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大事,在參林公園裏面跟約翰切磋了一下而已。”雙子座很客觀地把冬月雪捱揍的全過程跟葉塵講述了一遍。

冬月雪躺在牀上齜牙咧嘴也沒有辦法替自己反駁,大致上就是在捱揍,一點反抗的實力都沒有。

葉塵心裏面超級想哈哈大笑,不過臉上還是擺出了對約翰進行譴責的表情,“好啦好啦,你先修養一段時間,等着我找個機會批評一下約翰。”

照顧完病號之後,葉塵和雙子座來到了樓下的街上散步閒聊。原本是快樂的單身青年,有了冬月雪之後葉塵覺得自己越來越像一個單親爸爸了,心裏面總是惦記着這個小傢伙的事情。

“是不是特別沒有天分啊?教導的時間也不短了,被打成這個慘樣。”

“約翰下手不知道輕重嘛,這個小傢伙活潑的像是一個小牛犢子,渾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精力,以後加大訓練量就可以了。”

“嗯,那等着維斯的事情處理完畢之後,就帶她去海島基地那邊正式的訓練一下。不光是格鬥術,射擊啊、戰鬥機甲啊、輕武器啊……除了曼陀羅的武裝直升飛機,這些都讓她接觸一下吧。”只要冬月雪是不缺少天賦,那就用努力來彌補一下吧。

雙子座的心中暗暗高興,聽葉塵老大的語氣,差不多到了對付維斯的時候了吧,雙子座這個保姆的身份也能夠擺脫下來了吧。 在街邊散步了一會之後,葉塵果真提出了關於維斯任務的事情。

“冬月雪那邊我會找一個專業的保姆照顧她一段時間的,東瀛羣島的武器裝備採購項目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就要開始了,咱們也該提前動手準備一下了。可惜水瓶座還在馬達加西加島嶼那邊監視着奪命金傭兵團的動向,要不然這個偵查的工作交給他是最完美的了。”

“都一樣,咱的性能絲毫不比水瓶座差。”雙子座連忙表態。

“廢話不多說了,你去到本崎鎮那邊熟悉一下情況吧,咱們不着急對付維斯因爲白頭鷹帝國會打頭陣的,你把參加這次武器裝備招標活動的商家情況調查一下就行了。”

雙子座點頭答應下來,就算沒有需要戰鬥的任務,也比待在冬月雪的身邊當保姆好得多呢。

不光是他們,好多想要參加這一次招標活動的人差不多都已經達到了東瀛羣島,各自發揮着自己的人脈關係想要在他們的採購中贏取最大的份額。當然了,也有一部分人是以這種名義悄悄來到維斯的身邊打着他的主意。

正說話的功夫,約翰也從森林公園回來了。他跟冬月雪住上下樓,當然會碰到在樓下步行街散步的葉塵他們了。

“你回公司吧。”葉塵對雙子座揮了揮手,打發走了。

“你不會因爲與奪命金傭兵團有任務在身而要對維斯發起襲擊的吧?組裝氫電解彈和得到他們的濃縮釉棒是多大的代價呢?”葉塵對約翰詢問道。

“個人原因,我已經跟奪命金傭兵團沒有契約關係了,幫助他們訓練了一批敢死隊任務的隊員們,然後就算兩清。至於他們爲什麼做賠本買賣把氫電解彈弄出來給我,大概是相信我與查爾曼俱樂部的私仇相當深厚,就算沒有任何其他因素的影響,也要對維斯展開報復的。”約翰把奪命金傭兵團管理層心中的想法拿捏的很準確。

“那就好啊,我得提前跟你說明一下,白頭鷹帝國要打頭陣,他們從軍方手中調動了專門的戰鬥隊員來對維斯展開行動。你別瞧不起軍方的戰鬥力,絕對比你單打獨鬥更加兇狠直接的。我個人的意見是你不要在他們動手之前行動,要不然會擾亂掉整個計劃的。”葉塵用手拍了拍維斯的肩膀。

“哈哈哈,只要維斯是死於非命的結果,這些都無妨的,大不了我就把目標轉移到查爾曼俱樂部身上唄。失去了維斯統治的查爾曼俱樂部一定會成爲一攤散沙,我趁着這個機會打到他們散夥逃命。”約翰的語氣中充滿了無限的自信。

維斯的全名是維斯古德查爾曼三世,這個殺手俱樂部跟他們的家族一樣,也是傳承下來的。約翰一想到要終結掉他們的命運,心裏面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涌現出來,比他復仇的想法還要濃烈。如果能成功的話,這應該是約翰殺手職業生涯最濃墨重彩的一筆了吧。

“你個人有什麼打算呢?需要跟我一起配合着白頭鷹帝國的行動麼?”

