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名噬空,重三千六百鈞!」

有桃空淡淡道:「到了魂兵層次,戰兵之間的差距也開始拉大,我淬鍊噬空刀至今,以中品噬空石鑄成刀身,成為道兵,就算是比之一般的神兵,也不遑多讓,而今想要更進一步卻是不易。」

「神兵?」蕭易疑惑道。

「不錯,人體戰兵除了隨著人族武者生命進化而進化,從最初的血兵進化成骨兵,再到魂兵、地兵,還有著本質地劃分,普通鑄材鑄煉而成,無法承受道法之力,烙印下道紋的,就稱之為凡兵,能夠烙印道紋,可以承載一定道法之力的,就稱之為道兵,再往上,以純粹的神材鑄煉而成的,如你的誅天槍,就稱之為神兵,這樣的神兵,本身就是天地萬道之精鑄煉而成,自然可以催動出萬道之力,甚至可以藉此感悟道法神髓,所以,一口與本身所悟道法相合的神兵,哪怕是如我等闢地境強者,也難以擁有。」有桃空感嘆道,「神材難求,何況鑄成神兵,所需甚巨,一般來說,一口道兵能夠摻雜少許神材,就十分難得,那鑄成捆龍索的龍血精金,就是一種神材,那北雪天好機緣,不過幸好他得到的是龍血精金,若是龍血神髓,當日雪螭怕是已經骨**散。」

「龍血神髓!」蕭易沉聲道。

「不錯,龍血神髓乃是龍血精金之精華所在,萬千龍血精金中,也未必能有一點龍血神髓,那是神材中的神材,可以稱之為王鐵,普通神材,最多只能夠令人體戰兵進化到將兵,唯有神鐵之精,才能夠令其進化為王兵,是以,若是有人得到足夠的神鐵之精,以其鑄成人體戰兵,必定凌駕於神兵之上,可以成為神王兵,神王兵,又稱之為王兵雛形,可勾動天地間無處不在的道力,哪怕是最低的血兵等階,普通煉血境武者持之,也可輕易屠戮普通融魂四重天以下的強者。」(未完待續。。) ()(第二更送上,第三更兩點前搞定,恩,明天5更不會少。)

王兵雛形!

蕭易深吸一口氣,在神兵之上,還有神王兵,以神鐵jing髓鑄煉而成,想想也是,神金是什麼,已經是少見的神材,屬於萬道之jing,神鐵jing髓,更可以御動天地間無所不在的道力,這樣的神鐵jing髓鑄煉而成的神王兵,才真正擁有進化為王兵的可能。

神兵,只能夠成長為將兵,有桃空的講述深入淺出,蕭易很快就理解了。

「闢地境的蓋世強者的戰兵融合生機死氣,稱為地兵,開天境的絕世強者開天闢地,人體戰兵稱之為天兵,再往後踏入輪迴,就是輪迴戰將,所煉的人體戰兵就是將兵,輪迴九轉之後,人王所用的戰兵,就是王兵。」<&ren!

蕭易想一想也就釋然了,古中國神話傳說中還有妖怪化形吃人的故事,他同樣見過妖族,那妖狐化形成美艷女子誘惑吃人,和傳說中沒有兩樣,人王的戰兵可以化形,也就沒什麼奇怪的了。

「你就好好看著,為師要重煉這噬空刀。」有桃空說著,面前的虛空中,就出現了一塊數丈高,漆黑如墨的石頭,這石頭甫一出現,蕭易就感到意志動搖,心靈世界都生出了一種搖晃之意,好像要被這黑se石頭吞噬進去。

「師父,這是……」

「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錯,這噬空石蘊藏的就是吞噬之道,這也是為師最大的秘密,一百大道之一的吞噬大道!」

什麼!

