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師父,不用你說,我都猜到了是何事,你是想我幫你除掉那個妖族少年吧?”

龍青天愣了兩秒,隨即點頭大笑起來,“哈哈,你小子,還挺聰明,爲師沒看錯人,不過你只答對了一半,我希望的是,你能除掉他們一族,以幫爲師報了當年的滅門血案。”

“師父,這個我倒是能答應,只不過我現在的修爲恐怕給別人提鞋的資格都沒有,再說了千年前他就是天靈境的強者了,那現在最少也是地武鏡的強者吧,而且以他的天資,恐怕早已超越了地武鏡,那可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老妖怪啊。”

“爲師當然知道這件事對於你來說是有多麼的困難,所以爲師也沒有要你現在就去幫我報仇啊,上千年我都等了,又何必急在這一時。”

“我希望我能親眼看到他能死在我的眼前,只不過爲師的神識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最多還有數十年,爲師最後一點神識也將會煙消雲散。”

“師父,那位妖族之人叫什麼名字,日後我定當讓他跪拜在師父的跟前認罪。”

“他名爲秦妖風,那可是個千年老怪物,就是不知道他還在世否,如果還在一定要他死在我的眼前,徒兒,這一切都靠你了,莫要讓爲師失望。”

說到這裏,龍翔竟然有一絲悲哀,他自然不希望龍青天就這麼死去,畢竟龍青天對他的好,他也是銘記於心,雖然龍青天也是有求於龍翔。

“師父,有什麼辦法保你神識,亦或者是起死回生?”

龍翔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他要就龍青天,他覺得龍青天的身世着實有些可憐,如此天才被滅族,自己也沒逃出厄運,龍翔在這一時間,他的心被融化了。

“徒兒,你別開玩笑了,起死回生這可不是鬧着玩兒的,畢竟這事有違天地法則的舉動,勸你還是放棄這個瘋狂的想法吧。”

雖然龍青天的確想重生於世間,而且他也知道的確是有這個可能,不過這樣瘋狂的舉動他可不想龍翔爲了他而去做什麼傻事。

“就算師父不告訴徒兒,徒兒日後也會找到辦法,我一定會就師父出困境,這一天不會太久,至少是在師父的神識消散之前。”

龍翔的目光堅定,不容抗拒之威,此刻就算是龍青天也被龍翔那執着的眼神嚇了一跳。

“好徒兒,目前你就別想那些了,你還是快沿着這條通道離開蟠龍山吧,出去了這裏,爲師也保護不了你了,上面那幾個小子覬覦我的傳承,若是讓他們知道,我的傳承被你拿去了,恐怕不會輕易放過你。”

“師父您放心,徒兒自然不傻,知道該怎麼做,大不了離開這裏,等他日我強大了起來,我一定會再回來探望師父。”

說罷,龍翔不再停留,施展着幻虛游龍步朝着龍青天指出的通道離開了蟠龍山,而雄擎天四人則還在陵墓當中瞎找,可是出了一堆骷髏頭之外,什麼好處都沒有撈到! 倒是龍翔滿載而歸,不僅得到了龍青天的傳承,更是得到了天殤訣,這天殤訣絕對要比龍青天給他的傳承更加珍貴,另外則是那一把鏽掉的鐵劍。

雖然不知道那鏽劍是何等兵器,但是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這把鏽劍絕對不會比青龍劍差,應該是某位強者遺留在陵墓當中的。

走出了蟠龍山,龍翔心情可謂是大好,不過這東皇域他卻是呆不下去了,恐怕在陵墓當中,雄擎天已經感受到了龍翔的氣息,若是讓他逮住了龍翔,那絕對是隻有死路一條

所以回到了東皇域,龍翔沒有停留片刻,收拾好衣物便朝着南皇域出發,南皇域離東皇域足足相隔了一個大域的距離,是最安全不過了。

龍翔剛收拾好衣物,正準備離開東皇域,沒想到就有一夥人攔住了龍翔的去路,定睛一看,正是上次向龍翔索要地靈丹的那個少年。

萌妻難養:閃婚老公太霸道 “喲,你這是要幹嘛去呢?這麼着急着走?”少年冷笑了一聲。

龍翔冷眼瞥了瞥少年,冷冷突出了一個字,“滾。”

