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桀。”

林凌冷冷的笑了一聲,整個人此時還是一種無比陰森的狀態,在如此情緒之下的他,陰沉道:“你覺的呢,其實我到這裏來唯一目的就是爲了調查天狼組織,而現在從你的身上,發現了更多的問題。”

這一切是他沒有想到的,竟然是調查出這樣的事情。

米國的參與,將事情變得不在是簡單的問題了,那是真正的十分嚴重,而是一些必須要保衛夏國穩定的事情。

現在只是調查到了龍爺和天狼組織,可誰也不知道,在這裏究竟有多少這樣的人。

米國想要滲透進入到夏國的話,絕對是十分簡單的事情,基本上是沒有太大的難度。

即使是調查入境之人的身份,但是這些人在米國完全是可以輕鬆的締造出一種虛假的身份,進入到夏國是簡單的。

林凌認爲自己的身份還是有用的,依舊是可以做到一些事情的。

不是夏國軍事力量出面的話,那麼對方就是會肆無忌憚的展現出一些東西,那麼一切就稍微變得簡單一點,甚至可以牽扯出更多的人。

“聯繫他們。”

龍爺此時也看清楚林凌的態度了,這是一個真正的夏國軍人,腦袋之中根本進自己的危險所淡忘了,腦袋之中只是想着一個問題,用自己的方式來調查一切。

“好,我打!”

他只能同意了,拿出了電話,準備和天狼聯繫,希望他們知道一些事情,然後來到這裏。

“不用了。”

“嘭。”

突然一道刺耳的聲音,緊跟着一個飛快的東西,直接是朝着林凌就飛了過來。

“嘭。”

林凌擡起腳,一腳直接踹了出去,瞬間桌子轟然炸碎,可是下一刻,他就是面色變得陰沉和冷酷,渾身都是散發出一種冰冷的氣息。

因爲他見到林曉曉和張菲兒竟然是被他們控制着。

怎麼都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已經調查自己了,真是是控制起來一切了,看來他們不僅僅隱藏了起來,甚至同時也是在行動者,而且這種行動是真正令人顫抖的。

“林凌。”

林凌看着一個戴眼鏡,十分斯文的一個傢伙,露出一臉笑容的說道:“你是一個優秀的人,破壞了我們的兩次計劃,而現在呢,竟然還是將一切都調查出來了,你真是一個十分優秀的人。”

林凌纔是不需要這樣一個傢伙的誇讚,冷笑着說道:“你們是不是有點差勁了,竟然是對我的家人動手,你們不覺的有點丟臉嗎?如果你們要是可以的話,可以對我動手的!”

“你們要是敢傷害他們一點的話,我弄死你。”

“哈哈哈。”

而對面天狼組織的人,全部都是一臉的笑容,那是一點在乎都沒有的。

而站在一邊的一個傢伙,直接是將林曉曉和張菲兒提了出來,猙獰的笑着說道:“你認爲你現在還有話語權嗎?”

他一臉兇狠的說道:“現在可是你需要聽從我們的話,如果你要是有任何一點違抗的話,信不信我直接殺了他們。”

“是嗎?”

驟然間,從林凌的身上,直接迸發出一種強悍而又迅速的氣息,整個人直接朝着對方就衝了過去。

對面的人也是一臉的詫異,他們可是掌握着這兩個女人的,而林凌竟然還是可以肆無忌憚的動手,這是不是有點太狠了。

難道他一點都不在乎這兩個人的生命嗎?

其實不是這樣的,對於一位軍人而言,在他們心中的位置夏國是最重要的,然後纔是家人,先有大家纔是會有小家的,這一點是明白的。

同時也十分清楚的瞭解一點。

現在不影響對於夏國的利益,但林凌知道,自己如果越是猶豫的話,那麼對方對自己的限制,將是越加恐怖的,甚至沒有任何一點法抗的機會。

他看到衝出來兩個人,直接是擋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後露出一副相當冷酷的表情。

林凌也是笑了,他直接擡起拳頭朝着對方轟了上去。

“讓你見識一下我們的力量。”

“嘭。”

突然兩人拳頭攥緊,而他們的肉體,竟然是迅速的隆起,這是什麼?

林凌之前可是見識到龍爺在藥物的作用下,身體發生變化,而現在這兩人顯然是更加高級的,竟然是可以隨時將這種力量調動出來嗎?

米國人對於人體的藥物實驗,實在是慘無人性,這樣的藥物對一個人的影響必然是巨大的。 “砰!”

驟然間,當林凌的拳頭剛剛和他們的拳頭觸碰上的瞬間,已經是清楚的感受到了,這羣人的強大力量是可怕的,令人顫抖的。

噔噔!

他迅速兩步後撤,地面上都崩碎了。

他的腿都在顫抖着,剛纔兩人所揮舞出去的拳頭,實在是包含着巨大的力量。

如果要是普通人的話,絕對是無法訓練到如此程度的力量,他們都是不尋常的人。

兩人看着自己的拳頭,同時欣賞着自己的手臂,滿臉都是對於自己力量的喜悅和興奮。

“怎麼樣?”

渾身都是肌肉的一個傢伙笑道:“我們的力量還可以作爲你的對手吧!”

