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二位少年回答到。

“在初級武者圓滿之後,便是後天武者。”

“其實人的這具身體本就是潛力無窮的,在之前初級武者的階段,就把羸弱的凡體進行一種潛力開發,之所以叫做後天武者,便是因爲初級武者九境,讓身體的強度達到一種新的階段,我們稱之爲後天階段,這個階段的武者,就叫做後天武者。”

“在後天武者階段,由於身體強度的變化,後天武者的壽命會有所增長,凡俗平均年齡是一百二十歲左右,而後天武者的壽命增至兩百載,也就是能活到兩百歲,老村長和我都是後天武者。”

“達到後天武者便能輕鬆對付二階妖獸,就如之前我帶回來的風狼,就是二級妖獸中較厲害的存在。”

“另外就是從後天武者開始,每個大境界都有四個小階段,分作初期、中期、後期與巔峯,這個分階體制即使在修仙者依然延用,如今我便是後天巔峯武者。”

林楓二人聽得目瞪口呆,對於這未知的知識,兩位少年整顆心都跳動了起來,恨不得立刻投身修煉之中。

看到兩個小子的反應,林飛龍倒是非常理解,當初自己可不比他們好多少。

這個時候風蘭接着林飛龍的話繼續說道:“另外就是武者的最後階段,這個階段龍哥知道得也不多,我給你們說說吧,武者最後的階段就是先天武者階段,這是凡俗到修仙者的一個過渡階段,至關重要的關卡。”

“後天武者的體質本就是超越普通凡俗的存在,而先天武者是將後天武者體質再次提升,達到另一種高度,我們稱作仙靈體,這種體質已經超脫凡俗,達到可以承受靈氣的程度,並且在先天階段,身體中長眠的丹田也會隨之被喚醒,並且在其間形成氣海,氣海最主要的作用便是儲存和釋放靈氣。”

“在玄青大陸裏爲什麼稱先天者的體質爲仙靈體,就是因爲這種體質是成爲修仙者必備的要素,所以後天與先天,雖然只是一字之差,但是卻有着雲泥之別。”

說到這裏,風蘭主動停了下來,給出時間,讓兩個少年消化。

仙靈體,有一種新的知識闖進了二人的腦袋,跟仙字掛鉤的體質,到底是什麼樣的呢?疑惑不已,思緒不斷,二人情緒已經越來越亢奮了。

沒有停歇太久,風蘭喝了一口茶接着說到:“做一個比較吧,後天武者在與九境武者之間是有着差距,可是卻是能用數量彌補,因爲後天武者在戰鬥中不能及時恢復自己的體力,總會有乏力之時,十個九境武者對付不一個後臺武者,那若是一百個、一千個呢?就算是後天巔峯的武者碰到人海戰術,也只能倉皇而逃。”

“但是先天武者卻是不一樣,先天武者因爲擁有仙靈體,所以靈氣能快速提供並恢復其力量,只要不是過渡的力量輸出,那先天武者的力量便是用之不竭,可以想象那是什麼樣的存在嗎?而且,最重要的便是先天武者的壽命會增加到五百歲,並且由於靈氣的原因,先天武者已經能習練簡單的法術。”

“或許有些細膩之處沒有提及到,不過在修仙者之前的大概情況都已經說得差不多了,現在你們回味一下,有什麼不解的地方提出來,我給你們解惑。”

風蘭一口氣說完,雖然只是說的一個大概,但是這內容卻是需要林楓二人慢慢消化。

林楓二人倒是記得清晰,畢竟對於他們而言,這些知識雖然陌生,但是卻非常感興趣,所以很輕鬆的就記在心裏。

二人心裏此刻猶如排山倒海般,衝擊得厲害,尤其是先天武者的強大,居然能吸收靈氣,形成氣海,習得法術,真實讓人嚮往。

在之前對於修煉體系是一竅不通,完全的一抹黑,現在聽風蘭描述一遍後,心裏終於揭開了武者神祕的面紗,畢竟一直被問題困擾,心靈狀態是會堵塞的,現在瞭解了修煉體系,二人的心情舒暢不已,達到一種豁達的狀態。

“風姨,靈氣是什麼?”林衛出聲問道。

其實心裏對於修仙世界的幻想,林楓覺得應該就是修仙者必須的能量來源,作用於突破晉升和攻擊什麼的。

果不其然,風蘭開口道:“靈氣,是作用於萬靈的能量氣體,靈氣的力量很穩定、溫和,任何動物、植物與其他很多形式存在的物都可以享用靈氣,這其中 對靈氣的享用有主動與被動之分,極個別的另類除外。”

“擁有主動意識的便能享用並運用靈氣,無主動意識的,便只是能享用靈氣,當然也有物與靈氣天生排斥,不能享用並使用靈氣,相信你們都可以理解吧。”

林楓二人點點頭。

“那這麼說來,除了靈氣還有其他能量體存在。” 走鏢新娘 林楓開口問道。

風蘭溫柔一笑,回答到:“當然,世間何其大,各種能量體數不勝數,不過許多均是要在特殊環境中才會產生、存在,只是靈氣是最溫和、最穩定的一種,並且在世間大部分地方都有存在,只是稀薄程度不同罷了,所以靈氣是最受認可的。”

“那我們可以運用其他能量氣體嗎?”

