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宮中高手們都曉得這玄光團的厲害,沒一個敢進去。而小聖母一聲冷笑著,她高舉著鎮宮塔俯視著玄光團。不過,她也不敢進去。

那被砸走的半邊鼻孔流著血,她居然也不治療,而是一臉殘酷的盯著在玄光團中掙扎著的愛兒。不過,玄光團有隔絕神識的作用,所以,只能看到翻騰著的赤色之霧,估計也看不清裡面的具體情況。

唐春悄悄的撲進了玄光團之中,一看,頓時大驚。因為,愛兒那巨大的蟒身此刻居然正被玄光團中央那團巨大的赤色渾沌玄氣燒烤著。一股肉香味兒傳來。愛兒多處身體都在燃燒,估計,命不長了。

愛兒睜開了流著血的巨大蟒眼,她愕了愕,因為,她發現了一個人,居然是唐春。這傢伙就離自己僅有半里左右距離。

而且,這傢伙貌似沒事兒似的。雖說額角全是汗,好像在拚命抵抗著玄光團的赤熱,但是,愛兒怎麼都覺得這簡直是錯覺。一個如此弱的低身手者一進來那是瞬間就要化成灰塵的,連魂神都難逃走,這傢伙堅持了這麼久居然還沒化成灰。

「我看走眼了,你是個強者。」愛兒說。

「我不是。只不過我對這玄光有一些抵抗力罷了。」唐春搖了搖頭,道,「愛兒,難道你就如此的放棄啦?你這死了也白死,就是聖母回來也不會為你報仇的。畢竟,小聖母是她的女兒,而你只是一隻可憐的蛇仆罷了。」

「那個老賤人走的時候居然把鎮宮塔給了浪蹄子(小聖母),如果沒有鎮宮塔的話她不可能能打得過我。最多我們倆持平。我不甘心啊。」愛兒噴著鮮血,大叫著,玄氣翻騰著。

「難道就不能把鎮宮塔弄過來?」唐春問道。

「弄不了。除非是你比浪蹄子強很多。要強很多才行。一點的話沒有用。因為,鎮宮塔是遠古神衹的法寶。裡面有神輝閃耀著。並且,鎮宮塔有融血的作用。你就是奪過來一時也化解不開這件神物的。」愛兒搖了搖頭。

「看來,你是要等死了。難道真不想出去了?」唐春問道。

「出去?」愛兒居然一愣。突然。她咬了咬牙。道,「唐春,我現在被鎮宮塔的神曦鎖拿著。你如果能讓鎮宮塔微微的停頓一下的話我就有辦法拚一把試試。因為。這玄光團中就有出宮之路。我是聽聖母有次喝醉后說過的。咱們一起撞,反正都是一死。」

「鎮宮塔是遠古神衹之物,我哪能讓它停頓一下,你不是照樣子作不到,你如此高手都辦不到,我能有什麼辦法?」唐春皺緊了眉頭。

「這個給你,你以最大力氣往鎮宮塔上掃去。也許,那浪蹄子在盯著我的身體,一時不會防備到這些。咱們最後搏一把,不然,不成就完了。」愛兒一咬牙,巨蟒之嘴一張,居然又噴出了一株僅有巴掌大的綠樹來。

「你有兩株本命樹?」唐春一愣。

「化神,可以身化三身。而煉虛化身出來的才是真正的三個本體。而這一株才是我真正的本命樹,我最後的底牌。不過,記住,我教你控制之法。不過,用過後得還給我。」愛兒說道。

「中,我拿來也沒用,你們這種高手的本命樹我用不了。」唐春憨厚的點了點頭,看著在手掌心上跳躍著的愛兒幾萬年融煉成的本命樹,感覺到了那裡面蘊含著的澎湃的生命能量。

因為,愛兒本命屬木,這木就代表著生之力。而本命樹,那是愛兒幾萬年吞吐大地生命精華形成的,看著這一個,唐春的小心肝那是不爭氣的跳動了起來。

學會了控制之法,臨時頭還搞了滴精血滴於裡面融煉。不過,唐春很聰明,並沒把本體的精神融進去,而是把窮奇的遠古血精擠了一點融進去。因為,天曉得愛兒講的是不是真的。要是給她奪體了來個金蟬脫殼那自己豈不是就當了冤大頭了?