另外一個身體瘦弱的傢伙,驟然間朝着林凌衝了過去。

幾乎是一眨眼的時間,這個傢伙就是化作了一道風,這纔是真正的速度。

即使此時的林凌,看到這樣的速度,那都是有點懵比了,稍微有點陷入到危險之中。

速度,此人的速度比正常人的速度快至少是兩倍,當然這樣的傢伙是絕對不可以參加奧運會的,稍微一檢查就是知道一個使用藥物的人,而不是人體本身存在的力量。

超越正常人的速度。

“我來了。”

林凌剛剛聽到對方陰冷的聲音,而幾乎下一刻的時間,這個傢伙一下子就衝到了自己的眼前。

此人面容消瘦,露出一臉陰森的表情,笑着說道:“我要動手了!”

“砰!”

“砰!”

在衆人的目光之下,他們看到林凌剛剛是要擡起手臂,做出反擊的動作,但這個快如閃電的傢伙,已經是迅速動手了。

每一拳都是結結實實的打在林凌的身上了,更是爆發出無比強大的力量。

咚咚。

林凌的身體如同被錘子錘着一般,不斷的抖動着,每一下都是要雙腳離開地面一點,跳躍了起來。

“林凌。”

林曉曉一臉痛苦的嘶吼着,掙扎道:“你們不要傷害他!”

當然是沒有人會聽的,在這羣人這裏,實力纔是一切,他們只是會屈服於強大的力量,也至於強大的力量此時會得到尊重。

“桀桀。”

瘦小的人一拳將林凌打的趴在了地上,冷笑道:“你不是很厲害嗎?你怎麼不反抗呢!”

林凌此時趴在地上,吐出一口鮮血,完全是一動不動了,好像是真的被打廢了,那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瘦小的傢伙伸出手,以一種十分殘暴的方式,直接是拖着林凌就這樣的走着,臉上帶着十分得意的笑容。

在這羣人臉上露出的表情是不屑,一種完全的不理睬。

“噗。”

林凌被扔在了地上,在林曉曉和張菲兒的眼中都是擔心,因爲這羣人實在是太強大了。

他們的力量已經是達到離譜的地步了,都在猜測這羣人到底是什麼人,究竟是如何獲得這樣的力量。

帶着眼睛斯文的傢伙,往前邁了一步,一把抓住林凌的頭髮,直接提了起來,笑道:“原本以爲你還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雖然他們兩人的實力是不錯的,但是確信夏國的一些軍人,也是有着可以對抗的事情,但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原來這一切是錯誤的,根本不是如此的!”

聽着樣的話,林凌擡起了自己的頭,冷冷的笑了一笑,低沉的說道:“你們這羣混蛋,竟然是幫助米國做事,你們放心,夏國絕對是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也不可能破壞夏國的和平和穩定。”

“是嗎?”

斯文的傢伙直接擡起自己的手,瘋狂的朝着林凌的腦袋上錘了下去。

每一下彷彿都是如同鐵錘一般,砰砰的聲音,林凌的腦袋是貼着地面的,而地面上的大理石,已經是徹底崩碎了,甚至是出現了一個深深的坑。

這纔是一個真正凶殘的人。

林曉曉跟張菲兒甚至都看到了,林凌的腦袋此時都被打的有點變形了,此時他們真的擔心林凌會死掉。

“行了,差不多了。”

剛纔那個魁梧的傢伙站了出來,淡淡的說道:“他只是一個小角色,沒有不要說這麼多廢話的,如果要是同意的話,那就成爲我們的一員,如果要是不同意的話,那就殺了!”

斯文的人擦了擦自己手上的鮮血,淡淡的問道:“你雖然很弱小,但是對於我們來說,那還是稍微有一點用處的,那就是你瞭解夏國的一切,只要是你願意幫助我們的話,那麼一切都是可以稍微做一點事情的!”

沒錯,他們的目地還是十分簡單的,那就是繼續幫助米國做一些事情,但是如果依靠他們的話,還是會有一些難度的,這是不用想的。

但是如果要是有林凌這樣的人蔘與,一切就會稍微變得不同了,也是會展現出不一樣的東西。

他們的行動很有可能會一路的順暢,很多東西都是會變得簡單和容易。

“不說話!”

魁梧的人將林凌提了起來,此時在他手中的林凌,身體完全是呈現出一種軟綿綿的感覺,彷彿是一種隨風飄蕩的狀態,基本上那是身體沒有任何一點力氣了。

“小子,這是你到最後一次機會。”

魁梧的傢伙抓緊自己的拳頭,然後冷漠的說道:“如果你要是不同意幫助我們做一些事情,加入到我們之中的話,那就對不起了。”

說着,他的拳頭隨時就準備轟上去。

如果這個傢伙的一拳,那是絕對沒有人的肉體可以承受一切的,絕對是會陷入到崩潰之中的。

人的身體絕對是承受不了這樣的事情,絕對是如此態度的。

林曉曉跟張菲兒都是屏住了呼吸,他們真擔心林凌在這樣的一拳之下,身體直接被打斷,那麼就是真的徹底死了。

可此時似乎沒有任何希望可以改變一切了,彷彿是林凌一切已經是註定了。

這羣敵人實在是太可怕了,他們的力量不是林凌可以對付的了,這羣人是米國派來真正強悍的存在。

他們或許真的可以在夏國破壞,導致夏國進入到混亂之中,而一旦出現這樣的事情,那麼對於米國是好事情,可以進一步的控制一切。 米國一直想要成爲世界上最強大的國際,甚至認爲可以通過科技,軍事,經濟等等途徑開始一些完全掌控的行爲。

在如此的情況之下,不就是出現一些國家被經濟封鎖,甚至是一些產品無法進入到一些國家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