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

張海天很上套,舉起茶杯,看向了李春雷、常立,“二位師長,咱們仨啊,都是韓將軍的手下,日後當同心協力,肝膽相照,嘿嘿,你們也聽到了,韓將軍都說了,你們可不能不幫忙,藏着掖着,到時可得好好交給我。”

“不敢,韓將軍的話,我們自當遵從。”

“對,你若有問題儘管問我們,必然親囊相受。”

“哈哈,好,好,來我以茶代酒,咱們乾了這一杯。”

“幹。”

“幹!”

三人擺出了要歃血爲盟的架勢,到是不錯。

韓立哈哈一笑,“行啊,嗯,吃飯吧,吃完了,就各自回去,整頓隊伍,繼續趕路,切記,把你們所說的那些安排的在細一些,安排到第一線,越詳細越好,做足充分準備,到時就不怕臨時抓瞎了。”

“是!”

“是!”

“是!”

一個個的再次敬禮,“謹遵韓將軍教會。”

三人對韓立還是很尊敬的,很聽命的。

韓立放心了大半,而且,這一刻,韓立感覺和這三人的關係也進了,當然,三人感覺,和韓立的關係一瞬間也近了不少。

這次談話,可以說是非常成功。

韓立撇嘴了,“又敬禮,幹嘛啊,想我死啊。”

“不敢,不敢。”

“嘿嘿,吃飯,吃飯。”

四人,圍坐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吃完了飯。

大部隊,便在飯後,繼續快速趕路,向着目的地而去。

當然。

此時的龍文章在最前面,已經到達了崑山方向,立刻派出了自己的斥候去打探日軍的佈防情況。

他知道,日軍斥候遍地都是,自己這一路雖然偃旗息鼓,快速行軍,但不免被日軍已經知道。

此時就也沒什麼顧慮,派出去的人馬很多,希望獲得更多的消息。

日軍沒了空軍的支援,沒了海軍的庇佑,可以說是如履薄冰,也很犯憷,每條防線上幾乎都是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

得到的消息自然不多。

龍文章就準備在此地等待韓立他們過來,到時在一起商量策略了。

此時時間已經到達下午,爭取夜間能夠到達。

龍文章這麼想着。

到目前爲止一切都還是很順利的,一切都還是很順暢的,沒遇到特別大的麻煩呢,龍文章就也還算有底。

繼續穩紮穩打。

但他卻沒想到,在他的駐紮地外圍,突然有三五個人舉着白旗跑了過來,小心翼翼的呼喊着,“長官,我們是送信的,請不要開槍,不要開槍。”

守兵不敢大意,也不敢自己亂來,就呼喊道:“你們都給我停下,我去稟報。”

立刻告知了龍文章。

龍文章撓頭了。自己的大本營暴露了,這沒什麼可說的,問題是什麼人啊,難道是日軍?他笑了,“行啊,放他們進來吧。”

“是。”

一個個點頭哈腰的被守軍放了進來。

全是日軍在上海招收的狗漢奸。

漢奸們見到龍文章立刻說道:“我們是日本現任上海派遣軍總指揮寺內壽一派來的,他說要與你們最高長官韓立通話。”

“對,他說,他很敬佩你們韓將軍,希望能在開戰之前,有一個正式的通話機會。”

笑呵呵的點頭哈腰。

龍文章嘴角一撇,明白了,“日本鬼子真是怕了,哼哼,還想何談,行,這事我做不了主,信留下吧,不,你們都留下吧,韓將軍,馬上就到。” 李梓安摔倒在地那一刻,一席香風撲鼻而來。淡淡的蘭花清香夾帶着絲絲處子幽香鑽入李梓安的鼻內,使意識模糊的他精神一震。

身子在觸地那一剎那,被一柔軟的身體接住,使李梓安免遭與大地親吻的悲劇。很清楚在關鍵時刻接住自己的是慕容家族的天之嬌女慕容瑩瑩。

其實慕容瑩瑩在出現瞬間見到李梓安全身是血,白色的衣袍竟然浸成紅紫的,這要受多重的傷才能將衣服弄成這樣。看見鮮血凍成血塊,並且已經在白色絨毛上凝聚。慕容瑩瑩不知怎麼滴,心口一陣一陣的刺痛。

甚至一向冷漠、萬事難上其心、泰山崩與頂而面不改色的慕容瑩瑩都面露擔憂之色,雙手不停得擦拭着李梓安嘴裏涌出的鮮血。嘴上卻着急的問道:“你怎麼傷的這麼重,流了好多血!”

李梓安見到慕容瑩瑩能夠不計前嫌的救自己,還真的出乎其意料之外,甚至慕容瑩瑩擔憂之色甚濃,更是意外。心裏很是疑惑,這妞以前不是很不待見自己嗎? 現在怎麼搞的好像還很關心自己一般。女人,真心沒法理解…….

