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原本希望吳俊輸的人都轉向了吳鋃,人就是這樣,自己得不到的,別人得到了就會不平衡的產生希望別人倒霉的變態心理。

原來的吳俊是這樣,只因為吳震不是明正言順的坐上家主之位,儘管吳震一直都沒有怎麼以權謀私行駛家主之權,但仍是被嫉妒這麼多年。

現在的吳鋃也是如此,不過因為大長老的積威所在沒有人敢說什麼,有朝一日若是大長老失了勢,吳琅的下場必然會比吳俊更慘!

觀眾席,「吳山,你這個大長老這些年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家族的刀沒了,老夫竟然不知道!呵呵,今天過後你要給我一個說法!」

吳璞陰沉的道,「是,太上長老。」

吳山再厲害,也不敢在太上長老面前造次,維諾道。心中也是暗罵吳琅,那刀是給他在今天最危難的關頭用的,這明擺著贏的場面,拿刀幹什麼!不過吳山也是沒有多麼的責怪吳琅,他對孫子的溺愛,實在是太重了,不然也不會把吳琅貫到這個程度。

吳琅此時還不知道他這麼一掏刀引起了這麼多事,還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對著面前的吳俊叫囂道:「廢物,來啊!表哥今天一定會好好教導你的。」

「看來,我也得亮底牌了!」 忽然,吳鋃感覺吳俊的身影虛幻了些,「咳!」怎麼可能!

吳鋃忽然向前飛了出去,還吐出了一口鮮血,只見一隻白稚的手掌緩緩地收回,就是這隻手剛剛從吳鋃身後一掌將其擊飛,而這手掌的主人赫然便是吳俊!

原來剛剛吳俊竟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來到了吳琅的身後突襲,只留下殘影在原地!

「不可能,怎麼這麼快,你使了什麼妖法?你這玄士巔峰的實力根本不可能辦到!」吳鋃爬起來后驚駭的看著身後的吳俊,在剛剛的那一瞬間吳鋃已經察覺出了吳俊的真實實力,不過吳琅驚異的並不是吳俊的實力,而是吳俊的速度!

吳俊冷笑著,他在看到吳鋃突破到玄者初期時,就明白今天如果是硬拼的話,自己一定不是他的對手,玄者境的存在都是家族裡的中流砥柱,主要的戰力,而玄士境則是最低級的境界,一般都是家族裡的小輩,而這吳鋃雖說只有玄者境初期的實力,但也不是現在的吳俊能夠硬拼的,他只能想辦法以巧致勝,畢竟玄者境不論是玄力的質量還是數量都不是玄士境能夠比擬的,即使是玄士境巔峰也不行!

其他人看到這裡也是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今天本以為吳鋒已經是很厲害的一匹黑馬了,哪裡想到吳俊竟然更厲害,他竟然是玄士巔峰的實力,而且還擁有這麼快的速度,竟然可以將使出了這麼多底牌的吳鋃打吐血!實在是讓人不可置信。

吳欣兒此時也是張開了小嘴,驚訝的看向吳俊,現在她明白了,她剛剛就算是沒有認輸也贏不了吳俊,她只是和吳鋒一樣的實力,本來以為整個吳家除去吳琅沒有人是自己的對手了,沒想到冒出來個吳鋒和她平手,現在竟然又冒出來個吳俊看樣子比吳琅還要厲害幾分,看來家族裡的那些不顯山不露水的人都不一定沒有什麼本事。

別看吳鋃被擊飛而出,還吐出了一口鮮血,但只有吳俊自己才明白,剛剛他僅僅是偷襲之下出其不意而已,儘管如此,也僅僅是使其震出口鮮血而已,根本沒有什麼大傷。

他可沒有興趣給吳鋃和其他人解釋什麼,這疾靈決可是有著時間限制的,如果一刻鐘內沒有打敗吳琅,那倒霉的就是他了,帶著陣陣勁風從各個方向進攻著吳鋃,然而吳鋃就如同驚弓之鳥般不斷地被擊飛,鮮血一時之間散漫整個擂台。