當然,唐老大還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沒準兒這遠古凶獸的血液融合后今後自己有可能真正的佔有了這愛兒的本命樹。因為,靠自己那漏弱的人族血脈肯定占不了這可怕的生命樹。

愛兒愣了愣,唐春眼皮子跳了跳,怕被發現啊。要是給這隻二萬年的老蛇妖發現了自己在搞鬼,人家就是現在這種狀況張口就能吞噬了自己。

不過,愛兒只是愣了一下,吶吶道:「你的血精很強大啊,好像還有股遠古的真靈血的味兒,難道你的家族也是出身不凡?」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唐春搖了搖頭,打死也不能說這是遠古凶獸窮奇的真血。

「拚!」愛兒大叫了一聲,拚出全力那蟒頭往空中捅了一下,居然給她微微脫離了那裂變著的渾沌玄氣核心。小聖母一看,冷笑著鎮宮塔飛到了玄光團上頭神曦更是照射著愛兒了。

唐春出手了,那是一口把敖廣最後的一片心臟整個吞了進去。借著那一股爆體能量波動。小花果之勢借過來了,傳入了愛兒的本命樹中。頓時,一片青色如巨刀一般剖開玄光團往小聖母身上一掃。

喳……滋啦……

小聖母頓時臉色難看,居然從玄光團中飛出了一道綠色煞光把自己的身體割傷了。一道血箭噴出來,劇痛之下小聖母趕緊收回鎮宮塔護住自己。

機會到了。

嗷……

愛兒一聲狂叫,整個巨大的蛇身發出奪目的綠光來。巨大的尾巴豎起一鏟。居然,轟隆隆一聲巨響,裂變著的玄光之核給掃歪了歪。

頓時,唐春天眼之下發現中心的玄球偏移開的位置處居然露出一個赤紅之洞來。而嘩啦一聲巨響,愛兒整個蟒身噴著鮮血鑽了進去。

唐春趕緊扯住她的蟒尾巴,好像在坐過山車一般,眼前一遍赤黑,一片火焰之光。神光閃動,唐春拚出全力把龜殼罩在了身上才感覺這熱量微微好了一些的。

好像在鑽一個飄渺的火洞似的,感覺足足過去了半個時辰,終於,一片燦爛。一團炎爆炸開,唐春屁股上好像坐上了噴氣火箭一飛衝天而去。

那龜殼居然給燒得赤紅透亮快融化了似的,嗚……

唐春好像一發炮彈呼嘯著飛走了,雙眼都打不開。良久,嘭地一聲巨響,再加上咔嚓什麼倒塌的聲音傳來,地動山搖。身上劇痛差點讓唐老大就此嗝屁了過去。

「啊,寶光出現,祥瑞降臨,快!」一片金黃之中,古國的甲衛們全都一窩蜂往大殿跑去。因為,那道祥瑞居然從空中泛著彩光砸進了皇帝陛下正在主持的大殿議事堂上。

皇帝一臉愕然,因為,金殿居然給從空中砸下來之物砸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來。而整個宏大的金殿也倒塌了一半。大臣也給壓死了好幾個,幸好沒直接砸在龍椅上,不然,皇帝陛下也得嗝屁了。

不久,某古國的大批高手趕到。看著冒著青煙的一個深坑,眾人一時你看我我看你不敢亂動。因為,青煙中好像有道道可怕的能量波動在跳躍著。

不過,又過了半個時辰。唐老大終於醒轉。天掃一眼,頓時傻眼。貌似是把人家的金鑾殿給砸壞了。這可是要賠的,還是先溜為上策。不過,再往四周看了看,頓時更是傻眼。

因為,下邊血呼呼的一大堆軟軟乎乎的東東。那不是萬年老蛇妖婆愛兒公主嗎?自己能醒得這麼快估計是因為有了她那肥厚而龐大的身體墊背的緣故,緩衝了下砸的壓力。所以,自己現在醒了。唐春探了探,發現這傢伙居然沒死。只不過一時暈迷罷了。

而且,那株巴掌大的本命樹居然還立在她那巨大的,血乎乎的頭顱上方。那東東一閃一閃綠光,所以,害得上邊的高手們都以為有祥瑞寶光閃現,降臨於大殿之下了。

唐老大眼珠子一轉,手一抬,碟殘片亮銀一閃飛了出來切割向了愛兒的脖頸。不過,愛兒居然轉了下腦袋,唐春趕緊一縮手又收回了殘片。良久,發現她並沒有動作。嘴裡好像還咕嚕了一句道:「這猴腦不錯,唐弟弟,再弄一隻,不嘛,我要……」