他現在十萬火急,要是雄擎天在這時趕了回來,他可就跑不掉了,偏偏這個時候這小子跑了出來,偏要找龍翔的麻煩,龍翔氣得咬牙切齒,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

“喲,他媽的還挺囂張,上次的事還沒忘吧,乖乖把地靈丹交······”

www ▪тt kдn ▪CO

還沒等少年說完,龍翔直接抽出了長劍,瘋狂的將渾厚的龍元注入到了劍身當中。

“都給老子去死吧。”

“潮汐劍訣,無極劍陣。”

龍翔不敢耽誤片刻,所以直接施展了最強攻擊,勢要一擊必殺,這一招曾經擊殺了地靈九重境界的鬼將,豈是這些地靈八重的神禁軍所能夠抵抗的。

還沒等那些人反應過來,瞬間就被兇猛的劍陣吞沒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看似清秀實力不強的龍翔,在此時居然能爆發出這麼強大的力量,始料未及之下喪了命。

不過就在此時遠處一陣破空聲傳來,龍翔大驚,這破空聲毫無疑問就是雄擎天正在遠處快速趕來。

“賊子休走。”

遠處的雄擎天爆喝一聲,速度又加快了幾分,情況緊急,龍翔更是不敢逗留片刻,可是還沒等他跑遠,一股強大的威壓瞬間就籠罩了整個東皇域。

那天靈境的強者的威壓讓龍翔有了窒息的感覺,來不及多想,龍翔一個幻光盾,遁到了百里之外,但是百里之距,雄擎天分分秒秒就能追上來。

一連施展了數十次的幻光盾,終於逃離了東皇域的地界,此時的龍翔總算是安全了,只要逃出了東皇域,雄擎天基本上就不能奈何龍翔了。

看着就在自己眼前逃走了龍翔,雄擎天憤怒不已,要不是他沒防備龍翔有幻光盾這一戰技,恐怕龍翔要想如此輕鬆逃脫,顯然是不可能。

“集合所有神禁軍,翻遍整個東皇域也要給我找到龍翔。”

雄擎天一聲令下,所有神禁軍都不敢違抗,不過有些神禁軍雖然不敢違抗雄擎天的命令,但是卻可以暗中偷懶,裝裝樣子就行了,別忘了這些神禁軍當中可是有不少人,與龍翔是同生共死過的兄弟。

不知道是不是該佩服雄擎天的智商了,明明親眼看到龍翔逃離了東皇域,偏偏還下令搜查東皇域的每一個角落,這不是閒着沒事兒幹嗎。

此時正在朝着南皇域進發的龍翔片刻也沒停止逃遁,因爲雄擎天太強了,強到只需要一股威壓就能輕鬆碾壓龍翔,雖然是逃出了東皇域的勢力,但是他仍然不敢掉以輕心。

東皇域到南皇域有上百萬里路,就算是龍翔一直幻光盾,也要好幾個月才能到達,況且龍翔還沒有足夠的龍元供他一直幻光盾。

雖然其他大域也有傳送陣,但是龍翔並不打算通過傳送陣去南皇域,畢竟他現在正在被東皇域通緝,沒有必要逗留的城池,儘量少去駐足爲好。

豔陽高照,一位白衣少年健步如飛,那速度讓人爲之驚歎,以肉眼只能捕捉到一行殘影,這白衣少年自然就是龍翔了。

前進了大半個月,終於進入了西皇域地階,不過龍翔走的路線都是荒郊野外,沒有在西皇域逗留片刻。

天峽谷是西皇域的一條商業道,這裏是經商的必經之路,不過因爲前不久這裏出現了一大批的強盜攔路搶劫,因此所有的商人都是近而遠之。

哪怕多繞幾十里路也不願意走天峽谷,不過龍翔對這些卻是全然不知,就算知道這裏有一夥異常兇殘的強盜,龍翔也不會傻到多繞幾十里路。

前方有困難就必須強勢打倒,除了龍翔不知道這裏有一夥強盜之外,另外還有一行人對此也不熟悉。

“表姐,好熱啊,能不能歇會兒再走啊,我的腳都酸了。”

