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大廳。

李有才得知他兒子出事後,立刻趕到南郊鎮醫院,看望李豪。

李豪看到李有才後,立刻苦着臉哭訴:“爸,我被人打了,你一定要爲我出頭。”

“靠!誰敢打我的寶貝兒子,不想混了!”

李有才看着李豪被紗布包紮、鋼板固定的右手臂,怒氣衝衝地問道:“告訴老爸,到底是誰將你打成這樣?”

“是一個年紀和我差不多的年輕人,他口口聲聲稱自己爲楊非凡。”李豪左手弄着微微發痛的臉蛋,眼中充滿了殺意。

“楊非凡?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識?”李有才一怔,立刻鎖眉深思。

站在旁邊的一個黑衣保鏢,連忙輕聲道:“李老闆,昨天新聞報道,有一個叫楊非凡的傢伙,在南郊大酒店救了一個夾在電梯中的小男孩。”

“嗯,我記起來了,新聞的確有報道過楊非凡的事蹟。”經過黑衣保鏢的提醒,李有才恍然大悟。

“李老闆,這個楊非凡身份特殊,聽說,他是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楊神醫,最近,他還打敗了倭國的川島牧野,深得民心!”黑衣保鏢一邊說,一邊面露崇拜之意。

“靠!管他是什麼人,得罪了我的寶貝兒子,就算是神,我也要將他殺掉。”李有才舉起右手,重重地拍了一下黑衣保鏢的後腦,以示警告。

“是,是,是!”黑衣保鏢弄着微微發痛的後腦,一臉委屈地看着李有才。

“立刻安排人手,四處尋找楊非凡這個臭小子的下落,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將他找出來。”李有才大手一揮,示意黑衣保鏢趕緊去辦事。

黑衣保鏢不敢多言,立刻領命而去。

李豪看到李有才爲他出頭後,嘴角露出了一抹,不爲人知的邪笑。

……

南郊山上。

楊非凡扶着白小柔,小心翼翼地登上南郊山。

南郊其實很大,方圓百里,都是連綿起伏的高山。

白小柔的家,就安札在南郊東峯上。

此刻,由於已經是晚上,加上,天公不作美,明月已經被黑雲遮擋,所以,四周漆黑一片。

山路崎嶇不平,十分難走,加上,附近的路燈,根本就無法映照到山上,所以,每走一步,都是那麼的步履維艱。

假如,只有楊非凡一個人,那麼,他完全可以施展輕身術,瞬間登上山峯。

問題是,他的身邊還有一個白小柔,楊非凡不想太過鋒芒畢露,也不想抱着白小柔飛行,所以,只好陪着白小柔,一步一步地攀登。

“來,小柔,將手交給我。”楊非凡運轉能量,開啓天目,雖然,暫時還不能做到黑夜視物,但是,卻依稀可以看清,四周十米範圍內的景物。

當楊非凡的能量達到天級時,他不但可以黑夜視物,而且,還可以透視!

白小柔猶豫了一下,不過,最終,她還是將芊芊玉手遞給楊非凡。

“抓住我的手,千萬別放手!”楊非凡毫不猶豫地,緊緊地握着白小柔的右手。

山路崎嶇不平,加上,十分陡峭,一不小心,就會摔倒,所以,楊非凡才會緊緊地握着白小柔的手,帶她登山。

白小柔的芊芊玉手,被楊非凡緊緊地握着後,嬌臉唰的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從小到大,她都很少主動地握着男人的手,特別是陌生男人的手。

這時,既感到舒服,又感到害羞。

一瞬間,白小柔的心臟如同小鹿亂撞,怦怦地跳過不停。

如果說,眼睛與眼睛的對望,是開啓心靈的窗戶,那麼,手與手的緊握,就是傳遞愛意的途徑。

楊非凡心無雜念,所以,並沒有白小柔想得那麼複雜。

然而,在白小柔的心裏,她一直都認爲,只有情侶,纔會牽着對方的手。並且,牽着手的時間越長,就代表兩個人相愛越深。

其實,楊非凡很單純,他不會想太多,只曉得,握手代表友善。

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握握手,代表好朋友!