以玄士巔峰的實力完全可以傷到玄者初期的吳鋃,吳鋃卻根本捕捉不到吳俊的身影,只得被迫的用質變后的玄力注入墨雲刀,形成一個貼體的護障,這是墨雲刀的特性,可以注入玄力形成護障,可是由於吳俊的速度過快的原因還是可以傷到吳琅,但都是皮外傷,看似嚴重實際上只是流的血比較多而已,再這麼下去,吳俊的疾靈決時間一過,他的優勢將蕩然無存。

吳鋃對此也很是惱火,本以為自己玄者初期的實力可以完全碾壓吳俊的,可沒想到這個多年來被自己欺辱的少年竟然擁有如此的速度,若是正面相抗,他相信自己絕對不會落得如此下風,只是他根本捕捉不到吳俊的身形,更不要提進攻了,只得勉力防守,不過他不知道這疾靈決是有時間限制的,不然的話,吳鋃一定會樂於這樣防守下去的。

吳俊在久攻不破之下,也不禁開始煩躁起來,「洪老怎麼辦?這王八蛋打不爛!」「用銀龍十七殺!」

之見吳俊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柄銀色長槍,和銀雷槍極為相似,這便是三月前他在拍賣場里買到的那件東西,此槍名為鑽龍槍,是五品兵器,一般的兵器五品之上便可以擁有自己的特性,而五品之下就只是可以灌注玄力而已,這鑽龍槍的特性便是可以提升出槍速度,在經過與銀雷槍一段時間的磨合后,他對於槍的用法已經較為嫻熟了。

用其他的兵器都感覺不順手,那次在拍賣場見到了這柄槍后便直接買了下來,而且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后,吳俊發現,如果在催動疾靈決第一重的情況下,使用此槍,全力追求速度,當速度達到極致,便可以藉助速度使出小型的銀龍十七殺!

這是吳俊最大的底牌,原本這武技至少要玄尊境才可以勉力施為,但是如今就可以用使他大喜過望,雖然是小型的,但是好在可以根據速度凝練出更多的龍影來,以數量彌補質量。

如今吳俊的疾靈決時間已經接近極致,而吳琅也在自己煩躁之下,趁機將自己用墨雲刀還擊了一次,就將自己的後背搞得鮮血淋漓,現如今如果不能迅速解決戰鬥,魅影三變結束后自己將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這一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若不能儘快解決戰鬥,他的玄士境修為是無論如何都消耗不起玄者的。

「拼了!」

「鄂啊!!!」

剛剛因為還擊吳俊而遭到憤怒的攻擊壓力大增的吳琅忽然感覺吳俊已不再攻擊。

抬頭凝神細視,發現吳俊竟然不再攻擊他,反而是遠遠的跑到一邊對著空氣瘋狂的揮舞著那柄銀色長槍,對著空氣點出無數槍花,那裡的空氣似乎特別的亮,那不是太陽照在槍上的反光,而是—火光!

這讓他有些疑惑,這吳俊難道見打不破自己,故意露出破綻想引自己進攻從而反擊?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是繼續防守為好,畢竟以吳俊那驚人的速度,他實在沒有把握可以在吳俊反擊的一瞬間催動墨雲刀,他可不想陰溝裡翻船,這個被他欺辱了十多年的少年,有什麼資格可以與自己相比,等到一會你沒了力氣,那就是你末日的到來!

不過很快吳鋃就後悔了,後悔他沒有在吳俊揮舞著長槍時將其打斷,但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那裡的空氣彷彿燒焦了一般的冒出一絲絲的黑煙,使得整個空間看似很是扭曲!

忽然,吳俊停了下來,對著吳琅一笑,吳鋃看到了那抹笑容后,心裡莫由來的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那種感覺讓他窒息!

