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悶響聲的最後,是她一雙手掌打在相同的位置上。

墨麒麟的背部明顯凹陷一大塊,它的肚子狠狠的砸在地上。

蕭辰嘴角帶血,在二十幾米開外的地方站起來,喊道:「飄飄我沒事,不用擔心我,繼續揍它,」

水屬性的葉子飛過來,對著主人的嘴巴噴出水霧,由於是內傷,他張開嘴巴把水霧全部吞下去。

受損的經脈馬上得到修復,如受重鎚的憋悶感覺得到緩解,武魂的療傷能力很值得誇耀。

飄飄站在墨麒麟的背上,先對著凹陷處跺三腳,趁著它翻身的機會滑向側面,對準相同位置拍出四掌。

啪啪……咔嚓……

墨麒麟的脊椎骨出現錯位,它仰面慘叫一聲,而後開始在地上翻滾,幾聲咔啪脆響之後,一躍而起。

這傢伙竟然通過翻滾的方式,將錯位的脊椎骨恢復正常,智力不容小覷。

但它忽略的很重要的一點,再一次將腚們對準蕭辰所在的方向。

這麼好的機會,小侯爺當然不會放過,又是一枚三次接力的飛針,帶著爆炎效果。

噗……

墨麒麟的菊-花猛地一緊,之前被燒焦的地方,這次徹底被燒成了灰燼,留下一個黑漆漆的洞。

沒等墨麒麟轉身,他加速快跑,雙手持握龍膽槍,釋放右臂魂骨中儲存的能量,將鋒利的槍頭刺-入黑洞中。

噗……

這次的響聲比之前的飛針可要大多,墨麒麟一跳而起,尥蹶子似的猛踢後腿,尾巴也跟狂掃起來。

蕭辰有幾次都差點兒被擊中,也有幾次差點兒被甩下去,但他仍然緊緊的握著槍柄不肯放手。

飄飄從天而降,落在墨麒麟的後頸部位,左拳右掌,一下接一下的打在它的後腦上。

首尾同時遭到攻擊,多數情況下的結果是顧頭不顧腚。

墨麒麟的尥蹶速度慢了下來,晃動腦袋想要把飄飄甩下去。

殊不知,後面的蕭辰造成的傷害更大,墨麒麟的氣血和能量正朝著龍膽槍蜂擁而至。

嘭嘭……

飄飄一拳快過一拳,墨麒麟不堪重負,搖頭晃腦的速度越來越慢,張嘴吐出一團黑紫色的血塊。

蕭辰兩手抓著槍桿,加快吸收能量的速度。

ps:5更求支持, 墨麒麟的反抗幅度越來越小,蕭辰長出一口氣。

可是它突然猛地一甩後半身,直接把他連槍帶人甩了出去。

「大意了,」小侯爺在空中給出自己一個三字評價,然後沒有任何意外的摔在地上,摔了個實實在在的大馬趴。

飄飄很憤怒,她將最重的一拳砸在墨麒麟的腦袋上,清脆的頭骨碎裂聲隨即響起。

「蕭辰,你還好吧,」她語帶關切的問道。

再看小侯爺,慘兮兮的趴在地上,他沒能抬起頭,慢慢的舉起右手豎起大拇指,悶聲說:「我很好,飄飄你不用擔心,我沒破相,」

「誰擔心你的臉,我是問你有沒有受傷,」女神嗔道。

「對我來說,只要保住臉,其他的什麼都不重要,」他奮力抬起頭,嘴角和鼻孔都在往下流血,算不上破相也差不多了,但他還是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事實再一次證明,不到最後關頭千萬不能大意,」

