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在異能的運用上,他也不會理解動腦更有效地去運用自己的力量吧?

在這裏,沒有這羣人的話,他根本就不可能成爲一個團長,爲此,他同意了倪顏的建議。

女孩一愣,沒想到會被那樣簡單的同意了下來,不由地大喜,挺起胸膛就趾高氣揚地對血伯爵命令道:“你,馬上帶我去吃你們這裏最好吃的東西!要快!我告訴你,我可是打敗你的血盡滅與夏日的頭頭兒!”

血伯爵苦笑,對這個女孩一點奈何都沒有,望了血盡滅一眼,便帶着女孩沒入了人羣。

血盡滅無奈地搖了搖頭,向着少年指引着可以一家不錯的店走去,夏日的目光卻瞄了一眼別的地方——不知道,迪瑞歌的情況怎麼樣了。

此刻,在蒼涼的大地上,兩頭巨龍正倒在那兒一動不動,也不知是死是活。

可馬上的,黑色的巨龍晃悠悠的爬了起來,向着白色的巨龍一口火焰吐了過去。

白龍尾巴一掃,將那看似兇猛地火焰一掃而撒,有氣無力地悅耳女子的聲音從它的喉間發出:“迪瑞歌,幾天下來,你還真是一點進步都沒有……居然陪着一個人類小鬼去玩什麼救人的遊戲,你難道忘了……你是高貴的龍族,而那小鬼不過是一個卑鄙的人類……”

“你……沒有資格說那樣的話……你就連一個人都不如……夏日他……至少還懂得關心自己的同伴!”黑龍冷冷地哼了一聲,不屑地擡了擡眼皮,看着那隻同樣沒什麼力氣了的白龍反駁道。

盛世婚寵:易少的嬌妻 “關心同伴?”白龍哈哈地大笑起來,望着黑龍的眼中充滿了同情:“他不過是剛好缺少一個坐騎罷了吧?人類那樣的自私,在現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他們獨自一人,是活不到現在的!”

話音一落,白龍便一口寒冰噴向黑龍,但馬上被黑龍的火焰蒸發了。

想起那天,重傷的自己確實遇到了孤身一人的少年,難道,真的如她所說?

黑龍有些遲疑了,回頭望了一眼城市的方向,想着在夏日身邊的普蘭爾與倪顏。

白龍就像知道他在想什麼,咕咕地笑了起來:“現在他有同伴了,我記得,他好像很希望那隻半吸血鬼成爲他的同伴的,我想,以他的狡猾與卑鄙,現在一定已經成功地收攬了那隻半吸血鬼吧?到了你們約定的時候,你還沒有到的話,你說,他會不會帶着他其他的團員離開呢?”

黑龍大怒,它是知道夏日最近很趕時間的,如果自己在規定的時間沒有到的話,少年可能真的會走。

光是想到這,黑龍就對白龍十分生氣,這是在刺激他嗎?

白龍卻狡獪地看着黑龍:“迪瑞歌……雖然你我實力相當,但我是不會讓你在規定的時間到達之前回去的,你就看着自己被人們背叛吧!”

“吼!”黑龍狂吼一聲,震得大地晃動不已,揚起了翅膀向着白色的身影猛撲了過去!

“迪瑞歌!你這樣是別想打敗我的!”白龍得意的大吼,同樣揚起了翅膀迎擊那黑色的龍。 過了一天,謝小峯終於見到一個牢頭提着食盒進來,裏面有飯有水,當下叫道:“放了我,我犯了什麼罪,爲什麼關我?”

牢頭惡狠狠看他一眼,冷笑道:“你這小子,把太守府的貴客得罪了。那個莫大公子,據說瘋掉啦。哼,小子,你死定了。快吃飯吧,吃一頓少一頓嘍。”

謝小峯全身一震,過了良久,才叫道:“就算如此,我也不該死罪啊?”

“你是不該死,不過,人家要你死,你就得死。你叫丁寶是吧,其實匪號喚作那個……那個草上飛,嘿嘿,你身爲江洋大盜,姦殺婦女十數人,這些罪加起來,還不夠殺你的頭麼?”

“什麼,我沒有啊!”謝小峯驚呆了,大叫:“冤枉啊!”

“冤枉,冤枉……”大牢中的犯人也跟着**。

“嘿嘿,看見沒有,進來的,個個都說自己冤枉。”牢頭冷笑道:“我說我還冤呢,整天面對你們這羣白癡。小子,等着吧,你判了個斬立訣,十天之後,上面文書一到,就等着人頭落地吧。”

謝小峯只感全身虛脫,無力坐靠在牆上。

他實在沒料到就因爲見義勇爲,救了太守的千金小姐,不但沒帶來好運,反倒被關進死牢。

一連數日,他都不言不語,也不想吃東西。

又過一天,忽然牢門開處,又帶進一個囚犯來,破衣爛衫,竟沒寸褸是好的,到處是窟窿。是個光頭,略略長出些毛髮。

後面兩個衙役伸手推他,喝道:“快走,快走,老子們遇到這等窮鬼,也真是倒黴,沒半點油水,還弄得一身羶。”

“我不是窮鬼,而是窮菩薩。”那光頭化子搖搖晃晃,嘻嘻笑道,忽然站在謝小峯牢房前,指着鐵欄干道:“我就住這一間吧。”

“這是死牢,不行!”