“不了,我會提前過去調查的,然後自己找準時機發動襲擊。到時候你把武器裝備給我準備齊全就可以了。”約翰依舊是一副獨來獨往的性格,這很符合一個冷酷殺手的嘴臉。

“武器裝備沒有問題,我提前會聯繫安熱迪他們給我弄些過來的。這就意味着你不會隨意使用氫電解彈了吧?那可是人口密集的沿海城市地區……”

“放心吧,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不會使用,在這次任務結束之後,氫電解彈就交給你們手中保管。”

“那我就放心了。”

以最小的代價去幹掉維斯是葉塵和大傢伙心中的目標,東瀛羣島的百姓沒有一個人應該跟着維斯去陪葬的。葉塵在那邊剛投資了一個煤炭國際貿易公司,不能因爲大規模的襲擊活動把整個東瀛羣島的經濟給搞垮了吧。那樣的話對大家都是沒有好處的。

約翰打算三四天之後出發,在臨江市這邊無所事事的呆着一點都不符合他的性格。而且跟冬月雪住在樓上樓下的話還不知道這個小丫頭康復之後會怎麼去找他的麻煩呢。

剛纔戰鬥過程中約翰下手比較輕,別看現在冬月雪萎靡不振地躺在牀上休息,用不了二十四小時她就能活蹦亂跳了。

“你覺得這個小丫頭有沒有天賦啊?”

“稀鬆平常吧……我覺得她以後就算是接受到了正規的殺手精英訓練過程,能達到的程度也不過就是現在凌妃煙和陸文的水平。這種職業不是靠努力就能夠做到最好的。”約翰對於培養隊員這個工作一點耐心都沒有,尤其是對自己人。

他在畢卡辰運輸船上的這段日子,也是對囚犯進行訓練,不過下手非常狠。超大量的訓練內容和打罵都是家常便飯,最重要的是他們這些人本來就是有一些根基的,學習速度超級快不用多費心。

“也不知道畢卡辰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要我一直照顧她成家立業麼?要是這樣的話我就趕緊給她挑個差不多的男朋友得了,等談兩年戀愛的話就直接結婚生子,到時候我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吧。”

“不要心急哦,等到維斯的事情解決完畢,你可以找畢卡辰聊聊天嘛,反正你們FF公司現在都把買賣轉移到馬達加西加島嶼和大鬍子部落那邊去了,離着畢卡辰運輸船又不太遠。”

“也只能這樣了啊,說起FF公司被大英日不落帝國註銷的事情來我就氣得牙根癢癢。這次你去東瀛羣島要是看見了他們的人,也替我留意一下。”

“行了我知道了,順便你也把派過去監視他們的人給撤回來吧,他們跟白頭鷹帝國的合作任務又不是持久性的,浪費這個精力幹什麼呢?”

葉塵點了點頭,也同意了約翰的說法。調查奪命金傭兵團是爲了找到維斯和察德樂的線索,現在明顯不用了。 跟約翰分開之後,葉塵直接回到了凌妃煙的別墅裏面。聯繫上了水瓶座下達了撤退的指令,從水瓶座那邊得到了安熱迪也帶着國際維和行動隊的船隻離開安吉爾灣了,看來大英日不落帝國軍情十六處對察德樂的保護已經讓外人無從下手了。

看樣子安熱迪的船隊是要來跟蘇拉瑪他們會合的,正好路過海島基地,讓他們留下一些武器裝備給約翰使用就行了。想到這裏,葉塵把這個想法發送到了安熱迪的電子郵箱裏面。

到了傍晚的時間,凌妃煙帶着皮皮一起回到了別墅裏面。看樣子皮皮已經結束了對墨心的配合工作,迴歸隊伍把目標對準維斯了。

“墨心那個傢伙沒跟着你一起回來麼?”

