客氣了兩句,把劉玄困在暗室裏的情況說了一遍。告訴大家劉玄他們已經快支撐不住了,去的晚了便會有脫水致死的危險。

嶽志勇聽了吳欣的話說道:“既然知道了玄哥在什麼地方,我們直接闖進去救人就是。”

吳欣道:“聽說你們從刑州帶了一些兄弟過來,不知道你們有多少人,近水樓臺裏的打手可不少。人少了只怕不行。”

嶽志勇冷笑一聲說道:“我們沒有帶人來,就我們幾個就夠了。”

郭志擺了擺手說道:“這樣不行,這裏是石門市,不是刑州市,近水樓臺裏的打手少說也有幾十個,而且一旦出事,他們隨時可以增派人手,更有王局長做爲後盾,來的人再多也沒用,不如我自己進去。我的身份特殊,比你們都有利。”

吳欣驚道:“你一個人去?那怎麼可以。”

嶽志勇冷冷的說道:“我跟你一塊去。”

“還有我。”劉勇強說到。

郭志想了一下說道:“既然如此,我們三個一塊進去,不過一切都聽我的。看我的眼色行事。”

嶽志勇看了郭志一眼說道:“你們等我一下,我到玄哥的飯店拿點東西。”

郭志點了點頭:“那好,我們一塊去,然後一塊到近水樓臺。周總已經去請政法委書記去了,我們也得儘快過去,萬一王局長得到了消息,他會殺人滅口的。”

說完郭志站了起來,其他人也站了起來,吳欣跟着要去,三個人不同意,告別了吳欣。吳欣怎麼能放心的下,開着自己的車到了近水樓臺附近,看着裏面的情況。

郭志三人因爲回到飯店拿東西,因此到的比吳欣要晚。三人拿了東西之後,打車到了近水樓臺,嶽志勇扛着一個大鐵錘跟着郭志劉勇強進了大廳。這個大錘是嶽志勇拿東西時看到的,想到劉玄被困在一個暗室,可能要砸門而入,因此帶了過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