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想怎麼賠償?”張立濤看着男子說道。

小偷聽到張立濤這麼說,他心裏一喜,不過表面上卻裝出一副“大爺”的姿態,說道:“怎麼賠償,當然是賠錢了,我算了一下,我身體,心理,精神方面都嚴重受創,而且在休養這段時間耽誤我的工作。”

“兩百萬,你們必須賠償我兩百萬。”

這話一出,張立濤和趙立兩人眉頭立馬皺了起來,兩百萬,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況且看對方的精神狀態也不像是受傷嚴重的樣子。

這張口就是兩百萬,簡直是獅子大開口。

“哼,你真是獅子大開口啊,兩百萬,你也敢提。”趙立帶着一絲不爽說道。

“哼,我有什麼不敢提的,我在你們歡樂動物園受到動物攻擊,這給我造成很大的傷害,兩百萬,這已經是很少了。”

“如果換做是其他人的話,上千萬都敢提。”小偷冷笑道,目光看向了張立濤。

“張園長,現在這個事情在網上鬧得沸沸揚揚,很多人都發言斥責批評你們歡樂動物園,甚至有人開始抵制你們歡樂動物園。”

“如果這件事不盡快解決的話,那歡樂動物園以後可就難了,沒有了遊客,你這歡樂動物園就等着關門大吉吧。”

“所以這兩百萬跟歡樂動物園關門一比就是小事了,張園長,你可得好好考慮考慮啊。”

“你這是在威脅我?”張立濤面色沉重說道,雙眼盯着對方。

小偷一聽冷笑一聲,帶着一絲囂張之色說道:“張園長,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總之你們要是不滿足我這個條件,保不準還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現在可是受害者,我要是在網上隨便說點什麼,你猜網友們會怎麼樣,是幫着你們還是幫着我?”

“你!”張立濤聽着有些生氣起來,他這次過來想打算好好解決這個事情的,他也知道對方肯定會提條件。

對方要是提個十幾二十萬,張立濤或許就會答應了,但是現在對方直接張口就要兩百萬,而且態度是那麼咄咄逼人,似乎吃定他一樣。

芸檀傳 “你這是敲詐行爲,我隨時可以報警。”張立濤冷冷說道。

“哈哈,張園長,你可不要嚇我啊,醫生剛剛說我不能再受到刺激了,不然身體扛不住啊,到時候張園長更加麻煩了。”小偷一臉嘚瑟說道,那樣子要多欠就有多欠。

張立濤真想一拳打在對方身上,這傢伙實在是太欠揍了。

“張園長,我給你一天的時間好好考慮,到那時候你不同意的話,那我只能向網友發表一些自己的心裏感受了,這會引發什麼事情,那就不是我能管的了。”小偷帶着威脅的語氣說道。

張立濤一聽更加不爽了起來,直接撂下話說道:“兩百萬,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小偷一聽眼神變得冷漠了起來,說道:“好好好,張園長,既然這樣,那請你們立即離開,你們會後悔的。”

張立濤冷哼一聲,然後轉身便直接走出了病房。

“園長,這傢伙真是太可惡了,兩百萬,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趙立憤憤不已說道,“這傢伙根本就沒有受傷,他這是敲詐勒索,我們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現在網上很多聲音都對我們不利,這傢伙就是靠着這些纔敢威脅我們,現在只能等警察這邊調查結果了。”

“在結果出來之前,我們什麼都不要做,什麼都不要說,儘量將影響降到最低。”張立濤帶着嚴肅的表情說道。

“好的園長。”

此時坐在病牀上的小偷非常的得意,他覺得自己這個計劃真是天衣無縫,現在很多網友都支持他,這優勢是在他這邊。

“哼哼,要是你們爽快一點賠我兩百萬,我也不會將事情鬧大,既然你們不肯,那就不要怪我了,等着吧,你們遲早會回來求我。”小偷洋洋得意說道。

在小偷看來,當時的情況非常混亂,再加上他行動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因此他纔可以如此肆意妄爲,向張立濤獅子大開口。

“我再給這個事件加把火,讓它燒得越來越旺,這樣一來歡樂動物園那一邊壓力越來越大,最終扛不住只能向我和解了。”小偷陰笑着說道。 小偷一想到用不了多久就能拿到兩百萬的賠償金,這讓他笑得非常開心。

