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閑不知道彌塵心中所想,卻是問道:「彌心然長得漂亮嗎?」

彌塵一愕,不知對方何意,但還是如實點頭道:「當然。」

彌閑又問道:「彌心然天資出眾嗎?」

彌塵不假思索點頭道:「不錯,」

彌閑又來一句:「是不是每個正常男人都想把她一遍又一遍?」

彌塵硬著頭皮點頭,雖然這老頭用的話實在是太下流了,但這還真是一個正常男人都想做的事。

彌閑笑道:「這不就結了,是男人都想把她弄上床,你說不行,除非你認為你不是正常的男人。」

彌塵絕望跌倒……

院落,石台旁。

彌塵偷偷看了四周一眼,對著彌月道:「月兒,那老頭走了嗎?」

彌月聽到此言,腦袋都大了,道:「沒有,還賴著呢。」

「這都三天了,還沒走?」彌塵苦笑問道。

此刻離彌閑來此已經三天過去了,這三天,彌閑像是上了癮般,賴在這裡直接不離開了。本來還想讓侍衛強行拉走,但這老頭也不知是什麼級別的高手,幾十名侍衛一起出手他竟然還是紋絲不動,真是邪門了!

如果僅僅是入住那還好,關鍵是這彌閑每天閑話不斷,廢話連篇,說的最多一句就是把族長一系那丫頭弄過來,來個生米煮成熟飯。不用說,這個提議直接被彌塵兄妹二人否決掉了。於是,這老頭竟是玩起了賴皮招術,賴在此地不走,什麼時候答應什麼時候走。

對於此,彌塵兄妹二人能做什麼,打是打不過,罵更是自討苦吃,他那張嘴裡的廢話,直接能淹死人!

「這彌閑長老是出了名的難纏,恐怕不答應他是不會走了,真是請佛容易送佛難。」彌月此刻也是後悔萬分,如果早知是這副場景,當初說什麼也不會讓他進來,現在好了,直接在這耗上了。

彌塵嘴角抽搐,叫他答應彌閑的那餿主意,簡直是扯談,萬一捅出什麼簍子,先倒霉的肯定是他。

「這彌閑長老到底是什麼人?」彌塵問道。

彌月臉上古怪,說道:「說起彌閑長老,還真是一個彌族中的異類,為人xing子怪癖不說,廢話更是如雨,聽說曾經把一個靈尊境的強者說得瘋掉。」

彌塵抽動嘴角,把一個靈尊說瘋掉,這還是嘴嗎?神兵利器也不過如此吧!

「據說,這位彌閑長老還有一些不好傳聞。」彌月嘴角突然不自然起來。

「什麼傳聞?」彌塵奇道。

彌月道:「他三歲時看過寡婦洗澡,六歲時逛過青樓,七歲時勵志要娶一百個女人!」

彌塵臉上冷汗如雨:「………………」 「也就是說,這老頭是不會走了?」彌塵問道。

彌月也是無力呻吟一聲,道:「現在不是走不走的問題,而是根本不會離開,我看八成是賴上了。」

「沒有其它辦法?」彌塵不死心問,這老頭一天不走,彌塵心裡就莫名有一種寒毛豎起的感覺。萬一這老頭哪天真是神經大發,真把彌心然弄過來,和他一遍又一遍,那樂子可就大了。

彌月搖了搖頭,頗為無力道:「放棄吧,哥哥,彌閑長老可是出了名的臉皮厚。想想,一個頂級強者,再加上他的厚臉皮,想改變他的思維,比登天還難。」

彌塵道:「可是……」

「可是什麼?」沒有一絲預料,彌閑直接出現在彌塵的身後,嘿嘿問道。

彌塵彌月眼皮一跳,皆是苦著臉,這老傢伙實在是太神出鬼沒了,而且還是一點預兆都沒有。實力強就是好啊,想在哪出現就在哪出現,別人還發現不了。

彌塵連忙改口道:「彌閑長老,我和月兒正在討論您老人家的光輝事迹呢,小子真是萬分崇拜啊!」

說罷,彌塵心道:應該算是「光輝」事迹吧,雖然是特指某方面。

彌閑打著昏眼,半眯著眼睛,有意無意問道:「是嗎?那剛才誰說老人家我三歲時看過寡婦洗澡,六歲時逛過青樓,七歲時勵志要娶一百個女人的?」

彌塵二人連連擦下臉上冷汗,彌塵擺手道:「怎麼可能,彌閑長老您老人家一定是聽錯了,小子可是最崇拜您了,怎麼會詆毀您老人家?」

彌閑沒有說話,在一旁坐下,毫無形象抓起石桌上的瓜果直往嘴裡塞,口水飛濺,果汁狂流,看得兄妹二人皆是怪異望著他。

難道這老傢伙一百年沒吃過飯?這是彌塵兄妹二人心裡唯一想法。

彌閑吃完之後,打了個飽嗝,哼哼道:「我說你們兩個小傢伙,別以為老頭我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不就是嫌棄老頭我嘛,有什麼難以啟齒的?說出來不就行了?」

彌塵彌月皆是對他翻了翻白眼,知道嫌棄,還不快滾,臉真厚!

