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這樣吧,明天一早,你跟我去一趟醫院……”

“去醫院,去醫院做什麼?”

“我肚子裏的孩子不能留,必須打掉!”

沈玲星嚇了一大跳,瘋了嗎?這要是給他姐夫知道了,怕是事情會鬧得更大……

孩子是無辜的,爲什麼一定要這麼做?

沈紫嫣什麼也不想解釋,只是擺了擺手:“別說了,早點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們就去醫院,你要是不願意跟着我就自己去。”

說完她起身上了樓。

沈玲星看着姐姐的背影知道,不能再猶豫,不然的話,等孩子打掉了,說什麼都晚了。

她想着拿起手機給陳樂發了一條信息。

陳樂和鎮雄已經上了車,他們在往醫院方向趕去。

被李仁砍傷的那個女人剛剛搶救過來,躺在病牀上,不停的哭泣。

她的面容被毀了,長得挺漂亮的一個女人,這一輩子就算完了,醫生跟她說,就算是能治療好,憑藉着現在的醫療手段,那張臉也會留下幾道疤痕。

病房的門被推開陳樂和鎮雄,提着一大堆的營養品走了進來。

剛要開口說話,陳樂的手機就響了。

總裁敢離婚試試 只是他沒有急着去看,估摸着又是沈家有什麼變故,但眼下還是解決面前的問題最要緊。

女孩正哭着,突然聽到門開了,急忙擦了一下眼角的淚,扭頭一看,這纔看到,外面是兩個陌生的男人。

“你們是……”

陳樂在她身邊坐了下來:“姑娘,我叫陳樂,崇州市沈家的人這次有關於李仁做的這些,我們也是感到很惋惜,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你還是需要好好養傷。”

女孩聽着陳樂的話,又一次哽咽了起來。

她這輩子算是毀了,以後出門怕是都得戴着口罩,她不知道將來別人看她會是用什麼樣的眼光。

陳樂給鎮雄使了個眼色。

鎮雄就說:“姑娘,我認識一個超級醫生,她的整容技術非常高超,等你養好了傷,我帶你去見她雖然說不能將你的面容恢復到你原來的模樣,不過,能把你變成一個正常人!”

這女孩兒一聽瞪大了眼睛,也不哭了:“你說的是真的?”

“我鎮雄說話,什麼時候騙過人,放心吧,你只要開開心心的,好好的養傷就行了,至於醫藥費你也不用擔心,這筆錢我替你出!”

那女孩兒彷彿做了一場夢,驚訝的看着兩個人:“你們……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們?”

鎮雄笑了笑:“姑娘,這感謝的話就不用說了,我們也是看你可憐,所以纔來幫你一把,至於那李仁,你就不用怕了,他已經被警方抓了!”

說到這裏,他突然頓了頓:“只是這李仁和溫家人的關係很好,結果這一次他走錯了一步棋得罪了溫家,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溫家人會斬草除根,把有關於他的信息全部抹除掉,這個姑娘啊,你可要小心一點!我們來這裏就是提醒你一下,這幾天儘量讓警察保護着你!”

陳樂也是嘆了口氣:“你好好養傷吧,保護好自己,我們就先不打擾了!”

說完,陳樂看了看鎮雄,兩人就準備出去。

這女孩突然喊了一聲:“兩位恩人請等一下,你們說的溫家,他真的會害我嗎?”

鎮雄點了點頭:“溫家最討厭身上有污點,他們肯定會這麼做,姑娘,你要小心一些,當然,你要是害怕,我倒是可以安排一些人手保護你,這樣吧,只要你同意,我下午就安排人過來。”

這女孩早已經被嚇得魂不守舍了,給鎮雄這麼一說等下點頭答應了下來:“好,求你們一定要救救我!”

