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精聽破劉語嫣的傳言術,它不由將目光落在趙寶的身上,趙寶傳言回應道「它雖然有一個喜歡偷聽人傳言的毛病,可是我已經將它當成朋友,自然不能讓它死去。」

聽到趙寶的話,樹精眼中升起感動之色,在這些人之中,唯有趙寶能容忍它的偷聽能力,它決定要赴湯蹈火為趙寶奪取皇極天書,以此來報答續命之恩!

「寶哥哥,你剛才為什麼突然提起劉天師呢?」劉語嫣很困惑的傳言道趙寶輕聲道「因為劉天師在這裡出現過。」

「什麼?劉天師在這裡出現過?他不是死在困龍台上了么?」劉語嫣大吃一驚道「困龍台是劉天師煉製的法寶,他怎麼可能會死在自己的法寶之下,他肯定是掌控了轉換時空的秘術,假死之後來到了這裡。」趙寶低沉道,自從見識了觀龍鏡與困龍台的威力之後,趙寶就一直在懷疑劉天師沒有死去。

劉語嫣表情驚疑道「劉天師現在還活著么?我們要想返回人間,是不是能找他幫忙?」

劉語嫣的話,讓趙寶啞然苦笑道「語嫣,我不知道劉天師是死是活。可是如果劉天師還活著的話,最有可能是劉天師的人,是十萬大山之中的隱世高人!」

「啊……」劉語嫣驚愕的瞪大的星辰一樣的眼睛。這個消息實在太過震驚了。

片刻之後,劉語嫣才反應過來道「寶哥哥,劉天師可是除魔衛道的國師,他怎麼可能是一個會拿十萬人類去血祭的邪惡之人呢?」

「我也不希望劉天師變成隱世高人,可是我在隱世高人出現的山谷之中,親眼見到過他控制困龍台對敵。困龍台可是劉天師創出來的法寶,隱世高人能煉製出困龍台,這其中的聯繫,讓我不得不這樣去想。」趙寶苦澀道 兩天的時間飛逝而過,這一夜的子時一刻,隱世高人以十萬人類的鮮血與生魂祭奠冰山之巔下面的億鬼萬王所開啟的生死路,就將要出現。

所有有心要奪取皇極天書的散修強者與大帝後裔家族的人都齊聚冰山之巔的山峰下方。趙寶,洪梵,樹精,石頭,戰峰,劉語嫣,慕容晚晴幾人來到了冰山之巔附近,慕容萍,慕容杏,慕容香幾人留下來照顧三十幾個孤兒。

眾人來到這裡的時候,隱世高人的傀儡人許天才,正盤旋坐在距離冰山之巔的山峰的東面。劉語嫣看著許天才沉聲道「寶哥哥,這個隱世高人控制的傀儡人,已經在這裡紋絲不動的盤膝修鍊五天了。」

「他在這裡修鍊了五天?不怕蔡文松幾人的襲殺么?」趙寶疑惑的看向許天才,五天之前,這隱世高人控制的傀儡人可是出手對付過蔡文松。以蔡文松那火爆的脾氣,許天才如此大搖大擺的在這盤旋修鍊,他不可能忍受的下去啊?

洪梵接話道「這是一個半死不活的人,蔡文松雖然很氣憤,卻沒有要殺一個傀儡人的心思。何況,這一個傀儡人還關係到眾人能否順利進入到天池禁區。」

石頭以帶著道韻的眼神凝望許天才一會,它淡聲道「這個人陷入昏迷狀態很久了,他的生命氣息是停滯的。」

石頭的話,趙寶非常重視,聽石頭這樣說,他不由皺眉問道「石頭道友,這話什麼意思?」

「這個人陷入昏迷,說明他暫時沒有被人控制,被控制的傀儡人是有生命氣息的。」石頭如此說道「你的意思是,這是隱世高人迷惑我們視線的一個障眼法?」樹精好奇道趙寶若有所思的看向四周若隱若現的修者們,他的表情變化道「不好,我們可能中了隱世高人的聲東擊西之計。」