“我就要住這間!”那光頭化子忽然屁股着地,坐在謝小峯牢門前不走了。

那幾個衙役哭笑不得,一旁喝罵踢打,那光頭叫化卻呼呼睡着了,敢情拳腳落到他身上,倒似替他撓癢癢。想要拉手拉腳,不料那叫化手腳微微挪動,每次都讓各人抓了個空。

無奈之下,一名衙役開了鎖,將光頭叫化扔進謝小峯牢中。

是夜,光頭化子鼾聲如雷。謝小峯更添煩惱,一夜無眠。牢子送進飯來,光頭叫化拿了就吃,笑道:“不壞,不壞,這裏管飯,也睡得着,不被風吹雨淋。”

謝小峯白了他一眼,低聲道:“你喜歡,在這裏住一輩子好了。”

那叫化看了他一眼,忽然問道:“你這碗飯吃不吃,要是不吃,也別浪費,給我吃了吧?”

謝小峯毫無胃口,當下淡淡地道:“你吃吧。”

那光頭叫化大喜,道:“多謝,多謝。”擡碗就吃,不一會兒就吃個碗底朝天。

吃完飯,光頭叫化舔了舔嘴皮,笑道:“小子,第一次坐牢啊?”

謝小峯沒好氣地哼了一聲。

“坐牢啊,就要像老子這樣,坐得悠然,坐得自在,這樣的日子也才長遠……”

“不遠了,十天後問斬。”謝小峯搖了搖頭。

“呃,好啊,好啊,早死早投胎,免得活受罪。”

謝小峯大怒,狠狠瞪他一眼:“我是被冤枉的!”

光頭叫化靠在牆腳抓腳丫,漫不在意地道:“世間冤魂野鬼多了,又有什麼稀奇?”

謝小峯橫了他一句,喃喃地道:“瘋子。”不再理會。

“你說對了!我真的姓風啊!”光頭叫化眼中放光,放下臭腳,向謝小峯打量幾眼,“莫非閣下能未卜先知?”

謝小峯搖了搖頭,道:“我說的是瘋子,沒說姓什麼。”

“反正你叫我風和尚就行了。”光頭叫化大嘴一咧,“兄弟貴姓,咱們在這裏相遇,也算有緣啊。”

“我叫謝小峯。”

“好名字啊,山峯雖小,卻俊秀非常,嗯,大吉大利……”

謝小峯不禁苦笑,還大吉大利,都要被問斬了,還被官府冤做江洋大盜。

他懶得再跟這個風和尚廢話,當下抱頭蜷縮在牆角,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無極門的道法在於淡定,果然不用多久,他已感到心裏一片寧靜。而最近發生的事情,也就清晰地浮現腦海。

他知道自己身陷囹圄,全是因爲得罪了星衍派之故。在無極門中,就聽三師兄伊不惑說過,當世八大修真門派,其中便有星衍派,而莫大爲之父莫星魂,更是非同小可的角色。料想一定是莫星魂威脅丁太守,這才令他寧可殺了自己,免除禍端。

風和尚忽然一笑,讚道:“傻小子,終於想明白了麼?”

www▲t tkan▲CO

謝小峯嚇了一跳,心想難道這個瘋僧能看出別人心思不成?

又過幾天,次日就是行刑之期了。謝小峯早已絕望,就像丟了魂魄,食而不知其味。風和尚仍是嘻笑自如,悠哉遊哉,不時打趣他幾句。

到了晚間,忽然牢頭引進兩人來,臉上陪笑,說道:“二位官人,快些說話,要是被別的人見到了,小的可脫不了干係。”

那兩人哼了一聲,牢頭退開。謝小峯怔怔地看着兩人,不知他們是什麼來頭。

兩人都是身披大氅,頭頂皮帽。到了謝小峯跟前,這才掀起帽沿,看清了兩張清秀的臉,竟是丁七七和秀兒!

謝小峯吃了一驚,道:“小姐……”

秀兒噓了一聲,搖了搖頭,道:“我們是悄悄來的,你可別聲張。”謝小峯點了點頭。

丁七七看着謝小峯,眼中含淚,低聲道:“對不住,是我們連累了你。”謝小峯只是搖頭,道:“你爹爹呢,他爲什麼要這樣對我?”

丁七七嘆道:“我阿爹他……也是被逼的,總而言之,我們對不起你。我也想救你,可是……可是沒法子……”

嘆了口氣,轉身去了。秀兒放下一隻籃子,裏面是一些吃食,也是眼紅紅地,低聲道:“我……我走了,明天,你好好上路吧。”

謝小峯張着嘴,卻說不出話來。此時此刻,還能說什麼呢?

