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向詢問一些事情總該可以的吧。”夢道臣試探性地說道,其實心中已經不抱太多的想法

“不行,這還是族長她親自提出的。”陳榮通一臉無奈,誰能對自己的兒子這麼狠啊,也就數夢家的現任族長夢碧軒了吧

這件事剛開始許多長老都還不同意,怕得罪了龍莫敵,不過到最後只被夢碧軒的一句話就直接壓了下來

“他要是敢找事,我就揍得他一點脾氣都沒有。”

這是原話

狂,狂到都沒邊了,不過這也足以說明夢碧軒應該跟龍莫敵有舊

“老媽,你這是玩我吧。”夢道臣一臉絕望,隨即他腦筋猛地一轉,有了一絲新奇地想法

“嘿嘿。”夢道臣不懷好意地笑了笑,看向陳榮通“那我借錢總可以吧,這一條,族長大人她應該沒有禁止吧。”

陳榮通嘴角一扯,無奈地說道,“沒。”

好吧,整個夢家就數你們母子最牛,我陳某人管不着

“沒就好,你把黑蛇的情報賣給我,多少錢給欠着,放心,我會還的。”夢道臣輕飄飄地說道,還一臉保證地說道

可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錢,借就是借,還,是不可能的

以他的名言說,憑自己的實力借到的錢,哪有還回去的道理

“好吧。”陳榮通點了點頭

“黑蛇現在有五百號人,其中有五十多人是修者,最高的是武師三重的章強,底下還有着三個武師層次的手下。”

“那現在的要去攻打屯村的那股勢力怎麼樣?”夢道臣問道

“那股有一百多少人,是黑蛇的底層人員,應該就一兩個是修者而已。”陳榮通想了想,說道

“那我就放心了。”夢道臣喜出望外,“還先前在這裏**的一套暖玉長針,少了點錢,現在想補回來。”

夢道臣拿出了今晚的收穫,“對了,再給我拿一些軟骨散。”

腹黑寶寶,媽咪拒絕曖昧 這種軟骨散雖然對於高手沒用,但是對於那些武師級別以下的,一撒一個準,留點這個在手上準沒錯

“這個…這個我無權賣給你。”陳榮通露出了爲難之色,說道

“算了,那給我一些白色的藥粉總行了吧。”夢道臣也知道家族的意思,過度的依賴這些,要不成爲毒師,要不就是個廢物

“有有有,這個肯定有。”陳榮通笑了笑說道,這個少爺真的是個人精啊,不被打死就是被陰死

待到夢道臣回來的時候,冰雅閣與鄭小冬已經在收拾行李了,一見夢道臣回來,冰雅閣走到了他身前,冷靜地說道, “小天,這些天來多謝你的照顧了,不過,這次的事情你就不要被牽連進來了。”她的聲音很冷,拒人千里之外

“嗯?現在就要拋下我?”夢道臣愣了愣,說道,其實他也猜到冰雅閣會這麼想

“不是,我只是不想讓你陪我去做傻事。”冰雅閣搖了搖頭說道

“我還欠你錢呢,這個要還的。”夢道臣輕笑着,說道

“不用,你不用還,求求你不要跟過來可以嗎?”冰雅閣知道夢道臣的想法,哀求道

“你去就是傻事,但我去救不一定了。”夢道臣自信地說道

“你就別逞能了,好嗎?”冰雅閣說道

“好吧,那你對黑蛇瞭解多少?”夢道臣盯着冰雅閣,問道

“我就知道他們很強大。”冰雅閣搖了搖頭

“那回去後,有什麼對策沒有。”夢道臣再次問道

“還沒想好。”

“什麼都沒有,這就是傻事,不是嗎?”夢道臣戳了戳冰雅閣的腦袋,懊惱地說道,“跟在我身邊這麼久了,還是這麼笨,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你有辦法?”冰雅閣眼睛一亮,看向夢道臣,絲毫不顧及他的嘲諷,鄭小冬也是期待地看向他

“廢話,剛剛不是說了嗎?你自己去就是傻事,跟上我就不一定了。”夢道臣自信地說着,他看了看兩女,“所以,現在我要去,可以嗎?”

“那你答應我,要是有危險,我讓你離開,你就要走。”冰雅閣說道

“這可由不得你了。”夢道臣好些好笑地說道,“而且我的計策應該是萬無一失的,放心。”說罷,夢道臣拍了拍冰雅閣的肩膀

心裏想道,我可是打算把你培養成我的左膀右臂的,你要是現在就去送死,我的努力不就全都白費了嗎?

“那你可要小心一點啊。”冰雅閣說道,她看得出夢道臣的決心,有能力去幫忙的,他一定會去幫

此刻,心裏一陣暖流不停地在心間遊走着,冰雅閣臉上流露出一股溫暖的笑意,這個傢伙,挺好的

嗯?這丫頭,難道是被哥給感動了?罪過罪過。

看着冰雅閣的笑意,夢道臣心裏暗暗地揣測,自戀了一番

“好了好了,現在快去睡覺,爭取今天晚上能到達村子。”

在夢道臣把她們推向屋子了,自己則回到了旁邊的一處屋子

“幫主,幫主,不好了。”一個青幫的人跑了進來,氣喘吁吁地說道

“三當家他,三當家他被滅堂了。”

“什麼?你再說一遍。”馬廣武,眼神變得銳利,渾身氣息猛地暴動開來,身影一閃,將來人舉了起來

“幫主,幫主,饒命啊,我也只是個報信的啊。”報信的人看着殺意十足的幫主,嚇得褲子都溼了,

“廢物。”馬廣武手臂一甩,將他扔出了三米遠

“你剛剛說什麼?我弟弟怎麼樣了?”