儘管心中已經有所猜測,但是蕭易依舊心神狂跳,大道,竟然是大道,是**!世間有萬道,也就是萬法,其中九千小道,九百正道,一百大道,大道之數何其少,修行至今,蕭易從未見到過有人掌握大道,就算是他的封鎮之道,也暫且歸入正道之列,沒有得到明確的劃分,但是現在卻是有這樣一門大道出現在他的面前,吞噬之道,光是聽名字,就可以明白其恐怖之處。

不過有桃空顯然並不這麼想,他輕笑一聲,道:「吞噬大道想要參悟談何容易,大道大道,為師當年走上這條路,你或許不相信,為師至今對於吞噬大道的領悟,才剛剛到達大成之境。」

的確,領悟大道是一種機緣,能夠參悟到何種地步又是一種考驗,以有桃空而今的境界,道法剛剛大成,這是蕭易怎麼也難以想象的,但是換做是大道領悟,就可以理解了。

「可惜,當初我尋到的也只是中品噬空石,現在能夠用來重鑄噬空刀的,也只有這一大塊上品噬空石,連極品噬空石都沒有尋到,若是極品噬空石,以吞噬之道的特異之處,未必比普通神金差上分毫,重鑄之後,勉強可入神兵一流,不過眼下卻是要差上不少,不過也只有如此了,重鑄之後,噬空刀更進一步,我也能夠更多一分把握。」

有桃空伸手輕撫噬空刀,六尺刀身輕顫,好像在回應他,流露出一股鐵血的味道,顯然伴隨有桃空經歷過不少廝殺,上面沾滿了異族的鮮血。

「師父,或許我可以試試。」突兀的,蕭易開口道,他整個身子都埋在岩漿湖裡,只露出一個頭。

「你能有什麼辦法?」有桃空搖搖頭,「你就算有神金也不要拿出來,吞噬之道不同於其它,加入的不是吞噬神金,其它神金都會遭到排斥,根本無法熔於一爐,倒是你那誅天槍,當初能夠以五種神金鑄成一體,因為五種神金蘊藏的都是小道,才能夠共存一體,若是有小道神金還有正法神金,彼此道不同,你只會遭到反噬。」

「不是這樣的。」蕭易搖搖頭,「我有辦法將這上品噬空石進行萃取,或許可以提煉出來一些吞噬神金也說不定。」

呼!

有桃空霍的站立起身,他睜大了眼睛,死死地盯住了蕭易:「我沒有聽錯,你說什麼,提煉出來吞噬神金,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同樣的一種物質,怎麼可能提煉出來另外一種物質,這噬空石中若是有吞噬神金還能夠萃取出來,但是我這塊上品噬空石中根本就沒有一點吞噬神金,哪裡能夠無中生有,等等,難道是那樣東西……」

蕭易點頭,石鏡當初為他萃取出來五種神金,他還記得很清晰,不過自從誅天槍出世之後他就再沒有嘗試,也不知道如今是否可行,現在石鏡幾乎每天一個變化,劍氣峽之行,他甚至都修復了接近五條裂痕,但是關於未來身的感應卻是消失了很久,不用說召喚未來身降臨,只是希望眼下還能夠萃取出來神金。

「好!你來試一試!」

有桃空在岩漿湖上踏步,神se有些興奮,他實在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樣峰迴路轉的時候,說起來,與北雪天之戰,他也是迫於無奈,實則並沒有十成的把握,不過眼下要是真的可以淬鍊出來吞噬神金,那就十拿九穩,管他什麼捆龍索,噬空刀下,一刀兩斷,恩怨兩消。

看著有桃空這樣的反應,蕭易也是輕輕一笑,這不是七情六yu脫離掌控,而是師父有桃空的意志境界太高,返璞歸真,七情六yu隨心而動,從把握到釋放,就如高德大僧一般,先出世后入世,兩種境界,實則是天壤之別。

身子一震,蕭易就躍出岩漿湖,他渾身通紅,呈一種赤金se,這同樣是一種浴火煉金身,將身體當做戰兵來打造,不過也只有蕭易這樣的肉身才承受得住,普通淬骨境強者,就算是淬骨至強者都未必承受得住,就算承受住了,意志也未必足夠堅凝,能夠承載這樣的痛苦。

隨即,朝著有桃空點點頭,蕭易一隻手按到了那數丈高的上品噬空石上,既而,他勾動石鏡,心靈為媒,進行嫁接,為兩者建立聯繫。

一息,兩息,三息,十息……

不行?

蕭易眉頭一挑,一點反應都沒有,難道也和未來身一般消失了?