“這個當然是可以的,人類的身體潛力非常強大,適應能力也很強大。 二人點頭表示明白。

良久,風蘭看二人並沒有繼續詢問,然後問道:“怎麼樣?現在對修煉有大概瞭解了吧?相信你們後面修煉也會有目標,不會再迷茫了吧。”

林楓點頭回答到:“恩,瞭解得差不多了,那麼怎樣才能成爲修仙者呢?”

風蘭回答道:“至於修仙者就先不講的太多,就給你們稍微提一下,畢竟知道太多東西,對剛剛起步的你們來說沒有好處,”在這個問題上,林飛龍知道得也不多,畢竟他資質不夠,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發生,林飛龍只怕終生也成不了修仙者。

“想要成爲修仙者,除了剛剛提及到的成爲先天武者,擁有仙靈體之外,還有一個必備的條件,那就是必須是一名有靈者,有靈者的靈是指靈根,靈根並不是以物的形式存在,而是一個人的對屬性的一種感知。”

“每個人都有屬性,世間萬物也都存在着屬性,可是能感應到世間存在着屬性的人卻是寥寥無幾,萬人中,能有一個人感應到屬性就非常不錯了。”

說到每個人都有屬性的時候,風蘭疑惑的看了眼林楓,林楓也注意到了,不過並未打斷風蘭的說話,繼續聽着風蘭的講解。

“屬性種類非常多,最常見的便是金、木、水、火、土五行屬性,屬性有相生相剋之說,還有一些較爲稀有屬性存在,每個有靈者的屬性與自己靈根是一致的,當然,什麼事都有意外的存在,有人或許是雙屬性或者多屬性,顧名思義,這些存在是不止一種屬性的,這樣的人,感應到的屬性會更多,自然有機會變得更加強大,不過,想要本領越大,就必須付出更多的時間去熟悉並掌控自己能感應的屬性才能變得強大。”

有靈者?靈根?又是一個生僻的知識點,二人現在倒是沒有多想,畢竟纔剛剛達到武者罷了,做一番瞭解,心裏現在有數,後面就會輕鬆許多。

隨即林楓對風蘭問道:“娘,剛剛爲什麼疑惑的看着我?難道我沒有靈根嗎?”

搖了搖頭,風蘭先是對着林衛說到:“我查看了一番,衛兒你的屬性是黑暗屬性,而且你也是有靈者,黑暗靈根非常強大,並且稀有少見,只要修煉有成,前途不可限量,切記要專心修煉,不可偷懶。”

“是,蘭姨。”林衛聽話的回答到。

接着風蘭又對着林楓說到:“楓兒,你的屬性很奇特,平常人的屬性都有顏色之分,比如剛剛提及的金木水火土分別對應的就是黃棕藍紅褐,衛兒的黑屬性就是純粹的黑色,然而我在查探你屬性時,發現你的屬性居然呈透明狀,毫無顏色之別,我不認識這是什麼屬性,想來也是非常稀有的,只是我沒有見過,畢竟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沒有記載的屬性只怕還要很多。”

恩,也是,林楓點點頭想到。

對於風蘭說自己屬性的特殊情況,林楓倒是不在意,或許是因爲自己從地球穿越過來的吧,反而更在意自己是否是一位有靈者,所以開口問道:“那我是有靈者嗎?”

“當然,你與衛兒一樣,都是有靈者。”風蘭溫柔一笑迴應道,自己的兒子是有靈者,並且在六歲便自我突破凡俗之軀達到武者之體,這樣的少年即使在大型修仙門派也是天才一般的存在。

“哦,那就沒什麼了,只要能修仙,其他都不重要,指不定我的屬性非常強大呢。”林楓知道自己是有靈者,就非常滿足了,隨即又問道:“對了,娘~親,是怎樣才能確認對方是有靈者的呢?”

呃,這是修仙者特殊的手段,不過現在還不是透露自己是修仙者的時候。

隨即搖頭一笑說道:“你小子問題倒是不少,這個問題以後再告訴你,其實以後你自己也會知道的,今天說了這麼多,相信你們也要一段時間消化,以後有不懂的問題在問我吧,今天就到這裏。”

林楓撓了撓頭,和林衛各自回自己房間去了。

看着兩少年離開,一旁林飛龍忍不住對着風蘭說到:“蘭妹,你說有靈者是能夠締造的,許多修仙家族、門派都會締造自己不是有靈者的子孫,我的情況你也給我說過,我不是有靈者,那我什麼時候才能擁有靈根呢?”

