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一個好辦法。皇極天書對於許多修者來說,其誘惑力遠超不死靈藥,你若是現身,肯定會遭遇前所未有的圍殺。」樹jīng直接否定道

「那你有什麼好辦法?」趙寶皺眉道

樹jīng低沉道「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強攻,要麼我們救出語嫣美人,要麼我們死在星辰煉獄之內!」

趙寶聽到樹jīng這句話,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樹jīng幾遍,樹jīng被趙寶打量不耐煩了道「什麼?剛認識樹爺我么?」

「天歌道友,你的變化太大了,當初你可是最惜命怕死的,現在怎麼想起要拚命強攻了?」樹jīng如此明顯的變化,讓趙寶很驚訝。

「焚魂借法的痛苦樹爺我都經歷過了,沒有什麼可怕的,大不了就是一個灰飛煙滅的下場。樹爺我要霸氣的活下去,不要在唯唯諾諾的膽小怕死了,從你的身上我明白到,想要泡到大美人,要敢於流血,要敢於冒死血戰敵人,這樣才更容易贏得芳心。」樹jīng賽潘安的臉上,燃氣了熊熊的戰意。

趙寶錯愕發怔了,樹jīng著發怔的趙寶,它殺氣飆升道「蔡老頭這混蛋害得我失信於你,沒有將你最愛的女人保護好,小爺怎麼都要找回場子來!如果這真是星辰煉獄的捷徑之陣,進去之後,我們要聯手幹掉蔡老頭才行!」

說話間,樹jīng眉心處生出嫩芽,接著一團火在嫩芽周圍焚燒起來,樹jīng的氣勢徒然提升,一下子邁入到聖級狀態!

「好,幹掉蔡老頭,滅了蔡家!」樹jīng都焚魂借法了,趙寶戰意飆升的將先天混沌之力注入到他與樹jīng腳下的星辰隕石之中。

這星辰隕石被催動的發出密密麻麻的陣紋,將趙寶與樹jīng包裹起來,樹jīng到這個狀態,它不由低呼道「這捷徑之陣,不會將我傳送到其他的地方吧?」

「這捷徑之陣已經啟動,我們想法退離已經不可能了。」趙寶著這時候突然擔憂出聲的樹jīng笑道

捷徑之陣被啟動,星辰煉獄之內的蔡文松,敏銳的感應到了星辰煉獄周圍的帝紋連接在一起的異象,蔡文松面sè大變的站起身道「怎麼可能,有人找到了星辰煉獄的進出之陣。」

蔡文松伸手要將劉語嫣抓過來,樹jīng怪叫的聲音傳了出來!

「蔡老頭,你的對手是樹爺我,語嫣美人豈是你這斷臂的老傢伙可以觸碰的……」焚魂借法的樹jīng一拳打向斷臂的蔡文松,蔡文松沒有放棄抓劉語嫣,只差半步就將要跨入帝級的最強聖人,可不是樹jīng這樣焚魂借法,憑著秘術提升到聖級的人可以斬殺的。

只是在蔡文松用靈力探抓劉語嫣之時,趙寶施展移山倒海秘術,將劉語嫣給轉移到了另外的方向。

砰!

樹jīng的拳頭打在了蔡文松的身上,蔡文松老邁的身體都沒有晃動一下,他身上有星辰混沌之力反噬,將樹jīng的拳頭給毀滅成了齏粉!

樹jīng驚恐而退道「靠,蔡老頭也能催動星辰混沌之力?」

蔡文松傲然而笑道「哈哈哈,星辰混沌之力中,蔡家為尊!在這星辰煉獄之內,你們誰都逃不了!」說話間,蔡文松轉頭向了抱著劉語嫣逃走的趙寶。

這一,蔡文松不由一怔,隨即他勃然大怒道「你是誰?竟敢易容成老夫的樣子!」

「哼,你的樣子很瀟洒么?一張眼深如骷髏的臉,你要是晚上走出來,可能會活生生的嚇死幾個人,至於我是誰,我就是以不死靈藥買你人頭的人!」趙寶在回應蔡文松之時,他直接讓觀龍鏡將劉語嫣給收了進去。