「讓你久等了!」 「讓你就等了,喝!」

隨著冷喝聲的響起,吳俊再次開始了揮動,這次比之前要快得多!只見他在空中虛點了三下,虛空中猛然冒出來了三條胳膊粗細的銀色小龍,周身閃著銀色雷芒,極為精緻,三隻小龍慢慢的纏繞在了一起,華為了一團銀色的雷球,銀色的雷芒不斷的迸發,空氣中充滿了狂暴的氣息,那團雷球猛然向著吳琅沖了過去!

「爺爺救我!」

吳鋃此時再也顧不得什麼聖池名額、什麼小輩第一人,他現在只想活下去!

在看到那銀色小龍后他就明白自己就算擋住了這一擊恐怕也會重傷,但他並沒有放棄,可是在三條銀龍化身為狂暴的雷團后,他感覺到這雷球的力量恐怕要比之前的三條小龍要強大的多,他如果要硬抗的話,以他玄者初期的實力,一定會連點渣都不剩!

冷汗遍布全身,身體不斷的顫抖著,他從那雷團中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只得求助於吳山,他明白要是他再不求救的話,恐怕今天就得命喪當場了!

聞言吳山猛然衝上台前,將吳鋃扔開,墨雲刀在手,以吳山玄魂中期的玄力瘋狂的注入墨雲刀,一層球形的綠色護障實質般的護住吳山,如果剛才吳鋃能夠使出這個護障的話,那麼吳俊如果不使出這小型銀龍十七殺的話,是無論如何都打不破這層護障的,然而現在…「轟!」

一聲轟鳴驟然出現在擂台之上,不!已經不能說是擂台了,原來的擂台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坑!

數十丈的黑色巨坑突兀的出現在青石廣場之上,整個巨坑都冒著一縷縷黑煙,空氣中一股焦臭味由坑中散發而出,喚醒了被震驚的眾人。

一個少年半跪在巨坑的邊緣,一身焦黑,猛然噴出一口鮮血,面無血色的坐在一塊焦黑的石頭上。

「此次的族比,第一名是吳俊,去聖池的名額給你了,不過你這次弄出來的太過分了,這是族比,不是戰場!自己清理乾淨這個坑!都散了。」

吳山陰沉的面孔彷彿要滴出水來,快語連珠般的說完后,就自顧自的走開了,甚至連倒在地上被嚇得說不出話來的吳鋃和在一旁的吳璞都沒有理就走了。

如果這時有人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吳山拿刀的那隻手,有些不正常,微微的顫抖著,似乎還散發著一股肉被燒焦的味道…至此,此次的族比終於結束了!

無數的吳家小輩為其準備了數月的族比終於落下了帷幕,而結局卻是沒有任何人能夠料到,誰能想到,此次的族比中竟然會湧現出吳鋒吳俊這種黑馬,而最終奪得第一的恐怖少年獲勝的方式,也是如此的震撼,從此以後,所有的吳家人都會記住一個名字,吳俊!

至於吳鋒,雖然表現也是頗為出眾,但他卻沒有取勝,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關注弱者,儘管他已經儘力了,僅僅是因為條件太差,而無緣此次的族比,不然的話,若是給他與吳鋃同樣的資源,恐怕最後決戰的就不是吳鋃和吳俊了,而是他!

雖然事實很不公平,但這隻能怪他的出身太差!

吳俊的消耗也是不小,每當他使出這一招時,基本一個掌握不好那就是敵我皆亡的結果,不過相應的,這一招的威力也是出乎意料的大,雖然和正版的銀龍十七殺完全沒有可比性,,但是這小型的銀龍十七殺的威力也不容小逝!

