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好吧。來吧!”雷動剛說完來吧兩字,那一股精純的火系內氣就是直涌入他的丹田之處。

在1個多小時後**中,今天的吸收也是完畢了。

雷動已經累死了,牀榻上一躺,就睡着了。

第二日,雷動,還是早早的起牀,一番洗漱後,烏袍拳法武動施展。舞動着手中有着撕裂空間力量一般的拳頭,隨着身體在漂浮。

幾許過後,烏袍拳法練畢。走向了昨晚因爲沒有食慾去的食堂,開始大吃特吃了起來。

而且而碰上了上次在食堂鬥爭中幫助新生的清竹師姐,那清竹也是詫異,普通新生基本上這麼早是不起牀的,都是賴在牀榻上,睡着那懶覺,可是這個新生卻早早的起牀了。

兩人點頭示意一番後,也不搭理對方,吃着自己的早餐,也是因爲現在這個時間段人少。

所以雷動啊,吃了很多東西后,也是不見得拿餐盤的地方,那食物的減少,而那清竹也是看見這雷動吃飯的形態後,也是不吃了,起身後也就不見了。

巨大的訓練場內。

“今天呢?經過昨天我們火系一年級3個班的導師一番商量後,決定帶着大家去龍錫鎮外的一個峽谷,帶大家去看看那些低級的妖獸們,還有講解一些野外深林中的生存之法。”謝清說完頓了頓。 “還有,我在這裏警告一下,我們班的班長雷動學員,以後打鬥別當真,點到爲止,今日我們黃素同學也是因爲腳傷,不能一起前去了。”一番講解之後,謝清兩眼微瞪着前面一排的雷動。

雷動一開始還是想解釋一番,卻被黃素的話給阻止了,黃素解釋自己的腳傷是被路遇的一條白神莽所傷,後來靠着自己的逃跑功法也是躲過一劫。

“看來這白神莽,也是打不過我,去找另外一個對象了。”雷動搖了搖頭,看着身邊腳步纏着白色繃帶的妖嬈女子,低頭思緒起來。

雖然總感覺不太對勁,但是也沒其他可以解釋的地方了,也不去多想。大部隊已經從學院大門處進行冒險的出發了。

隊伍緩緩的往着前面走着,按着班級的高低次序,先是重班,而後曦班。最後是雷動的重班。

“雖然黃素和我解釋過了,但我其實還是真的不信,這龍錫湖邊會有着白神莽。這一帶我都是很清楚的,任何妖獸是不敢進入龍錫鎮以及學院邊上。如果進來了,基本上這些妖獸也是會被我們學院的學員或者長老們所斬殺的。”突然身邊的謝清,低着頭,往着雷動的耳朵邊說去。

雷動一陣無語,又被誤會了,我難道真的是有這麼衰嗎?

也不解釋,低頭道了一聲謙,說是不小心所爲,以後不會再亂來了。

雷動說了這番話後,謝清也是笑了一笑,他其實也是挺喜愛這年輕低調的少年,但畢竟作爲導師公平是第一位,壞學生也是自己的學生,好學生也是,所以有些事情他要儘量做到公平!

也是因爲大家都是內氣師,雖然各自實力不同,但是咬咬牙啊,這漫長的路程,也是差不多一個小時就到了。看着這茂密的山林,雷動不禁也是想到當初那白帝城自己常去玩鬧的小山了,十幾年的回憶也是浮現在了眼前。

思緒一番後卻被一個老人說話聲給驚醒。

“我是龍錫學院外院的長老。可能啊,這裏有些學員還是認識我的,也是我將你們帶領來龍錫學院的。老夫叫束青山,是外院5大長老之一,管理學員外出修行的事物。今天帶大家來到黑山谷,主要是給大家講解一下,與妖獸進行搏鬥以及如何識別妖獸的品階的。”聽着那束青山的講解,衆人也是安靜的看着那老者,聽老者繼續說下去。

“現在還是3個班分開,分三路進行上山,到達山頂之處的茅屋進行匯合,路途中會碰到一些妖獸,你們的導師會與你們進行講解的。而我呢,就直接趕往山頂了,我這把老骨頭,明天還要陪木系那班少年來這,哎,想累死我老頭子啊。”而後苦笑的說了一說,嗖的一聲也是不見蹤影,就只留着3個班的學院及導師,進行分路的安排。