趙寶的話,讓樹精附和道「非常有可能,隱世高人控制古家家主與古家四聖的傀儡人還沒有現身!」

樹精的這句話,讓洪梵無比震駭道「天歌道友,你說什麼?古家的家主與古家四聖成了隱世高人的傀儡人?!」

樹精沒有理會洪梵,它對趙寶說道「趙寶道友,我去山峰的另外幾處地方瞧一瞧,看隱世高人是否在利用另外幾個傀儡人,從另外的方向進入天池禁區。」

趙寶還沒有回應樹精,劉語嫣身上一道青影飛縱而出,劉語嫣沉聲道「讓小青去查探,我們現在不能自亂陣腳。」

劉語嫣的話,讓心思浮動的趙寶也平靜了下來,他對樹精搖頭道「語嫣說的不錯,我們不能自亂陣腳。進入天池禁區的生死路在子時一刻才會開啟,到時候我們去尋找開啟的生死路,也不會太遲。」

子時,在滿月升到正空之時來臨。孔家,鄧家,林家,季家,天池皇族以及古家的古錚與古開天都從隱藏之所,快速出現在了許天才身後的不遠處。

蔡文松,葉文,秦潭,陳申與另外六個行將朽木的老者出現在大帝後裔家族之人的後方。

看到古錚與古開天,蔡文松骷髏一樣的臉上堆起譏諷之色道「失去帝級法寶的古家的,真是江河日下,走下大帝後裔家族的神壇了么?竟然是一個精神失常的中級聖人與一個巔峰神王來爭奪皇極天書。老夫勸你們馬上離開,要不然進入天池禁區,你們兩個就別想活著出來。」

面對挑釁,古開天表情獃滯的沒有回應,古錚一臉冷色道「你們要是有膽的話,就去古家祖帝跟我們如此說話!古家不會就此沉淪,即便是沒有聖人古家,要殺你們幾個也是易如反掌!」

「嘎嘎嘎……來啊,老夫看你如何殺我!」蔡文松怒極反笑道「你們最好安靜點。」孔塵乾皺眉出聲道孔家現在威勢正盛,蔡文松敢輕視沒落的古家,卻不敢跟能喚回九霄大帝的孔家叫板。

「多謝孔叔助我聲勢。」古錚一改昔日高傲的姿態,他的語氣很卑微。

孔塵乾看了古錚一樣,他說了一句,「古錚,你不該來這裡。」

古錚表情不變道「孔叔,皇極天書出世,我古家怎能不來?」

孔塵乾沉默不語,林巫看向古錚翹起大拇指傳言道「賢侄,好氣魄。」

「林叔過贊了。」古錚搖頭傳言道「我可沒有過贊,在這種情況下,賢侄還敢來爭奪皇極天尊,這氣魄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進入天池禁區之內,你跟著林叔,我會先護你一程。」林巫與古雲感情很深,雖然為了古家讓帝級法寶落入孔家之手,一時間還沒有討要回來,讓他很鬱悶。可是對於古錚,他還是很欣賞的。

「林叔大恩,古錚永生不忘。」古錚感動的給林巫拱手道樹精這能聽破傳言術的人,聽到了古錚與林巫之間的對話,它輕聲道「林巫在跟古家新任家主交談,他說進入天池禁區之後,會先護古家新任家主一程。」

「誰都護不住他,進入天池禁區之後,我一定要斬下他的狗頭,報聚風城的偷襲之仇。」戰峰看見了古錚,他雙眼充血,殺氣外泄道戰峰不加掩飾的殺氣,將孔塵乾,林巫,鄧嘉,錢安邦,古錚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戰峰直接將其他人無視,他指著古錚道「古錚,進入天池禁區之後,我們兩人不死不休!」

聽到戰峰挑釁的話,古錚表情微變,可是在另外幾個大帝後裔家族之人的面前與其他勢力的修者面前,古錚不能龜縮不戰,他冷傲道「戰峰,我成全你求死的挑戰。」

「哈哈哈……求死的挑戰?古錚可記得你家三叔施展影子帝訣,是被誰破掉斬殺的?」戰峰笑聲震天道「我爹能破了你三叔的影子帝訣,我就能破了你的影子帝訣,古家的影子帝訣,在我們戰家的心神訣面前不堪一擊!」