出了門,鎮雄往醫院裏看了看,對着陳樂說:“陳爺,接下來就是挑唆溫家了,讓溫家……”

“不急,不用我們動手,溫家的人會自己來,我們就靜觀其變。” 溫濤在屋子裏轉來轉去,他也沒想到,這小子居然被趕出來之後,報復心會這麼強,居然提着菜刀敢砍人,也是膽子太大了。

可偏偏本來是想借助其他家族繼續觀察,現在他被關到警局裏,想要動手肯定不行。

這傢伙跟着溫濤沒少做壞事,有關於溫濤的一些事情他都是心知肚明。

萬一在警局裏把他做的事情給抖露出來,來個魚死網破,溫濤最輕也是在監獄裏度過下半輩子,更搞不好,要吃花生米的。

他現在可真的是熱鍋上的螞蟻,比起陳樂和秦家人,最難過的是他。

“你們倒是想點主意啊,我養你們都是吃乾飯的嗎?”

看着手底下的幾個心腹,溫濤的火氣越來越大,真是到了關鍵的時候沒一個頂用的。

管家湊上前來:“老闆要我說我們應該銷燬,有關於李仁的一切證據,這樣一來,就算是警察查到這裏,他們沒有證據,也奈何不了我了,我聽說被他砍傷的那個女大學生,跟他的關係很好,很多的證據,怕是都在那個女大學生的手裏,如果我們讓她的傷勢過重在醫院裏掛掉……”

溫濤一想,沒錯,這確實是個主意,只要毀滅了證據,就算是李仁想要來個魚死網破也無濟於事了!

“去……馬上安排人手,把這個女人給我……”

他說着,做了個殺頭的手勢!

管家卻搖了搖頭:“老闆,我們這麼急着派出殺手,反倒是給別人捏了把柄,我想,我們應該佈置一個周密的計劃,我倒是有個主意您不妨先聽一聽……”

“有屁就快放!”

溫濤很是不爽的看着管家,出主意的是他,說這個主意不行的也是他!

管家卻是嘿嘿一笑,一點兒都不緊張,他已經想到了一個極其周密的計劃,那女人是在醫院裏,他們溫家人動手會引起外界的警覺,可如果是因爲在醫院裏出的事兒,那麼醫院要承擔的責任就大了,他們溫家可以輕輕鬆鬆的擺脫掉嫌疑……

“老闆,我聽說你認識一個醫生,名字叫孟浩傑,就在那家醫院工作,這個孟浩傑爲了錢可以六親不認,如果我們能讓他爲我們辦事,要是能暗示他,讓他自己去做,到時候咱們就可以擺脫掉所有的責任……”

陳樂和鎮雄離開醫院之後準備往回趕,不過在半路上,他們就把車停下來了。

其實鎮雄看到那個女孩的樣子有些心軟了,所以纔給她附加了一個條件幫她恢復容顏。

但是他們的計劃還是要繼續進行的他已經給手下人打了電話,讓他們馬上派出人手,裝扮成醫院裏的醫生樣子,負責這個女孩的安全,明面上也要派出一些人手,保護她。

“陳爺,其實我覺得,咱們這麼做,是不是有些……”

“你覺得很過火?”

“是啊,那個女孩受了那麼重的傷,我們這……”

“不保護她,她就會被人幹掉,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也知道你鎮雄是個什麼樣的人,否則的話這次就不會幫你了,只是你心軟不代表別人也信了,懂了嗎?”

“明白了!”

陳樂把手機拿了出來,看了一眼這條信息是沈玲星發給他的。

上面明明確確的寫着他老婆懷孕,但是爲了公司的安全,爲了沈家,他老婆要把孩子打掉,讓陳樂趕緊回來。

看到這條信息的一瞬間,陳樂的臉色也變了。

他現在才知道,沈紫嫣居然懷孕了,他們有孩子了,他即將成爲父親,成爲一個擁有完整家庭的男人。

這本該開心的事兒,現在卻變成了一場悲劇,沈紫嫣居然要把孩子打掉!

急忙拿起手機,陳樂要撥通她的電話。

恰巧鎮雄也看到了手機上的信息,臉色也是一變:“陳爺,我看你要不就回去一趟吧,這邊的事我自己來處理?”

本來打算把這條信息發出去的,但是聽到鎮雄的話,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把手機放了下來,搖了搖頭:“我不能回去!”

“爲什麼?陳爺,那可是您自己的骨肉,一個男人真的要成熟的時候,就是他家裏有了孩子的時候,那纔是一個完整的家庭,你……”

“我妹妹會阻止她把孩子打掉的,當務之急還是應對溫家和秦家兩個家族,其他的事都可以放在一邊!”

