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又有一些流言在群落里傳開了……

「聽說是宛如收服了妖怪,所以再也沒有女孩遇害了!」

「嗯,我也聽說了,好像那宛如應該是仙人下凡,專門拯救我們的!」

「啊,怪不得宛如長得那麼漂亮標誌,連首領都被她迷住了,原來是仙女下凡啊!」

……

但是,乾昊始終覺得,事情絕沒有表面看到的這麼簡單,他總覺得有很多地方都不對勁。

首先,是突然歸來的宛如。以前的宛如嬌柔俏皮,面對乾昊時總是含情脈脈,可現在的宛如,似乎對乾昊很不屑,就是偶爾的對他溫柔一下,也讓乾昊覺得很彆扭很不自然。

其次,是宛如的親哥哥大宇。每次遠遠見到乾昊,都會設法躲開,就好像很害怕乾昊似得!儘管大宇曾經害過乾昊,可是後來也握手言和了,見面也會象徵性的客套幾句,但是自從宛如回來后,大宇見了乾昊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唯恐避之不及。

然後,就是大白鱷的反常舉動。自從宛如從古河南岸回來之後,只要是夜幕降臨,大白鱷每天都會暗中守護在乾昊的家門前。

起初乾昊並不知道,後來一次夜間睡不著,他起身打算到群落里巡視一番,為了不驚擾母親,他盡量放輕腳步,可就在開門的一瞬間,他看到了躲閃不及的大白鱷,這讓乾昊大為吃驚。

大白鱷借口說是水裡熱,想出來透透氣,涼快涼快,正巧經過乾昊家門前,乾昊雖然表面上相信了,心底卻產生了懷疑……

之後,乾昊開始暗中觀察,發現大白鱷根本就不是路過,而是每天都這麼守護在他的家門前,只是自從被乾昊意外發現后,它不再守在門口,而是轉移了地點,選擇趴卧在乾昊家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

最後,就是夜行衛們發現的離奇景象。他們說,在夜間巡邏時,經常看到夜間的天空中白光一閃而過,直奔古河南岸飛去,尤其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夜晚,那白光甚是晃眼,並且這白光好像是從宛如的家中飛出來的!

然而,鑒於群落中的流言,他們誰都不敢貿然跟隨,怕惹怒了神靈,遭受報應,只好上報首領,一切由首領安排定奪。

這一連串的古怪現象,讓乾昊隱約感覺到山雨欲來的感覺,一場隱形的惡戰似乎就要來臨……

為了儘快揭開心中的疑團,同時又不打草驚蛇,乾昊決定鋌而走險,一個人暗中行動。

乾昊首先要調查的就是宛如,對他一往情深,令他魂牽夢繞的女孩。他要弄明白是什麼原因導致了宛如的改變,使得原本痴戀愛慕自己的她,突然間變得如此冷漠無情,虛與委蛇。

於是,乾昊開始主動出擊,三番五次地約宛如單獨見面,開始時,宛如總是找各種借口推脫,可是次數多了,她也明白,這難免會引起乾昊的猜疑,於是只好勉強答應乾昊的請求。

夏至馬上就要來臨,自然晝長夜短,這一天,乾昊和宛如約好的日子,彼此要早早來到群落附近的小樹林,纏纏綿綿,互訴衷腸…… 乾昊自然是來得很早,天還沒有亮,他就來到了相約的地點,就是曾經宛如傷心哭泣的那棵大榆樹旁。

天空中正高掛著一輪彎月,即使那月牙兒看起來又細又小,若隱若現,還是給黑色籠罩的大地帶來一絲光亮……

乾昊早就料到自己會先到,因為他知道,宛如一直都怕黑,肯定不會早來,既然天還沒有亮,索性乾昊就地坐下來,背靠著大榆樹稍作休息。

儘管乾昊已經很久沒有好好休息了,儘管他隨身攜帶著防護工具,儘管這小樹林離著群落很近,也從來沒有發生過居民遇害的事情,他還是不敢眯眼睡上一會兒,因為這些天發生的事,讓他充分明白了一個道理:萬事難料。

並且,乾昊一直在心裡警告自己,他的這條命絕不能白白送掉,一定要好好地保留著,留著為群落里的人們消災解難,留著為群落做出更多的貢獻,而眼下他要做的事就很重要……

「啊……誰?是宛如嗎?」乾昊正想著,突然感覺身後有動靜,接著便有一雙小手捂住了自己的雙眼。

這手很柔軟,但是卻異常冰冷。乾昊知道,這雙手肯定是宛如的,因為宛如一直都體寒,就算是在炎熱的夏季,也不例外,可是現在的這雙手似乎比以前更涼了!