「戰峰,影子帝訣豈是你能輕視的。有膽的話,我們就在這裡決一死戰!」古錚的臉綠了,想起在聚風城之時,戰奇殺死他三叔的場景,他心中湧起仇恨的怒火,他情緒失控的低吼道戰峰可是一個戰爭狂,古錚如此說,他當即要飛出去與古錚對決。

趙寶一把拉住戰峰搖頭道「距離子時一刻只有一炷香的時間了,你不想進入天池禁區了么?」

戰峰狂熱的情緒,被趙寶如此一說,有些冷了。趙寶見戰峰冷靜下來,他對古錚喊話道「古錚,要送死也不在這一時,還有一炷香的時間,進入天池禁區的生死路就要開啟。你們要對戰的話,先進入天池禁區。」

古錚看到趙寶的這張臉,他不由猙獰陰沉道「趙寶,你就如此認定,死的人會是我?」

「這可不是單打獨鬥的公平對決,你要是出手,我與我身邊的人,肯定會一涌而上將你撕成碎片,而後繼續前進的爭奪皇極天書。」如果以修為法術單打獨鬥的話,趙寶或許不是古錚的對手,可是要生死搏殺的話,古錚不動用古家底蘊,很難在趙寶手中存活下來。

趙寶霸氣外露的話,讓古錚咬牙切齒道「趙寶,作為一個有心證道的修者,你如此避諱與人單打獨鬥,怎麼可能在未來證道成帝?」

面對古錚的心理攻擊的話,趙寶莞爾一笑道「古錚,大家都說我屠聖如魔,不可能證道了。既然如此,我當然破罐破摔了,不只是你,這裡任何人敢對我或是我身邊的人出手。我絕不會給其單打獨鬥的機會,要麼我們被人殺死,要麼我們殺死敵人!」

趙寶的話,是一個暗示與威脅,他在提醒眾人,他就是一個屠聖的魔,不會在乎任何未來證道之事,一旦惹毛了他,唯有殺人會是被人殺死。

「真是一個毫無顧忌的莽漢。」蔡文松對葉文幾人傳言鄙視道葉文和藹一笑傳言道「有這樣一個莽漢在前面衝鋒陷陣不是很好么?」

「嘿嘿,不錯,有這樣一個莽漢吸引眾人的目光。我們幾個也好行事一些。」陳申附和傳言道樹精在大範圍的偷聽人們以傳言術所說的隱秘話語。

很快,樹精一臉壞笑的表情道「趙寶道友,很多女修者都覺得你很霸氣,想要做你的道侶。還有很多人決定遠離我們這些人,大帝後裔家族的人,對你很是不屑。蔡文松,葉文幾個老傢伙在嘲諷你是一個莽漢。他們還希望你這莽漢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讓他們好去爭奪皇極天書。」

「真是一群噁心的老傢伙。」戰峰冷聲道趙寶淡定笑道「莽漢啊,這個外號還不錯,至少他們還沒有說我是個白痴。」

劉語嫣可不喜歡別人說趙寶是莽漢,她正要說一些生氣的話,她忽然接到青鳥的心念感應,劉語嫣震驚道「寶哥哥,這個傀儡人真是隱世高人聲東擊西欺騙我們的障眼法,小青發現有人從北面進入山峰裡面了。」

因為太過震驚,劉語嫣的話,讓許多強者聽到。一些反應過來的強者,迅速離開這裡,向冰山之巔山峰的北面飛馳。

「我們又被隱世高人耍了,他已經從山峰北面進入天池禁區,山峰北面才是生死路的開啟之位。」有人在飛馳之時,不由破口罵咧道樹精焦急道「這隱世高人太狡猾了,我們快點去山峰北面,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好,去山峰北面。」趙寶如此說之後,正要施展移山倒海秘術,帶眾人去山峰北面,石頭這時候給趙寶幾人傳言道「先別動,這個傀儡人有生命氣息了!」 石頭的話,讓趙寶硬生生的停止已經運作的移山倒海秘術,他有些不解的向石頭,樹精等人也都看向了石頭。樹精很無語的說道「石頭道友,你耍我們啊?剛才說這傀儡人沒有生命氣息了,現在又說他有生命氣息了?」