“在堅持一會兒吧,前面應該就有客棧了,找一個歇腳的地方,好好吃一頓順便休息吧。”

只見這一行人兩女兩男,女的貌美如花,修長的睫毛,水潤的雙眼,雙瞳如黑寶石般閃爍着幽黑的光芒,挺翹的鼻樑,櫻桃小嘴,吹彈可破的香肌,以及中間那一道深不可測的溝壑。

在潔白的長裙下面隱約能看見潔白的玉腿,這樣的兩位女子都有傾國傾城之姿,魔鬼般的身材足以讓任何一位正常的男性在兩秒鐘之類豎起帳篷。

兩位男子身材魁梧,兩道劍眉下生着一雙鷹目,渾身都散發着凌厲的氣勢,滿臉的鬍鬚,緊緊的跟在兩位絕世美少女的身後,不難看出兩位男子是他們的保鏢。

比起兩位女子,那兩位男子倒是輕鬆不少,細看之下竟然都有地靈鏡第七重的實力,而那兩位美女的修爲相對來說要弱上一分,都只有地靈六重的境界。

不過從兩位美女的年齡看來,大概只有十八九歲左右,如此年齡便有如此強悍的實力,對於兩位嬌滴滴的大美女來說已經着實不易了。

兩位男子跟在她們的身後談笑風生,但是下一秒四人的臉色皆是一凝,因爲他們同時感覺到了一批強者正在接近他們,而且居然都是地靈七重以上的武者! 在下一秒的時間,“蹭蹭蹭······”數十道人影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裏面,將他們包圍了起來。

如此多的強者將他們圍住,四人臉色大變,面對全部都是地靈七重以上的強者,他們連一點勝算都沒有。

更何況對方還有地靈八重巔峯的強者在其中爲他們助陣,想逃是根本不可能,唯有一戰,也許會有轉機。

“哈哈,沒想到居然還有人敢走天峽谷這條道兒,看來你們膽子還挺大的嘛,而且還有這麼兩位嬌滴滴的大美人兒。”

領頭的一位地靈八重的強者猥瑣的笑道,兩道yin光在兩位美少女身上不停的遊走,至於身後那兩位中年男子,直接就被他們無視了。

“大小姐,待會兒我們幫你拖住他們,你帶着二小姐趁機逃走。”

“劉叔,這不行,你和張叔兩人根本不可能抵擋住這麼多的強者,與其逃跑,倒不如並肩作戰吧。”

“就是啊,我們怎麼能逃跑呢,大不了就是一死,不足爲懼。”

此時的兩位美女面臨大敵,倒是沒有了剛纔較弱的形象,取而代之的高亢的戰意,見兩位小姐這麼說,那個劉叔也沒有多說,他深知兩位小姐的脾氣,那一股倔勁當真是無人可比。

那位領頭的山賊見四人竟然不理會他,頓時大怒,“他媽的,臭娘們,老子跟你說話呢,聽見沒有。”

跟着衆人多說一句話那都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美女輕喝一聲,“動手。”

兩位中年男子一馬當先,衝在最前面爲兩位女子開道,不過地靈七重的實力,在這羣人當中根本不夠看,瞬間就被攻破,至於那兩位美女雖然被擒住了,但是卻沒受皮肉之苦。

不過兩位中年男子可就沒那麼好運了,就算被擒住了也免不了一頓暴打,頓時兩條鮮活的人命,此時已經奄奄一息,隨時都有掛掉的可能。

“就你們這幾個垃圾也想跟我們鬥,真他孃的不知天高地厚。”

領頭的山賊罵罵咧咧的厭惡瞪了兩位中年男子一眼,便走到了兩位美女的身前,用手輕輕地撫摸着兩位美女的臉蛋兒。

“哇哈哈,真他媽的極品啊,真實細膩紅潤有光澤,手感真不錯,看樣子還是個雛吧,也罷,今天本大爺就幫你們開苞,讓你們體驗一下****的感覺。”