「別鬧了,我的好如妹,快鬆開手!」發現對方不但不鬆手,反而更用力了,而且還用指甲尖撓乾昊的眼睛,乾昊開始笑著央求道。

「嗯,這還差不多,知道叫如妹就行,我可是早就到了,比你還要早來一會噢!」宛如鬆開手,洋洋自得地說著。

就在這時,本就黑乎乎的樹林,突然間變得異常黑暗,伸手不見五指,空中的小月牙似乎也害怕這漆黑的時刻,早就不知躲到哪裡去了!黎明前的黑暗來了!

「嗯,快過來,如妹,到我懷裡來!」乾昊說話間,便一把將宛如擁入懷抱,不解地問道,「呀,你竟然比我還早到一會,你不是最怕黑嗎?」

「啊,你幹嘛,占我便宜……討厭!黑有什麼可怕的呀,從小到大我從來都沒有怕過黑!」宛如毫不含糊地說著。

宛如的回答不禁讓乾昊的心裡「咯噔」一下子,因為他清清楚楚地記得,宛如曾經親口對他說,她最怕黑,尤其是一個人的時候。

而眼前的宛如,卻說自己從來都不怕黑,並且剛才乾昊突然擁抱她的時候,她反應很劇烈,用力推了他一下,可能覺得乾昊太用力了,就放棄了……

可就是那一推,也足以讓乾昊明顯地感覺到,宛如現在的力量非常大,跟之前的體質簡直判若兩人……

還有就是,由於母親西亞的原因,乾昊和宛如約會的機會並不多,所以宛如最喜歡依偎在乾昊的懷抱里了,可是這次卻似乎很抵觸……

眼前的種種跡象,讓乾昊恍然間產生了一種錯覺,一種似乎不認識宛如的錯覺……

「你難道忘了嗎?你曾經在這個地方親口對我說的,你說你從小就怕黑!我可是記得真真切切的!」乾昊繼續提醒道。

「啊,嗯,想起來了,我們過去經常在這裡約會,我的確在這裡說過怕黑,不過當時都是逗你玩的,你竟然當真了,還記得這麼清楚,哈哈……」聽到乾昊的反問,宛如先是一愣,但隨即就給出了解釋。

這下乾昊就更懷疑了,因為他剛才的提醒中有一半是假的,宛如的確是親口跟他說過她從小怕黑,但是不是在這個小樹林,而是在古河南岸的石屋內,並且之前他們的約會地點根本不是這裡……

雖然乾昊是首領,想要娶宛如為妻也很容易,但是考慮到母親的感受,乾昊只好在暗中和宛如私會,為了遮人耳目,避免消息傳到母親耳朵里,乾昊只好在夜幕降臨時,和宛如在古河岸邊約會,大白鱷在一邊通風報信……

同樣也是因為乾昊是首領,群落里的大小事情非常多,他們的約會機會也就很少,一個月也就那麼兩三次,自從群落里發生了女孩遇害事件,乾昊就將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搜尋兇手上,哪還有時間考慮私人問題!

現在,群落里暫時平靜下來,乾昊也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和宛如纏綿一番,可是現在的宛如卻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

此時,黎明前的黑暗已悄然退去,黎明已經來臨,可乾昊不知道,群落所面臨的黑暗什麼時候能夠消失,人們的光明何時能夠來臨……

「好了,如妹,天已經亮了,我也該回去了,等有機會我再約你!」乾昊說著,鬆開了抱著宛如的雙手。

「哦,時間可真快!好吧,群落里的事也夠你忙的,等你有時間了再來這裡吧!」宛如似乎並不留戀。

「那,如妹,你先走吧,免得讓群落里的人們看到,傳到我母親的耳朵里,惹得她不開心!」乾昊說著,示意宛如先走。

「哦,好的,乾昊哥,我先走了!」宛如說話間就轉身離去。

可能是覺得哪裡有些不妥當,宛如走了幾步后,又回過身來,朝著乾昊嫣然一笑,擺了擺手,算是告別,之後便很快消失在乾昊的視線里……

望著宛如離去的身影,乾昊越發覺得奇怪,宛如走路的時候一直都是非常輕巧的,就算是快步走,也不會像今天這樣健步如飛……更何況,還是剛剛與乾昊相會之後……

面對此情此景,乾昊心裡很不是滋味,可是事實擺在面前,他又不得不接受:如今的宛如早已不是當初的宛如……

正當乾昊走出小樹林,抬頭望向天空,準備看看當天的天氣如何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天空中有一道白光閃過,轉瞬即逝,儘管就是眨眼的功夫,儘管是晴朗的白天,儘管白光和天空中白雲的顏色混在一起,可還是被細心的乾昊捕捉到了……