心裏雖疑惑,不過李梓安還是知道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還是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 於是艱難的開口道:“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裏再說。” 剛說完,一陣咳嗦,內臟碎片噴射而出。

慕容瑩瑩見到李梓安的傷勢如此之重,面露濃濃的憂色與疑重。輕輕地將李梓安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伸手攬過李梓安的後腰,疾步朝中間的傳送陣走去。

慕容瑩瑩長得相當高挑,比起李梓安來,只稍微的矮一點點,在女子當衆已經是算相當高個的了。 而李梓安受傷嚴重,幾乎是真個身體支撐在慕容瑩瑩的身上。所以兩人走起來,有點吃力。

同時踏入傳送陣,像是置身於太空星系,感覺一閃一閃的星辰就在眼前似的,感覺相當神奇。而就在兩人踏入傳送陣內。剛好一黃色錦袍青年出現在傳送宮殿門口,也恰巧見到慕容瑩瑩攙扶李梓安踏入傳送陣。而黃色錦袍青年正是南宮彥。

見到一片狼藉的傳送宮殿,地上甚至留有血跡。很明顯是有人經過激烈的生死大戰造成的。而自己恰巧見到李梓安滿身血跡的被慕容瑩瑩攙扶着離開。

那麼最先抵達的兩人之中必有李梓安在內,就是不知道兩人誰先到達此地的。不過令其驚訝的是慕容瑩瑩竟然與李梓安認識。見到慕容瑩瑩竟然能夠不顧身份出手相救。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南宮彥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放棄這個問題,直接朝傳送陣走去,漸漸的消失在傳送陣內……… 後面的參賽人員陸續抵達傳送宮殿。見到一片狼藉傳送地,沒有任何人停足。

能夠走到傳送宮殿的,不是高級魔法師,就是有特殊手段的鬥士。見到不停消失的光點,就知道自己在第一關排名是多麼的靠後了。自然而然一到達傳送宮殿,就立即傳送下一個地方。興許趁在前面的人消失不久。可以乘機追趕上去。

因爲每個人達到傳送宮殿見到一片狼藉的戰鬥痕跡,加上前面震響連連,不難知道是第一個與第二個達到這裏的人,爲爭奪獎勵物品而大打出手。

既然如此,前面的人都可能發生戰鬥,這樣不就機會來了啦! 當然抱有這種想法的參賽人員,大有人在,當然這些人是對於自身實力沒有自信的一種人,也只有YY一下這種白日夢了,幻想坐收漁翁之利的便宜了。

器宗遺蹟第二域則是一座直插雲霄萬陣山,從山腳直到山頂一路陣法。共計九千九百九十九種陣法,只要能夠最終抵達山頂之人則可爭奪器宗煉器至寶,萬煉爐。

萬煉鼎顧名思義可煉萬物爲器,算的上是器宗當年聞名大陸的鎮宗至寶之一。只要能夠通過遺蹟第一關毒魂路的人,都能得到提示且有資格去爭奪萬煉鼎。

想要通過萬陣山,就必須一路破陣而上,初次之外別無他法可尋。萬陣山分有九個方向直通山頂,通過第一關毒魂路的前九人會被傳送陣隨機傳送九條路線的任意一條路線上。

不過慕容瑩瑩與李梓安是一同啓動傳送陣的,則是被分在同一條路線上,算是一個名額。反倒是便宜了第十位抵達傳送陣的參賽人員。而恰巧第十位抵達傳送宮殿的真是北冥家族的北冥蛟。

幸好北冥家族擔心北冥蛟的安危,給予其許多保命的底牌在身,不然憑其巔峯大斗師的修爲,想要第十位達到傳送宮殿,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梓安與慕容瑩瑩則對於兩人一同傳送反而讓北冥蛟成爲第十人卻不知曉。如果李梓安知曉此事的話,肯定是極力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當然,在兩人啓動傳送陣的時候,已經得到萬陣山的消息了。