領頭男子的笑聲極其yin蕩,大美怒目視之,而那位小美女則是梨花帶淚,惹人猶憐。

“表姐,怎麼辦啊。”

小美女第一次遇到這種事,頓時沒了主意,無奈之下只好求助於表姐,可是大美女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哪會有辦法。

“哎喲,我的小美人,別哭啊,讓大爺好好憐惜憐惜。”

說罷,領頭男子翹着嘴脣就要去親吻小美女,不過就在這時,背後那突如其來的咳嗽聲,將一干人等嚇了一跳。

“咳咳······”

聽到咳嗽聲,領頭男子不滿的轉過頭來,倒要看看是哪位壞了他的好事,見到是一位小少年,便勃然大怒。

“你個小兔崽子,嗓子有病啊?有病看大夫去,別他孃的打擾老子的雅興。”

龍翔冷冷一笑,“孫兒真是好雅興啊,不如讓爺爺也來嚐嚐甜頭如何?”

龍翔的這句話非但沒有惹怒衆人,反倒是將他們逗得哈哈大笑了起來,那位領頭的更是誇張,直接躺在地上捧腹大笑。

“哈哈,臭小子,你說什麼?我沒聽錯吧,你也想嚐嚐甜頭?你毛長齊了嗎?我看你還是回家喝奶去吧。”

他們大笑,龍翔也跟着笑了起來,“哈哈······”

“臭小子,你他媽笑什麼?還不快滾?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我笑你們馬上就要見閻王了。”

龍翔冷哼一聲不再廢話,抽出長劍凝結渾厚的龍元注入到劍身當中,頓時長劍發出一陣輕鳴,無形且強大的龍形威壓在天地間撐開。

如今龍翔的氣勢可以輕輕鬆鬆的碾壓地靈七重的強者,雖然龍翔的氣勢不是針對兩位美女,但是她們也受到了不曉得影響,粉臉變得煞白。

這時那些人見識了龍翔的恐怖,終於害怕變得驚慌起來,單單是釋放出來的氣勢就已經讓他們氣血翻騰,更不要說戰鬥起來釋放的龍元會是多麼恐怖。

“好強。”

領頭男子驚呼了一聲,不甘示弱的施放出了渾身的氣勢,不過在龍翔面前,一切反抗都只是徒勞的而已,最多也不過是能讓他多活幾秒而已。

當氣勢將他們鎮壓到了一定的地步時,龍翔動了,施展着幻虛游龍步,腳下就像是踏着一條五彩神龍一般,無論是速度還是氣勢,都是那麼強悍。

“兄弟們,動手。”

領頭男子大吼一聲,聚集了衆多的兄弟,一同對龍翔發起了進攻,不過這點力量還不夠龍翔塞牙縫呢,不過這一次龍翔並沒有動手。

而是準備以肉體硬抗數十位地靈七重以上的強者全力一擊,龍翔的瘋狂舉動,讓衆人愣了兩秒,不過下一刻那些強盜卻是大笑了起來。

“少俠快躲。”

兩位美女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慌之色,他們自然是希望龍翔能夠戰勝這羣強盜,在兩位美少女的眼中,雖然一開始龍翔在氣勢上面勝過了他們。

但是在真正的境界上,龍翔卻遠遠不如那些強盜,兩位美少女可不希望龍翔爲了救她們而丟了性命。

面對美少女的提醒,龍翔根本就不予理會,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在他們以爲龍翔是被嚇傻了的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在強大的力量接觸龍翔的肉身時,他爆喝一聲,銀色龍鱗從他的皮膚裏面冒了出來,與此同時他修煉的練體戰技,御金龍之身也在體內運轉。

而且他更是將龍青天贈予他的龍脊盔甲穿在了身上,諸多的防禦神通,面對將近四十個地靈七重以上的強者合力一擊,龍翔依舊是面不改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