「啊,白光!」乾昊心頭一震,不禁想起了夜行衛們的報告,「我正想著今晚探尋這白光的來源,沒想到大白天的也出現了!」

「嗯,不對,為什麼宛如剛一走,就出現了白光?難道這白光與宛如有關不成?」乾昊想到這裡,也被自己的大膽猜測嚇到了。

於是,他徑直朝著宛如家走去,很快來到大宇門前,大宇正在家門前獃獃地坐著,遠遠見到乾昊走過來,便急忙起身要躲回家裡去。

但顯然已經來不及了,乾昊大聲喊住了大宇,無奈之下,大宇只好硬著頭皮停下來,等著乾昊的到來!

「大宇,我問你,宛如現在在家裡嗎?我找她有點事!」乾昊直接說明來意,眼睛一直緊盯著大宇。

「啊,嗯,首領大人,是這樣的……宛如一大早就出去了……一直還沒回來!你還是等晚些時候再過來……要不,她回來后我轉告她,讓她去找你!」大宇結結巴巴地說著,眼神里透露著驚恐,身體都開始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大宇,你很怕我嗎?」乾昊忍不住問道。

「啊,不,我是最近身體有點不舒服!」大宇知道自己失態了,慌忙解釋道。

「嗯,不用了,我找她也沒什麼大事,你也不要告訴她我來過!」乾昊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一大早就出去了,一直沒回來,可我明明是沿著她回家的路跟來的!」乾昊想著,眉頭緊皺,「由此看來,宛如與白光極有可能有很大的關係……」

走出去很遠后,乾昊再次轉身回頭望向宛如的家門,此時的大宇早已大門緊閉,躲起來了…… 夜幕降臨之時,乾昊趁著大宇不注意,悄悄溜進他的家裡,潛藏在儲糧倉背後,靜靜地等待著……

「刷」的一聲,眼看一道白光突然飛入院內,乾昊馬上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啊!」乾昊驚得差一點就喊出聲來,幸好他眼疾手快,趕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儘管早有心理準備,可是乾昊做夢也沒想到眼前的畫面:只見白光輕輕飄落到院中間,瞬間變幻成了宛如!

只見宛如快速走到屋門口,抬手輕輕叩門,嘴裡還小聲喊道:「大宇,開門,快開門!」

聲音雖小,可是卻透著冷酷,而且宛如直呼大宇的名字,沒有一絲的停頓和遲疑。

「吱啦」一聲,門被打開,大宇滿臉堆笑,對著宛如點頭哈腰,嘴裡小聲說道:「您回來了,有什麼吩咐,儘管說!」

「嗯,我這一天沒回來,可有異常!」宛如詢問道。

「沒,沒有什麼事發生,就是早上乾昊首領來找過您!他說也沒什麼事,就是想見見您!」大宇如實交代道,全然忘記了乾昊的囑咐。

「哼,那小子倒是真痴情,他哪裡是想見我,是想跟宛如互訴衷腸吧!但是,他對宛如無論多麼用心都是徒勞,因為,宛如永遠只會屬於我!對於他,哼哼,我早晚會要了他的命,只可惜我現在還沒有能力送他見閻王,他身上似乎有一種我無法觸碰的力量,阻止我去傷害他,我的指甲竟然觸碰不到他的眼球!」宛如恨恨地說道。

「行了,既然沒什麼異常,我就放心了,我再一次警告你,不要對任何人泄露我的存在和行蹤,尤其是你們那首領乾昊,否則我會將你碎屍萬段,你的妹妹宛如也將永遠被我操控著,忍受我的折磨!」宛如聲色俱厲地威脅道。

「您放心,您的話我一定謹記在心,並且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著自己!」大宇信誓旦旦地保證著。

「這樣最好不過,如若被我發現你有什麼貓膩,就別怪我手下無情!還有就是少跟乾昊那小子接觸,那小子太詭異!我走了!」話音一落,宛如便又幻化成一道白光,飛出院子。

宛如和大宇剛才的一番對話,被儲糧倉背後的乾昊盡收耳底,乾昊也終於明白:剛才院中的宛如的確是假冒的,真宛如早已被兇手所控制,而大宇顯然很懼怕假宛如,並且懾於對方的恐嚇,一直在儘力避免和乾昊接觸。

「可是這假宛如到底是何方妖孽?真宛如又被困在哪裡?顯然,這大宇肯定知道一些其中的內幕!」乾昊想到這裡,縱身一躍,從儲糧倉背後跳出來!

「咳,大宇,你給我站住!」眼看大宇就要關門進屋,乾昊猛地高聲斷喝!