不過他倒是有了一個較為不錯的想法,如果將真正的銀龍十七殺這麼以超速的方式用出來,再將其融合成雷團,他也不知道威力可以達到什麼程度,但是一定極其恐怖!對此,他深信不疑。

以玄士巔峰的實力就可以傷到玄魂中期的吳山,儘管吳山是倉促之下而為之,並且受的傷不重,但是這一招卻足以讓現在的吳俊對付任何玄魂境的高手擁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了,若是日後將這銀龍十七殺的威力真正的開創出來,那吳俊必然會作於大趙帝國頂尖高手之列,不過這離他還遠著呢…之後吳俊被抬回了小院,吳震則是去將那個巨坑先填上,畢竟青石廣場對於吳家的重要性還是無與倫比的,經過此次族比之後相信沒有人再敢小看吳俊。

至於曾經欺辱過吳俊的人,這幾天皆是不怎麼露面,生怕被報復一樣,吳家的高層對他也有了一些關注力。

然而相應的吳震的地位也隨之上升了一些,至少現在大部分的吳家人對吳俊和吳震已經不是很敵視了。

吳俊的事情現在在整個天嵐城都傳開了,說是吳家的少家主天賦異稟,十五歲的玄士巔峰,並且自創了一招武技,可以秒殺所有玄者,玄魂之下再無敵手。

吳家的族人雖然不這麼認為,但是在外人面前,漲漲面子還是好的,畢竟是自己家的人,雖然吳家人很是排擠吳俊爺孫倆,但卻從來沒有不承認過他們是吳家人,自家裡怎麼鬧都行,但是在外,還是要團結。

本來吳俊的這個少家主稱呼是很早以前的,但是由於要隱忍低調,所以一直沒有用過,沒想到現如今竟然被其他人提了出來。

對此吳家人都噗之以鼻,畢竟這個少家主的稱號,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十年下來,根本沒有人將其當成少家主,這與吳震的情況是一樣的,大多數人都是暗中的將吳山與吳鋃當為了這兩個身份的人選,但也不會說出來,畢竟再怎麼說明面上還是要對吳震有點尊重的。

人們雖然對這個少家主的稱謂不怎麼認同,但是好歹也沒有人敢在吳俊面前這麼說了,這是他在族比上獲得的威勢!

大長老的住處,此時傳出了一聲驚呼「爺爺,這是怎麼回事,那個廢物,他竟然能夠傷得了你!」

吳鋃看著吳山那纏著紗布的右手,驚駭道。

在他的思維里,雖然那雷團一定會要了他的命,但以吳山的實力,將其襠下還是不成問題的,沒想到吳山都因此而受傷,不禁也是感到后怕起來。

「鋃兒,你短時間之內就不要和那吳俊接觸了,盡量不要招惹他,現在的你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你跟他作對沒好處的,不過你放心,這仇爺爺早晚會幫你報了的,爺爺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吳山嘆息道,他明白現在的吳鋃根本不是那吳俊的對手,與其自找沒趣,還不如以不變應萬變,這份情,他會還回來的!「好吧,爺爺聽你的。」

第三十八章玄晶礦 半月後,吳家大廳,「最近在靈芝山脈的雷淵峽那裡出現了一座小規模的玄晶礦,雖說是小規模的,但出產的玄晶最低級的也是三品,其中甚至有時會出現四品到六品的玄晶,各位有什麼看法?」

經過了上次族比之後的吳家看似沒有什麼變化,實則不然,如今的吳家與族比前的吳家已經大相徑庭,之前吳家的會議上,一般都是吳山來將近來吳家的近況和一些天嵐城其他勢力的概況進行講解,從來不會問其他人的意見,而其他人則是旁聽,偶爾提出一些問題。

然而現在不管大事小事,吳山都會向其他高層詢問意見才會做決定,這顯然是為了拉攏眾人,在吳俊出現后,他對於自己的權利已經有些不放心了。當然,吳震還是沒有什麼發言權,「這是一塊肥肉,這整個西北地域就屬咱們天嵐城最偏僻,雖然一些貨物流通是問題,但是現在這卻成了好事。整個西北地域,由於其他有資格來撈一把的勢力全都距離天嵐城較遠,然而距離較近的勢力卻完全不能和咱們相提並論,他們根本就沒有那個膽子來跟咱們搶食吃!」