“三幫主他被滅團了。”來人顫顫巍巍地回道

“我是問我弟弟怎麼樣了。”馬廣武的聲音再次傳來

“三幫主他,他死了。”來人嚇得都不敢說話了,說到最後都帶着哭腔

“廢物。”馬廣武眼神怒氣噴涌,一腳猛地踢向來人

那人直接飛出去六七米,重重地砸到了牆上,口中不斷流出血液,倒了下去,死了

“我們青幫不需要一個連話都說得結結巴巴的廢物。”馬廣武聲音微怒地說道

“來人。”一聲大喝,震得茶几都在抖動

“什麼事,幫主。”

“去給我查,好好地查,我倒要看看哪個王八蛋竟敢惹到我頭上來了。竟然連我弟弟都敢動。”

“是。” 夜晚的山裏,遠遠地有幾聲犬吠,農村家的人早早就入眠了,不過,今天的屯村有些奇怪,村子裏中間的一塊空地上,人們高舉着火把,聚集在了這裏

“鄉親們,今天叫你們過來就是有一件事情想跟你們說一下。”在空地的中間,有一個高臺,範福安高昂着頭顱,站在上面說道

“我想,我們的村長大人一定沒有跟你們說吧。我在半個月前就已經和黃家的管家談好了,帶着村裏的人去發家致富,一人一個月三十塊金幣,可是,我們的好村長就直接把事情攔下來了,只因爲在這之間他沒有拿到好處。”

村民們聽到範福安的一席話後,立馬邊騷動了起來

“我原本看村長是個值得尊敬的人,沒想到他也是個這樣的人。”

“唉,真讓人失望。”

“這其中肯定是另有隱情。”

“嗯?有隱情?那叫讓他出來說啊。”

“切,誰不知道,就在昨晚,村長舊傷復發,現在的命就在那裏吊着,都不知道活不活?”

“村長來了,村長來了。大家給我讓讓。”突然,一個大聲說道,把鄭秋明扶上高臺

“嗯?這個老傢伙真的不怕死嗎?”範福安撇了走路一抖一顫的鄭秋明,眼中閃過殺機

“大家,大家靜一靜,村長有話又說。”扶着鄭秋明的那人大聲地喊道

村民們立馬安靜了下來

鄭秋明有氣無力地慢慢開口說道,“鄉親們,你們別被範福安這個奸詐小人騙了,他有沒有說讓你們去幹什麼,別一看到錢就覺得是好事。”

“對啊,範福安好像沒說要去做什麼?”

村民們的目光紛紛看向範福安

“我給大家安排的是挖礦的工作,那個洞很安全,而且還有人挖過一塊萬金的寶石,大家你們要知道,富貴險種求,你們願意一輩子都這樣嗎?”範福安笑了笑,大聲說道

“我願意去,我願意去。”重金之下必有勇夫,立馬就有村民說道

“哼,別傻了,真的就是爲了那點錢就要把自己的小命送掉嗎?”鄭秋明的聲音再次傳出,他的目光在衆人身上一一掃過,“那個礦洞要是真的這麼好,哪裏能輪得到你們,你們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先讓範福安自己先下去試試,看他敢不敢,這便是我與他之間所有的對話,礦洞這種事,要是不仔細點,要嘛就是礦奴,要嘛一去無回。”

“老傢伙,你真的該死。”範福安眼中閃過一絲陰毒,對後面的的一道身影點了點頭

一位醫師打扮模樣的人走了上來,他的手在鄭秋明的眼前一揮,鄭秋明立馬劇烈地咳嗽了起來,那人立馬將他扶住,走了下去

心思單純的村民們根本看不出這裏面有什麼不妥

範福安再次說道,“鄉親們,剛剛村長說的不無道理,不過對方是堂堂的黃家,有名的大家族,怎麼會發生礦奴這種事情呢?”

“而且,真的要想有錢,過上城裏人的生活,最好,最快的方式就是這種方式,你願意自己的子女被人看不起嗎?”

單純的村民們在範福安糖衣炮彈的轟擊下,心思再次動搖

範福安的嘴角抹過一絲得意的笑意,正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後方一個東西朝着他砸了過來

“砰”範福安直接被咂倒在了地上

“什麼人?”範福安身旁的幾個打手凶神惡煞地掃向四周,大喝道

“打你們的人。”冰雅閣從後面走出,鄭小冬扶着鄭秋明和夢道臣跟在後面

“給我打。”範福安近乎發狂的聲音傳來

幾個打手瞬間從背後拿出木棍衝向冰雅閣而來

冰雅閣的腳連連擊出,這些打手瞬間倒地,她將這些打手踹到了地上,怒氣騰騰地走上前去,將那名醫師提了起來,惡狠狠地說道

“你這個庸醫,好歹毒的心腸啊,鄭叔哪裏對不住你,你竟然這般對他。”

“來,當着全村人的面,你好好的給我說清楚。”

醫師眼中滿是恐懼,不過他心中一橫,指着冰雅閣說道,“大家不要被他們騙了,是他們逼迫我的,但是在大義面前我是不會屈服的。”醫師正氣凜然,一臉大無畏的表情

“哈哈哈,你這人倒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夢道臣走了上來,笑了笑說道,“鄉親們,你們想不想知道剛剛村長的咳嗽是怎麼來的?早在兩天前,我就已經把村長的肺病治好了。”

“嗯?你治好了村長的病?”村民們一臉驚疑

“看,我給你們示範一下。”夢道臣從醫師的身上搜出了一把藥粉。“請一位鄉親上來一下。”

一位大漢將信將疑地走了上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