「是你,人族祖地的姬寶!」蔡文松狠辣的催動星辰混沌之力,yù將趙寶秒殺。

趙寶運轉的聚星九斬的秘術,蔡文松的催動的星辰混沌之力根本無法靠近到趙寶的身邊,這星辰煉獄之內的蘊含帝紋的星辰混沌之力,都環繞到了趙寶的身邊,替趙寶阻攔蔡文松的聖人之威。

「星辰混沌之力中,我才為是王者!」趙寶運轉聚星九斬秘術的一瞬間,星辰混沌之力完全成了趙寶可以隨意支配的力量,蔡文鬆通過秘術催動的星辰混沌之力,完全沒有要去傷害趙寶的意思。

蔡文松到星辰煉獄中的帝紋都環繞在了趙寶的身邊,蔡文松不由大驚失sè道「先前是你控制了二十四座星宿山的星辰混沌之力?!」

「不錯,是我。」趙寶徒手一抓,星辰混沌之力在趙寶手中形成了一柄怪異的工兵鏟。

樹jīng停止焚魂借法的跑到趙寶身邊道「姬寶道友,你一個人都能搞定蔡文鬆了,還讓我焚魂借法消耗壽命做什麼?快點把我收入觀龍鏡之內,我可不想成為蔡老頭臨死的墊背之人。」

趙寶沒有多說什麼的將樹jīng收入觀龍鏡之內,同時趙寶一鏟劈向蔡文松!

蔡文松心驚肉跳的飛速躲避,他想不明白在這星辰煉獄之中的帝紋,怎麼就會幫助姬寶這個入侵的敵人!

著工兵鏟劈出來的星辰混沌之力中所蘊含的帝紋,蔡文松只能催動秘術逃出星辰煉獄,趙寶得勢不饒人,他手持星辰混沌之力凝成的工兵鏟緊隨其後追殺了出來。

「蔡文松,你哪裡逃!」趙寶追蹤出來,他發現蔡文松飛馳到天空之上,他手持環繞著帝紋的工兵鏟猛追上去,對著蔡文松的後背給劈了下去。

蔡文松絕命怒吼的,將自己的最強聖人的聖人小天地發揮到了極限,他桎梏住了帝紋的滅殺速度,讓他有更加充足的時間去逃亡。

趙寶手中星辰混沌之力凝成的工兵鏟很厲害,趙寶他自己本身卻不給力,在蔡文松拚命施展的聖人小天地之內,趙寶霎間無法動彈了。

先前拚死逃命的蔡文松,冷漠回身道「姬寶,在星辰混沌之力下,老夫或許不是你的對手,遠離星辰混沌之力了,你手上帝紋環繞的法寶,也難逃一死!」

蔡文松yīn冷的臉,讓趙寶想到了一個詞——回馬槍。

蔡文松這老傢伙,果然是老jiān巨猾,他出趙寶在星辰混沌之力下的可怕,所以才會拚命將趙寶向遠離二十四星宿山的地方帶。

「這蔡老頭不是一般的狡猾啊……」樹jīng在觀龍鏡之內給趙寶傳言道「姬寶道友,你要給力啊,語嫣美人跟我都不想死……」

趙寶也很想給力,可是聖人的小天地可以桎梏一片天地,趙寶只覺在這片天地之中,全部都是蔡文松的氣息,他想要呼吸都極為艱難,更別提掙脫出去了。

「姬寶,你去死吧!」蔡文松面目猙獰的全力催動聖人的小天地,開始發出聖級道紋去剿殺趙寶!

趙寶手中星辰混沌之力形成的工兵鏟,在抵禦蔡文松的聖人小天地,可惜這並不是與趙寶心靈相通的本命法寶,它無法自動護主的替趙寶抵禦蔡文松的聖人小天地。

「不錯,你該死了!」在這千鈞一髮,趙寶身陷死局之時,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接著一個碩大的龍頭從雲彩中出現,它滿嘴龍炎的將專心滅殺趙寶的蔡文松給遮在了口中。