“我們從西邊上山,先提3點須知,1如果你們被山上的蟲獸給叮咬了,要及時的與我相告,2班長要隨時進行人數的點到,以防有人走丟,3,路上少說話,以免因爲引來說話聲,引來妖獸的襲擊。”謝清講話說完也是第一個走向前方的西邊小路路口緩緩的說道。

可能是因爲年年如此吧,這路也是格外的顯眼,貌似每次有新生來學院,學得第二件事,就是來這小山,進行野外的修行。

一路無話,各自也是因謝清說的第三點,都是心裏有點害怕,害怕招惹妖獸的襲擊。

而雷動卻心裏不然,如果真有品階高的妖獸,也有可能早就被那些院裏的長老們給廝殺了吧。低頭一聲輕笑,雷動走在最後,隨時做的點到人數的工作。

因爲不能進行快速的走動,大家都是越走越緩,而且山頂高端的地方也是可能溫度的緣故,突然升起一道霧氣出來。

“好了,大家先休息一下,內急的學員,儘快完事,別走太遠啊。雷動等下進行人數點到!”走到這霧氣瀰漫的地方,謝清也是看着有些學院有點氣吁吁的樣子,隨即說道。

雷動被謝清這麼一說,也是感覺小腹處,水流想要用出,二話不說走到一棵大樹處,放起水來。

很多學員也是學着雷動,進行了放水的工作。放水完畢,每個人臉上都是一陣輕鬆的表情。

“謝導師,重班共28名,因黃素腳傷原因未到,其他人全部都在。”而後雷動點到人數,對着也在點着人數的謝清道。

“嗯,那麼繼續趕路吧!”謝清緩緩說道。

“導師啊,這一路好無聊啊,也沒碰到什麼妖獸啊,讓我們來這裏難道是來遊玩嗎?一點也沒意思啊!”沙伯特因爲長時間的路途,也是感覺無聊,訴苦道。

“我也知道你們心裏都是與他這般想,是吧?好了,等下你們就會有的看的。來吧,速度跟上,等重啓班,曦班那兩班的小子先到後,看他們不笑死我們班纔怪。”而後謝清也不多說,直直的往山上行去。

雖然雷動也是有着這樣的感覺,但畢竟心性不一樣,只是一想之間便是釋然。

“又無所謂,嘿嘿,笑就笑咯!”雷動聳了聳肩心裏喃喃道。

爬山總是有着其他的緣故吧,如果單單是爬山的話,那還不如在龍錫學院,那條大道上,上下走呢!看着人羣往山上趕了,雷動也是慢慢跟緊了上去。

“啊,救我啊。”突然一道呼救聲從前方傳來,原來沙伯特,踩到一個因爲水汽潮溼而導致地表鬆動的洞口。

而且聽着呼救的聲音,是越來越小,仿似這個洞口 非常的深!

“大家別亂動,我下去將沙伯特救上來。雷動你帶着人往山上趕去。速度。”謝清急忙的聲音,對着身旁的學員們緩緩的道。

但卻沒等謝清話完,雷動卻是一個頭的扎進了地洞之中。

“謝導師,你先帶着學員們去山頂,如果半路上還有意外,你還能應對,可我卻不能,我下去救他,等你召集人手後,在來尋找我們。”隨後雷動大喊一句道。 隨後聲音也是越來越小,聽不太見了。

“哎,這小東西,這是逞什麼英雄,現在只能是相信他了。”話一說完,低聲一喝,將一行人帶着入山頂之上,再次警告他們路上小心。

經過這次沙伯特的遭遇,那些學員們啊,都是渾身一震,怕的下次掉下去的會是自己,每走一部都是格外的小心。

也看不清楚四周怎麼樣,只是覺得這洞裏面還是挺是寬敞,身體一震,一團火焰,將着四方照亮了起來。

看着兩邊全是泥土的洞身,雷動也不知道底下會是如何。

單手一揮,一根黃色的粗繩出現在手中,內氣一驅,將的皇蛇粗繩一段直直的插入泥土中,然後身體一用力,看着這已經固定住的繩頭,心裏一放鬆,這“千尺繩”還是挺好用的嘛!

