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皮小子,你說誰是‘禽獸’?出了‘思炎酒樓’,我讓連禽獸都是做不成。”

“禽獸說什麼呢?”

赤削淡淡地衝着臉色鐵青的羅前進問道,那摸樣多像是一個溫柔的可人摸樣!

“‘禽獸’說你小子找死!”

羅前進的話,沒有經過大腦的加工,便是在赤削的話語剛是落下,便是立即回道。

“哦,禽獸說的對!”

赤削微笑地看着羅前進,像是看着一個小丑一般,而在他心中,其實早就想要把這個羅禽獸整死了。

專門玩弄‘小女孩子’,這他媽的連禽獸都不如!

該死,真該死!

“哈哈……”

當下大家也是回過神來,也是明白了赤削這句話的意思,毫無顧忌地哈哈大笑。

即使是緊靠着赤削的紫君,此時也是停止了顫抖,她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袋長對她真的很好,還替她出氣。

“你…..”

羅前進手指顫抖地指着赤削,竟是‘你’了半天,沒有個所以然來。

“你什麼你,有本事你咬我!”

赤削看着出醜的羅前進,又是‘調戲’一番。

“哈哈,咬人的那是黑玄狼,一隻玄獸而已!”

“或者是毛狼……”

“都不是,大家應該都是忘記了,那是野狗,一條瘋了得野狗!”

“應該是雜交的狼狗才是!”

……

當下二樓的客人也是接着赤削的話,爭先恐後地回答着這咬人的到底是什麼魔獸!

看這個樣子,不僅是赤削想要廢了這羅家少爺,這裏的人,恐怕都是想要廢了他!

尋爹啓示:萌寶買一送一 或許就是因爲後邱的那句“總是欺負我們小乞丐,還特別喜歡蹂躪小女孩子!”

“小子,等着!”

羅前進狠狠地說道,臉色陰沉的像極了天地異象那晚的暴雨狂風。

這羅少爺已經激起了赤削的殺心,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上第一次想要搞死的人!

“那我等着!”

於是,他無意地回道,不過卻是令人感覺到這裏面的味道確實不同前幾次赤削的話語。

這羅家少爺正要開口,那掌櫃的便是已經轉投看向了他,淡淡地道,

“來人呀!”

“蹬蹬……”

從樓下上來兩個店小二,上前躬身道,

“掌櫃的,有何事吩咐?”

“來幾個人先把這裏打掃乾淨些!”

掌櫃的指着地上的羅文,然後又說道,

“一人去下面找個麻袋,把這人包起來,跟着羅少爺去羅家!

告訴羅家家主,說‘羅家少爺在思炎酒樓鬧事殺人,影響了思炎酒樓的名聲。

將軍府十分震怒,讓羅家賠償五十兩黃金,即可交於你回來!’

聽清楚了嗎?”

“聽…聽…聽清…楚…了!”

那店小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五十兩黃金,那是什麼概念,恐怕我這一輩子連五十分之一也是不能得到的,沒有想到這掌櫃的,一口氣便是向羅家要五十兩黃金。

“赤掌櫃的……?”

羅前進結結巴巴地央求道,貌似這實在是太多了,雖然他家裏有,但是那也是一年的營生纔是能夠賺回來的。

“莫非是羅少爺嫌少!?”

赤掌櫃的故作吃驚地問道。

“不是,不是,我是…說…我的意思,這…是不是…太多了?”

羅前進在赤掌櫃的面前低頭哈腰地央求道。

“看來,是需要讓大將軍到羅家做客了,如此你們羅家纔是沒有意見!”

“不是,哪裏敢勞動大將軍…”

羅前進也是知道,看來自己是不能在央求了,只能是打碎牙齒和血吞了。

不過他卻是狠狠地瞪了一眼赤削,都是這個小子惹的老子受苦,再一回家怕是會被他父親打落了一層皮不可!

“小子,這是你找死,可不要怪我!”

羅前進冷冷的眼神,看的赤削直發毛,這個傢伙,看來對自己也是起了殺心。

呵呵,那就來好了,方正我也正等着。

“那就不送了!”