柳堅思考了片刻,起身解釋道,「二長老那依你的意思是?」

吳山顯然是對於權力已經不是過於看重了,回問柳堅,若是以前,恐怕他根本就不會理會他。

「依我看,現在真正能夠跟我們爭得就是天嵐城的其他兩大家族了,也就是孫家和楊家,如果拿下了玄晶礦,我們不但可以將低級的玄晶出售賺取一筆不菲的利益,還可以將高品玄晶留在家族裡,培養出一批家族精銳,保守估計,吳家的實力會翻上三四番,到時候就算是孫家和楊家聯手都不是咱們的對手,甚至能夠做整個西北地域的土皇帝,不過,這些都是在拿下玄晶礦的前提下,如果是孫家和楊家任何一家拿下了這玄晶礦,恐怕咱們也就危險了,所以這座玄晶礦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是無論如何都要拿下的!」

眾人微微點頭,顯然認為柳堅說的不無道理,這玄晶礦,吳家是無論如何都要拿下的!

「難道就不能像聖池的名額一樣大家平分嗎?」吳璞的聲音忽然響起,並不是說吳璞不想要這座玄晶礦,而是他是在座的所有人裡面唯一能夠認識到,拿下這座玄晶礦會付出多大代價的人!他實在不想看到吳家傷亡慘重的樣子!

這個老人為吳家付出了一輩子,他實在不想看到吳家損失什麼,如果能夠安於現狀,那就是他最大的期望了。

「太上長老的心情我們理解,不過這玄晶礦不比聖池,聖池的作用最多就是可以為家族裡培養出一名高手,而且名額反正也不多,就平分了,但是這玄晶礦牽扯過重,如若是不能將其全部拿下,平分的話恐怕只是將這件事情暫時的壓下去,將來還會因為各種分配原因而爆發血戰,而且由於大家都嘗過玄晶礦便宜,所以那時爆發的戰事恐怕要更為慘烈,給吳家帶來的損失也將更重!」

吳璞說的話,在吳家沒有任何一人敢不予理會,於是眾人以吳山為頭齊齊勸阻。

無奈之下,吳璞也只得同意,「吳陰吳陽二位長老,你們二人率領吳家所有突破到玄士境後期以上的小輩和三十名玄者一百名下人前往從後山火速趕往靈芝山脈中的雷淵峽,在谷口鎮守任何人不得通過,然後迅速開採玄晶!」

「是!」

吳陰吳陽二人是吳家六位高層中的最後兩位長老,二人皆是玄魂境初期的實力,但是合力之下連玄魂境後期的人都能抵擋,而玄者境界的人手在各個世家都是中堅力量,吳家也只有一百名左右,如今一下子就派出了三十名,再加上數十名小輩,可以說吳家三分之一的力量都被派了出去,可見吳家對於此次奪取玄晶礦的決心之大!

此次會議吳震這個醬油又是一言不發的結束了,回到院子,趕忙找到吳俊,「俊兒,最近家族裡要舉行一次大的活動,要將所有玄士境後期的小輩帶去靈芝山脈,這下子你肯定也要去了,這此很危險,你要是不想去的話,爺爺去給你推掉怎麼樣?反正這點權利爺爺還是有的,還是待在家裡安全。」

「爺爺,你放心,以我的實力絕對不會有危險的,我保證,而且到時候要是有危險,我一定先跑好吧,那天族比你也看見了,我要是想跑的話,不是一般人可以抓得住的。」

苦口婆心的勸了吳震半個多時辰,才終於取得了吳震的信任的吳俊,望向後山靈芝山脈的方向,一雙閃爍著精光的眼睛充滿了熾熱的戰意!