“順着這條山路一直走,左轉五百米就到了,我的家就在半山腰。”白小柔一路上,都是充當導遊,不斷地爲楊非凡指路。

“明白!”楊非凡微笑地點了點頭,繼續拖着白小柔的芊芊玉手,不斷地登山。

白小柔的芊芊玉手,很白、很滑,楊非凡緊緊地握着她的手,握得特別有感覺。

“啊,鬼!”白小柔嚇得失聲大叫,腳下一滑,竟拖着楊非凡往下坡滑去。

楊非凡一怔,立刻運轉能量於雙腳,及時穩住失控的身體,然後,用力一扯,將白小柔扯到了懷裏。

美女入懷,芳香撲鼻。

楊非凡心神恍惚,一時之間,竟忘記了推開白小柔。

白小柔緊緊地趴在楊非凡的懷裏,一邊抖顫,一邊緊緊地扯着他後背的衣服。

“別怕,有我在!”楊非凡緊緊地抱着白小柔,一邊說,一邊開啓天目,掃視着四周。

一陣山風吹來,將山上的白樺樹颳得唦唦地響。

除了風聲外,偶爾還會聽到烏鴉的叫聲。

至於鬼,楊非凡根本就沒有看到。

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鬼,所以,楊非凡絕對不會相信白小柔剛纔所說的話。

白小柔一口咬定山上有鬼,很有可能是心理作用,產生幻覺。

“我怕,我怕鬼!”白小柔緊緊地趴在楊非凡的懷裏,一邊說,一邊抖顫。

從小到大,白小柔就已經聽山裏的老人說過,很多關於靈異的鬼故事。

所以,久而久之,她就對鬼產生了畏懼。

“傻丫頭,這個世上,又怎麼可能有鬼呢?”楊非凡輕輕地拍着白小柔的肩膀,以示安慰。

白小柔是一個勻稱有料的花季少女,楊非凡就這樣緊緊地抱着她,禁不住想入非非、遐想連綿。

再這樣下去,楊非凡就要把持不住了,特別是白小柔吐氣如蘭,少女的幽香迎面撲來,他就更加想入非非、遐想連綿。

“不,我剛纔明明看見有一雙鬼眼在看着我。”白小柔緊緊地抱着楊非凡,聲震震地道。

“哪裏有?”楊非凡輕輕地推開白小柔,弱弱地問道。

白小柔轉過身子,怯生生地舉目四望。

夜已深,天空烏雲密佈,看不到一絲月色,大地漆黑一片。

除了偶爾聽到烏鴉的叫聲外,就什麼也沒有了。

“奇怪了,我剛纔明明看見有一雙泛着幽光的眼睛,在看着我們。”白小柔百思不得其解。

“我明白了,你剛纔肯定是看見黑蝙蝠。”

楊非凡輕咳一聲,道:“其實嘛,你所說的鬼,我也看見了,哈!”

“什麼?你也看見?”白小柔震驚萬分。

“你看,你所說的鬼,正在看着我們呢!”楊非凡指着離他們不到十米遠的一棵香蕉樹,嘿嘿笑道。

“啊!鬼!”白小柔順着楊非凡所指的方向看去,嚇得立刻失聲大叫起來。

與此同時,飛快地撲到楊非凡的懷裏。

正如白小柔剛纔所說,香蕉樹上,的確有一雙泛着幽光的眼睛,緊緊地盯着他們。

“那是黑蝙蝠,別自己嚇自己,好不?”楊非凡輕輕地拍着白小柔的肩膀,好像哄小孩一樣,不斷地哄着她。

“黑蝙蝠?不是吧?”白小柔大爲不解。

“你不相信?好,那我證明給你看。”

楊非凡輕輕地推開白小柔,然後,運轉能量吸起一塊小石頭,快如電閃般飛向香蕉樹。

啪!

一聲脆響過後,黑蝙蝠尖叫一聲,立刻振動着翅膀,從香蕉樹上飛起,轉眼間,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雖然,大地漆黑一片,但是,憑着尖叫聲,白小柔依稀可以聽出,這是蝙蝠的叫聲。

“呼!我還以爲是鬼呢!想不到,居然真的是黑蝙蝠。”白小柔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想起剛纔所見的一幕,至今,依然心有餘悸。

楊非凡笑了笑,扯着白小柔的芊芊玉手,繼續大踏步往前走。

在途經香蕉林的時候,從香蕉樹上飛出了數十隻黑蝙蝠,嚇得白小柔緊緊地趴在楊非凡的懷裏。

“嗨,只不過是黑蝙蝠而已!需要那麼害怕麼?”

楊非凡苦笑地搖了搖頭,時不時運轉能量,以能量之火嚇跑,直撲而來的黑蝙蝠。

白小柔就像一個柔弱的女子一樣,閉着眼睛,怯生生地趴在楊非凡的懷裏。

在這個世上,有些女子害怕鬼;有些女子害怕老鼠;有些女子害怕蟑螂;更有甚者,蛇蟲鼠蟻、妖魔鬼怪,全部都害怕。

白小柔赫然就是一個什麼都怕的弱女子,偏偏這個女子,卻要住在深山老林中。

楊非凡不敢想象,她到底是怎麼度過,這樣的苦逼生活?

時間流逝,好不容易,楊非凡才帶着白小柔,回到了她的家中。

正如白小柔所說,她的家的確安札在半山腰中。

深夜,涼風吹來,使人神清氣爽。

楊非凡深吸一口氣,依稀間,可以看清四周十米範圍內的景物。

白小柔的房子,是用青磚鋪砌而成,只有簡簡單單的一層樓房,給人的感覺,十分簡陋! 楊非凡站在半山腰上,吹着夜風,呼吸着新鮮空氣,立刻感到神清氣爽!

“楊哥,進來吧!”白小柔打開大門,帶走楊非凡走進大廳。

“你一個人住在這裏?”楊非凡好奇地問道。

“一般情況下,都是我一個人住。”白小柔招呼楊非凡坐在竹椅上,然後,掏出打火機點燃蠟燭。

在燭光的映照下,大廳如同白晝,格外明亮。

楊非凡掃視了大廳一番,赫然發現,大廳的裝修和擺設十分簡陋!

這樣的裝修和擺設,與城鎮居民住房相比,簡直大相徑庭。

或許,這個,就是農村和城鎮的最大區別。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