「……啊……救命……砰砰砰……啊……放老夫出去……老夫不要死去……」蔡文松凄慘無比的叫喊聲從龍嘴之內傳了出來,還有一些蔡文松掙扎攻擊的聲音在響動。

趙寶則一臉震驚的著龐大無比的一對龍眼,因為這對金sè的龍眼正注視著他。

「人類,不要妄動,要不然下一個死的就是你!」青龍神獸冷哼jǐng告趙寶。

趙寶沒有理會青龍神獸的jǐng告,這條龍可以焚殺最強聖人,這說明這條龍也處於同樣境界之內,這種時候如果不逃走,豈不是傻子。

趙寶給青龍神獸留下一個閃電般的背影,眨眼間他就消失了,不過他並沒有遠離蔡家祖地,他返回到二十四星宿山之內。趙寶發現,這個地方,才是他能與任何敵人抗衡的福地。

青龍神獸見自己的jǐng告無效,趙寶逃跑了,它很惱火的將被燒成黑炭,卻沒有死去的蔡文松給吐了出來。不過青龍神獸可不是要放了蔡文松,它用犀利無比的龍爪,一下子將黑炭一樣的蔡文松四分五裂道「可惡的人類,你掙扎什麼,害得本龍無法去桎梏擁有不死靈藥的人……」

蔡文松的元神逃出來,想要飛遁,可惜他的元神速度遠沒有青龍吞吸風雲的吸力強,他的元神被吸入青龍神獸的大嘴之內,在這滿嘴龍炎之中,傳來了蔡文松驚恐絕望的慘叫之聲。~《》

請分享 ()?進入到二十四星宿山之內,趙寶凝視著手中星辰混沌之力形成的工兵鏟上,所蘊含的帝紋,剛才為了追殺蔡文松,趙寶都沒有心思仔細觀察這星辰混沌之力中蘊含的帝紋。《》

趙寶對觀龍鏡之內的樹jīng與劉語嫣輕語道「語嫣,天歌,你們現在觀龍鏡之內待會,我要參悟一下這形成星辰煉獄的帝紋,是怎樣的存在。」

「好啊,樹爺我可是很珍惜與語嫣美人單獨相處的機會的。」樹jīng興奮道

「寶哥哥,你要小心。」劉語嫣提醒道

「嗯。」趙寶回應一聲,而後他給觀龍鏡傳念,讓其不要傳任何心念感應給自己,趙寶從星辰煉獄的帝紋之中,感應到了一些意念。

「主人放心參悟,屬下替主人護法。」鏡中龍魂領命道

趙寶不再多說,他盤膝坐在一塊大青石上,沒有了鏡中龍魂的心念感應,趙寶聽不到任何的外界之聲。而在趙寶盤膝修鍊的高空上,青龍神獸正在大聲威脅,「可惡的人類,你快點出來,本龍替你殺了蔡文松,你要給本龍不死靈藥……你要是敢耍賴,本龍會讓你死的比蔡文松還要慘……」

「可惡的人類,你聽見沒有,快給本龍滾出來……」青龍神獸見趙寶無視它的存在,在專心致志的著手中的星辰混沌之力形成的帝紋,它高傲的尊嚴受到嚴重挑釁,它不由噴出一口龍炎襲向趙寶。

二十四星宿之山,可不是擺設,青龍神獸的攻擊,一瞬間引來無盡星辰混沌之力的截殺,龍炎沒有能夠攻入山峰之下,就被斬滅,還有星辰混沌之力追殺攻擊源頭的襲向了青龍神獸。

青龍神獸不敢硬碰這星辰混沌之力,它咒罵飛離道「可惡的人類,你總有從這二十四星宿山之內走出來的一天,本龍跟你耗上了,你能在這裡龜縮多久。」

青龍神獸的叫囂與咒罵之語,鏡中龍魂都聽到了,不過它嚴格遵照了趙寶的命令,沒有將這些話傳念給趙寶。

趙寶此時已經陷入到一種莫名的狀態,在他運轉聚星九斬的秘術之時,他能感應到星辰混沌之力所蘊含力量與辛秘,這星辰混沌之力遊走的帝紋屬於蔡家那一位驚采絕艷的天才,他的名字很普通叫蔡石。

這帝紋中,有他對星辰混沌之力的感悟與對霸者之道的絕對意念,在蔡石來星辰混沌之力,是天地間最強的毀滅之力,因為星辰混沌之力可以破掉天地間的任何『道』,蔡石想要掌控這星辰混沌之力,所以他的道是最為霸道的帝道,他想要以霸者之道來掌控星辰混沌之力,可惜星辰混沌之力屬於亘古長存的星辰,蔡石在二十四星宿山之內開創出了催動星辰混沌之力的道術,在這星辰混沌之力密布的二十四星宿山之內,他可以橫掃一切強敵。