「天歌道友,我可沒有要耍你們的意思,剛才這傀儡人的確昏迷不醒,沒有生命氣息的波動。可是剛才他突然蘇醒,生命氣息旺盛了起來,我想真正的生死路入口在這裡。」石頭傳言道戰峰聞言傳言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這隱世高人可不是一般的狡猾啊?」

「生死路由他開啟,他佔有了主動權,不到最後一刻,都分不清楚哪裡是生死路的入口。」洪梵老道的說道趙寶看著紋絲不動的許天才,他有抬頭看了看月亮的位置,最後趙寶低沉道「我們以靜制動,先不動,等到子時一刻在行動,語嫣讓小青待在另外幾人進入山峰之中的位置,一旦這裡是個騙局,我們就立刻從另外一邊進入。」

「恩。」劉語嫣點了點頭。

無數強者趕往山峰北面,大帝後裔家族的人與葉文,蔡文松等人卻將目光鎖定在了趙寶的身上。趙寶不動,他們的大部隊就不動,而是只派遣一個人過去查看情況。

古錚畢竟還年輕,他沒有弄清楚狀況,想要與古開天去山峰北面。林巫給古錚傳言道「賢侄,不要妄動。隱世高人是趙寶的師伯,隱世高人或許將進入天池禁區的正確路線告訴了趙寶。我們跟著趙寶,就能進入天池禁區。」

盛寵之霸愛成婚 古錚臉上閃過恨意道「隱世高人真是趙寶的師伯么?」

「這個可能性非常之大,趙寶所會的兩種殺傷力極大的符寶,這隱世高人的傀儡人也會。」林巫沉聲道古錚沒有說話,他看著趙寶的眼神充滿了殺意。如果隱世高人是趙寶的師伯,那趙寶與隱世高人就是一手讓古家沒落的生死大敵,他一定要想辦法將趙寶滅殺。

趙寶等人巋然不動,大帝後裔家族的人與葉文等人都未曾離開,趙寶不由說道「大帝後裔家族的人與葉文等人也看出問題了么?」

樹精搖頭苦笑道「趙寶道友,他們可沒有看出什麼問題。他們只是認為隱世高手是你師伯,覺得隱世高人可能將進入天池禁區的正確方位告訴了你,他們都準備跟你從一個方向進入天池禁區。」

「有沒有搞錯?隱世高人說是我師伯,就成我師伯了?帝級法訣他都能推演出來,更何況一些符寶術?」趙寶臉黑道「趙寶道友,隱世高人傳出來的帝級法訣,有可能真是完整真實的。即便不是完整真實的,它的殺傷力之強也不是一般法訣能夠抗衡的。如果非要說帝級法訣是隱世高人推演出來的,他也不會有辦法推演你的符寶術,因為你的符寶術在這世間是獨一無二的,他不知任何的畫制方法,根本無法推演。」洪梵很詳細的分析了隱世高人會的符寶術,不可能是推演出來的。

雖然他沒有明著說,隱世高人非常可能是趙寶的師伯,可是他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

「隱世高人詭異莫測,我們不能以他會趙寶道友會的符寶術,就斷定他是趙寶道友的師伯,前幾天這隱世高人還控制幾個傀儡人追殺過我們!」樹精替趙寶鳴不平了。

「前幾天有人追殺過你們么?老道我怎麼沒有推算出來?」洪梵驚疑道「你自己學藝不精,推算不出來,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樹精一點都不給洪梵面子。

洪梵苦澀無聲,這趙寶身上的許多天機似乎都無法窺探,在這樣的人面前,洪梵很沒有自信。

趙寶一直盯著天空中的月亮,在月亮偏移中天之時,趙寶以精神力監視四周的一切,同時他沉聲道「子時一刻了!」

嗡……!

