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拿出手機看了看,是譚香雪發來的短信。

“林天,我下午不能去上課了,有些私事要處理,你幫我請假,謝謝。”

一條看似很簡單的短信,但是林天卻感覺有寫古怪,不過他還是回覆道,“嗯…知道了,是不是重要的事情?”

收回了手機,林天繼續複習,兜裏的手機再也沒有響過,林天也逐漸忘了這件事情。

下午的課很快就過去了,下課之後,林天取出手機,又看了一眼,發現任小魚還是沒有回覆。帶着疑問,林天還是撥打了電話。

電話響了幾聲,就被人掛掉了,林天又打了一個過去。

“喂,香雪,你今天怎麼了?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林天問道。

電話那頭卻遲遲沒有聲音。

林天皺了皺眉,如果不是第一次電話被掛了,林天真的會以爲是譚香雪放在兜裏,不小心給按到了。

“香雪?”林天又試着叫了一聲,發現依舊沒有迴應。

譚香雪一般來說不可能這個樣子,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問題了,而且絕對是不好的問題。

林天一路小跑,打了個電話,給歐陽時雨,現在還不敢保證譚香雪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所以他要 確認一番。

“喂,時雨…你現在忙嗎?”

電話接通以後,林天立刻問道。

“嗯,我和小魚正在吃飯。”

“那好,你現在回答我幾個問題,一定要詳詳細細的回答!”

“哈哈,你是在審查犯人呢?”歐陽時雨笑着說道。

但是林天卻沒有時間開玩笑。

“好吧,你問。”

歐陽時雨也覺得林天也有些不正常了。

“今天你和香雪分離的地方實在哪裏?”林天深吸一口氣,問道。

“我們去打包完以後,走了不久,香雪收到了一條短息,然後就說有事離開了。”

“那她的臉色如何?”

“臉色?我想想…香雪當時的臉色還好吧,不過她笑了笑,我看得出來那是勉強擠出來的…”

“那你有留意她往那個方向走的嗎?”

“沒有,香雪到路口攔下了一輛的士,就直接離開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在哪裏。”

林天有些焦急的點點頭,“好,那我先掛了,就這樣、”

林天掛了電話,又打給了譚香雪一個電話,發現對方已經關機了。

“可惡!”林天喘着粗氣,思考了一會兒,他打給了李國輝。

“呦,小林子,怎麼了,想起來給我打電話?”話筒了傳來了李國輝的聲音。

林天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說道,“香雪失蹤了…你幫我查一個電話號碼,拜託了…”

“香雪?香雪?臥槽,那不是你那個相好嗎?你等一下,我開車去接你。”

說完李國輝掛了電話。

林天收起了電話,怎麼這個李國輝比自己還着急?

幾分鐘過後,巨大的引擎聲,帶着轟炸聲出現在了林天面前,李國輝從哈雷摩托上下來,他穿着一身便衣,看起來像是個土匪一樣。

“怎麼樣?有消息嗎?”

李國輝問道。

林天搖搖頭,說道,“上車,我給你說說情況。”

“恩。”

……

一路上,李國輝一路狂飆,林天根本就沒有開口的機會,就算是開口了,李國輝也根本聽不見,最後只能無奈的跟李國輝先回到了軍隊。

下了車。

“你到底有沒有聽見我講話?”林天問道。

“你有講話嗎?”李國輝有寫詫異…

林天搖搖頭,算了,快幫我去查查,我覺得香雪的失蹤絕對不簡單,林天一邊走,一邊給李國輝講着。 “查到了,人在雲嶺郊區附近!”房間內,一個男人查了一會兒,才說道。

“雲嶺郊區。”林天皺了皺眉頭,追問道。“離安惠縣第一中學多遠?”

“一兩公里的路程,坐着的話,一會兒就到了。”那人說道。

“好的,謝謝你!”林天感激的說道。

李國輝立馬掏出了電話。“喂,小李?幫我們拍一輛車,然後叫上幾個好手跟我們走,今天有任務,記得申請一下,這次我們要帶武器!”

“是!”電話立馬掛了電話。

林天和李國輝出了房間。

“其實,我可以自己去的。”林天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只要知道位置就行。”

“兄弟之間還講究這個?”李國輝笑了笑說道。“譚香雪有危險,你心裏比誰都着急,雖然我知道你能打,但是你要是被迷失了理智,那這次的任務可就危險了,我們也不知道對方有多少個人!“

“恩。“林天點點頭,客套話他也不說了,李國輝和他的關係,亦師亦友,也是兄弟交情,在矯情下去就不是男人了。

幾分鐘以後,幾輛綠色吉普車停在軍區大門口,一個軍人手裏拿着吧步槍,走了下來,遞給了李國輝一把手槍,然後說道,“隊長,這次的任務是?“

“別多問,到車上再跟你說,走,上車吧。“

林天點點頭,跟着李國輝上了最前面的一輛皮卡。

現在想想,從譚香雪那個短信發來的時候,林天就已經覺得蹊蹺了,如果他再追問下去,或許譚香雪就會回答也說不定吧?