“他的目標是百慕大三角海域,說是要等你搞定了東瀛羣島的事情以後,把白頭鷹帝國關係理順了,他才能帶着設備去進行試驗。”

“哈哈……這傢伙看來還是挺懂得人情世故的嘛,還知道那邊不是咱們自己的地盤,過去需要跟主人打招呼的。”葉塵笑着調侃了墨心幾句。

“猶斯蘭工廠那邊也生產出來了很多其他的產品,家電、手錶、汽車配件……怎麼不見你弄到傾城新世紀的賣場裏面銷售一下啊?”

“哎……先不提這件事了,等着我把臨江市地方管理層搞定了之後再說。”進口貨物是要跟臨江市商品貿易管理局打交道的,他們現在可不好說話了。

皮皮只是隨口一問,反正她回來的目的也是等着葉塵對她下達任務指令。

“察德樂研究所原來用來養殖生化魚羣的水區可能荒廢掉了,這段時間你現在咱們海島基地培育出來一批同樣的生化魚羣,然後找個機會放到他們的養殖區裏面去,都帶上深水****那種。我怕維斯會有乘船外逃的打算,一旦發現了這種跡象,你就對他們的遊輪展開攻擊。”葉塵的佈置很隱祕,維斯不會想到自己的地盤上會有這麼深的埋伏。

“好的,那我明天就去海島基地那邊弄這個事情。”

生化魚羣除了發動對遊輪的襲擊之外,還可以進行各種偵查行動,讓它們在東瀛羣島各個港口溜達一番,就能知道大部分勢力的行動的情況了。只要是想來參加武器裝備採購項目的人,大部分會連船帶貨一起出現的。

葉塵能給所有的人都佈置上任務,但是對於他自己要做點什麼,心中還是沒有特別好的打算。要是離開臨江市的話,這邊的官方管理層不知道又會出什麼幺蛾子呢;要是一直留在這邊的話,不能親眼見證維斯被掉的過程,葉塵總覺得是一種莫大的遺憾。

最起碼當初雙子座和曼陀羅兩個人狙擊掉了本傑明之後,還會拍幾張照片發送到葉塵的手中留作紀念呢,維斯這次就不大好說了。要是白頭鷹帝國全包圓的話,整個戰鬥任務過程就會成爲白頭鷹帝國的機密信息被保存起來,葉塵一輩子都別想知道內情了。

閒聊過後,大家紛紛睡去。

而遠在一水之隔的王健,此時又開始了燈紅酒綠的夜生活。

這段時間王健明顯瘦了不少,天天這種聲色犬馬的日子是最好的減肥良藥,錢清和鄧雲兩個人雖然是秦海山的助手,但是也管不住這個秦海山的小舅子啊。只能跟在他的身邊把王健的實時情況跟秦海山彙報了。

“少喝點吧,最近臨江市的人一波接着一波的過來,接待他們的工作不都是由咱們負責的嘛。”錢清看着王健又有些喝多的跡象,趕緊勸了起來。

“又是誰啊?”王健一臉不耐煩的表情。

幹啥啥不行吃啥啥沒夠,應該就是形容王健這種人的。

本來秦海山派他過來是爲了學習一些國際貿易的知識和過程,以後在秦海山自己做這方面的買賣的時候能夠用得上。不過王健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態度在沒人約束的情況下完全顯露出來了。

再加上東瀛羣島的風化場所實在是多如牛毛而且都是合法化的,這讓王健跟撒了歡的哈士奇一樣開始了完全嗨皮的生活。

“明天來的是雙子座還有索斯菲,他們都是要暫時居住在咱們公司裏面的。”

“那好吧,現在就回去。”王健臉色一變,酒勁清醒了不少。

約翰要等待着安熱迪帶過來白頭鷹帝國的先進武器裝備,而雙子座本身就是一個行走的武器,直接出發就可以了。

說走就走吧,王健、錢清、鄧雲三個人乘車連忙回到了公司居住地。

葉塵是秦海山的老大,雙子座的葉塵身邊的得力干將。這些信息王健都是知道的,尤其是傳聞雙子座千里奔襲把本傑明一槍爆頭的英勇事蹟,更是在大家的口中增添了許多的神祕色彩。這種狠角色要是伺候不好的話,說不定給王健直接來一個麻袋套頭丟進大海里面喂鯊魚去了。到時候神仙都難救他!