風和尚一把抓過籃子,大吞饞涎,打開一看,眼中放光:“譁,真是不一樣,太守府的吃食,果然是美味之極!嗯,這個醬汁雞腿,哈,還有醋溜裏脊……”

щшш ¸tt kan ¸¢ O

謝小峯卻呆坐一旁,任由風和尚在那裏風捲殘雲,一頓大嚼。

風和尚忽然瞧着窗外,說道:“哼,進來這些天了,也差不多可以出去了。”謝小峯一呆,道:“出去,出得去麼?要能出去,還留在這裏受罪?”

風和尚笑道:“你小子命好,老子就是專門來救你的。”

“救我?”謝小峯一臉疑惑:“就憑你?”

風和尚哼了一聲,道:“你小子就知足吧,換別的凡人,就算是皇帝老兒哭着喊着要老子救,老子眉頭也不會皺一下。我來救你,總是你的緣法。”

謝小峯苦笑搖頭,嘆道:“都是瘋話,唉。”

風和尚卻淡淡一笑,站起身來,道:“好了,風清夜靜,正好走路。小子,拉好我的手。”

謝小峯被他一把抓住,奇道:“你幹什麼?”

卻見風和尚大搖大擺,便望牢門走去,鎖練自然而開。謝小峯大奇,一顆心怦怦直跳,驚訝不已。

兩人施施然出了牢房,又經過幾個牢頭身邊。奇怪的是,那幾個牢頭視而不見,仍在喝酒划拳。

一路上再無阻礙,勝如閒庭信步,兩人就這般輕鬆之極地走出太守府大牢,而且路上不論遇到什麼人,都對兩人視而不見。

“爲什麼會這樣?”到了空地上,謝小峯忍不住問道。

“傳說中的隱身術而已,”風和尚咧嘴一笑,“你這小子,看了不少道藏,卻連這個也不知道?”

“隱身術!”謝小峯駭然叫道,“我當然知道,可是這太過神奇,不是凡人能夠擁有的。”

“看着我像凡人麼?”風和尚詭祕一笑。

“難道……”謝小峯越看風和尚越覺得他太過神祕。 「之華之所以想請師妹出手,是因為師妹剛才說,自己是毒靈根。」

「毒靈根又當如何?」

「通池谷正西方有一毒龍洞。毒龍洞洞口十丈之內寸草不生,二十丈之內獸跡絕蹤,三十丈之內根本沒人敢靠近。之所以會有皆洞中布滿致命毒氣,這種無色無味且沾膚即死,凡人進洞只需一息就會死去,修鍊之人雖然可以靠修為久撐一會,但也頂不住裡面的毒氣兇猛。只有修鍊有成,不畏百毒的毒靈根修士,才能在洞中出入自如。」

「師叔……你看我這樣……我這樣算是修鍊有成嗎?我一個剛進入後天的弟子,你讓我去,不是讓我去送死嗎?」

「毒龍洞雖然兇險,但凡毒物,七步之內必有解藥。這毒龍洞深之處長著一顆千羽藤,藤上有三枚朱果,朱果每隔百年一熟。成熟后的朱果,不但是煉丹的上品藥材,而且可解世界萬毒。之華得到消息,朱果近日即將成熟。」

「你都能得到消息,那些大能不早得到消息了?有那些大能出手,我怕是我連打醬油的命都沒有。」

「毒靈根萬年難得一見,這通池谷又只允許築基期弟子進入,縱然有功力比我等高深者,想要進入通池谷,也必須要壓低修為才能進入,也未嘗沒有一拼之力。天一教弟子,不懼任何敵人。」

把玩著手裡的小瓷瓶,琦千蝶腦海里不由浮現出剛才和謝之華的對話,雖然不爽他長得比自己帥,出身比自己好,修為比自己高,但不得不說他的口才很好,提的條件也很有誘惑力。

願意和一件法器,換一枚朱果的所有權,而且法器可以自選,這對兩手空空,窮得連錢的都沒有的琦千蝶來說,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

飛劍、丹藥、法陣就算了,自己和人類畫風都不一樣了,自己能不能正常使用這些東西還不好說,但是那個空間法寶「小浮島」他卻很想要。

隨身空間啊,基本主角穿越必備的法寶。

穿越主角里那些堆滿修真書籍、法寶材料等物,靈氣充沛可以養花養草種樹餵魚喂牛喂馬,隨便喂什麼,吃了都能增加修為。

另外,那種泡泡就能治百病,解萬毒,順帶還美容養顏做菜的靈泉什麼的,也是必不可少的。

最狂霸帥拽酷的是,竟然還能逆轉時間,什麼百年朱果一夜就熟了這種事,簡直就是在污辱人家的空間性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