赤掌櫃的冷聲地對着羅前進說道,明白這就是下了逐客令!

此時,一個店小二也是這羅文裝進了麻袋裏,羅前進的另外三個手下中的一個在羅前進的示意下,背起麻袋於肩膀上。

“小子,只要你敢出來,就是你的死期!”

臨走前,着羅前進也不忘了威脅赤削,說罷連和赤掌櫃的告別都是沒有,直接地下樓去了。

悲吹的羅前進,不僅沒有尋的好姑娘,反而又賠了五十兩黃金!

“打擾各位雅興,請大家繼續!”

掌櫃的回身向在座的客人拱手道。

“赤掌櫃的客氣了!”

於是大家便是繼續吃着自己的酒菜,這回可是放心地吃了,再也不用擔心酒錢的問題。

“要不,你們先在這裏等到天黑在出去,免得被羅家少爺下了黑手!”

赤掌櫃的回身向赤削建議道,畢竟他們四個人都是以這最小的傢伙看起。

不過這個蛇皮小子,沒有想到年紀小小的,這份鎮定可不是一般都有的。

“都謝掌櫃的好意,我們還要趕路,這叫告辭了!”

赤削知道赤掌櫃的也是好心,但是他們後面可不是隻有這一個追兵,有好幾波的。

還沒有等赤掌櫃的再次相勸,這赤削也是道,

“後邱,七娃兒,我們走!”

說罷,拱手和掌櫃的告別,赤削便是牽着紫君的手,率先地走了出去。

看着急着要走的赤削,掌櫃的也是直搖頭,這小子的脾氣倒是有些倔強!

“小娃娃,可要小心點,要不,等待天黑在走不遲!”

……

經過客人身邊的時候,都是出聲勸道,不過都是被赤削謝過,他們一行人匆匆地離開了。 第三十八回 送上門來

赤削帶着紫君、後邱四人,出了思炎酒樓,看了一下外面的情況,卻是發現這羅前進怎麼沒有在門口等着。

“袋長,羅家會不會……?”

後邱有些不安和驚張地問道,連一旁的紫君和七娃兒都是後怕地看着赤削。

“放心好了,我還想正找這羅家少爺,這傢伙真是該死!”

赤削安慰道,你說一個二十多歲的傢伙,竟然玩小姑娘,這不是犯罪嗎,所以赤削有些不能容忍。

“我們快走,追兵還不止他們一個呢!嗯,我們先回月老廟,細細的做些打算!”

於是赤削領着他們,便是向城門口方向走去,可是剛剛地轉個身,赤削便是看見了那個要槍他蛇皮衣服的傢伙。

其實就是他赤炎,正好帶着赤家的護衛向思炎酒樓而來,也是正好被赤削遠遠地看見。

那赤炎正在和他的幾個護衛說寫什麼,倒是沒有向這裏看來,更何況赤削一眼便是看到,連忙的轉身把紫君他們幾個都是叫了回來。

“快回來!”

赤削連忙拉住還在向前衝的後邱,急忙道,

“我們迴避一下,先去那條街道!”

他們不解,倒是沒有違抗赤削的命令,跟着赤削急忙地閃進另一個街道。

……

赤炎來到‘思炎酒樓’門口,有些出神地看着這四個大字,想起了家中的妻子——趙思月!

自從他們從“血禮”中相遇到相知,之後相愛,然後相守,都是有二十多年的光陰了,看着妻子的傑作,赤炎有些感動。

倒是軍隊裏的事情有些忙,以後要多多陪陪她,一個人帶着傻兒子,真是難爲她。

不覺得有些想她了,找到了削兒一定要儘快地趕回去,莫要讓她擔心纔是。

“將軍,將軍…?”

赤明在赤炎身後出聲提醒道,因爲赤炎看着這‘思炎酒樓’出神了。

“哦,那我們進去吧!”

赤炎也是回過神來,說罷便是率先地邁開腳步進去了,剛是跨步進入其中,便是有店小二迎上來

“客官,裏面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