不怕橫的,就怕不要命的。說的就是雙子座這種人。

王健辦公室的保險箱裏面已經裝了不少的關於布魯斯公司的情報,還有最近出現在東瀛羣島的各種組織代言人,等到他們來到這邊的時候交上去看看,也算是王健這段時間做了一些有用的事情。

雙子座當然不可能跟索斯菲相約了,能乘坐一個航班完全是天大的湊巧。目前爲止臨江市的機場和海關還沒有更換上最新的探測設備,用進化微生物凝聚出來的軀體也會通過安全檢查的。

至於以後的事情就不太好說了。

當雙子座和索斯菲同時出現在王健面前的時候,他們兩個人倒是楞了一下。

“感嘆的話留着回公司再說吧。”雙子座扭頭鑽進了轎車裏面,他當然是不害怕索斯菲了,任何人類殺手精英都不是雙子座的對手。

索斯菲也跟了進來,大家都是有共同目標的,對於葉塵的個人恩怨暫時放一放吧。 王健是秦海山的小舅子雙子座是葉塵的隊員,索斯菲作爲一個外人,待在本崎鎮煤炭公司實在是覺得無比彆扭。簡單休息了一夜然後拿上了王健這段時間蒐集的情報,就獨自一人離開了。

“東瀛羣島官方最近在哪忙活呢?”雙子座看着情報上面的線索不少,但自己孤身一人還真拿不定主意應該從什麼地方下手。

“都本上都去了酒州島南部海域的那一片葉列羣島戰鬥基地裏面了,採購軍備的貨物驗收也是在那邊進行的。”

“葉列羣島不是東瀛國的海上戰鬥要塞麼?現在外人也可以進去了?”對於這個武裝基地雙子座有很具體的情報,因爲葉列羣島已經是東瀛國最南部的領土了,跟葉塵的海島基地相距也不算太遠,對於這裏的偵查活動曼陀羅早就用無人機給搞定了。

戰艦維修、戰鬥機機場、中程**發射中心、衛星控制中心、還有一個兵工廠,可以說葉列羣島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已經建設成爲了南部的海上堡壘,要不是火力充足的話,別想拿下這裏。

“暫時性地開放一下,要不然這麼多武器裝備製造商帶來的貨物也沒有地方存放啊。”按照活動要求,只有符合條件的武器製造企業代表才能前往那邊,否則的話一定是會被東瀛護衛艦艇當成敵人來對待的。

“國際維和行動隊的遊輪也是停在那邊麼?還是說他們有其他的地方跟東瀛羣島安全秩序管理層的人去扯皮?”

“國際維和行動隊的人當做是普通遊客來處理,遊輪也停在城市港口裏面去了,你要是想去看看的話應該能找到蘇拉瑪他們。”

雙子座點了點頭,下定主意要去找蘇拉瑪他們。葉塵沒有任何產品要出現在這一次的軍備採購活動中去的,要想獲得進入葉列武裝基地的資格,那必須用白頭鷹帝國的企業名義了,他們對於這次採購可是胸有成竹的。

提前跟蘇拉瑪打過招呼後,雙子座也前往了白頭鷹帝國駐東瀛使館區。沒有任何結果的吵架漸漸接近到了尾聲,國際維和行動隊、白頭鷹帝國和華夏國三方的代表都已經對東瀛安全秩序管理層這種模棱兩可的立場剛到失望了,明明就是一個巨大的國際罪惡團伙,但是卻一直在受到東瀛羣島的庇護。

和平手段解決不了問題的話,只能是以暴制暴了。

華夏國不參與襲擊行動,他們負責的是制裁東瀛羣島周邊海域,包括運輸和商貿。羣島陸地上的行動就交給白頭鷹帝國去處理了。

“就你一個人過來了麼?”蘇拉瑪一身休閒裝的打扮,一看就知道沒有什麼公務要去處理了。

“後續部隊要跟你們的安熱迪接觸一下之後才能過來,我們到時候可能會封鎖維斯的海上逃亡路線,其他的任務還沒有交代呢。”雙子座目前只是知道葉塵對皮皮下達的任務。

蘇拉瑪認爲這是多此一舉的,白頭鷹帝國的作戰小隊完全能在遇到維斯的正面作戰中把他給幹掉,怎麼會留給他逃跑的機會呢?