靠着千里繩的拉力,雷動的速度也是緩慢下來,心裏也不禁的擔心起來了沙伯特,他沒有自己的這般繩索,倒地會怎麼樣,心裏也是沒底。

而後腦中也不想太多,拉着繩頭,用盡所有的力,將自己的下降速度升至最快。

終於也在片刻後,一個火色火光落在雷動眼前,雷動心裏一鬆,隨即又加快了自己的下降速度,而後貼近沙伯特的身邊,單手一抓,就將沙伯特抓住,然後也是減緩了自己的下降速度。拉着繩身,慢慢的滑落。

看着雷動貼身,沙伯特心裏也是一喜,本以爲是謝清導師會救他,想不到是雷動。

也不知道說什麼,已經被這深洞嚇壞了的沙伯特,卻是抱緊了雷動的腰部。

雷動臉色尷尬,但無其他辦法,也只能讓沙伯特這般保證,希望能儘快倒地吧。

從洞口掉落也是已經差不多3分鐘之多,看着還沒能倒底的雷動啊,心裏也是一驚,難道這裏是無底洞嗎?

心裏也是恐慌起來,而後確是被這身體火焰照亮的地面,被雷動收入眼底。口中抒出一口深氣,放鬆了一下。

沙伯特也是一喜,將抱着雷動的雙手,放了開來,抓住了雷動手部下端的繩頭,隨着雷動一聲低喝聲“停”之後,那千尺繩也是不動了,而後兩人從扔開繩頭,跳入洞底。

“啊,媽的,嚇死我了。我以爲這次必死無疑了啊。班長,謝謝你啊。”看着安全落地的自己,沙伯特對着旁邊的雷動說道。

雷動也不說話,看看因爲自己身體發出火光發射過來的景象,雷動也是啞然,這洞底之處居然還有着一個巨大的洞門。

“這要是人工開採的,那人肯定是有毛病!”咒罵了這無底洞開鑿的人後,雷動心裏一陣暢快,雖然也不知道是人工,還是自然形成的。雷動的話啊,只是找了一個能讓自己發泄情緒的對象罷了。

後說了一句“收”單手一揮,那千尺繩啊,緩緩落入雷動手中。

雷動也是後悔道,早知道就先將繩頭,給謝清,而後直接將二人拉拉上來好了,可救人心切的雷動卻是忘了,掉入洞中時纔想起,而後也是拍了一下腦門,說了一番罵自己笨的話語。

“主人,我感覺到,這洞裏有古怪!要不進去查探查探?”牌魂對着雷動緩緩的問道。

雷動心裏一喜,有古怪就是有寶貝咯!!!

“嘿嘿。沙伯特,我去裏面看看,你拿着這繩頭,別鬆手,我拉着另一端,每隔15分鐘,我會用內氣靠千尺繩來發出信號,如果有信號你就別擔心,如若沒有的話,也不要着急,等着謝清導師他們進來救我們時,在進來。”雷動對着沙伯特猥瑣的笑道,眼神中散發**的神色。

本來沙伯特是想跟着雷動,進入洞裏的,可是怕着等下救援的人找不到,只好帶在原地。

雷動也是不客氣,說完兩句後,閃身就走了,連那頭也不回啊。

徑直走去,雖然這安靜讓人害怕的洞底讓着雷動產生恐懼的心裏,但是雷動深知一句話,叫富貴險中求嘛!