他動作艱難的站起來,水屬性武魂對著他的嘴巴連噴好幾次水霧,渾身上下的疼痛感馬上少了一大半。

撿起龍膽槍,趁著墨麒麟還沒徹底咽氣,快步走到它的面前,一槍捅進嘴裡。

光是捅菊-花,說出去有點兒丟人,以後跟別人說起這件事的時候,他肯定會絕口不提捅過菊-花這個細節,而是信誓旦旦的說是從正面宰了墨麒麟。

墨麒麟吃痛,剛要睜開眼睛,被飄飄一拳砸在腦袋上,頭骨碎裂聲再次響起。

本以為還能升一級,但結果讓蕭辰很失望,經脈中的魂力眼看已經達到九成了,但麒麟獸死了,它一死能量也就跟著斷了。

小侯爺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所為嚴重的後果,就是將眼前的屍體撥皮拆骨,凡是身上長著鱗片的獸類,皮都可以滿足做鎧甲的需要,墨麒麟的皮比上古蛟龍還要更加堅-硬一些。

收穫頗豐,除了玄獸的獸核一顆,還有能夠做十幾件麒麟鎧的獸皮,外加可以用於製作繩子和弓弦的獸筋一大捆。

玄獸的牙齒也有利用價值,打上孔裝個金屬柄,就是最好的破甲錐,硬度和破壞力不比紫金打造的差。

所以,墨麒麟的滿口尖牙也全都不見了。

在他忙活的這段時間,飄飄靜靜的坐在旁邊目睹全過程,她非但沒有覺得無聊,反而很喜歡看他專註的樣子。

「哈,這次賺大了,」他笑嘻嘻的把最後一顆獸牙收進納鐲。

女神嘴角上翹:「光是從寶庫里搬走的那些財寶,足夠你跟大楚朝皇帝賣下一個府城的土地,說你是富可敵國一點兒都不誇張,還在乎這些嗎,」

「不一樣,」他一本正經的說:「寶庫里的那些是不義之財,就算獲得的再多,也只能興奮一會兒,跟親手打出來賺到的有著天壤之別,等咱們回去的時候路過集市,把獸皮、獸筋之類的全賣掉,然後給你買禮物、請你吃飯,怎麼樣,」

「好啊,」女神很高興的答應了。

水底皇宮很大,經歷了墨麒麟這件事之後,兩人變得更加小心。

不過後來遇到的都是些不起眼的魔獸,比如長著鋒利牙齒的怪魚,外殼已經嚴重石化的巨蟹,還有長度超過兩米的大龍蝦等等。

只可惜,大龍蝦的味道超級差,讓小侯爺失望不已,本想請女神吃龍蝦宴呢,就因為肉質太差,致使計劃胎死腹中。

按照女神的說法,遺落之海中至少有四種以上的上古玄獸,加上之前殺掉的蛟龍,無非才搞定了兩種。

只是遺落之海這麼大,想要找到剩下的兩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長時間待在暗無天日的水下宮殿,會讓人覺得憋悶,兩人決定上岸換換心情。

既然有了能夠儲存物品的納鐲,小侯爺不準備放過上古蛟龍的屍體,上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對著它刀斧相向。