“目前已經有一些武器裝備商在葉列羣島那邊對產品進行戰鬥力實戰測試了,你要是感興趣的話我可以安排你過去看看。”

“好啊,我也正有這個意思呢。”

在葉列羣島港口裏面的一艘印有布魯斯公司標誌的遊輪上,維斯克隆體又出現了。跟上一次的步驟是一樣的,躲在暗處的維斯依舊是用自己的克隆體來公開活動。東瀛羣島這段時間已經進入了非常多的實力要對軍備擴充訂單下手,維斯知道自己的安全也跟訂單一樣,被其他人虎視眈眈地關注着。

好在察德樂的生化克隆技術比較成熟,雖然做出來的是一個沒有戰鬥力的普通人類身軀,應付一下場面上的活沒有大問題了。

“你們還是要順手牽羊地給自己擴充一點武器儲備麼?”夏樹武坐在維斯的對面,對於這種合作他們已經進行過好多回了,每次查爾曼俱樂部都會藉助整體採購活動給自己謀點“福利”。

“需要一點點就好了。”維斯認爲如果發生了針對他的刺殺活動,還是要以生化武器爲主。刺殺還正規的戰鬥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內容,更何況這一次來到東瀛羣島的人羣裏面有明顯來搗亂的,被他們發現了官方和私人武裝勢力之間有這種物品的交易,媒體輿論直接就能把管理層趕下臺的。

“這麼長時間了,你們布魯斯公司在大英日不落帝國凱爾特海域的新總部也應該完成建設了吧?島內局勢不太好,你要不然就去那邊避避風頭。”

“東躲也不是辦法啊,凱爾特海域新建的只不過是一個商業總部而已,在大英日不落帝國的地盤裏面怎麼可能佈置太多的戰鬥力量呢。”維斯對於自己的這個東瀛羣島老巢是有信心的,要是這裏失守的話,其他的地方也就涼涼了。

“好吧,到時候你把需要的武器清單交給我資金準備好就行了。交貨的方式還是老樣子。”夏樹武一副無所謂的表情,東瀛羣島安全秩序管理局對於維斯組織的態度已經被外界壓力消磨的沒有什麼好感了,要是這傢伙真的挺不過去危機的話,大不了就是重新進行勢力洗牌唄。

夏樹武他們已經研究過了,哪怕是維斯和查爾曼俱樂部都出現了意外狀況,他們可以直接把察德樂這一批的科研力量吸收到國家級的研究所中,把他的身份洗白或者祕密保護起來繼續爲東瀛羣島效力就行了。

至於布魯斯公司,東瀛羣島可以拿出一部分的資金注入到其中進行入股控制,然後把這個跨國巨鱷變成國有企業。

“你們應該對我有信心的。查爾曼俱樂部多少次的大風大浪都經歷過去了,也沒有出現陰溝翻船的事故啊?”維斯看出了夏樹武表情的含義。 “你應該做事更低調的。東瀛羣島官方管理層是要在明面上運行的國家代理顏面,爲了維護你的組織現在我們的國際聲譽直線下降,就跟布魯斯公司的國際股價一樣,要是這麼下去的話,不僅會影響到東瀛羣島海域貿易和來到這邊投資的客戶意向,而且在國際上一些中立性質的組織也開始遠離我們了……這一連串的後果你應該考慮進去吧?”

夏樹武和他身後的管理層全體人員都非常不滿意維斯對特米巴戰艦做出的襲擊行動,因爲有了視頻作證,這已經是鐵板釘釘的案件了,下一步該怎樣處理水都拿不定一個準確的主意,也許維斯死亡之後,這個困局就算是被破解了。

“要不是這個視頻錄像,特米巴的襲擊事件絕對會變成無頭懸案的……”維斯千算萬算都沒想到,當時在襲擊特米巴戰艦的時候爲什麼會被毫不起眼地無人偵察機拍攝下來了呢,這麼有針對性的偷錄,一定是謀劃了很長時間的吧。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無法挽回的一步臭棋……先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要壓力不再繼續增大,事情還是有轉機的。”

說完,夏樹武和他的助手齊鈺兩個人離開了布魯斯遊輪,坐上了汽車往辦公室開去。

夏樹武的表情不是特別高興,按照之前他們跟維斯的這種私下交易,都會給相關人員帶來不少的“實惠”,現在這些來自維斯組織的錢都變成了燙手的山芋。夏樹武之所以還要跟維斯合作這一次,也是整個東瀛羣島軍備儲蓄所管理層集體的意思。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