或許那時候譚香雪已經陷入危險了?

林天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調整了一下狀態。

李國輝不知道從那裏拿出了一把手槍,遞給了林天,然後說道。“給你防身吧,到時候發生什麼情況還不知道。“

夜色正濃,天空月亮高掛,散發着微微柔光,森林裏一片靜謐,雲嶺郊區是一片待開發區,這裏偏離城市,雖然幾年前說要發展,但是似乎出了什麼意外,一直延期至今,所以處於半廢棄狀態,山上的一些工廠早已經勒令關閉,進行拆除,只是廢墟還在,沒有被清除,所以顯得有些荒涼。

吉普車停在山腳下,林天下了車,觀察了一下四周,這裏怎麼看都不像是人回來的地方,四周還有一股子的惡臭味,十分撲鼻,不過來不及多想了,怎麼說譚香雪也在附近,多一分拖延,就多一分危險。

“現在分配一下任務,我們分兩個小組迂迴包抄,請注意,我們要尋找的女孩在車上已經給各位看了,請注意,這次的任務至關重大,這個女孩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就是市長的女兒…所以這是一場十分惡劣的綁架行爲,我們務必以最快的時間破案,儘量保證人質的安全,懂了嗎?“

“是!“

“好了,兄弟!“李國輝大吼一聲。

兩個小隊,林天和李國輝在一組,兩人相互還有些照應。

在附近尋找了一會兒,林天竟然找不到任何蹤跡,和腳印,他變得有些煩躁,看看四周,出了樹,就是泥土…根本搜尋不到任何蹤跡!

李國輝相對比較冷靜,他看了看四周,緊皺着眉頭,繼續說道,“林天,去樹上檢查一下,雖然可以排除這個可能性,但是必須要上去看看。”

“林天爬上了樹。“

五分鐘以後,林天終於在一顆樹上發現了腳印…一個很輕的腳印!

“李大哥,這裏有腳印!“林天叫了一句李國輝。

李國輝點點頭,說道“腳印是那個方向?“

林天指了指前面,然後說道。“在前面,那個距離!“

“恩!我們走!”

李國輝還有林天,小隊的幾個人迅速移動起來,幾乎沒有留意四周的景色,幾分鐘以後,前面出現了一棟廢棄的建築物,看起來有些落魄,應該是幾年前被拆除的,只不過現在一直被晾在這裏。

林天的臉上多了一絲謹慎,他和李國輝相視了一眼,兩人會意了一分,緩緩從旁邊移動,另外幾個小隊的人從旁邊迂迴包抄!

這個應該是保險的辦法了!

一點一絲的靠近,有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起林天等人的注意,不過靠近到廢墟旁邊的時候,索性一切都正常。

來到門口,李國輝看看林天,點點頭,從背後拿出了一顆***,然後戴上了閃光護目鏡。

猛地一扔,***扔了進去,砰的一聲,發出劇烈的光亮,一瞬間,整個小隊的人全部衝了進去!

裏面的情況一下子收入了眼裏,只可惜大廳內空無一人,根本沒有譚香雪。

林天失望的嘆了一聲,正準備走。

突然他聽到一絲嚶嚀的聲音,似乎是在哀求些什麼。

“恩?”

李國輝一張手,握緊成拳,小隊立馬安靜了下來。

幾秒鐘以後,聲音依舊傳來!

“是香雪!”林天突然說道。

李國輝點點頭,說道,“你別激動,我們去四周找找。

林天點點頭,焦急的在四周搜徐起來,四周油煙味很重,類似於汽油的味道,這個工廠以前是做什麼的根本不從得知。

“在這裏!“

一名小隊隊員突然開口叫道。

林天衝了過去,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裏,譚香雪被雙手反綁,倒在地上,身上竟然綁着一顆**。

“都退後!“李國輝沉聲開口。

“林天你也退後!“

林天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說道,“香雪,你放心,我來救你了!別怕!“他擠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李國輝輕步上前,觀察了一下,臉上的神色變得很差,這顆**他一下子就看出來,是一顆自制**,這種**一般手工藝極差,而且很不穩定,一旦不小心爆炸,肯定會發生極爲惡劣的影響。

“小李,快打電話!“

小李一下子授意,走到了外面去。

林天這才靠近過來,看着譚香雪身上那一顆**……對於**他再熟悉不過了,眼前這種**他也做過好幾個,不過搭配的方法去很多種,而且很雜,要是一個不小心,譚香雪可能會丟了性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