也是震了震身體,喝了一聲,壯了膽子後繼續往前走去。

走了也差不多15分鐘之後,雷動將手中的繩子一拉一股內氣傳遞了出去。

“哎,牌魂,你是不是騙我呢?什麼奇怪的東西。都走了這麼長時間了!”雷動聳了聳肩,無奈的說道。

“嘿嘿。你別急啊!主人,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牌魂猥瑣的笑着道。

雷動只能無奈的繼續趕路。

許久之後雷動被眼前的衣服壁畫給吸引了過去。

這鑲嵌在泥土外圍的石壁上刻着一個奇怪的圖形,雷動貌似也在哪裏看到過,單手一揮,將乾坤布袋中的魂書拿了出來。

“咦,這不是魂書第三頁中一個圖形嗎?貌似有一些不太對稱的地方?”雷動緩緩的道。

然後另一隻手將着石壁上圖案進行移動,也是想着試試看的心裏,雙手一摸一動過後,圖案和書中一模一樣之後,也沒看到有什麼異常的反應出來,雷動心裏鬱悶了一番。這什麼破圖案嗎!真是花費自己的精力啊。

隨後又是看了看魂書中圖案或許是不是有着不同的地方。瞧了半天,這雷動也是感覺一樣,而後將魂書又翻一頁,剛欲翻下一頁。

魂書上一行不起眼的小字吸引了雷動看去。

“策魂之破,起魂之門,開!”輕聲唸叨後,石壁一陣抖動,眼前的石壁已經消失不見了,留下的只是一個破泥門,而後雷動也是進去了。

靠着身體外的火焰散發的光芒,雷動往着裏面,未曾發現有什麼好的東西,只看見一些石頭做的牀,桌,椅,並沒發現其他的東西。而後也是沒了興趣。心裏計算了一下時間,也差不多15分過了,又是一道氣息傳遞到了繩身。

“牌魂,你說這裏會有寶物嗎?你看看這是什麼破地方啊!!!”雷動氣着說道。

“主人,你在仔細探探,這裏很多東西都被一種空間印記給包裹着,我根本感受不出寶物在哪裏!!!”牌魂無奈的說道。 再次打量四周,尋找着還有麼有像剛纔那般的石壁,如若有的話,就在破解。可是這次打量過後,卻是沒發現什麼 石壁。

“誰住過的?媽的,這麼窮,連個好東西都沒有。”想着自己千辛萬苦的在這洞底摸索,到頭來卻是一樣寶物都是沒有,雷動心裏爆了一句髒口。

也是不清楚是什麼原因,雷動也有點累了。

走向那石椅子處,拍了拍椅子上的灰塵,隨即就是坐下了。這一坐下,雷動纔看到了玄機。剛纔也是隨便打量,也沒有去在意這桌子上的花紋,只是一直在看着泥牆內有沒有石壁。

拍拍桌上的灰塵,雷動身體光亮又亮了一番,將的整個周圍都是照亮了。這個桌子是圓形的,只靠一條圓柱腿進行支撐,和龍錫學院,某些休息亭子中的圓桌差不多摸樣。

只是圓桌上有些不同的花紋,圓形桌面之中還有一個拇指大小般的凹槽。

釣鰲 “牌魂,你能看出這桌子奇怪之處嗎?”雷動驚異的道。

再過一會時間之後,牌魂好像突然醒悟一般。

“啊~主人,這裏是一個空間的產物。我們在那塊石壁之中。怪不得,怪不得。主人,你試試看把我放到凹槽處,看看。”牌魂急着 說道。

聞言,雷動急着將胸口處的玉牌拿了出來。

緩慢的將玉牌放入凹槽之中。

一呼一吸之後,石桌中心的玉牌處,突然散發出一道亮眼的白光。白光頂端有着一個白色寶盒。

“嘿嘿,主人,這石桌需要我的強大能量,才能開啓石桌中的祕盒。”而後牌魂猥瑣的笑道。

“那這次要謝謝你咯!嘿嘿!”隨即雷動臉上也浮現一抹猥瑣的笑意謝道。

而後雷動心裏也是非常高興,大聲笑出聲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釋然一番後,將寶盒去下,放入桌面。打開寶盒盒中只有着一顆拇指般大小的玉片,還有一張簡易的紙條。雷動先是將玉片放入手中仔細查看,玉片是猴型狀,猴子頭部還寫着一個小小的字。

“這,這,這。。。”腦中牌魂突然驚愕道,而且話語中還帶着一絲恐懼!

“你說啊!什麼東西。這這這你妹啊!”雷動有點不耐煩的道。

“你先看下那張紙條。”牌魂緩緩的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