「唉,你也算是救了我。雖說這只是一場交易。」唐春嘆了口氣收回了碟片,爾後拚命用控制之法把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終於把那株本命樹給弄進了小花果福地。是非之地,還是趕緊溜為上。這傢伙一飛衝天而起,頓時,嚇得眾高手全部兵器都招呼了過來。

叭啦啦一大堆脆響聲響起,唐春一拳破天而去。地下倒下了幾十個慘叫著的高手們。

「會飛啊,神人啊。」某大臣大叫道,一個個獃獃的望著空中遠去的唐老大趕緊是頂禮膜拜。

「啊,下邊又有彩光,寶物還在啊。」一個時辰過後有人又大叫道。

「會不會是神人走後留下的一些『破爛』,雖說是破爛,但是對我等來講就是好寶貝。」另一個傢伙說道。(未完待續。。) 終於,有高手下去探寶物了。嗷……唐春,你個死貨,我要生吞活剝了你。某個聲音大叫著,叭啦啦,轟隆隆,大殿飛走了,整個皇宮倒塌了,千百人下了某蛇的肚皮,一道青華閃過,那古國遭到蛇妖的襲擊,人心惶惶。匆匆飛走後一打聽,才知道這個地方離帝國學院居然有著幾個月的路程了。

不過,按地標顯示。這個地方離大虞皇朝那一片區域居然僅有一個月路程。唐春最後一咬牙,決定先回大虞皇朝把一些要緊事先解決掉。離開都幾年了,兒子怎麼樣,母親怎麼樣了都不清楚。還有,北都秘境的師傅怎麼樣了,這一系列要緊事都催著唐春趕緊回去。

這貨再沒猶豫,一轉身,往大虞皇朝方向而去了。白天有傳送陣就坐,沒有就飛。晚上休息時上小花果福地修鍊增加實力。

雖說現在自己已經達到生境后階,但唐春也不敢大意。天曉得大虞皇朝還有沒更可怕的高手。既然有歐盤天下,那就有第二個。現在眼界開闊了,出現的高手也是越來越多了。

「她那本命樹很特別,居然有形成自我意識的趨勢了。」修鍊累了坐下來,青蓮張嘴說道。

「自我意識,難道蛇妖的本命樹會獨立成為另一隻蛇妖不成?」唐春一愕。

「有可能,那隻萬年蛇妖活得太久了。至少化神境界及以上,那已經是超越了生境的範疇了。屬於武王的更高階位的層次了,武道方面叫什麼我也不清楚。不過,化神境界能幻化三影。可以化身為三。而這本命樹本來就是愛兒的核心木屬性生命之樹。如果會產生三化之一也正常。只不過她還是沒能成功轉化,所以,倒給你佔了便宜。不然的話,你得到的不是寶貝而是一個惡魔。她就是愛兒,愛兒就是它。那你豈不是要倒霉了。」青蓮笑道。

「你說說,如果我能煉化這本命樹,豈不是它就是我的了。到時,這絕對是一大殺器。普通的兵器對我來講已經沒有多大用處了。」唐春說道。

「難!」青蓮的蓮葉搖了搖。

「我知道難。當然。也不是沒有辦法。」唐春說道。

「這種煉化不能用強,只能用感染,你試著接觸她。因為她已經有了一點意識。所以,也許這也是你的好運氣。這個時候她的意識還處於朦朧期間。容易騙到手。」青蓮笑道。轉爾。看了唐春一眼,道,「我感覺我跟她所處的境地差不多。」

「我可是沒騙你啊?」唐老大幹笑了一聲。

「你真沒騙我?」青蓮搖了搖蓮葉。

「我感覺你就是個大騙子。不過,我喜歡上當。」青蓮笑道,蓮葉跟蓮桿都在劇烈的搖晃著,唐老大給狠狠的噎了一把。

「對了,你可以把它置於紅晶天王鼎中。天王鼎應該是火屬性或金屬性的。正好木克金,兩相克制之下肯定有一方會倒霉。到時,你這個救世祖出現,是不是更容易騙上她了?」 冰山被我甜到時 青蓮笑道。