一陣嗡鳴之聲想起,大地與山峰距離顫動起來,無數石塊在飛濺落下。

許天纔此時站起身來,他目光不善的看了眼身後不遠處的大帝後裔家族之人與一群壽命將絕的老者,最後他的目光落在趙寶身上。一瞬間,許天才臉上笑出了花兒,他很親切的喊道「趙寶師侄,你很準時啊。來,我們一起進入天池禁區!」

「別亂喊,我不是你師侄!」趙寶臉冷如霜道許天才笑而不語的取出一塊血色石頭,他轉身面向山峰低語道「子時一刻已到,開啟生死路!」

轟!

許天才手中的血色石頭髮出恐怖無匹的力量,它轟然將冰山之巔的山峰打穿了!

「不是?山峰都被打穿了,還會有生死路么?」樹精看到被打穿的山峰,它瞪大眼睛道洪梵,劉語嫣等人也都露出驚訝之色,這莫非是個騙局?

樹精,洪梵,劉語嫣等人不是地師,他們看不出其中端倪,趙寶卻一眼看見被打穿的山脈地下,所拱起相接的起伏山脈,趙寶一臉驚疑表情道「山峰之下藏山脈,這莫非是逆地而生的殺生龍脈?」

「殺生龍脈?什麼意思?」聽到趙寶喃喃的話,樹精一臉慌亂之色。經過十萬大山的一役后,樹精,戰峰,慕容晚晴幾人對龍脈有了非常大的了解。只要一想起,龍脈臨死之前所下的一場,將無數人燃燒成灰燼的龍血之雨,樹精等人都有些畏懼龍脈了。

「沒有時間解釋,先進入生死路!」趙寶看到許天才從被打穿的山峰之下,所露出來的幾條山脈之間消失了蹤跡,他一馬當先的向前走去。

這時候,大帝後裔家族的人與葉文,蔡文松等人,都沒有在跟著趙寶行動的意思,他們快步跟上許天才的步伐,進入到了生死路之中。

趙寶等人在行進間,一道青色綠影飛到了劉語嫣的身上,青鳥在關鍵時刻飛了回來。

很快,趙寶等人全部走入到被血色石頭打穿的山峰之中,在幾條山脈輪廓起伏的地方,他們消失無蹤,進入到了生死路之中。趙寶等人進入之後,一直隱藏未曾現身的戰奇帶著修者聯盟的一些強者快步進入到生死路之中。而後古雲與古家四聖快若閃電的跟了進去。

所有去往山峰北面的強者,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只聽見了一聲巨響。接著有無數石頭飛濺而下,當有些修者發覺事情不對勁,返回到山峰東面查看之時,才發現山峰東面到西面被強勢的力量洞穿,隱世高人的傀儡人消失不見,大帝後裔家族的人亦消失不見。

去往山峰北面的強者們,才發現中了聲東擊西之計,他們懊悔的走入被打穿的山峰之中,那些子時一刻顯露的山脈輪廓,已經隱藏了下去,沒有人能夠再次進入生死路。這些強者錯過了進入天池禁區的機會。

有些強者不甘心的直接飛縱上冰山之巔,他們要從正面直接進入天池禁區,其結果可想而知,這些人一去不復返,從此成為天池禁區又一批失蹤之人。

進入生死路,趙寶立刻感覺像是進入到了怨煞之氣的汪洋大海之中,這是一片怨煞之氣封天斷地的怨煞天地,一旦發生大戰,消耗太多的靈力,就將無法補充,還隨時有可能被怨煞之氣乘虛而入,被其控制意識。