風蘭安慰的對着林飛龍說到:“龍哥,這締造之事要求非常苛刻,不過我風家就有締造之法,可是在締造之前,被締造者必須擁有先天巔峯的境界,你現在卡在後天巔峯許久,先努力達到先天階段,後面的事,我們再另做打算。”

林飛龍聞言只得默默點頭,這事急不得,不過聽到風蘭說有辦法,林飛龍安心不少。

……

是夜,天空繁星點點。

躺在牀~上的林楓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今晚與風蘭說的那些話,讓林楓愈加嚮往修煉,現在自己已經是武者,那麼接下來的目標就是努力修煉,今早成爲修仙者。

突然覺得一切竟都這麼美好,林楓滿足的想到。

“這就覺得一切都美好了?小子,我老人家看來這些事簡直猶如爛田淤泥般無用,不過你倒真是不錯,我以爲我還要等上更久時間呢,沒想到才八年時間,老人家我又甦醒過來,不錯不錯,始元之體當真是不錯。”

正打算休息的林楓突然被一個聲音驚醒,這聲音猶如腦海裏傳出來一般,無中生有,驚奇非常。

陡然從牀~上坐起來,林楓沒有說話。

微眯雙眼,一陣幽光閃過,掃視過整間屋子,按理說,已經達到一境武者明目的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黑夜中任何東西,可是,查看許久,並沒有發現任何事物,心裏漸漸沉下來,未知的敵人,纔是最可怕的。

不可能,剛剛的聲音如此之近,猶如就在耳邊,怎麼會沒有任何存在?難道是修仙者?

這時,正在胡亂猜測的林楓腦海中又響起了那個聲音。

“恩,不錯,意識還是如在地球那樣敏銳,看來你“微笑閻王”的稱號沒有白叫,不過我卻不是修仙者。”

聲音再次傳出,這次林楓聽得真切,聲音蒼老無比,似乎很虛弱,可是聽起來卻非常空洞,不知道聲源在何處,不過他話的內容卻是驚得林楓一陣冷汗,他是怎麼知道我是從地球來的?。

到底是誰? 正想到這裏,蒼老的聲音又響起:“我是誰,你馬上就會知道,至於我爲什麼知道你是來自地球的,因爲就是我把你從地球帶過來的。”

聽到這裏,林楓雙眼一凝,正要開口問道,卻被這聲音拒絕。

“你別說話,免得驚動其他人,你想要說什麼,直接在腦袋裏想出來,我都能知道,是的,就是我把你帶到這個世界的。”

林楓也不知道這聲音的主人是敵是友,但是現在事情似乎脫離自己的掌控,也只能安心下來,慢慢弄清楚。

“恩,心性不錯,臨危不懼,是個可造之材,不過你也別怕,我老人家不會害你的。”

具體情況是怎麼回事?林楓心裏想到。

老人很快給出迴應:“十多萬年沒與人說過話了,今天老人家就給你說說。”

“就從我來地球之前說起吧,我是來自大生界的,大生界也就是大家口中所說的神界…..”

許久許久以前,神界東域。

在這裏有一個大勢力叫做萬化教,萬化教門徒子弟不計其數,教主更是一名強大的天位神靈,教主叫做萬化老人,人如其名,這教主最擅長的便是幻化成各種存在,沒人知道幻化老人的真正面目,即使萬化教弟子也不認得,他們只是認教主令牌,因爲教主令牌是獨一無二的材質製成,世間至此一塊,無人能複製。

有一天,萬化教主領着一名少年走進了萬化教大門,少年十三、四歲,眉清目秀,緊緊的跟着萬化老人前行,萬化老人將少年帶進了他教主修煉的地方,這一進去就是萬年之久。

萬年後,萬化教主領着一個身披紅袍的男子從閉關之處走了出來,紅袍男子便是萬化教主萬年前領進修煉之地的那個少年,此刻已經是大人模樣,風度翩翩,俊美無比,由於孩童獨愛紅袍,所以老人給其取名紅袍,不過老人卻是喚其小名阿血,這也是老人因紅袍而得的,此名除萬化老人,只有紅袍自己知道。

萬化老人領着紅袍出來不久,便對外宣稱紅袍是自己唯一親傳弟子,任職萬化教副教主,衆稱紅袍副教主。

紅袍天賦極好,十三四歲的時候,萬化老人將其帶回萬化教的時候纔開始修煉,僅僅萬年時間便成神,其妖孽程度,簡直不可思議,當然,也是因此天資,萬化老人才會如此厚愛他。

可是,誰知紅袍野心極強,想要統領萬化教,不甘心自己只是副教主,想要一手掌控整個萬化教,所以投入更多時間開始修煉,十萬年時間便從人位神靈晉升至天位神靈,其修煉成長速度,可謂是風馳電摯。

