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她更關心的是秦澤的實力,現在她就想簡單地和這傢伙分出個勝負。

“看來你準備好了。”

秦澤點了點頭輕笑了一聲。

“開始吧,我要奪走你的心!” “我要奪走你的心!”秦澤大聲說道。

其實他這話是沒什麼問題的。

可宮秋雙一聽,臉瞬間紅了。

“什……什麼……你怎麼突然說這個……”

旁邊的這些女人也都愣住了。

“什麼!這傢伙!竟然敢調戲我們師姐!”

“這這這!豈有此理!”

秦澤歪着腦袋看了她們一眼。

啥玩意兒?

我說錯啥了?

十幾秒反應過來之後,他的臉也紅了。

臥槽!

我特麼的瞎說些什麼東西呢!

什麼我要奪走你的心!

秦澤有點慌了,可越是慌他說話越是亂。

“那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字面上的意思……希望你不要反抗……”

還不要反抗?

臥槽!

這麼霸道的嘛!

宮秋雙畢竟是見過無數大場面的人,動搖的心很快便恢復了正常。

不過臉上還是露出了那麼一絲少女般緋紅的微笑。

“我知道你的心意了,不過很抱歉,我沒辦法迴應你,因爲我已經活不了多久了。”

看到這清澈的笑容,秦澤不禁愣了一下。

什麼嘛,這不是個挺正常的女孩兒嗎?

只是她沒微笑很久,就恢復了那副有點天然呆的撲克臉,扭動了一下脖子,發出了咔嚓的聲音。

“好了,我們交手吧,秦澤,讓我看看你的實力。”

眼看着這女人突然又變回了那極其恐怖的模樣,秦澤這才突然反應過來。

臥槽,差點被這女人剛剛的笑容給騙了。

這可是女變態啊!

“你等等……”秦澤雖說變了身,可說到底心理上對這種變態還是比較害怕的,本來還想做點心理準備,可沒想到這妹子下一秒還真的閃身衝了上來。

話也不多說,直接一拳朝着秦澤的胸口轟去。

只是已經變成這種頂級忍者的秦澤,本能地以極其快的速度側過身子,立馬就躲開了。

宮秋雙一套相當快的拳法腿法,竟絲毫沒有碰到他。

“好快!”

旁邊的幾個妹子不禁說道。

沒想到這傢伙看上去只是個廢柴,竟然能擁有這麼快的速度。

說實話,這讓她們有點沒想到。

宮秋雙倒是沒有很吃驚,畢竟她是早就知道這傢伙的身手不錯的。

她的嘴角露出那麼一絲笑意。

她對這傢伙有點滿意了。

不過單純是速度快可沒用,她可還指望着這傢伙能保護她的這些師妹們呢。

於是她朝着旁邊伸出了手。

幾個妹子很快反應過來,立馬扔了一把劍道了她的手上。

秦澤看着這反射着月光的劍刃,慌了。

這劍一看就知道很特麼的危險,這要是直接下來,老子怕是半個人都要沒了。

“等下,大妹子,我們不是就比試一下身手嗎!你拿武器犯規的吧!”秦澤趕緊說道。

宮秋雙怎麼會理會他呢,又衝了上來。

“我可沒說過有規則!”

這次的攻擊可以說是相當凌厲,即便是變了身的秦澤也有點吃驚。

他的身上立馬就被劃開了數道傷口。

很明顯,宮秋雙已經避開了他的要害,只要她想她隨時可以貫穿秦澤的心臟。

“怎麼了,就只是這種程度嗎?”宮秋雙皺起眉頭。

“你這妹子太皮了!”這次秦澤也不忍了,雙手一伸,周圍的地上竟立馬冒出了數十根纖細的的黑色觸手。

“什麼?暗器?我怎麼沒見過?”宮秋雙看到這些黑色觸手不禁愣了一下。

看過火影忍者的人都知道這些觸手是什麼,是角都這個角色身體的一部分,可以輕而易舉地操控它們纏住甚至是貫穿對方的身體,還能奪取對方的心臟。

“單單憑着暗器可是沒辦法戰勝我的!”

宮秋雙也不管這麼多,繼續想要朝着秦澤衝過去,可下一秒她就發現不對勁了。

地上的這些黑色出手竟已經纏住了她的雙腿。

用劍砍斷,可立馬又會長出一叢。

“這究竟是什麼!”宮秋雙這次發現了不對勁,這看上去好像並不像是什麼暗器,好像是活的東西一樣。

秦澤爲了保險起見,又操縱這些黑色出手纏住了她的手,這次她是動彈不得了,雖說還有大招沒放,可現在她連放的機會都沒有。

旁邊這幫女人們也都驚得張大了嘴。

萬萬沒想到,這看上去弱雞的傢伙竟然控制住了師姐的行動。

“這一招好惡毒!竟直接把師姐給綁起來了!”

“不對!你們仔細這種捆綁方式!是東瀛特有的捆綁方式!難道這傢伙那啥我們師姐了嘛!”

“什麼!難道我們師姐要被這男人奪取純潔之身了嘛!這怎麼行!我們得阻止他!”

“你們別去!不要壞了師姐的好事!”

任憑這幫妹子胡思亂想,秦澤繼續朝着宮秋雙走了過去。

道行仙緣 宮秋雙已經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氣了,可依然是掙脫不開。

她知道,自己實際上已經輸掉了。

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輸在這種奇怪的暗器上面,雖說心裏依然有點不服氣,可她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有這樣的身後應該足夠能保護她的這些師妹了。

她朝着秦澤笑了一聲:“是你贏了。”

魏雪柔也激動地跑了過去,沒想到啊,自家老闆竟然這麼厲害。

“秦總!你太厲害了!竟然連我師姐都被你給……”

只是秦澤並沒鬆開她,只是小聲地說了句對不起,忍着點。

下一秒,他朝着宮秋雙衝了上去,一隻手直接貫穿了她的胸口。

“什麼……”宮秋雙臉上的笑容怔住了,看向刺進自己胸口的那隻手,臉上寫滿了驚恐,“你……爲什麼……”

剛剛還蹦蹦跳跳朝着秦澤衝過來的魏雪柔也愣住了,眼神由震驚變成了惶恐,由惶恐變成了憤怒。

“你!你幹什麼!你爲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師姐!你快住手!”旁邊的一羣女人見狀也都衝了上來,驚恐地看着這一幕。

下一秒,秦澤硬生生地扯出了她那早已經脆弱不堪的心臟。

宮秋雙並非正常人,暫時還活着,不過還是能感覺到全身的力量都被抽走,生命力正在急速地流逝。

雖然她並不明白秦澤爲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可現在她已經不關心自己了。

她看了看空洞洞的胸口,然後用最後的力量看向了秦澤,眼中充滿了哀求。

“你要……遵守你的諾言……保護好她們……”

“放心,我不單單會保護好她們,我也不會讓你死的。” 一小時後。

秦澤已經和一幫妹子在醫院了。

秦澤一邊的臉腫着,額頭上也多了個大包。

衣服上無數個鞋印。

他一臉哀怨地看着旁邊這幫妹子。

“我說你們這幫妹子,長得這麼漂亮脾氣怎麼這麼暴躁,下次能不能把事情好清楚了再動手?”

剛剛他把宮秋雙給掏心了,可得到系統獎勵的那萬能心臟之後又立馬給她安了上去。

本來是在救人的。

結果呢?

宮秋雙的這些師妹們二話不說衝上來把他打了一頓。

他不停地解釋,可這幫女人就是不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