趙寶曾經在怨煞之氣爆發的冀州城廝殺過,他非常了解這種怨煞之氣的天地之中,會產生一些什麼樣的攻擊。

「將我給你們的鎮鬼符寶催動起來,這條路上隨時可能遭遇怨煞之氣形成的襲擊。」趙寶催動鎮煞壓鬼,讓其將自己護衛。

戰峰,樹精,慕容晚晴,劉語嫣幾人紛紛催動鎮煞壓鬼符,將自己護衛起來。趙寶拿出兩張鎮煞壓鬼符,將其遞過洪梵與石頭。

戰峰見趙寶的手能深處鎮煞壓鬼符形成的金色光幕,他也試著想要伸出去。可是他觸碰的金色光幕卻很不面子的,將他手攔截在了裡面,這讓戰峰很不解的問道「趙寶道友,怎麼你的手能穿透鎮鬼符寶的防禦,我卻不能呢?」

樹精搶著回應道「這個我知道。趙寶道友畫制的符寶,他都能以心念控制的。前不久哪一個胖嘟嘟的殺手郎爺,就是想要用趙寶道友給他的鎮鬼符寶,襲擊趙寶道友。最後趙寶道友心念一動,就讓他手上的法寶,反過來將他鎮壓了。」

「原來如此。」戰峰如此說之後,他將一直扛在肩膀上的俘虜丟在地上道「趙寶道友,竟然你如此厲害了,你來控制這俘虜身上的鎮鬼符寶,讓他去前面探路。」

這一個被戰峰從天池廟宇抓到的初級神王,驚恐異常的瞪大了眼睛。

趙寶聞言心念一動,讓這初級神王的鎮煞壓鬼解開對方的修為力量,同時讓鎮煞壓鬼符發出金色光芒,將這初級神王護住。

初級神王一脫困,他沒有想要逃跑,因為他知道趙寶隨時能鎮封他,他很驚恐的在地上求饒道「趙寶道友饒命啊,我沒有做對你們不利的事情,我是無辜的……」

「嘿嘿,無辜?你那些日子不是想要找出趙寶的所在,去換取極品靈石么?」戰峰眼神殺機閃動道「我只是在天池廟宇,用記憶靈石臨摹的場景賺些靈石,我沒有要找趙寶道友的蹤跡去換極品靈石的意思。」初級神王強辯道「沒有什麼好說的,要麼前行探路。要麼我手起刀落要你小命。」戰峰凶神惡煞道 這個初級神王沒有選擇的餘地,他只能一臉悲傷可憐的樣子向前走。在向前走的時候,他還無比冤枉的說道「趙寶道友,我真的沒有想過要傷害你們,求你放我一條生路。」

趙寶不是一個大善人,他冷聲道「如果我們進入天池禁區能不死離開,我會帶你一起離開天池禁區,放你一條生路。現在,你只能一直向前走。」

初級神王沒有出聲了,事到如今,他求饒也無用了,他在心中無比悔恨,他只是聽到戰峰等人提到趙寶的名字,心中起了一個邪念,想要跟著戰峰等人找到趙寶的行蹤去換一顆夢寐以求的極品靈石而已。只是他還沒有行動,就被戰峰等人給抓了,這真是太悲劇了。

初級神王在最前面行走,趙寶對眾人說道「大家要集中精神,這怨煞之氣封天斷地的地方,任何東西都可能是攻擊源頭,我們腳下的路,也隨時可能發起攻擊,一絲一毫的分心都不能有。」

「有這麼可怕么?」樹精咂舌道「非常的可怕,這怨煞之氣還能侵入弱者或是受了重傷之人的體內,讓其成為怨煞之氣控制的殺人攻擊。所以一定不要讓怨煞之氣擊破鎮鬼符寶,要不然你們會非常的危險。」趙寶面沉如水道,這樣的一條生死路,恐怕不會讓眾人安全的走完。

劉語嫣也出聲提醒道「這地方非常危險,大家還要記得盡量少用靈力,要不然損失之後無法補充的。」

「語嫣提醒的不錯,我差點忘記了這重要的一點。這樣地方沒有天地靈氣,在遇到危險發生戰鬥之時,一定要注意控制靈力的消耗。」趙寶附和道「你們兩個似乎很了解這個地方啊?」戰峰疑惑道趙寶搖頭道「不是我們了解這個地方,而是我們曾經在相似的地方並肩作戰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