第二十息,就在蕭易想要收回手掌的一刻,石鏡驀地一震,一股奪目的金光爆發開來,這金光如柱,直接憑空出現在那噬空石的上方,有桃空緊盯著那金se光柱,這光柱來得突然,甚至無法找到源頭,若非是知曉是蕭易動手,他都忍不住要出手阻攔。

蕭易同樣盯著那金se光柱,石鏡she出光柱,卻不是從他的身體中出現,而是直接出現在噬空石上方,這樣的空間轉換,實在是神鬼莫測。

嗤!

緊接著,蕭易二人就聽到了淬火一般的聲音,一道道黑氣自那噬空石中散發出來,金光籠罩之下尤為鮮明,而那噬空石的大小,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

「結構改變了,不是淬鍊,這是一種蛻變,是升華!」

有桃空目光如炬,他看著那數丈高的上品噬空石不斷縮小,那漆黑如墨的石身不斷變得緊密,甚至慢慢浮現出來冷冽的金屬光澤,有淡淡的烏光在石身浮現,這根本就是一種質變,遠遠不是淬鍊那麼簡單。

數息之間,那原本有數丈高的噬空石就縮小成了磨盤大小,一股神秘的烏光最終自上面浮盈而出,足有三寸來厚,哪怕只是看上一眼,蕭易都有一種心神搖曳的感覺,不愧是承載了大道的神金,遠比普通神金更加強大,至少當初的五種普通神金,並未給蕭易帶來如此壓力。
這是一塊人頭大小的神金,烏黑髮亮,金屬光澤冷冽,晶瑩而瑰麗,上面浮盈著一層尺許厚的黑光,好像一個微型的黑洞,不斷傳遞出來吞噬的氣息。

「這是,這是吞噬神金,真的是吞噬神金!」

有桃空眼前一亮,隨即就是大笑:「好徒弟,你真是為師的機緣,有了這塊吞噬神金,我完全可以重新鑄煉出一口神兵,噬空刀步入神兵之列,什麼捆龍索,什麼北雪天,都要在我的刀下飲恨。」

「好了,現在你給我下去,三月之期不滿,不允許出來。」

有桃空大手一拍,蕭易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就被拍入了岩漿湖中,金紅色的岩漿一下將身體包裹住,灼痛火毒接踵而至,蕭易暗罵有桃空過河拆橋,不過他很快平靜下來,意志散出身體之外,旁觀者不痛,他的肉身不斷淬鍊,有一種百鍊成鋼的跡象。

不知不覺,三個月過去。

岩漿湖中,突兀的猛烈沸騰起來,既而整個湖面就好像被一隻無形的手分開,一道修長的身影緩緩浮起,這是一名男子,他裸露著上身,顯露出來赤金色的身體,一道道金色的火光在肌體之上流動,而隨著其出現,原本周圍就不斷扭曲而破碎的真空徹底粉碎,方圓數十丈之地,瞬間成為了粉碎世界,一股恐怖的氣息鋪天蓋地,朝著四面八方散溢開來。

「臭小子耍什麼威風。老子是嚇大的!」

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起。既而。那恐怖的氣息一閃而逝,粉碎世界癒合,蕭易站立在虛空之中,看著前方不遠處的有桃空,那如墨一般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顯露出來兩排雪白的牙齒。

「師父……」蕭易欲言又止。

有桃空大笑:「你放心,刀鑄成了,這一次。北雪天死罪可免,活罪絕對難逃!」

蕭易一聽就明白了,師父的意思是,這一次生死台上不會殺死北雪天,他早已經猜測到了會是這樣,不過沒想到有桃空會說出來。

不是嗎?蓋世強者是什麼?整個北雪將部也只有十九大闢地境強者,冥族天將路未平,任何一尊隕落都是天大的損失,可以想象,屆時生死時刻。必定會有人出手阻攔,而出手之人。很可能是……

「不過你放心,你與那北雪藍之間,卻是肯定要分個生死。」有桃空沉聲道,「我一下殺不死那北雪天,但是他的徒弟肯定活不了,你現在的戰力,意志已經到達天人境中等的極限,第二層地界,單論意志境界,無人能出你左右,差的只是道法領悟和戰氣修為,不過你有那神秘經文,道法一項也只強不弱,至於戰氣修為,也該是時候了……」

蕭易明白有桃空的意思,他已經到達天人境中等的極限,戰氣修為可以再次提升,渡過二重雷火劫,甚至三重紫極天火劫,但是第四重天劫卻還暫時不能夠去渡,他的肉身經歷這三個月的淬鍊雖然已經足夠強大,但是僅憑現在的意志境界,超過三重天的戰氣修為,就很難把握隨心了。