飄飄悠閑的坐在一旁,喝著不老古泉,吃著採集而來的野果。

她原本自告奮勇負責中午飯,被小侯爺想也不想的拒絕了。

用小侯爺的原話說:你啊,更方面都好,智商、情商加上修鍊方面的造詣,在這個世上幾乎無能能比,唯一的缺點就是不善廚藝,而且是那種怎麼練都不可能有進步的人。

在水下宮殿的時候,他手把手的教飄飄烤肉,加起來不少於四次,但結果不是烤糊了就是沒烤熟,又或者直接把肉掉進火堆中,再不然就是忘了放鹽或者其他佐料。

更慘是是她每次都認為自己做的很好,然後小侯爺就成了那隻慘兮兮的小白鼠,每次嘗試都會有吐的感覺。

為了維護女神的面子,不得不每次都吃完,違心的贊一句很好吃。

自此他得出一個結論:你幹什麼都行,就是離做飯遠一點,哥實在是經不起折騰了。

因為蛟龍已經死了好幾天,剝皮抽筋的過程比較麻煩,值得欣慰的是拔牙變得比較輕鬆。

和墨麒麟的皮不同,蛟龍皮更適合製作軟甲。

將剝下的皮浸泡在水中,接著他開始對龍筋下手。

想起一個問題,他轉頭問:「飄飄,你需要的是玄獸之血,為什麼每次都把它們打到吐出血塊為止,直接殺掉再取血,不是更容易嗎,」

女神回答說:「從玄獸嘴裡吐出的血塊,比普通的血更加精純,我是怕咱們找不到十二種玄獸,所以對血的品質更加看重,」

「這麼大的遺落之境,十二種玄獸應該很好找吧,」他順利的抽出一段蛟龍筋,開始均勻用力。

飄飄臉上的表情出現一絲不自然,在她的印象里,上古遺留下的玄獸只有十二種,遺落之境共有十一種。

如何聚齊十二種玄獸之血,說起來簡單,其實是很難實現的。

這話她從沒跟蕭辰提起過,免得打擊他的鬥志。

一根長達三十米的蛟龍筋,被慢慢的抽出來,由於他用力均勻,所以品相十分完整。

「蕭辰,如果我們找不到呢,」她語氣幽幽的說。

「一定能找到,」他站起來,自信滿滿道:「老話說功夫不怕有心人,只要我們下功夫找,就一定能搞定,飄飄你放心,我不會看著你受怪病的折磨,發誓把你治好,」

女神的目光突然變得和煦起來,之前的那些擔心一掃而光。

此時,蕭辰再次鄭重其事的對著她點點頭, 遺落之林,黑暗地帶。

十幾個身穿不同顏色勁裝的人組成陣型,他們手握兵器,一臉緊張的表情。

為首的是個中年人,笑著說:「不用緊張,黑暗地帶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危險,之所以數千年來這裡的一切沒有公佈於眾,是因為宗門眾人膽子越來越小,而且不願意把自己的成果分享給他人,」

據可靠消息,二宗八門十二派,每年都會派出好幾撥人前來黑暗地帶。

就算一個小隊每次只探查十平方里的區域,幾百年前就能完成全部探查任務,黑暗地帶是什麼情況,早就出現在地圖上了。

各宗門每次探查的有限區域,只是出現在自己的機密地圖上,只有宗門高層才能接觸到,普通弟子使用的依然是千年前的地圖。

這種敝帚自珍的做法,直接導致黑暗地帶數千年都未曾真正被「破解」。

真實的情況是,任何一塊所謂的黑暗區域,其實都有人涉足過,就比如他們這一路走來,發現了魂士留下的各種痕迹。

聽了頭兒的話,一幫手下全都笑了。

「不過,大家還是應該更小心一些,畢竟命只有一次,丟了可就找不回來,還有,就是你們的新身份,萬一遇到其他的人,千萬不能露出馬腳,」說到這裡,他突然冷不丁的指著一個人說:「你,什麼名字,哪個門派的,」

被指著的那人先是一愣,然後下意識的說:「神拳門,我是核心弟子華榮,」

「你身邊的人叫什麼,跟你又是什麼身份,」

「他叫趙陽朔,是我的師弟,」

馬上回答問題的人變成了趙陽朔,問題是:「我是什麼人,」

趙陽朔站起來回答說:「您叫錢玉安,是我們此次黑暗地帶之行的帶隊長老,在神拳門司職核心長老,」

錢玉安笑了,豎起大拇指說:「好,看來兄弟們都記住了自己的新身份,完成任務之後,上峰一定重重有賞,」

……

蕭辰手握砍刀,將影響前進的樹枝、草莖砍斷,不忘回頭問:「飄飄,累不累,」

「呵呵,不累,」女神臉色略顯蒼白,說:「你不要把我真的當病號好不好,單是論戰鬥力的話,三個你加起來也不是我的對手,」

小侯爺面色一囧:「好吧,我確實不該把你當病號,兩次斬殺玄獸,你都是主力軍,前面的地形變了,你多注意腳下,」

「知道了,」

兩人一路走來,幾乎沒有遇到威脅,只有幾隻不起眼的小魔獸跳出來,根本用不著飄飄出手,全部被他輕鬆解決。

地形從林地變成了半沼澤,空氣中帶著一股很濃郁的腐敗氣味。

呱呱……呱……

聽起來有些瘮人的蛙鳴聲響起,前兩聲還算正常,到第三聲的時候聲音突然變了,好像被扼住了脖子似的,很難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