這次,我一定要讓你們承認,吳震是這個家族真正的家主,而我這個少家主,也是名副其實的!我曾經說過,所有瞧不起我的人終有一日,我會超越你們,將你們狠狠的踩在腳底!

而這一天,不遠了!

一個時辰后,此次吳家爭奪玄晶礦的第一梯隊在吳陰吳陽二位長老帶領下,從青石廣場沿後山向著靈芝山脈雷淵峽出發了!

不知道,出去的這一百五十人裡面,有多少人能夠回來,甚至是…還要派出第二梯隊!

「吳鋒,怎麼沒人跟你說話?」

一路上吳俊見吳鋒一個人走在角落裡,沒什麼人與他說話,不禁感到奇怪。

這一路上,所有吳家的小輩都很熱情,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次去靈芝山脈乃是一次九死一生之旅,完全將其當成了一次遊玩,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然而唯有吳鋒獨自一人待在角落裡無人問津。

「呵呵,我父親就是吳家在外面的一家店鋪掌柜而已,當然沒有人會理會我。」

吳鋒見有人與他說話,不禁受寵若驚,看到面前的少年後,頓時明白,有一種同病相憐的知己感,隨即苦笑道。

吳鋒顯然是認為吳俊是因為也沒有人理他才來找自己的,不過無所謂了,好歹從小到大也有人願意主動理會自己了,就算吳震的家主之位不被當真,但名義上還是家主,相應的吳俊的地位自然是要比自己高一些的。

在吳家分為三類人,一類是家族高層極其親屬,另一類則是家族的武者們,他們是家族的中流砥柱,可以說是地位也不錯了。

最後才是那些沒有修鍊天賦的下人和在外生意的一些負責人員,畢竟是武學世家,對於生意什麼的最不看重,所以吳鋒和他的父親可以說是家族中地位最低級的那一波人了。

「呵呵,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以後我可以經常陪你的。」

吳俊到現在為止也沒什麼朋友,上次在族比上見過吳鋒后便對這個天賦異稟的少年產生了不小的興趣,對於出身問題,他倒是一點都不介意,嚴格來說的話,他這個空架子恐怕比吳鋒強不了多少。

「當然不介意!」

同樣是從小到大一個朋友都沒有的吳鋒,自然不會謝絕吳俊的好意,再次看著這個陽光下的少年,不禁有了些許的好感,畢竟這是唯一一個沒有介意自己出身的人,雖然他與自己也算是同病相憐,但就算如此,他對於擁有了第一個朋友還是很高興的。

沒有人會想到,九天大陸、大趙帝國、靈芝山脈外、在如此不起眼的小地方,今後聞名大陸的兩個男人,年少時期的他們就此結緣,一段驚天傳奇也就此拉開了序幕……吳琅眼中陰狠之色一閃而過,咬牙切齒道。 進入了靈芝山脈之後的路程,可不比之前吳家後山的安靜之旅了,不斷地的有各種野獸出沒,因為在靈芝山脈的外圍,所以妖獸較為稀少只是偶爾出現一兩隻一形的妖獸,但是因為前期的不謹慎,還是造成了傷亡。

在經過一次火蟒的襲擊,眼見著一名同伴被活生生的吞下去后,這些正值花季的少男少女們終於冷靜謹慎了下來,互相交談的人少了許多,其他的人也是盡量的把聲音壓低,他們終於明白了,他們不是來郊遊的,這裡時時刻刻都有危險,如果不小心一點的話,下一個死的人,很可能就是自己!

雷淵峽附近,「所有人隱蔽,不要發出任何聲音!」前方的吳陽忽然喝道,一行人紛紛熟練的躲藏了起來,經過了這一路的驚心動魄,所有人都已經習慣了這種命令。沒有人問為什麼,各自找到一處較為隱蔽的地方鞠身多了起來,在這靈芝山脈,隱蔽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藏下這一百三十多人沒有任何問題,是的,一百五十人一路上已經死了十多個人了,就此才造就了其他人現在這種敏捷的隱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