“什麼?”

其實這一刻,陳樂的心裏也在痛,同樣的他也在賭。

賭贏了皆大歡喜,賭輸了他會內疚一輩子,而他的妹妹,從今往後,也不會再對他這個姐夫有絲毫的信任。

沈玲星坐在家中,等着陳樂的信息。

可是遲遲卻沒有迴應,現在又不能打電話,萬一驚動了他姐,今天就去打掉孩子,她更是沒辦法阻止。

“姐夫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倒是趕緊回我信息!”

沈玲星自言自語的嘟囔着,急躁開始在地上打轉。

就在這個時候,沈紫嫣的屋門卻突然被打開,她面色凝重從樓上走了下來,走路的時候非常着急,好像出了什麼大事。

沈玲星看着她這樣子忙問:“姐,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剛剛接到韓欣月的電話,亞瑟家,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已經知道了亞瑟安妮的死,聽說還是來勢洶洶,已經派出了專業的隊伍,來找我們的麻煩!”

“什麼?”沈玲星十分的震驚。

沈紫嫣說:“聽他們明面兒的意思是來帶回屍體的,不過這一次來的地方卻是我們的公司,我懷疑他們是來鬧事的!”

“歐陽柏娜和吳警官不是答應我們,他們會暫時幫我們瞞住這個消息的?怎麼會突然間走漏?”

沈紫嫣搖了搖頭,這也是她覺得奇怪的地方。

既然警方答應她們的請求,應該不會食言纔對,可是如果不是警方做的那又會是誰?

越想越是覺得奇怪,沈紫嫣猶豫了一下說道:“走,我們還是先去一趟公司,等搞清楚了情況再說,韓欣月正在招待那些人,不能讓他們等得太久了,難免會出現變故!”

這時公司裏那些人坐在會議室中,披麻戴孝,把整個會議室裏的氛圍,都弄的陰森森的。

韓欣月有心想說幾句話,但是這些人就坐在裏面,等着沈紫嫣,其他無論任何人一律不搭理! 沈紫嫣到了公司,會議室裏的人都在等着她,這一進來,整個會議室裏的人,豁然間全都站了起來。

這些全都是亞瑟手底下的人。

韓欣月站在門外,之前韓欣月有想過,緩和一下這些人的氛圍。

但是現在倒好,眼瞅着這些人,都是一臉怒氣衝衝的樣子,她也只能把想說的都吞回了肚子裏。

沈紫嫣進來,微微皺眉。

“沈老闆這次我們應邀來和你們合作,目的是爲了雙方公司的利益,但是你們的態度,讓我們感覺很是傷心,而且小姐,是因爲你們公司才死的,沈老闆就沒有什麼想解釋的?”

看着這一羣人,一個個怒氣衝衝的樣子沈紫嫣知道,現在解釋根本沒有用,重要的是怎麼去安撫這夥人的心。

“請給我們一些時間,有關於亞瑟安妮小姐的死,並不是我們沈家做的,我們現在也在全力配合警方的調查!”

“時間?這就是你想跟我們說的?”

臉色一下不好看了起來,沈紫嫣的意思很明顯,讓屍體繼續停留在警局裏,而且這明擺着是在推脫他們的責任。

“諸位,我知道你們的心情不好,我沈紫嫣也同樣十分心痛,但是要將這責任全部推脫給我們沈家,反倒是不能給亞瑟安妮小姐洗刷冤屈,這纔是最錯誤的決定!”

啪!

一箇中年男人,突然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來,滿臉憤怒的看着她。

亞瑟安妮是他的侄女,作爲整個家族的驕傲,亞瑟安妮在整個家族中都非常受待見,沈紫嫣就給他們這樣的答覆?

看着中年男人拍桌子,她知道事情已經鬧大發了。

“呵呵,沈紫嫣你們太讓我失望了,事到如今還裝出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這是我們得到的最新消息,你自己看看吧,我家小姐已經死了兩天了,你們非但揹着我們隱瞞了一天的時間,現在居然明目張膽的去跟我們談生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