然而,離開二十四星宿山之後,他在對決影子大帝之時,卻慘敗而亡。

「星辰混沌之力的殺傷力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媲美,可是有星辰混沌之力的地方,卻非常稀有。如果依靠星辰混沌之力才能達到最強之態,在沒有星辰混沌之力的地方與強敵對決,也難免不甘敗亡。」趙寶低聲自語,一時間,趙寶明白了桔子讓他不要過於依賴符寶術的原因。

這個世界是殘酷的,每隔幾萬年才有一人能夠證道成帝,生在可以證道成帝的年代是幸運的也是極為不幸的,因為這個時期註定有另外一個或是幾個同樣驚采絕艷的天才臨世。帝路爭雄,這就是對強者之路的磨礪與考驗。

救出劉語嫣與五鳳之後,趙寶心無所念,他融入到蔡石所留下來的修鍊心得,在參悟一位半步大帝所經歷的霸者之道,這其中所蘊含的驚天殺伐,讓趙寶覺得自己曾經利用仙砂屠聖的事情,只是一些小巫見大巫的小事,因為蔡石曾經斬殺的聖人無數,那無盡的怨煞之氣,從蔡石修鍊所留下來的帝紋中都能隱約感應到一些。

趙寶這一悟就是一個月的時間恍惚而過,二十四星宿山之上,每天都有一條氣急敗壞的青龍神獸怒罵,這青龍身神獸的怒罵之聲,早已經傳到了天痕山下。

大帝後裔家族的人,又一次的空手而回,開始還有許多人等待著掌控二十四星宿山的姬寶將二十四星宿山的防禦解除,讓他們沖入裡面去滅掉蔡家,好找姬寶換取不死蟠桃樹。

可是一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過,所有的人都失去耐心的離去了,唯有青龍神獸魔障一樣的在二十四星宿山的天空上每天怒罵。

終於,趙寶從參悟狀態中清醒過來,趙寶通過手中的帝紋感悟到了蔡石對決影子大帝戰死之前的無情帝路,為什麼要說無情,因為萬年前,蔡家的天才其實不只是蔡石一個,還有另外兩個與蔡石從小長大的堂兄弟也同樣天賦異稟。可是為了爭奪蔡家第一人的地位,蔡石在兩次對決之下,親手斬殺了這兩個一起長大的堂兄弟。

外人來,蔡石冷血無情,殺兄屠弟如屠草芥。真正體悟過蔡石半步大帝之路的心態變化的趙寶,才知曉,蔡石斬殺兩位非要跟他生死對決的堂兄弟之後,曾經對著殘陽落下霸者之淚。

「怎麼會這樣?為了證道成帝,曾經生死與共的兄弟也要生死相對?這樣無情的帝路有什麼好走的?」趙寶從記錄了蔡石所有成長曆程的星辰混沌之力的帝紋中,體悟不到證道成帝的歡樂與榮耀,這裡儘是冷漠無情的殺伐與鮮血。

「主人,強者為公敵。你在他人心中留下無敵之印象,其他的強者唯有斬殺掉心中所畏懼的無敵之人,才能在證道成帝之時,不會因此而引發出心魔,才可能真正無所畏懼的證道為帝。」鏡中龍魂替趙寶解惑道

樹jīng憋不住說話道「姬寶道友,你這一參悟就是一個月,你就不怕樹爺跟語嫣美人培養出感情,讓你成為被甩的人么?」

「這樣你就得死!」趙寶的雙眸中暴戾殺氣驚人。

樹jīng不安道「姬寶道友,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趙寶深吸一口平復著心緒道「不要刺激我,我從這帝紋中感應了蔡石的一生,他的殺盡所有敵人的霸者之道,讓我難以壓制心中的殺意。」

「蔡石?蔡家的那一個死在影子大帝手上的半步大帝么?」樹jīng吃驚道

「嗯。他的一生很悲涼……」趙寶嘆聲道

「帝路爭雄,落敗者當然無盡凄涼。」樹jīng理所當然的說道

趙寶搖了搖頭,他沒有給樹jīng過多解釋,沒有感悟過蔡石的人生經歷之前,趙寶也只會覺得帝路爭雄落敗者就該凄涼,現在他覺得是蔡石的天賦,讓他成了一個雙手沾滿親人鮮血的可憐人。