十萬年時間對於凡俗來說,這簡直就是不可名狀的數字,可是對於永生的神靈來說,這十萬年並不是太長的時間,甚至對於一些活化石而言,十萬年,或許只是眨眼間。

知道自己的弟子紅袍晉升至天位神,萬化老人興奮不已,這麼長時間下來,萬化老人早已經將紅袍視爲親人一般,因爲有事需要全心操辦,所以萬化老人慾將萬化教教主之位傳給紅袍。

這一天,紅袍被萬化老人傳到萬化神庭,這裏是萬化教的核心地方,裏面是萬化教無數年沉澱下來的東西,寶物堆成山,隨便一件寶貝流傳至外界,都會引起軒然大~波。

走進萬化神庭,穿過排放着寶物的走道,紅袍目不斜視,似乎周圍的寶物猶如青煙一般,完全不能吸引他。

“弟子紅袍拜見師尊。”在距離萬化老人還有五十米的地方站立,然後伏下~身子,額頭磕地的對着萬化老人說到。

萬化老人看着紅袍如此,眼裏全是滿意,即便是到天位神,依然對自己恭敬如常,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隨即笑道:“阿血,這裏也沒有外人,隨意一點,起來吧。”

“是,師尊。”雖然萬化老人嘴裏說着隨意一點,可是紅袍依然如此恭敬。

“阿血啊,算算時間,自從我將你帶在身邊直至現在,得有十多萬年了吧,時間過得可真快,在這十多萬年以來,我視你如親子,看到你能這麼有如此天賦,我非常欣慰。”萬化老人說着話,虛空一捏,一枚木質的牌子憑空出現在兩指間,牌子正面書着一個字“令”,在牌子背面書着兩個字“萬化”,這便是萬化教主的身份牌子,萬化令。

眼中沒有一絲防備,萬化老人說出了自己的一個祕密:“除了你,我也沒有其他值得信任的人,前不久爲師意外得到一口鼎,似乎是傳說中的那口神鼎,此鼎神祕無比,無數的歲月下來,都不曾有人真正悟透它,可是即便是這樣,擁有過它的人,都是獲益匪淺,所以接下來我會潛心去參悟,若是能參悟其中一星半點,那都算得上獲益無窮,晉升至尊都是十拿九穩的。”

聽完萬化老人的話,紅袍眼中一道精光閃過,還是忍不住問道:“師傅,傳說中的神鼎?難道是?”紅袍沒有說出來,而是希冀的看向萬化老人。

看到紅袍詢問的眼神,萬化老人哈哈一笑回答道:“沒錯,就是至尊鼎,這一口鼎不知存在多少歲月,從古至今得到過它都晉升到至尊,所以大家稱呼其爲至尊鼎,雖然得到它的人很多,可從來就沒有人真正擁有過這口鼎,現在被我得到,一定不能分心,當然,這口鼎也只是神似,真實性還要我親自去探測一番,若真是至尊鼎,那就真的是天大的驚喜。”

紅袍得到肯定的回答,眼中的精光化作貪婪,不過很快掩飾下去,隨後恭敬的拜禮到:“恭喜師傅,賀喜師傅,待到師傅參悟成功,登臺至尊,那我們萬化教晉升超級勢力也是指日可待。”

萬化老人也是一笑:“這事也不急,是不是真的我都還不能確定,若是假的,那倒是空歡喜一場,若是真的,只要爲師有所獲,必定少不了你小子的好處。”

紅袍面做感激到:“徒兒謝過師傅。”

“好了,爲師叫你過來還有一件事。”萬化老人說着就把手裏的萬化令拿了出來,對着紅袍說到:“現在我打算閉關,這萬化教就全權交給你來打整,我相信你的能力,一定會打點好的。”

說完,萬化老人手中的萬化令便飛落到紅袍手中。 紅袍握着手中的萬化令,非常激動,畢竟他之前就一直都惦記着這個令牌,不過現在嘛,激動的神色中,又多了一些貪婪和陰鷙。

紅袍沒有拒絕萬化老人,小心收好萬化令,對着萬化老人拜到:“紅袍一定認真管理萬化教,師傅您安心去閉關參悟,紅袍提前祝師傅碩果滿收。”

萬化老人得到紅袍肯定的答覆,非常開心,滿意到:“恩,恩,好啊,現在我就能安心閉關了,好了,現在也沒事,你先下去吧。”

紅袍很聽話,立馬恭敬一行禮到:“弟子告退。”

當轉過身子的瞬間,紅袍嘴角微微上~翹,心中想到,不管是不是真的,只有到了我手中,我纔會安心。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