想一想,剛剛渡過一重天劫,就是四十五倍的戰氣修為,渡過二重雷火劫,三重紫極天火劫後會增長到多少,蕭易自己都沒有想象到,自己的戰氣修為居然會提升到達這一步,是吞噬了荒龍精血,和石鏡共同作用的結果。

「但是師父,為什麼我感覺到達了天人境中等的極限,即便是服用了第三枚神意果,還是突破不了,現在我已經不能夠再服用神意果了。」蕭易問道。

他很疑惑,一個月前,他感到意志修為到達了一個瓶頸,是天人境中等的極限,於是服用了最後一枚神意果,想要藉此打破瓶頸,晉陞天人境高等,但是很可惜沒有能夠成功,總感覺缺少了一些什麼。

「這是很正常的,天人境的晉陞,每一個境界都有著天壤之別,天人境初等定住精神,鎖定心靈,把握七情六慾,中等打開心靈世界,明悟虛實變化,明心見性,到了高等則是化虛為實,意志成為實質,可以誕生種種神通,你雖然到達了中等極限,但是沒有真正掌握虛實之間的真諦,所以一直不能夠突破,這不是積累的問題,而是境界的領悟,只要悟了,就水到渠成,若是不悟,一輩子也就這樣。」

聽著有桃空的解釋,蕭易點頭,他如何不了解,好像一隻木桶,只有一塊木板只有一半長,但是木桶能夠倒入的水也只有半桶,哪怕不停地倒,也絕對不會增長半分,這不是積累的問題,而是那半塊木板。

什麼是虛實,虛實之間的真諦是什麼,又如何化虛為實,蕭易不明白。

不過現在暫時考慮不到這麼多,幾乎是心念一動,蕭易沒有半點猶豫,將自己的氣息釋放,充斥在周身的每一寸虛空,剎那間,在其身下的岩漿湖竟是一下凝滯住了,沒有半點徵兆,一股可怕的氣息瞬間降臨在了火山口,即便是有桃空也是目光微眯,隨即身形一閃,就去到了十數裡外。

嗡!

緊接著,一道銀白色門戶浮現在百丈虛空之上,這是天門,也是天劫之門,通過這扇天門,將直接進入天地二重天,雷火天。

沒有半點猶豫,蕭易化作一道赤金色神光,一下洞穿了這銀白色門戶,出現在了一片紫色天地,這是是雷火天。

轟隆隆!

到處都是雷鳴聲,在耳邊炸響,震懾心靈,入眼的是一道道粗如水桶的巨大紫雷,雷火灼灼,連真空都抵擋不住,到處千瘡百孔。

天地九重天,第一重天天火天,第二重天雷火天,此刻蕭易就是在這雷火天,渡第二重雷火劫。

昂!

有龍吟聲響起,雷火天,一道道紫色驚雷凝成一條條雷火蛟龍,數十上百條雷火紫蛟衝殺過來,有一種滅世之威。

「連龍威都沒有,假的就是假的,力量也天差萬別,偽劣產品就是偽劣產品。」

蕭易站立在天火世界,他動也不動,渾身金光內斂,整個人呈現出來一種赤金色,千足赤金,無瑕無垢,這就是現在蕭易的肉身戰體,眨眼間,近百條雷火紫蛟呼嘯而至,猛烈撞擊在他的身上。

嘭!

一條雷火紫蛟崩碎,兩條雷火紫蛟崩碎,到後來,蕭易大吼一聲,赤金色拳頭粉碎一切,將所有的雷火紫蛟全部打碎,隨即,他長吸一口氣,那碎裂的雷火光雨全部被他吞入了腹中,他整個人每一寸毛孔中都滲透出來紫色的雷火光輝,這是一種淬鍊,第二重雷火劫根本奈何不了他,只是當做一次肉身蛻變的過程。

神庭場所,九枚魂念金丹之外,再次凝聚出來九枚魂念,這九枚魂念初始還只是拇指大小,很快就飛速成長,蕭易感到意志一陣充實,力量更加雄渾,如果說意志是一碗水,那麼魂念就是碗中的水,當碗中水未滿時,可以不停蓄水,人就能夠解渴,越多越暢快。

當然前提是,水不能夠滿溢而出,就如魂念,若是意志不能夠掌控全部的魂念力量,就需要停下步伐進行鞏固或者提升。

……

最後,滾滾天地精氣匯聚而來,蕭易只感到周天氣海一陣顫動,那邊緣的混沌霧氣不斷被開闢,顯露出來更加廣闊的氣海世界,戰氣修為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提升著。

四十六倍!四十七倍!五十倍!五十三倍!五十五倍……(未完待續。。) (第一更,求推薦票,恩,今日5更!)