「有道理啊。」唐春笑著,把本命樹給吸進了紅晶天王鼎中。果然,不久,兩個傢伙好像相剋的緣故不對付了起來。開始在鼎里折騰開了。一道道青芒打在了天王鼎壁上,而紅晶天王鼎裡面卻是金光環繞。一道道金氣包圍了本命樹,雙方較量開了。

「我猜對了,真是金屬性的,木克金,這下子有得玩啦。而且,你到現在還沒能完全控制住紅晶天王鼎,讓本命樹去克制它一下沒準兒能收到奇效。不過,你一下子想收服她也不可能。畢竟,它是萬年老蛇妖的本命樹。」青蓮得瑟的笑道。

「可惜的是紅晶天王鼎失去了控制浩月大陸某個區域的『地運』能力,不然,威力就大了。」唐春嘆了口氣。

「呵呵,如果它還擁有此能力那根本就輪不到你得到的。那它肯定還控制在某位強者手中的。」青蓮說道。

「我有個奇怪的問題,愛兒都是兩萬年的蛇妖了。可是怎麼回事,她到現在還只是一隻蛇而不是龍。都化神境界了,難道還不能化為龍嗎?」唐春問道。

「這個的確相當的令人想不通,我在想,是不是因為她本體血脈就是蛇。所以,沒有龍族的血脈,想一朝化龍,那難。即便是她如此境界了,但血脈決定了她的地位。不然,早化成龍了的事話就是萬花宮的小聖母都不敢對它怎麼樣了。畢竟,龍神在遠古時候就是神衹的代表了。在神衹中的位置是相當高的。龍族,本來就是個高傲珍貴的族類。像古遠那些聖人天帝的都喜歡選擇他們當坐騎。」青蓮說道。

「血脈是可以進化的,隨著境界提高,也可以慢慢變純。愛兒這種情況我認為太特殊了,肯定有著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唐春說道。

「也許。」青蓮說道。

一個月後,唐春再次站在了火蘭國的曙山遠處。看著已經倒塌成為了一片廢墟的曙山,唐春頗有些感嘆。買買發家族倒了,而火蘭國國君丁爭天終於成為了一位真正的一代帝王。

丁爭天真正上位后執行的是休養生息的政策,所以,聽說這幾年下來都沒什麼大動作。跟大虞皇朝倒也相安無事。而大虞皇朝經過幾年的發展,倒也恢復了元氣。

那是因為一個人,就是靠山宗的鐵空塵的緣故。此人居然把鄭一錢打得屁滾尿流,從爾穩定了大虞皇朝的根基。因此,虞皇已經昭告天下,立靠山宗為國教,供奉鐵空塵為皇朝國師。

丁爭天剛回到寢宮,突然一愣,頓時,豁然轉身。一看,沒忍住,啊了一聲,獃獃的看著坐在自己龍椅上那個一臉剛毅樸實的年輕人。

「閣下越發的風采了。」丁爭天轉瞬間就恢復了平靜,笑問唐春。看來,這傢伙心理素質的確非凡。

「哪裡的話,還是閣下你霸氣衝天了。」唐春搖了搖晃了晃腿兒,道,「我剛回來,作為曾經的敵對國,你對大虞皇朝現今的情況應該知道得很清楚。」

「呵呵,大虞皇朝至今也不沒撤了對你的追捕令。而且,懸賞已經達到了萬枚上品元石。只要把你捉去上交了,那會大賺一筆的。所以,我奉勸閣下,還是儘早離開,越遠越好。我知道你能力非凡。但是,跟整個皇朝相比,你還是太弱了。而且,靠山宗如今立為國教,鐵空塵可是絕世高手。有他坐鎮虞都,誰也不敢去鬧事。一旦給他盯上,你估計就麻煩了。」丁爭天笑道。

「呵呵,你如果想賺這筆元石的話我伸雙手讓你捆了就是了。」唐春一臉淡然,知道丁爭天想探自己底子。老子就跟你玩神秘。

「呵呵,我不缺那點元石。不過,咱們曾經合作過。所以,我奉勸你走得越遠越好。」丁爭天搖了搖頭。

「是么?」唐春突然一聲冷笑,手一晃,頓時,十道黑光過來。丁爭天一看,那臉色變了好幾變。因為,他發現,自己身邊貼身的十大護衛的魂神居然在唐春手一晃的瞬間就到了前面的案桌上。那是種什麼樣的能力,那可是十個半武王境界的強者啊。居然在瞬間就給唐春抽了魂被抓到面前來了。