小偷拿出了手機,他打開雲城論壇,然後便發佈了一個帖子,標題爲《歡樂動物園沒有一點誠意》。

帖子內容:大家好,我是歡樂動物園動物傷人事件中的受害者,剛剛歡樂動物園園長帶人來醫院跟我談這個事情。

我就想着人家既然帶人來看望我,那肯定是非常有誠意的,於是我便熱情跟對方交談,誰知道我大錯特錯……

整個帖子洋洋灑灑幾百字,全篇都是在說歡樂動物園這邊如何沒有誠意,如何傲慢無禮高高在上,把自己說得非常的弱勢和委屈。

不得不說小偷還是抓住了大家同情受害者心裏,因此當這個帖子發佈之後便受到了不少網友的關注。

因爲之前有黑粉專門帶節奏,搞得大夥兒對歡樂動物園以及小風都不怎麼友好,他們看完小偷的帖子之後,對歡樂動物園的印象更加差了,一下子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我操,這張立濤真是可惡啊,遊客在歡樂動物園被動物攻擊,他作爲園長自然要負責,沒想到態度竟然如此惡劣。”

“就是,大夥兒看清了歡樂動物園這邊的嘴臉了吧,他們完全不是想着如何解決問題,一點誠意都沒有。”

“對對對,我們必須要讓歡樂動物園付出代價。”

網友們的怒火在這一刻被帶動了起來,他們完全相信了帖子的內容,覺得歡樂動物園這一方的做法實在是太可恨了。

一眨眼的功夫,又有一個帖子出現在論壇上,標題爲《抵制一切跟歡樂動物園有關的東西》。

帖子內容:相信大家都看了受害者發佈的帖子了吧,歡樂動物園這一方本來就是過錯着,正因爲他們的疏忽才造成動物傷人事件的發生。

本來這件事也好解決,歡樂動物園這邊態度誠懇,然後跟受害者慢慢商討解決方案,相信很快就解決了。

但歡樂動物園這邊卻不這麼做,對受害者擺架子,態度傲慢,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這真是人神共憤,因此我呼籲大家抵制一切跟歡樂動物園有關的東西……

該帖子一經發布便受到衆多網友的關注,大夥兒看完帖子內容之後,他們感同身受,對於歡樂動物園這一方的做法非常不滿。

“非常贊同樓主的觀點,這歡樂動物園真是飄了啊,完全不在乎遊客的感受。”

“一會兒我就把小風筷子全都扔了,奶奶個熊的,這筷子貴死了,而且一點都不好用,簡直就是交了智商稅。”

“對對對,連同小風筷子一起抵制了,這次就是這個小風傷人了,簡直是罪大惡極。”

“我們堅決不能助紂爲虐,他們一邊賺着我們的錢,一邊又在踐踏我們,堅決不能饒恕。”

“大夥兒團結一致,這樣我們才能夠讓他們付出代價。”

在黑粉的帶動鼓吹之下,許多網友紛紛失去了理智,他們完全被同化了,一時間歡樂動物園變成了邪惡勢力。

與此同時他們覺得購買小風筷子就是助紂爲虐,之前是那麼的喜愛,現在就是多麼的痛恨,有些極端者甚至拍了一個燒掉小風筷子的視頻發送到論壇上,獲得了衆人的支持。

現在網上已經掀起了抵制歡樂動物園相關的運動,一時間歡樂動物園被推到了風口浪尖,而跟歡樂動物園合作的公司也受到波及和影響。

首當其衝的便是銘豐餐具公司,銘豐牌小風筷子在這事件發生之前是非常受歡迎的,但是這件事發生之後便受到影響了。

許多代理商見小風筷子如此熱銷,因此他們大批量的進貨,這些代理商原本想着大賺一筆,但是現在卻傻眼了。

之前還有不少人購買小風筷子,現在卻一個人影都沒有,這銷量出現了斷崖式暴跌,這直接打了衆多代理商一個措手不及。

“天吶,完了完了,我這裏還有很多庫存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這是要賠光的節奏啊。”

“我也好不到哪裏去啊,我剛剛進了一大批小風筷子,錢都給銘豐餐具公司打過去了,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這簡直是要我死的節奏啊。”