彌閑又道:「不過你們剛才有兩點說錯了。」

「什麼?」彌塵問道。

「第一個就是,老頭我六歲那年不但逛過青樓,還偷過女人的褻衣。」彌閑胸膛一挺,露出「我很驕傲」的神sè。

彌塵二人對視一眼,一種惺惺相惜從心中生起,這老傢伙到底干過多少「人神共憤」的事啊!

彌閑扳起第二根手指,嘿嘿笑道:「這第二嘛,就是老頭子我不但臉皮厚,而且還是個大大的無賴。不管你們兩個小傢伙說什麼,只要不答應老頭子的提議,老頭我就賴在這不走了。」

看著老者那得意非凡的樣子,兄妹倆真想衝上去踹幾腳,好好解氣一番。

這老傢伙太無恥了,彌塵第一次聽說過有人說自己是個無賴,還臉不紅氣不喘,甚至還有點……自以為榮的意味?!真是眼瞎了!

「彌閑長老,不是小子不答應您的提議,而是那提議實在是……」彌塵苦笑道。

「提議怎麼了?劫人又不是你去做,你只要好好獃著就行了,到時候你只需狠狠幾遍,還怕征服不了一個小丫頭。」彌閑頗為意猶未盡的味道。

彌月紅著臉,她可是個正宗的未出閣少女,聽到彌閑這般略帶下流的話語,臉皮也是一時紅潤起來。嬌艷的玉臉,更是誘人非常。

彌塵咳道:「彌閑長老,談話到此為止吧,小子還要去修鍊,就不奉陪了。」

說著,就要起身離開,誰料彌閑說道:「修鍊?就你這樣練下去,一百年也突破不了靈帝境界。」

彌塵問道:「為何?」

彌閑嘿嘿笑道:「看你血氣充足,腹有龍息,隱隱有風雷之力,你是練了大荒風雷訣吧?」

彌塵點了點頭,對於彌閑能一眼看穿他所修功法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大荒風雷訣是彌族始祖創造的功法,在彌族中想來也是大名鼎鼎,如果彌閑不知道,那才叫怪了呢!

彌月也是側耳傾聽。

彌閑笑道:「如果僅僅是一般煉體功法,按照一般煉體功法的修鍊路子便可。但對於大荒風雷訣,這種煉體方法根本是無稽之談,你和月丫頭打鬥的時候,是不是用了靈氣,不是用純力量對打?」

彌塵如實點頭。

彌閑嘿笑道:「這就對了,原本以為月丫頭會發現,原來兩個都是傻乎乎的。」

彌月:「…………」第一次被人說成傻乎乎,彌月還真是無言以對。

彌閑道:「大荒風雷訣,所需之物,九滴神龍jing血,先天五行風雷一樣不能少。但除此之外,若不把所練者的體魄提上去,一切都是空話。照你們那樣打鬥還需動用靈氣,大荒風雷訣一輩子也不會有太大成就。」

「那要如何做?」彌塵問道。

彌閑看了他一眼,撇嘴道:「小傢伙,你一不是我弟子,二不是我兒子,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呃?」彌塵彌月無語,明明是他自己挑起的,現在講到關鍵時刻又停住了,這老頭是不是有病?

「那彌閑長老需要我去做些什麼?」彌塵問。

彌閑又嘿嘿笑道:「你小子倒是不笨,不過老人家我一不缺功法靈技,二不缺丹藥神兵,就是想找點樂子來打磨時間。」

撿個正太去種田 「那樂子是指……」彌塵硬著頭皮問道,雖然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彌閑笑笑,有點猥瑣,笑道:「看你小子身子骨挺結實的,應該差不多能承受住。小子,魔域聽說嗎?」

彌塵倒是沒什麼,但是彌月一聽到「魔域」二字,神情一變,皺眉道:「彌閑長老,這是不是有點嚴重了,魔域那地方極其危險……」

彌閑撇嘴道:「危險怎麼了,不經磨難,就想一步登天,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魔域雖然恐怖了點,但對於大荒風雷訣的磨鍊卻是最好不過。」