十個魂神扭曲著,一臉震駭看著唐春。轉爾,全一臉可憐的看著丁爭天。

「你想知道什麼?」丁爭天問道。

「最近都發生了什麼大事?」唐春問道,手一拍,一鬆手,往外一甩,十大魂神又歸於原位。不過,十個傢伙那是嚇破了膽,趕緊退後了一里距離。

「這還是武功嗎?」一個傢伙一臉恐怖的問道。

「太可怕了,想不到那傢伙幾年不見,居然強到如此地步了。揮手間就能把十個強者的魂神捋到外邊。這是種什麼境界,我感覺,就是大虞皇朝的那個國師鐵空塵好像都作不到吧。」另一個傢伙說道。

「嘿嘿,大虞皇朝要倒霉了。」

「絕對的,這傢伙從帝國學院回來了。大虞皇朝,估計要完蛋了。」

「大事就是鐵空塵出手壓服了一切高手,還有,李府重建。虞皇拔下重款,建得比以前還要氣派。而李婉已經升為正宮娘娘,主宰金木水火土五宮。那是因為,李婉為虞皇產下了一對龍鳳胎,虞皇龍心大悅。還有就是,雲頂花園封閉了幾年了都還沒開啟。」丁爭天說道。

「一等候爺蔡方向情況怎麼樣?」唐春問道。

「情況不好,你走後還行。當時大虞皇朝元氣大傷,虞皇以維穩為主。而當時大秦國又發動了幾次君山大戰。蔡方向親自帶兵上陣,終於拉鋸了下來。

不過,皇朝鞏固了不久后。李動的李府跟蔡方向又爭了起來。原因是蔡強居然請人花錢把唐府的圍牆補了起來。虞皇大怒,李動帶人聯手靠山宗羅海派把唐府徹底剷平了。

居然挖地十幾米,並且,規定把唐府作為京城墓葬之地。現在的唐府已經是一片墳堆了。二年後,蔡府全府被拿下。

靠山王等人極力作保最後才免於了死罪。不過,一直關在天牢之中。現在估計也給李動聯合牢頭們折騰得差不多了。」丁爭天說道,唐春眼中閃過一絲寒芒,鋒利如刀,丁爭天身子都抖了抖。

「還有呢?」

感謝『大浪陶沙』『我不知道haha?』『玉龍雪山0071?』『官術官術?』『無聊來看shu?』等兄弟們打賞,謝謝。有些抱歉,今天去了外地,所以更新晚了些,剛回來,累半死了。(未完待續。。) 「南都候爺府也遭到了同樣的下場,成了一片垃圾場。李動揚言說你們一府都是垃圾,所以,發下話來。所以,所有臟臭的東西全往南都候爺府里堆了過去。」丁爭天繼續刺激著唐春。

「呵呵,那隻能說明李動這傢伙無知下作罷了。不過,本爺這次回來了,跟大虞皇朝的事要徹底解決掉了。大虞皇朝,要變天了。」唐春居然淡淡的笑了笑,丁爭天知道刺激沒起作用,不由得有些沮喪。覺得這個年輕人心機也深得可怕。

「呵呵,我倒是願意看到他們變天。」丁爭天笑道。

「有件事我提前跟你打聲招呼,變天後,這大虞皇朝的皇帝是我的朋友。所以,你好自為知就是了。」唐春收斂了笑看著丁爭天。

「唉,有你如此強者成為大虞皇朝的保護神,我丁爭天還能怎麼樣?這個,我明白。」丁爭天嘆了口氣,知道還想打大虞皇朝的主意是不可能了。幾天後,唐春到達虞都。當然,唐春也回候爺府看了一眼,的確如丁爭天所講的現在成了垃圾山了。

至於說虞都的唐府,那還真是墳堆累累。那些想討好李府的官員商人們全把祖墳遷往了唐府。據說現在要遷入唐府的話價格相當的貴。

這唐府開發成為墓園倒是給李府狠賺了一筆。當然,也有人說這是李府變著法門斂財罷了。的確如此,一個墓地居然要價達到了一百優品元石。居然還供不應求。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