「啊,誰?」大宇不禁被嚇得魂飛魄散,兩眼直愣愣地看著院中突然出現的人影。

「大宇,你可真行,你到底隱瞞了多少事情?剛才的假宛如到底是什麼來歷?說,快說,小心我打斷你的雙腿!」乾昊一個箭步竄到大宇面前,狠狠抓住他的衣領,一把就把他從屋內給拽出來。

「我……首領大人……你都看到了……」大宇哆哆嗦嗦,腳底下滲出一灘水,小便失禁!

「不只是全都看到了,我還全都聽到了!少廢話,老實交代!」乾昊暴怒道。

「我……我不敢說,我若是說了,那妖怪一定不會放過我,肯定會將我碎屍萬段!」大宇顫抖著說道。

「哼哼,你可真是個混賬!宛如生死未卜,也不知道在遭受什麼非人的折磨!你卻為了顧全自己的性命,任由妖怪擺布,你就不怕哪天,那妖怪利用完你之後,照樣將你剁成肉泥!你可真糊塗啊!妖怪的話你也相信?」乾昊一頓狠狠奚落。

此時的大宇,已經從剛才的驚嚇中清醒過來,面對乾昊的質問,他無言以對,他承認他很懼怕那妖怪,但是他更多地是為了妹妹宛如的安危著想,因為妖怪答應他,只要他保守秘密,就可以保證宛如毫髮無損!

但是,乾昊說得又何嘗不對呢?妖怪的話又怎麼可以相信呢?畢竟自己沒有親眼看到妹妹,也不知道她究竟現狀如何,是否真如妖怪承諾的那樣,還活得好好的!

而眼前的乾昊,大宇卻是非常了解,不僅才華出眾,頭腦靈活,而且重情重義,是群落里人人稱道敬畏的首領,尤其對宛如,更是情有獨鍾。

「好吧,首領大人,我說,但是我知道的也有限,我只能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訴你!」大宇咬咬牙,一副豁出性命的架勢。

————————————————————————————————

原來,當初宛如從古河南岸回來后,大宇很快就察覺到她的異常,雖然樣貌沒有任何改變,可是言行舉止卻與之前大相徑庭,起初大宇以為是妹妹受了驚嚇所致,沒有太在意,可是緊接著發生的事,差點沒把他嚇破膽……

那天,正值十五月圓,大宇由於鬧肚子,深夜起來上茅廁,推開門,就迷迷糊糊地走出來,奔著院內的茅廁走去,可是沒走幾步,就覺得腳下一滑,「哧溜」一聲摔了個仰面朝天。

「他娘的,什麼東西?差點沒把我摔死!」大宇抱著頭慢慢爬起來,嘴裡恨恨的罵道。

「啊……」大宇尖叫一聲,便又癱倒在地。

只見一條大白蟒正盤卧在院中,兩目放光,惡狠狠地盯著大宇,血盆大口已經張開,似乎眨眼間就能將大宇吞進肚裡。很顯然,剛才大宇不小心踩到了大白蟒的身體,才導致仰面摔倒的!

「嗯,大宇,你不用驚慌,只要你老老實實聽我的話,我不會傷害你的!」大白蟒突然開口說話,並表明不會傷害大宇。

「既然被你看到了,我也就實話告訴你吧,免得你出去亂說話,壞我大事!」大白蟒接著說道。

「我本是月宮中的一名守衛,由於誤犯仙規,被貶下界,成為一條穿梭于山林之間的白蟒……」大白蟒開始道明自己的來歷。

原來,按照當初的規定,五百年後,大白蟒才可以走出禁地——也就是古河南岸的一個地穴中,重新獲得自由,而今年,就是大白蟒走出禁地的第一年

雖然大白蟒已經有了五百年的修鍊,但是離成仙還差得很遠,所以為了早日成仙,它就開始設法食用少女的心臟,以便快速增加內力,因為少女之心為至純之物,可以迅速提升它的靈力!

當時,由於他的功力不足,取少女之心時,難免會留下壓痕和爪痕,因為那個時候,它所能承受的騰空時間有限,並且幻化出的人手還尚未達到正常的形狀。

果不其然,食用少女之心后,大白蟒的功力猛增,現在已經可以任意幻化成人的模樣,除了十五月圓這一天,只有這一天,它不能幻化成人。

因為每到十五月圓之時,月光所散發出的至陰至寒之氣,可以無形中壓制大白蟒的內力!所以今天,也正值十五月圓,它自然不能幻化成宛如,而宛如的住所又太狹小,它只好盤卧在院中修鍊,沒想到大宇卻突然中斷了它的修鍊進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