「那魔域是什麼地方?很恐怖?」聽完彌月與彌閑的對話,彌塵忍不住問道。

彌閑笑道:「的確有點恐怖,不過如果你能堅持下來,你的大荒風雷訣至少上升一個層次。魔域裡面沒有彌族居民居住,只有無盡的魔獸,而且這些魔獸與普通的魔獸大不相同。總之是個修鍊的好地方就是了,這可是彌族為數不多的絕佳禁地!」

「真能提升?」彌塵不確定道。

彌閑道:「當然,月丫頭以前也在魔域低級區域修鍊過。那裡不但對修鍊有幫助,對於人的一種意志也是極大的考驗。心志不堅定者,恐怕剛進去半個時辰就會哭著喊救命。」

彌塵聽后,微微捏了捏雙拳,堅定道:「我去!」

「哥哥,你——」彌月剛想說什麼,就被彌閑打斷道:「月丫頭,你著什麼急,有老頭子在,還怕你哥哥有什麼危險不成?」

彌月嘀咕道:就是因為有你老人家在,所以我才更擔心啊!

彌閑的不靠譜,是彌族聞名的,誰知道他會把自己哥哥教成什麼樣。萬一自己哥哥也變成他這般無賴,她可就有的哭了。

更何況,魔域那地方確實不是尋常人呆的,自己哥哥去那裡雖然能夠快速變強,但是前提是能承受住那無窮的打擊。想到自己當初第一次進去的時候,可是差點去了半條命。

彌閑摸了摸鬍鬚,說道:「既然你自己想好了,我也不跟你多說什麼,反正只要你還有半條命,老頭子我是不會出手的。而且,到那裡你就知道魔域的可怕了。」

彌塵深吸了一口氣,道:「我不會放棄!」

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彩,沒有一絲退縮之意。

只要能讓自己實力變強,彌塵可不會在乎什麼禁地不禁地,只要死不了人,這條命要多少有多少!

沒有實力,就沒有尊嚴,這片大陸,不會有人講什麼道理。說到底,實力就是道理!

無論何時何地,這都是不可避免的事實!

彌月苦笑一聲,明白心意已決的彌塵不是自己能規勸得了的,彌月也只能默默嘆息一聲,暗裡保佑。

彌閑嘿聲一笑,眼中透著一絲玩味,彷彿看到了一個很不錯的玩具一樣,說道:「既然如此,你今天晚上好好準備,彌心然的事先不急,最大樂趣放在最後才有意思。明天早上我帶你去魔域,到時可別哭爹喊娘就行。」

說著,似想到了什麼,彌閑笑了起來,有些為老不尊。

那怪異的笑聲,皆是讓彌塵兄妹二人有一種不詳預感在心頭縈繞……

第二天凌晨,彌塵早早起身,剛走出門外,就看到彌閑在門口邋遢無比的站著,在等著他。

早餐時,彌閑又是來了一堆沒營養的廢話,讓彌塵與彌月幾乎想捂起耳朵,逃過這宛如「十八層地獄」的痛苦。

啰嗦之後,彌閑見彌塵一切準備就緒,就不再說什麼,直接一個揮手,將彌塵捲起,下一瞬間,就消失了身影,只留下一臉還處於頭疼中的彌月……

千里之外,一處山巔之上,黑雲浮動,山頭似被黑漆塗成黑sè,充滿了詭異氣氛。山上寸草不生,更沒有一絲生氣可言。到處可見是光禿禿的怪形黑石。只有山下被一片黑霧籠罩,看不清下面景象。不過那不斷翻滾的黑氣,令人直有一種毛骨悚然之感。

這片山脈足足有數百座山峰,連綿起伏,似遠古巨龍的脊背,騰雲駕霧。

幾百座山體,被黑霧覆蓋,到處可見是綿綿不斷的黑sè。

單調,濃重,沒有生機!有的,只是死亡!

山巔上,彌塵黑衫著裝,對著身旁老者問道:「這裡就是魔域?」

老者便是彌閑,點頭道:「不錯,魔域是彌族建起之初就已存在,以前魔域裡面連瞬間秒殺靈神的魔獸都存在不少,但後來彌族先祖執掌此地后,這些高等魔獸全部被絞殺乾淨。如今的魔域最高也就是四階魔獸,相當於人類中的靈君境,不過,你不要小看這裡面的魔獸。」

頓了頓,彌閑鄭重道:「魔域經歷十多萬年的形成,裡面幾乎不存在靈氣,有的只是魔氣!」

「魔氣?」彌塵疑惑道,這魔氣他倒是首次聽過,不知是什麼東西。

彌閑解釋道:「魔氣,這種東西我也不知是什麼東西,但是人類無法吸收魔氣就是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