剛剛被傳送過來的兩人,正處於萬陣山的東南方向的一條路線上。萬陣山終年雲霧繚繞,不見峯頂。九條路線宛如萬陣山盤踞而上的九頭巨龍盤延直通雲霄。

兩人見到雲霧瀰漫的道路,並沒有着急上前。慕容瑩瑩放下李梓安讓其坐好,先行療傷爲重。李梓安也不矯情,閉目開始察看傷勢。

五臟六腑嚴重受損,奇經八脈已經被淤血堵塞,丹田之上的金丹以失去往日金燦燦的光澤,暗淡無光。饒是李梓安心神堅定,見到如此傷勢,不免心神巨震。

如果是一般的修煉之人,如果沒有靈丹妙藥恐怕多半時日無多,即使能夠僥倖保住性命,恐怕一身修爲再難恢復。如此傷勢恐怕一般的療傷藥,短時間難以治癒傷勢。

李梓安無奈只好拿出當日在天機子哪裏得到的三個玉瓶中的一個玉瓶。當初李梓安得到三個玉瓶後,特意與書靈提起此事,甚至將三個玉瓶特意讓書靈鑑檢一番。

當時李梓安對於書靈見到三瓶丹藥的震驚之容,三瓶丹藥分別是提升修爲的聚靈丹;突破瓶頸的天髓洗煉丹;以及療傷聖藥玉蟾骨血丸。增長修爲的剛好兩顆,療傷的玉蟾骨血丸則有三顆,而突破瓶頸的天髓洗煉丹僅只有一顆。

李梓安一直不敢動用這些寶貝,因爲他現在對煉丹還一竅不通,這樣的丹藥用一顆就少一顆,李梓安可是將這些當寶貝一樣捨不得用。此時傷勢嚴重,重者命喪黃泉,輕者修爲盡失。

只能拿出玉蟾骨血丸,傷勢才能治癒。輕輕的拔開瓶塞,丹香瞬間散開,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悠悠散開,聞一聞都能覺得傷勢好轉。

輕輕一倒,一顆花生大小的紅色藥丸躺在李梓安的手掌心中。手掌一送,丹藥入口即化,化做藥力瞬間朝傷患出奔去。

有點蒼白的臉色慢慢有些紅潤,流血的傷處已經停止流血,甚至開始漸漸地結痂。同時五臟六腑得到玉蟾骨血丸的藥力滋潤,也慢慢的恢復當中。

而一旁的慕容瑩瑩雖說面色冷漠,內心則是擔心不已。只是羞於啓齒,而見到李梓安自己倒出一粒紅色的藥丸,倒是讓矛盾的慕容瑩瑩送了口氣。

紅色藥丸藥香四溢,見到李梓安服用藥丸後,效果奇好,傷勢好轉之快,聞所未聞。此時慕容瑩瑩倒是不擔心李梓安的傷勢,倒是好奇李梓安那顆藥丸到底是何物………

慕容瑩瑩見到李梓安閉目療傷,面色好轉,心底的大石徹底落下。輕聲嘀咕道:“好東西不少。哼!” 韓立傍晚時分率軍穩紮穩打的這纔到達了崑山。

龍文章把斥候打聽來的消息,立刻上前轉告給了韓立,“將軍,日軍已經做好了防禦準備,三條防線,七橫八縱,非常嚴密,工事、炮樓也不在少數,我看,沒有武裝直升機的強有力轟炸,是很難攻破他們的防線了。”

在地圖上畫的清清楚楚。

三道防線。

每一道防線前都佈滿了鐵絲網,還有無數的防空洞,外加各種阻礙坦克前進的設施,可以說是爲了阻擋韓立。

無所不用其極。

而且三道防線,互相連同,縱橫發達的可以做到全攻全守。

韓立看了看,不得不佩服日軍的工事能力,卻依然冷冷一笑,“我這次會調動所有的武裝直升機,還有戰鬥機,放心,就算他們的防線是鋼筋鐵骨,也擋不住咱們的大軍。”

這點韓立還是很有信心的。

這個時代的戰爭知識已經無法和韓立所擁有的裝備進行匹配了。

單兵防空洞,防禦炮彈行,對於燃燒***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可以到時必然是一場屠殺。

日軍的空軍、海軍已經被消滅,就看東京會不會來支援了,如果會,自然最好,如果不會,哼哼,那就定要全殲。

韓立又看了看張海天、李春雷、常立,道:“你們都看看吧,到時細節問題可得你們解決,我只能負責大概,真正第一線還得是你們。”

“是!”

“是!”

“是!”

一個個的立刻看着龍文章畫的放線圖,不敢大意。

此時可以說是大戰來臨的前夜,馬上就要開始了,每個人就都全神貫注,不敢大意,思考自己到時如何衝鋒,如何進攻。

“這些防空洞其實好辦,只要燃燒***灑落在戰壕中,他們除非鑽入地底,要不然只有等死的份。”

“鐵絲網對於咱們的坦克,也起不到多大的阻擋作用。”

“只要到時,坦克部隊推進順利,還是問題不大的。”

一一分析。

情況就也迎刃而解,沒那麼糟糕。

這邊。

龍文章對着韓立說道:“韓長官,那個日本現任也就是鬆井石根的接任者,寺內壽一派了幾個狗漢奸來傳話,說,要和你通話呢,還說了,備好了電話線,只要您願意,隨時和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