「姬寶道友,你感應了一位半步大帝的一生,如果按照他的道走下去,豈不是很容易在未來證道成帝?」樹jīng忽然興奮道

樹jīng的話,讓趙寶下意識的搖頭道「霸者之道太血腥,太無情,這不是我要走的路!」

「帝路就是無情血腥的,你想要在帝路上講情義,乾脆就不要走上這條路。」樹jīng沉聲道

「你說的不錯,帝路不適合我走……」趙寶淡然笑道

樹jīng聞言瞪大眼睛道「姬寶道友,你開什麼玩笑?皇極天書你都得到了,你還有什麼選擇的餘地,你已經在帝路之上了!」

「我得到的只是皇極天書的殘卷,又不是完整的皇極天書,其實它的威力沒有你想象之中那樣強大。」趙寶解釋道

「的確不太強,沒有能打爆帝級法寶,只是斬殺了帝級法寶防禦之下的敵人而已。」樹jīng鄙視的向趙寶道「你別自欺欺人了,掌握了皇極天書,還說帝路不是你要走的路?即便是你從現在開始隱世不出,若干年後,如果有半步大帝想要證道的話,第一個要殺的人就會是你。」

著一臉茫然表情的趙寶,樹jīng冷聲道「鏡中龍魂所說的話,才是真諦。強者為公敵,任何一個強者都是他人證道路上的絆腳石,不將一個公認的強者斬殺,誰能承認你是無敵的大帝?還有一個強者沒有殺死,誰有能去突破證道,要是證道之時的心魔發生,其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身死道消!」

頓了頓,樹jīng以一個老前輩的語氣道「姬寶道友,不要幻想你不出手殺別人,別人就會對你敬愛有加的事情了。你現在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不斷強大自己,將帝路上的敵人全部斬殺,最終站到那不可一世的大帝之位上,才能對世人說,其實帝路不適合我走的話!」

「主人,你要有一顆證道之心,要不然就會走上死亡之路。」鏡中龍魂附和道

趙寶苦澀搖頭道「難到我就成為公敵了?」

「廢話啊?皇極天書在誰手上,誰就是公敵!幸虧你會改容換貌的秘術,要不然你只能等死了。」樹jīng白了趙寶一眼后,它沉聲道「姬寶道友,你感悟了一位半步大帝的一生,這可是天賜的修鍊經驗,我你就走霸者之道,按照蔡家半步大帝的修鍊經驗去走,這肯定能讓你縮短證道的時間!」~《》

請分享 ()?「霸者之道?」樹jīng的話,讓趙寶第一個想起了慕容潔,而後他想起了劉語嫣,最後趙寶想到了卓刀與戰峰。《》

霸者,無敵於天下,只要是敵對者皆要斬殺,這條路太過無情與血腥,趙寶只能搖頭道「霸者之道還是算了,我不想真的成一個殺人狂魔,小爺還想妻妾成群,兒孫滿堂呢。」

「這霸者之道,跟你妻妾成群,兒孫滿堂有衝突么?你的妻妾還能跟你帝路爭雄不成?」樹jīng鄙視的翻白眼道

「天歌樹人,你不要勸寶哥哥走上霸者之道了,蔡家的半步大帝最終還是死在影子大帝手上,可見霸者之道是不成功的道,寶哥哥怎麼能走一條不成功的道?」劉語嫣聽了趙寶的話之後,她開心的阻止樹jīng繼續勸說趙寶,在劉語嫣來,殺人太多,並不是一件好事。

樹jīng見劉語嫣這樣說,它嘻笑討好道「語嫣美人都說話了,我就閉嘴了。」

樹jīng對劉語嫣是這樣說的,可是它單獨給趙寶傳言道「姬寶道友,樹爺我現在明白你為什麼不想走霸者之道了,你的道侶與妻子都是善人,你走上霸者之道,恐怕有一天你真會跟慕容潔帝路爭雄,生死相向了。」

趙寶沒有去回應樹jīng,因為趙寶心中已經有了自己想要走的道,他希望一切有些東西能夠永恆,他更加希望星辰混沌之力可以永恆存在在自己身邊。然而,這世間並沒有太多東西能夠永恆的存在,星辰或許能算是一種。

「如何永恆?」趙寶腦海中浮現出無盡的可能與想法,一下子,趙寶再度陷入參悟狀態,鏡中龍魂與趙寶心念相通,它能感應到趙寶的一些想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