“我也是啊,我可是貸了不少款啊,現在好了,小風筷子沒人買了,這搞不好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幾個供應商滿臉犯愁了起來,面對這麼多庫存,面對銷量斷崖式暴跌,他們身上的壓力也是非常大的。

“不行,我們絕對不能坐以待斃,必須要到銘豐餐具公司討說法才行。”

“對對對,我們現在馬上去銘豐餐具公司,必須要讓他們給個交代,給我們退款。”

此時在銘豐餐具公司這邊,張濤的臉色變得十分沉重,這個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連他都沒有想到。

“張總,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是啊張總,現在網上已經掀起了抵制歡樂動物園相關行動,銘豐牌小風筷子受此影響銷量斷崖式暴跌。”

“對的啊,現在我們公司的售後電話都被打爆了,很多代理商非常生氣,說要來公司討個說法,要給他們交代。”

“……”

張濤聽着下屬彙報情況,他的心情變得更加沉重起來。

隨着小風筷子的熱銷,銘豐餐具新增了不少的代理商,就在上一個星期,許多代理商紛紛把錢打到銘豐餐具公司賬戶上,銘豐餐具公司加班加點纔將這些訂單全都交付完成。

要是這些代理商要求退貨退款的話,可想而知壓力是有多大,一旦這個問題處理不好,那麼銘豐餐具公司必將遭受重大損失。

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將付之東流,而公司很有可能一蹶不振。

張濤作爲銘豐餐具公司總經理,他必須要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張總,張總,出事了!”

就在這時候,一名下屬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這驚慌的聲音讓在場人員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一絲緊張不安的情緒在衆人心裏開始蔓延。 衆人的目光瞬間看向了跑進來的那名員工,他們臉上佈滿了沉重之色。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張濤語氣沉重說道。

“張總,現在,現在我們公司大廳來了很多代理商,他們說,他們說要我們公司給他們一個交代,甚至還有人說要退貨。”

“譁——”

現場一片譁然,衆人的內心頃刻間爆炸了起來,那超強的氣浪直接將他們的內心衝擊得七零八落的,心中的緊張不安瞬間放大了起來。

整個現場完全被壓抑緊張的氣氛給籠罩了,大夥兒完全被這消息給打懵了,以至於都不知道該應對了。

“我的天啊,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次隨着小風筷子的火爆,我們公司可是新增了不少的代理商。”

“是啊,上個星期我們剛把這些代理商的訂單全都交付了,現在他們要求退貨,這下我們真的麻煩了。”

張濤身上的壓力瞬間飆升起來,但這個時候他不能自亂陣腳。

“走,現在就去公司大廳。”張濤沉聲道,隨後便朝着公司大廳走去。

此時在大廳這裏坐了不少的人,這些全都是銘豐餐具公司的代理商。

“你說銘豐餐具公司會給我們退貨嗎?”

“哼哼,不給也得退,出了這樣的事情,這根本就沒人買小風筷子了,他們要是不退貨,我就去法院告他們。”

“對對對,咱們也不是好欺負的,畢竟是他們這邊先出了問題。”

幾分鐘後,張濤便來到了大廳,他看着眼前的代理商,然後便走了上去。

而那些代理商一見到張濤出現,他們立即圍了上來。

“張總,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根本就沒人買小風筷子了,所以我這次過來是要求退貨的。”

“是的張總,你也不要怪我們無情,並不是我們不想賣,而是根本就沒人買,抵制風波影響太大了。”

“張總,你今天怎麼也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各位,請你們安靜一下。”張濤開口說道,雙眼看着衆人,“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也好受不到哪裏去。”

“我能理解你們的心情,但是出了問題總歸要解決的,解決也需要時間的,所以大夥兒耐心等待一下。”

“張總,這話可不能這麼說,現在小風筷子被抵制,大夥兒的庫存壓力都非常大,你說解決問題要時間,誰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萬一事情拖個一年半載的,那我們大夥兒豈不是玩完了。”

“就是啊張總,咱們別說那麼多沒用的了,我們今天是來退貨的,你必須給我們解決這個問題。”

“對對對,我們是來退貨的,所以咱們就直接奔主題。”

這些代理商對於張濤的這番話並不買賬,畢竟誰也不能保證問題能否解決,要是時間拖久了,他們真完蛋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