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你放開我……我要被你抱得沒氣了……”狗子斷斷續續地說道。

璽傑京聽到狗子的話,連忙將他放開,不過他眼中的得意,看得出來這是他故意的。

“汪,璽傑京你個狗R的!竟然耍我!”狗子連忙罵道。

“略略略,我纔不給你日呢!”璽傑京吐着舌頭,調皮地說道。

王宇這時候也將炎長樂從懷中放了下來。

炎長樂臉色羞紅,當着狗子和璽傑京的面與王宇熱吻,這讓她還是有些害羞。

“行了……”王宇皺着眉頭說道,他輕輕地拍了拍炎長樂的翹-臀,示意讓她先走。

聽到王宇發話了。

狗子和璽傑京立馬鎮定下來。

“老大,你要的地圖。”璽傑京連忙將地圖雙手奉上。

王宇看着地圖,發現自己剛剛竟然只是在隕神湖的另一處,也是處於水龍國的邊境,頓時有些無語。

不過既然回來了也就算了。

“行,我知道了。”王宇說道,“狗子你跟璽傑京去玩吧,明天一早我就離開。”

“好!”璽傑京重重地點頭。

緊接着他就抱起狗子往外面趕去。

“狗子,走,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汪汪汪!衝啊!”

一人一狗就這樣衝出了皇宮。

王宇知道,起碼今天的火雀國皇城是沒辦法安寧了。

不說如臨末日,最起碼雞飛狗跳是避免不了的。

王宇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要好好的安撫一下炎長樂。

等到王宇來到炎長樂臥室的時候,王宇看到的不只是一個炎長樂。

還有久久未見的阿狸。

“阿狸……”王宇輕聲念道。

阿狸沒有說話,她直接撲入王宇的懷中。

“我好想你。”許久之後,阿狸才說道。

“我也想你。”王宇拍了拍阿狸的肩膀說道。

接下來的時間,王宇全部在陪炎長樂和阿狸。

期間炎長樂和阿狸都已經怕了。

她們還是贏不了王宇。

“你們好好休息吧。”王宇在她們的額頭輕輕一吻,看着虛脫的兩女,他發現自己似乎還沒有得到滿足。

他細數一下時間,發現時間似乎差不多了。

“已經過去一年了啊……”王宇喃喃自語道。

“去看看小雨吧。”

下一秒,王宇出現在青蓮宗。

是以前王宇經常呆的那個房間。

一進入到房間,就發現柳茹雨正在牀上睡覺。

“什麼人!”柳茹雨警覺性很強。

不過很快,當她看到王宇的時候,瞬間眼淚涌了出來。

“王宇!”她撲入王宇的懷中,主動吻起他來。

王宇本來慾望就沒有發泄完,頓時直接反客爲主。

“小雨,我想要了你……”王宇輕聲地在柳茹雨的耳邊說道。

“好……你輕點……”柳茹雨的聲音入蚊子一般小。

不過王宇還是聽到了,他大手一揮。

兩人就開始坦誠相對。

雖然王宇跟柳茹雨之前就有過一些親密舉措。

但是柳茹雨一直渴望着成爲王宇的女人。

這一夜甚是瘋狂。

王宇沒有想到,剛剛破瓜的柳茹雨,竟然一個人就跟自己戰個旗鼓相當。

“你不疼麼?”王宇輕輕地抹去柳茹雨臉上的淚痕。

“疼……”柳茹雨點頭。

“那你爲什麼這麼瘋狂?”王宇帶着玩味兒的笑容看着柳茹雨。

“因爲,我知道很難見到你……”

王宇沉默了。 “狗子,抓好了!”

“汪,好了!”

在衆人的注視下,王宇和狗子又消失在他們的眼中。

看着王宇和狗子消失,炎長樂倒在阿狸的懷裏。

“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再回來。”炎長樂說道。

“沒事,我們雖然不能追隨他,但是我們能在這裏等他啊。”阿狸輕聲地安慰道。

實際上,她心裏也很想跟着王宇離去。

但是她知道。

現在的她,只不過是王宇的累贅而已。

柳茹雨也是一樣的想法。

本來她是想着跟着王宇走的,畢竟她的實力已經到了元嬰六重。

可是當他知道王宇已經是分神九重的時候,她懵了。

無奈的她選擇了繼續閉關,她堅信,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能追隨到王宇的步伐。

“到了。”王宇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隕神湖。

這是自己那次跟狗子分離的地方。

“狗子,還記得這裏麼?”王宇問道。

“汪?我看看。”狗子從王宇的肩膀上探出頭。

他四處看了看,發現這個地方自己沒有印象。

“不記得,汪。”狗子搖了搖頭。

“在這裏你變成蛋的啊,原本這裏是一片陸地,結果最後成了湖。”王宇說道。

狗子這纔想起來,之前自己變成了真身,但是因爲實力不夠,被打回原型了。

只是那時候這裏還沒有變成湖而已。

來到這裏,王宇還想到一個人。

一個他時常想起的女人。

是他心裏已經預定的女人。

她就是水龍女皇——王夢潔。

“走吧。”

王宇看着眼前水龍國邊界。

只要過了隕神湖,就到了水龍國了。

那裏,有王夢潔在等着自己。

現在王宇走的路,他很熟悉。

這是之前水龍國游龍宗試練的地方。

現在不是試練的時候,所以這裏荒無人煙。

一人一狗就在森林裏走着。

狗子突然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狗子?爲啥不走了?”王宇不解地看着狗子。

“汪,我想吃臭豆腐,我得了吃不到臭豆腐就走不動道的病兒。”

狗子說着,然後捂着自己的狗腿子,在那哀嚎着。

王宇看着狗子這樣子,心裏也是覺得有些好笑。

不過他也想到自己似乎很久沒有做飯了,很久沒有吃臭豆腐,沒有抽華子了。

“行,那咱們做臭豆腐。”說着王宇從系統空間裏掏出鍋碗瓢盆。

“汪,太棒了!”狗子一下就站了起來,絲毫沒有得病的跡象。

王宇從懷裏掏出一包懷子,給自己點了一根,然後一根丟給狗子。

“來,狗子,給你華子。”王宇說道。

“不要不要,那玩意兒抽不慣。”狗子連連搖頭,“你給我可樂或者雪碧好了。”

王宇一聽,心想這狗子還挺會挑的嘛。

“行,可樂怎麼樣?要加冰麼?”王宇看着地上的狗子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