雷火天。

蕭易渾身纏繞紫色雷火,每一寸肌體都如赤金一般,晶瑩無垢,散發出來一股強橫的氣息。

他好像一尊火中神靈,雷火中行走,所過之處,皆是凈土,竟是在周身三丈之地形成了一片真空世界。

六十倍戰氣!

這就是蕭易現在的修為,他先前的積累太深厚了,肉身千錘百鍊,比之前堅固了何止一籌,意志更是到達了天人境中等的極限,這一下突破,厚積薄發,一下增長了十五倍戰氣,六十倍龍象戰氣,這是什麼概念,其中蘊藏荒龍一族的本源龍力,滋生太陽真火,至剛至陽,就算是普通行屬戰氣,七十倍也未必敵得過六十倍龍象戰氣。

雖然是十倍的差距,但是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十倍也不再是絕對差距,就和六倍戰氣與七倍戰氣一般,修為越高深,這樣的差距越小,六十倍和七十倍,六百倍和七百倍,都是同樣的道理。

「雷火中有火,岩漿中有火,火焚滅萬物,這就是火之道!」

蕭易眼中閃爍種種智慧神光,在這天地九重天中,與萬道更為接近,可以清晰感應到天地意志的存在,屬於人界的意志,在人界氣運的加持之下尤為明晰,加上早已領悟九陽之道,在渡過這雷火劫之際,水到渠成,蕭易領悟出來火之道。

火之道,甫一領悟就是一成境界,而九陽之道也是一成。九陽之道乃九百正法之一。火之道則是九千小道之一。彼此是兩條火路,卻也有共通之處。

又一扇銀白色門戶出現,這是通往第三層紫極天火天的空間之門,蕭易深吸一口氣,一步踏入其中。

紫極天火世界!

紫紅色的天火充斥每一片虛空,這裡完全是一片真空世界,到處都是粉碎裂縫,好像一道道白色極光。遍布整個世界,瑰麗而滿是殺機。

嗡!

就在蕭易出現的一剎那,四方紫極天火沸騰,一道道紫紅色的天火凝聚,化成刀槍劍戟矛斧鉞鞭等等十八大戰兵,每一口紫火戰兵都透發出來強橫的氣息,這氣息之強,粉碎真空,恐怕一般融魂四重天的強者都抵擋不了。

叮!叮!叮!

蕭易站立不動,諸般紫火戰兵加身。發出金鐵交鳴之音,隨即竟是全部崩碎開來。隨即他張口一吸,這諸多崩碎的紫火戰兵碎片就全被吞入腹中,石鏡一吞一吐,就化作純凈無比的紫極天火精華,沖入蕭易的四肢百骸,不斷淬鍊,令得他的肉身戰體再次蛻變,沾染上紫極天火的氣息。

轟!

第二股天地精氣再次降臨了,滾滾天地精氣入體,在十八枚金光璀璨的魂念金丹旁,又再次凝聚出來九枚魂念,剎那間,蕭易只感到意志飽滿,有一種吃飽喝足的感覺。

不錯,就是吃飽喝足,就好像一名壯漢,半飽和酒足飯飽,一個只能夠以同樣的氣力干半個時辰,一個卻能夠干兩個時辰,甚至還要更長,這是精力的積蓄。

周天氣海之中,龍象戰氣再次暴漲,金色氣海不斷開闢,四方混沌皆化為金色海洋,那原本濃如漿汞的龍象戰氣,此刻更是有一種化成固體的跡象,那是龐大的戰氣不斷積蓄,有一種蛻變的趨勢,蕭易分明感到,其中滋生的龍力越來越多,龍象戰氣也愈發強大,如果說最初誕生的龍力只有一分的話,那麼現在就有了三分,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著一成十分遞增。

Share:

Leave a comment